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卖花声里梦江南

第三章 相遇与错过都是缘

小虾轻叹了声,目光渐柔,手轻轻按在不弃颈边,让她暂时陷入了昏迷。她抱起不弃对疑惑的朱寿道:“哥哥为何不早点出手?孙小姐看来受的惊吓不小,先送她回府吧。”
小虾怜惜的看着不弃轻声说:“孙小姐尚年幼,老太爷心太急,对她期盼太高。”
不弃也抬头,不由得惊喜交加:“天有多高,你武功就有多高?!太棒了!”
大堂地上已倒下一片,而那位被调戏的小姐已走到了吴老虎身旁。身姿优美,动作却极粗鲁,拎起一只至少装了十斤酒的大酒坛毫不客气的砸在了昊老虎头上,淡淡的说:“慢慢饮!”
不弃心里暗暗盘算了下,看来这种布是朱府的拳头产品。就是费的人工太多了,产量不高。她笑咪咪的说:“包起来送朱府。”
“不多,也就是几十个吧。要知道府中有三十房姨奶奶,府外还有十个姑奶奶。”
绿枝微微晃动,他像枝头绽放的一朵白玉兰。
“孙小姐有事吗?”清清朗朗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静心堂外有一片很大的柳林。不弃自红锦地搬到静心堂后就对住在柳林木屋中的那个白衣保镖产生了兴趣。
七王爷突然病重,谢绝医治,自道不久于人世,不必再请医了。陈煜却不肯死心,听人说苏州府出现了个少年神医,专治疑难杂症,就想南下寻访。元崇与靖王孙有故,自告奋勇陪了陈煜南下。
人潮涌动,熙熙攘攘。
他可以告诉父王不弃没死,却不敢告诉他,不弃不是他的女儿。若是父王听到这个消息,怕是死也不会瞑目吧。
柳青芜和青儿都是那种清秀佳人,林丹沙娇俏可爱,小虾美丽得像丹顶鹤。自己怎么就不美呢?母亲美如祸水,怎么就不能让我也祸水一把?!不弃怨声载道半晌之后又问道:“你武功有多高?”
白色布袍松松挂在他身上,他不紧不慢的扣好衣领,掩盖住颈项边露出的雪白肌肤。一双又狭又窄的薄薄丹凤眼斜斜飞起,整个人干净得像雪后的蓝天。
一个传闻在朱府不胫而走:九少爷的女儿朱珠养好病回府了。就住在静心堂里。
不弃微微张大了嘴。她阅美无数,下意识开始选美比较。
小虾嗯了声,迈步走了进去。
他捞起水潭边的白色布袍披在身上,挡住了美丽之极的身体,然后缓缓转过了身。
不弃兴奋的用幼儿园阿姨问小朋友的态度问道:“小虾,你多大啦?”
下一次再能看到他会是什么时候?她,真是想他!不弃回过神黯然地想,花不弃已经死了,她才到朱府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她现在怎么能去找他。而且,就算找到他又如何?他是王府的世子,七王爷怎么可能应允他和她在一起?不弃顺势扑进小虾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小虾平平静静的回答:“我是女人。胸平了点。做男子打扮习惯了。”
薄薄的阳光透过柳枝照在水面上,水池子里有条白影正破水而出。美丽的背脊沾着几点花瓣,肌肤在阳光下闪动着珍珠般的亮泽。
透过柳枝的缝隙,一缕杀气袭向不弃。她根本来不及离开,就看到枝条分开,一只冷傲如丹顶鹤的人向她飞来,轻轻停在了离她不到三尺的树上。
黑衣人见她扎手,使了个眼神,有人便悄悄的离开了原地,找从后路包抄。
身体蓦然撞进一个人怀里,不弃尖叫了声,抬起头看到三总管朱寿揉着大大的肚子苦笑的看着她:“孙小姐,没事了。”
醉一台是阊门一带最有名的食坊。来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一位娉娉婷婷的小姐,带着个眼睛亮得惊人的小丫头来吃饭。顿时吸引了无数食客们的眼光扫过来,纷纷猜测是谁家的小姐。
大总管朱福亲自领着下人们走上了飞虹桥,打开了静心堂的大门。
元崇豪爽一笑。他想着帷帽面纱飞起时露出的美丽容颜,小虾下手时的干净利落,心脏传来麻麻酥酥的感觉。他厚颜问道:“王孙与那位小姐家是什么亲戚?能否替我引见?”
