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女花不弃

作者:桩桩
小女花不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卖花声里梦江南

第九章 俱往矣

东方炻大笑了声,凭空跃起,软剑蓦得刺向他。
他自君山脚下抬眼望去,岛中古木森森,几树红叶点缀其间。
一匹白马慢吞吞的踏上了兴龙山的山道。山间春意正浓,马上坐着位二十出头朗眉星目的紫衣公子。
“不弃,我会赢。”陈煜心里默念着不弃的名字,缓缓拾阶而上。
不弃慢慢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陈煜,眼泪忍不住泄了一脸,却粲然笑了。抱着他的脖子喃喃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扔下我。”
黑袍男子轻声说道:“是云琅。要见他么?”
转眼星辰铺开,夜色渐浓。云琅被山风吹醒。头痛欲裂,口干舌燥。他摇晃了下脑袋,扶着亭柱站起。
看到崖下两人旁若无人的相拥,东方炻咬紧了牙,大吼道:“你明明可以和我斗上一柱香也能救她,为何要现在下去?你难道不怕死吗?”
“莲衣客,你不上来我就斩断绳子叫你们都死!”东方炻狂怒的吼道。
相思已断,缘未绝。
不弃搂紧了陈煜的脖子,狠狠的亲了他一口,仰起头笑:“随便你!”
黑袍男子揶揄地说道:“将来我要告诉朱府的十一少,她娘亲有多风流!飞云堡的少堡主,碧罗天的东方公子,眨巴眼就迷倒一片。”
洞庭湖烟波浩渺,八百里湖水如明镜掉落大地。翠绿湖中一碧色小岛如青螺飘浮。白水绿岛,映衬蓝天白云,美如仙境。
陈煜沿着上山小道一路前行,终于在山巅凉亭见到了身穿青碧长袍的东方炻。
林中有鸟啾啾吵闹不休,更衬得山幽。脚下踩得几片枯叶,发出清脆的声响。
等到太阳落山,山谷一片金黄。小春亭踏青的游人踏上了http://www.hetushu•com归途。云琅提着酒袋踉跄地进了亭子,反手拔出一把匕首,在廓柱上刻下一首诗来:“又是一年三月三,高台悲风君不在。相思未断缘已绝,但求一醉入梦来。”
老板突想起了什么,自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他:“说是公子酒醒后把这个给公子。”
陈煜一手抱紧了不弃,一手持着插进山岩中长剑,仰起头大笑道:“我舍不得让她多吃一点苦!你要斩便斩吧!你若不动手,我就要带她上来了!”
醉得人事不醒的云琅嘀咕着转动了下头,惊得锦衣女子停住了脚步,她的目光上移,突然就看到了亭柱上的题诗。
然而这一剑却刺得空了。陈煜在他躲避之时,人已向山崖下跳了下去。东方炻大怒,人急掠到崖边,只见陈煜手中长剑直刺进山壁,单手抱住了不弃。
一只乌蓬小船缓缓靠了岸,船中走出陈煜来。
陈煜微笑道:“你说的不对。东平郡王与莲衣客半点关系也无。东平郡王是在与你交手的过程中重伤而亡。莲衣客么,自然还活得好好的,继续是江湖中的神秘侠客。”
跨下的白马有点不安的刨着土,似乎也感觉到主人心情的激荡。
从莫若菲口中知晓儿子思恋于一个失踪的女子,几年来日日思念,飞云堡堡主云铁翼毅然定下了婚期。云琅苦苦求了半天,把婚期推迟到四月。飞云堡的迎亲队伍已经出发至西州府药灵庄的路上了。只等着这个三月三一过,云琅便飞马赶上队伍,前去药灵庄接林丹沙。
穿过丛林,迎面是密密的斑竹林。竹身修长纤细,上有如泪痕似的斑点。又称泪竹。看http://www.hetushu.com到这片竹子,陈煜的心禁不住变得温柔起来。只要一想起不弃,他的心就变得酸软。
他没有蒙面,也没有穿黑色箭袖衫,没带箭囊。若不是他手中握得柄长剑,一眼望去,像极了前来游山观景的书生。
一颗心不受控制的咚咚直跳。云琅惊得奔出小春亭大吼出声:“不弃!花不弃!你在哪里?!”
他翻身下了马,进了凉棚。老板便迎了上去笑道:“公子今年又要小住三日么?”
但是今年,他很想一醉。
“桌子上有柱香,她吊在崖下。一柱香尽,她就会坠入山崖。有把握赢我吗?”东方炻不再废话,眼中透出兴奋来。
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一年的元宵佳节。他挂了满院灯笼博她一笑,送了糖人向她赔礼道歉。只是盒中现在的两个糖人已换了姿势。男的头高高昂起,神情倨傲。女的笑颊如花,低低一福。
“他弄痛你了么?”
锦衣女子犹豫了下道:“他醉了。山风凌烈,怕会冻病。”她翻身下了马,径直走向亭中。
不弃在几年前被东方炻掳走,东平郡王死在东方炻手中。神秘的东方家消失于江湖,无迹可寻。林丹沙对他情深义重,苦苦等候。他明知道不弃必然活在这世间的某一处,却不能去找寻。眼睁睁瞧见药灵庄上门提亲,直到迎亲队伍出发。五年,云琅想起等他五年的林丹沙,又一阵心痛。