身为丫头,不弃抢先开口说道:“小二哥,找个幽静雅间。”
老板笑呵呵的迎上来:“小姐想选什么样的衣料?小店货品齐全。http://m•hetushu.com北地的棉,南地的丝绸,西地的麻。都是上等货。”
不弃眉开眼笑。这个保镖不太冷啊!她脆生生的应道:“奴婢一定会让小姐满意的!”
不弃听得他的望京口音眼皮跳了跳。她是出来惹事的,让她跑路怎么可能。见元崇招式散乱,显然已经招架不住了,便伸手轻轻捏了把小虾的手,努努嘴,自觉的退到了角落。
月初升,重重黑檐像湖里的鲤脊。晚风轻拂,远处屋顶上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黑衣箭袖,背负长弓。
不弃在看到他冰冷的目光后得出了最后的结论。她笑嘻嘻的想,有毒就有毒吧,看样子他住在院子里的那个保镖,毒别人无所谓。
那群持雪亮长刀的黑衣蒙面人没想到朱府孙小姐看上去娇滴滴的,武功竟然这么强,心里不免有些急燥。
她也不理会满地惨号的人,眼瞥见有人连滚带爬跑出去也不追。冲站在元崇身后笑咪咪的不弃招了招手道:“花花,回府。”
小虾转开头看向天空。
听到及笄礼,陈煜心里一酸。看到父王病重时还不时念叨着不弃,他忍不住把她没死的事说了。七王爷欣喜不己,又常对他说,如果找回不弃,明年二月就替她办及笄礼。
听得小丫头叽叽喳喳扶着小姐去了,老板呆愣了会儿,蓦然转身对伙计说道:“快,跟着她们,我去报信。天呐,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叫我瞧见了孙小姐!”
而此时,离了醉一台的不弃和小虾又遇到了第二拨袭击。
“你让开!”不弃跳着脚吼道。
不弃眨了眨眼,像足了府里得宠的丫头,骄傲地说:“当然是江南朱记的朱府。”说完殷勤的扶起小虾,满脸天真的奉承道,“用这个缝身衣裙,小姐穿上不知道会有多漂亮!等到八月十五……”
小虾好笑的看了眼放出大话却狼狈不堪的元崇,身子一晃,手一伸,夹住了一片刺向元崇的尖刀,轻飘飘的从元崇身侧移出了门。
靖王孙如同警匪片里喜欢姗姗来迟的警察,在不弃和小虾离开后不到盏茶工夫来赴约了,年轻的脸上布满了疑惑。
“长聊,她可有受伤?听说朱小姐今天才回到朱府,她得罪了什么人?对了,听说朱府要在八月十五举行及笄礼。她看上去可没这么小。”元崇满脸痴迷,恨不得陈煜把看到的每个细节都告诉他,恨不得陈煜把屋顶打斗的朱府小姐形容成天女下凡。
老板大喜,遇有钱人了:“姑娘眼光真好,这种鲛绢一年才织绣得一匹,号称十两金不换。”
紧接着好些天,川流不息的下人们捧着各种物什自这座美丽的桥上经过。桥对岸寂寞了十来年的柳林中传出了丫头们清脆的笑声。
一股热血直冲进不弃的脑袋,她懵了。
她失望没抱到,心里仍不能确认,这个保镖是男还是女。不弃眨眨眼睛笑道:“太感谢你了,真想拥抱一下你。你叫什么名字?”
申时初牌,太阳才落山,天空染得半边红霞。一名戴着帷帽穿着粉色衣裙的小姐带着个双睛明亮的机灵小丫头出现在阊门繁华街市。
拂开浓密低垂的柳枝,不弃看到了那座小木屋。
不弃情不自禁哎了声。
不弃躲在风火墙边紧张的探出了头观战。
小虾瞧了瞧飘到胸口的面纱,心里暗叹。自己不过是望了望天,没有回答这位孙小姐自己武功有多高的问题而己。她终于明白,出来逛街是幌子,这个看似瘦弱的孙小姐心机可不浅,今晚成心想惹事倒是真的。
她吐了吐舌头,贼贼的看了眼老板吞回了后半句话。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府与杭州府风景一般秀丽,而苏州府更是江南六州府中最为富庶之地。苏州城里最繁华最热闹又属阊门一带。
小虾一愣,不解的说道:“小姐,莲衣客喜欢独来独往,出手后从来不肯多留。这里太危险,咱们先离开再说吧。”
朱八太爷和几位总管或许掌握了一些情况。但是随着她的到来,朱八太爷对她的看重。那些想趁朱八太爷无后瓜分朱府财产的人就彻底失去了希望。狗急了会跳墙,隐藏得更深的人就会浮出水面。她是m.hetushu.com朱八太爷肃清朱府的楔机。
小虾吓得手足无措,拉着不弃上下察看:“小姐,你怎么了?受伤了?”
就在她打算动手的时候,隔壁雅间帘子一掀,走出一位衣饰华丽面带英气的年轻公子来,抱着膀子冷笑道:“哪来的狗乱叫?!败了少爷的酒兴!”
听他说起为救个小丫头出了手,元崇知他又想起了花不弃,安慰的说道:“你不是说她没有死么?慢慢找吧。”
不弃很关心这个。这牵涉到她将来的人身安全问题,以及闯了祸的大小问题。小虾武功越高,将来收拾烂摊子保她全身而退的机率就越高。闯大一点的祸也没关系。相反,就老实一点吧。
他回身对元崇一揖道:“为兄来得迟了,多谢兄弟出手回护我家亲戚。”
不弃急得直跺脚:“我我我要见他!快一点!”
小虾也打得心烦。对方人太多,她要护着背后的不弃,未免有些施展不开。她轻咤一声,攥着不弃的胳膊,纵身上了房顶。几个起落后,放下不弃把她往风火墙后一推道:“躲着别动。”
不弃清脆的应了声,屁巅屁巅的跑过去,满脸贼笑。
小虾不再说话,揽住不弃的腰往前掠去。自陈煜消失的地方跃下屋顶后,才发现是条四通八达的小巷。
眼前雕梁画栋气势不凡的醉一台食坊是封地在苏州府的靖王府开的。虽说也是不参政事的闲散王爷。但苏州府是富庶之地,靖王府每年的奉养也不差。只不过靠朝廷的供养过日子过免过得磕巴。靖王府也做起了生意。朱府嫁给靖王世子做侧妃的朱家九姑奶奶虽不能把靖王孙过继给朱家,却牵头联合着几位姐妹,一心盘算着如果瓜分朱府的产业。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有权势的九姑奶奶当仁不让地借着靖王府的名头向朱八太爷施加压力。
小虾淡淡说道:“走吧!”
不弃终于也逛累了,抱着几盒子吞了吞口水说:“小姐肯定也饿了,这家醉一台修得倒也漂亮,想必大师傅的菜也做得不错!”
她相信,就算小虾记不住。朱府大总管朱福也会记住的。在醉一台出手的人也会被福总管暗中派来的人盯着。
望京城里多结交一个权贵对自己没有坏处,靖王孙满口应允。他知道元崇生性豪爽喜欢自在,把靖王府闲置的别苑打扫了借他住下,吩咐下人不要进后院打挠。
不弃站在池水不远处,眼睛蓦得鼓得老大,手下意识的捂着嘴巴挡住了惊叫声。树枝松开,带着力量弹出,再不客气的抽中了她的头,痛得不弃眼泪汪汪,只能自认倒霉。
一处是少爷朱九华住的红锦地。另一处则是湖畔柳林里的静心堂。
大魏国民风开放,大家闺秀出门戴顶帷帽掩面以显矜持,却也能上得酒楼进得茶肆。普通人家的女孩儿没有遮得面孔,一张张水灵的脸像新掰开的菱角。
伙计麻利的窜出了店门,远远的缀着主仆二人。
他突开口说道:“朱府那位孙小姐武功很高,下手狠绝。元崇,你眼力真好,一眼瞧上只母老虎。”
陈煜已换了身衣裳,静静的走向他,拿起了桌上的酒杯。
知道陈煜不想和靖王府的人照面,更不想让比自己年纪大的靖王孙叫自己王叔。元崇单独去靖王府拜访了靖王孙请他相助寻找神医。
花园水榭中,灯光映得两张年轻的脸。一人憨笑一人微愁。对饮无语,眼中淡淡相思渐起。
小虾慢慢地站起了身,随手将不弃拉到了身后。
黑衣人紧跟着又追了上来。
朱八太爷弄了个什么样的武林高手来保护她?不弃望着浓密的柳林起了好奇心。她打算会一会这个神秘的保镖。
“小虾。”
元崇是望京城守备府公子,断无入赘朱府的道理。以元崇的家世人才,又出手帮了那丫头。这样的人做孙女婿朱八太爷不是没有可能答应。如果他能娶走那丫头,朱八太爷还有什么理由不过继一个子侄?所以靖王孙微微一笑:“包在我身上。”
朱寿一愣,这时小虾已赶了过来低声说:“追不上了。”
不弃躲在角落里紧张的想,想要她死的人真不少。三位总管的话没有夸张半分。她机警和图书的左看右看,盼着朱八太爷的人快点来。
吴老虎今天是来找麻烦的,听到这句话眼一瞪,声如震雷:“大爷一来就客满?堂间无座难道雅间也客满?爷不信!”说着一巴掌把小二推了个踉跄,目光在堂间一转,得了有心人不动声色的示意。他目标明确的两大步走到不弃和小虾坐的雅间前粗鲁地掀开了布帘。
老板一惊,目光看向戴着帷帽悠然坐着的小虾,声音略带激动:“哪个朱府?”
东摸西看,竟挨着把店里的布料问了个遍。最后指着一匹苏绣鲛绢问道:“要这个。”
小虾的帷帽已经取下,微侧过了脸,淡淡的望向门口。
小虾挺直身冷冷的注视着围上来的黑衣人,慢慢从袖中取出一柄匕首。身影一晃,直冲过去,手中匕首挥起一圈圈小小的光晕,黑夜里极为美丽。
掌柜的一听是朱府的孙小姐。顾不得其它,赶紧跑过来满脸笑容道:“吴爷,与姑娘家拼桌不太合适,小的这就替你安排!”
压下心里淡淡的怅然,陈煜平静地说:“朱小姐没事。她身边的小丫头躲在风火墙边,差点被一个偷袭的蒙面人杀了。我远远的看着,气不过他要杀个小丫头便射了他一箭,救了那丫头一条性命。”
那吴老虎收了银钱受人指示要当众让朱府的孙小姐难堪。而且主家吩咐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传遍苏州府。门口打抱不平的公子一口外地口音,他更不放在眼里。他眼里充满了噬血的光,冷哼了声:“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也不打听打听大爷是谁!”
朱寿招了招手,一乘小轿抬了进来。他沉默了会儿道:“老太爷年事已高,又只有她这点血脉,不免心急了点。小虾,没有老太爷咱俩也活不到现在,你好好护着她。”
众位食食的目光顿时呆滞。被小虾雪后晴空般的素颜摄了魂儿。居然,那位小姐如此美丽!
莲衣客?陈煜?刚才射箭的人是他?不弃不受控制的从小虾身后探出头来。远远地看到一个黑影跃下了屋顶。她的脑袋一醒,拉着小虾的手急道:“小虾,追上他!”
当地曾经出了个有名的才子,他曾形容苏州府阊门道:“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更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五更市卖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若使画师描作画,画师应道画难工。”
不弃微眯了眯眼,语里发出一声赞叹。她笑咪咪的对小虾道:“商铺林立热闹繁华,咱们去挨着店铺去逛逛?”
一个身形高大,满脸虬髯,嘴里喷着酒气的汉子带着几个斜眉吊眼的小瘪三也走进了醉一台,骇了众人一跳。这汉子是苏州府有名的地痞,绰号吴老虎。
三个月了,杳无音信。她究竟在哪儿?从棺中换去尸体的人究竟是谁?她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陈煜嗯了声,默默的饮酒。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朱府那丫头缩躲在风火墙后,就想起了在红树庄柴房里见到的花不弃。瘦弱的蜷在墙边,没有半点自保的能力。让他想起就心痛。
元崇不理他的讥讽,嘿嘿笑道:“我只要一想到她拎起装着十斤重的酒坛毫不犹豫的砸在那厮头上就觉得痛快,她真是美极了!对了,你今晚出去,那个神医可有消息?”
“十七。”
小虾淡淡说道:“花花,你去选!”
酒酣耳热好作文章。
主仆二人进了雅间,布帘子挡住了外间的视线,却挡不住食客们的好奇心。这时,小二却觉得奇怪,自打那位小姐进了醉一台,生意怎么突然就好了很多?涌进来一拨又一拨的食客。醉一台霎时客满。
她下了逐客令,不弃却不想离开,她笑咪咪地说道:“今晚陪我上街逛逛。偷偷的逛逛。”
吴老虎被小虾的美丽震得愣了愣,眼中色意顿起,哈哈笑道:“这么宽敞的房间,两位姑娘坐着未免太过浪费。不如让在下拼个桌可好?小二,整几个菜来!大爷在这儿拼桌!”
不弃故作慌乱的往小虾身前一挡,叉腰骂道:“哪来的贼汉子如此无礼,出去!”
小虾被她的冷笑话噎住了,沉默了良久才道:“孙小姐请回吧,有我在,没有人能闯进来。”
“你是和*图*书男人还是女人?”
面对小虾责备的眼神,朱寿苦笑道:“孙小姐有勇气以身作饵,老太爷觉得让她感受一下要面临的危险也是件好事。”
开春之后元崇来苏州游玩,靖王孙就做了东道。今晚元崇应靖王孙的约来醉一台吃饭,靖王孙不知为何迟迟未来,元崇便独自要了酒畅饮。此时酒兴正浓,等得无聊。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当众调戏良家女子。听丫头的语气那位小姐和靖王府是亲戚,他哪里还忍得住,掀帘子便跳将出来。元崇在望京城也是能横着走的人。又沾染得几分军中血性,哪把几个地痞放在眼中。
朱府有两处禁地。
元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迟几日回来。靖王孙答应替我引见朱府小姐。也许再等几日又有了神医的下落呢?”
粉色的身影不带丝毫烟火气的在攻来的人群中穿梭,所经之处,不是听到骨头折断之声,便是一片血花溅出。
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清晨,朱府里的人意外发现飞虹桥上有了动静。
眉清目秀的靖王孙眼中掠过一丝冷意,未曾见面的堂妹居然是个会武的高手?他压住心里的惊诧,淡淡的说:“把这个泼皮绑了交衙门去!顺带把损失账目报过去。”
老板看了眼不弃笑道:“听姑娘说话不是本地人,这是江南朱记作坊最贵的布料。小店一年只得三匹。大都是贡进宫里,或被大富豪门订走。选的茧不同,缫丝不同,织法不同。十个绣娘赶工一年才成。十两金的价不算贵。”
陈煜仰头饮尽酒,轻声说:“来苏州府也有十天了,那位神医最后在苏州府露面是在两个月前,想来他已经离开了苏州府。我记挂父王的病情,明天就启程赶回望京。元崇,你想必是舍不得走的。留在这里替我再多打听打听。”
莫若菲像满大师做出的完美工艺菜,精雕细琢,看着直吞口水,不敢下筷。云琅像八仙过海的糖人,精致耐看,可惜她不爱吃糖。陈煜就是竹林里的竹荪竹笋蛇汤,越煮香越浓,百吃不厌。这个保镖么……像莫夫人端给她的燕窝粥,晶莹香滑,可惜有毒。
吴老虎气得一拳重重击向元崇。
不弃下了地顺着巷子就往前跑,心咚咚跳着,脑子里只有陈煜一人。
小虾的武功真的很高,以一敌八不见丝毫败象,不弃放了心。她想,若是估计得不错,只有小虾应付不了的时候,朱府的人才会出手。她有点遗憾的想,看来今天是看不到老头儿隐藏的力量了。不过,今天的收获也不小。她去的那些朱记店铺,只要有人出店尾随,小虾都记住了。回头暗中一查,就可以知道府里哪些人生了异心。
元崇顿觉压力一轻,脚踢飞一人,竟无人再冲上来。定睛一看,震得呆住。
苑中清静,陈煜出入也不走大门。靖王孙陪着元崇游玩数日,竟然不知道远在京城的小王叔不仅来了苏州,还住在他的别苑里。
醉一台里满地狼籍,这主仆二人却没有半点要赔偿的意思。在楼外好奇惊艳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两人开打,醉一台里无关的食客早就作鸟兽散退到了楼外观战。余下几座人悄悄拿出了兵器。互相望了几眼,心里生疑不知对方是何人,却极有默契的直奔雅间。
靖王府别苑中,元崇坐在水榭旁饮着酒,脸上带着抹神秘的笑容。
暮色渐渐将天空染成了极深的幽蓝色,坊间高低错落的灯笼点起,星星点点映在清亮的水巷里,一城繁华如梦。
仅凭诗文中五更商铺仍在营业的繁华,往来人群操四远方言便可知其万商林立,生意火爆的热闹场面。
不弃兴奋的跑过去问道:““这些日子都是你守在这里?有很多人翻过院墙来看我吗?”
说也巧,陈煜晚上以莲衣客的身份出去时,凑巧见到了那场屋顶打斗。他回到别苑后又听元崇兴奋的说了一通醉一台发生的事,惊讶之余就想到了屋顶那个粉色身影。
逛自家店铺是为了多了解自家的生意。有麻烦当然不能往自家酒楼里带。自家店被砸了心疼,影晌了生意更心疼。望着眼前的二层食坊,不弃卑鄙的想,要砸就砸醉一台吧。
比在破庙里惊艳于莫若菲的美丽容貌还懵和图书
不弃躲在小虾身后尚在后怕,如果不是那枝箭,她会不会被那人一刀砍了?她开始后悔自己今晚的行动太过冒险,心里对朱府的后援尚未出手极为窝火。
“多谢莲衣客出手相助!”小虾望着陈煜远去的身影提起内力喝了声。她的声音再一次吓愣了不弃。
朱八太爷喜欢坐着轮椅晒太阳的映月湖中架了一座飞虹桥。桥的另一端种着连绵的柳林,林中的静心堂是朱八太爷亡妻住的地方。朱夫人生下孩子后不撒手人寰,朱八太爷就关了静心堂,连带湖中心的桥都不准上去。
一路逛下去,两人身后缀着的人越来越多。
所以不弃对小虾又补了一句:“若是有人找麻烦,尽管出手。”
小虾道:“不是朱记。”
苏州府境内河港交错,水网密布。几乎行五步便能见水,走十步就能上桥。城中街道并不十分宽卓,粉墙黛瓦,朱楼小雕窗,雅致如画。
那人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水潭里。悠然的洗着天浴,把整个背部和屁股都袒露于不弃眼前。
他来了,他在苏州府,他竟然在苏州府!他又救了她一次,他看到她了吗?他知道救的人是她吗?他是不是没有认出她来?如果认出了她,他为什么要走?无数的疑问在不弃脑袋里撞来撞去,又不敢贸然大声喊他,直急着满头大汗。
不弃心里一空,失魂落魄的望着幽深的巷子低语道:“他就走了。”
不弃适时地露出感激的目光,突然往他身上一扑。
“一年才织得一匹?十两金这么贵啊?”
他轻飘飘的退开几步,皱着眉道:“孙小姐何意?”
掌柜看到少东家来了,赶紧从柜台后跑了出来,简短的说了经过。
这方元崇被吴老虎死死缠住,见一群人举着刀冲靖王孙的堂妹去,心里不由得大急。朋友的堂妹,他无论如何也要护了。硬生生受了一掌,直奔到雅间门口站定,头也不回的说:“我挡住他们,赶紧走!”
众人哗然,原来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朱家九少爷的女儿,朱八太爷藏了十五年的孙女儿!
说的是问句,脚步已经迈进了当街的一家绸缎庄。
小虾嗯了声,将不弃抱进轿子里,跟着坐了进去。她轻轻看着昏睡中的不弃,喃喃说道:“我会带莲衣客来见你。”
不弃想得出神,身后突然传出一声惨叫。她回头看去。一个手执长刀黑衣人胸前露出一截箭杆从不远处滚落。不弃吓得连滚带爬的出了风火墙。
陈煜摇了摇头,神情黯然。
到目前为止,海伯告诉她静心堂外有个保镖,但她从来没有见过人。
说着带着手下的人硬要往房间里走。
街上男人着长衫面白清秀者居多,行止之间温文尔雅。
小虾微皱着眉低声道:“有人跟着。”
吴老虎斜眉吊眼的说道:“你当大爷是吓大的?!大爷今天还就在这里拼桌了!”
仅此一项,就能看出朱八太爷视孙小姐如掌中宝珠。
小虾目光一冷,匕首狠狠刺进最后一名黑衣人的脖子,掠到不弃身边,将她拉到身后藏住。
屋子用蓠芭围了,上面缠满了金银花和野喇叭花。白色和黄色的小花散发着醉人的清香,野喇叭花儿牵着纤细的藤蔓见缝插针的开着粉色和紫色的花朵。篱笆里的空地上种着茉莉,搭着葡萄藤。堂前看花,屋后却自湖中引来一池湖水。掩在低垂的柳枝下,清幽幽的一汪,看着便赏心悦目。
不弃堆出满脸怒意,冷笑道:“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靖王世子爷的侧妃娘娘是我家小姐的九姑奶奶!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家小姐拼桌?”
元崇比他更蛮横,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抬腿踹翻一个堵在门口的小瘪三,拳脚毫不留情的砸下去,揍得吴老虎手的人哀号不断。
松开手里的柳枝,不弃捂住嘴巴,再被拂回的树枝击中脸颊发出一声轻呼。一切只在瞬间。却已惊动了洗天浴的那人。
不弃嘿嘿笑道:“逛街进朱记,吃饭就不用了。”
不弃笑咪咪的说:“跟着就跟着呗,难不成还有人敢当街出手?就算有,有你在,我很放心。”
也不瞧瞧醉一台是谁家开的,想来吃白食胆子也太大了吧?小二哼了声,冷声道:“吴爷,现在客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