紫衣公子远远的勒住了马,眼睛微微往亭中一扫,眼里的愁思更浓。他慢慢放松了缰绳,任马随兴顺着山路缓缓前行。仿佛走得慢一点,离那座亭远一点,失望的时间便会短一点。
她能绽开比阳光还明和_图_书媚的笑容,她眼底深处的小心翼翼是阳光背后的阴霾。她可以满不在乎擦干满脸的茶水,她可以在王府门口忍了气平静的自侧门进府。但是那个雨夜叫他看得清楚,她内心的痛苦被压抑的何等辛苦。所以,他决定借东方炻的行径摆脱东平郡王的身份。
山间的暖色被暮色一点点侵蚀时,山上奔下来两匹马,想必是登高望顶的客人该返家了。马上两人都戴着帏帽,坐着一位黑袍男子和一个锦衣女子。走到小春亭时女子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她勒住了马。
这一袋烈酒足有十五斤,他喝得不多,一天喝得三分之一,三天酒尽,他就微醺着骑马离开。
山间回响着他的呼声,久久不绝。他拾起披风疯了一般奔到茶铺,老板正收拾东西准备关门了。少年激动的神情吓了他一跳,见他手中拿着披风已明白了几分,叹息着指着下山的路说道:“早走啦。戴着帷帽的一男一女,看不清面目。”
锦衣女子嘿嘿笑了笑,翻身上马,怜惜的看了眼云琅,掉头就走,风里隐隐传来她的声音:“我也要告诉十一少,明月山庄的柳大姑娘现在还等着他爹娶她做二房!”
山间的晚风吹得帷帽上的面纱飘荡,她的手指抚过那句相思未断缘已绝,心里又酸又痛。她渐渐攥紧了拳头,解下身上的披风温柔的披在云琅身上。定定看了云琅半响,她自怀中取出一个小木盒放在了他身边轻轻说道:“物归原主了。咱们走吧。”
山间树木将阳光裁成数块,像一匹绣了金花的花布,被山风吹拂着抖动着。少年的脸时而沐浴在阳光中,时而遮掩在树荫下,唯有一双眼睛,装满了化不开http://www.hetushu.com的愁。
“东平郡王,莲衣客。若不是柳青芜说出这个秘密,有谁能想到,堂堂信王爷的嫡子,太后的嫡孙,皇上亲封的郡王竟然长年游走在江湖之中。”东方炻讥诮的说道。
四目相对,两人皆沉默不语。
早走了?她为什么不见他?为什么?云琅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脸上哭也似的难看。
“不弃,你还好吗?”云琅自马鞍旁取得一羊皮袋北方烈酒,叫老板端了些花生蚕豆卤豆腐来,就着酒袋慢慢的喝着。
茶棚老板担忧的看了眼脸上已沁出晕红色的云琅,心知他必定要醉了。他好奇的想,每年的三月三,这位英俊公子留连于在小春亭等的是何家姑娘?
(完)
不弃点点头又摇摇头,似乎现在才发现身处悬崖之上。崖边山风凌烈,她抱紧了陈煜,想起前世自崖下坠落,穿越到今生,一时之间竟觉得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身上飘落一件白色的披风,云琅目光一凛,是谁给他盖的披风?脚踢到一个东西,他满脸疑惑的拾起,表情骤然呆滞。这正是当年不弃被蒙面老人带走时他送她装着糖人的木盒。里面的八仙已经没有了,另放着两个糖人,一男一女。
东方炻一愣,放声大笑道:“原来你腻了朝堂,竟要借我脱身?”
漫天阳光映进她眼中,那光彩瞬间刺痛了东方炻的眼睛。
陈煜眼神变冷,长剑出鞘,手中铜钱如天女散花般撒出。
又是一年三月三。
花不弃以为他不想娶林丹沙,要杀了她替他解困吗?云琅心头一紧,骇出满身冷汗。他飞快的解开缰绳一跃而上,匆匆地往山下急驰。
陈煜恍若未闻,自靴中取得匕首割断了不弃身上的绳子,www•hetushu•com搂紧了她轻轻喊着她的名字。
多年在望京的闲散生活让他有种吃饭等死的无力感。他只在化身为莲衣客时才在江湖逍遥中感觉自由呼吸的畅快。信王爷告诉他,不要像他一样。深受帝宠的同时活得无比小心。这种小心之后的生活像苍鹰收了翅膀,只能缩着身体在地上行走。遥望蓝天,无法飞翔。
酒囊中的酒倾饮而下,他迷迷糊糊的跌坐在地上,靠着亭柱醉了。
笑声被风吹散,两人消失在山道上。
“正是。”
因为药灵庄向飞云堡提亲之后,已暗示很多次两人该成亲了。
卖山货的,卖小吃的,卖纸鸢的,路边搭了凉棚卖茶的。坏了一山静净,却许了游人方便。
隔了良久,阳光已渐渐移进了山后,东方炻握剑的手爆出青筋,双目渐红,突大喝一声斩断了绳子,整个人无力的颓坐在了凉亭地上。
男子正是云琅。每年春天三月三,他都会自北方飞云堡赶赴望京城外的兴龙山小春亭,等花不弃三天。
一纸素笺草草写着两句诗:“相思已断缘未绝,替君解忧除丹沙。”
他痴痴的望着那首诗,嘴里轻呼:“不弃,不弃……”心里一阵伤痛袭来,人竟然痴了。
小春亭建于一凸出山石之上。扶栏凭风,能远眺座望京城,风景绝佳。本是踏春时节,亭中游人不断,连带着小春亭外的空地山道上也多出些小商贩来。
如果只是自己要收拢羽翼,低调行事。他从小就这样活着,并不困难。但是他不能容忍不弃和他一样。
茶铺老板呆呆的看着两人远去,喃喃说道:“明明像是旧识,为何不多停留会儿呢?”
小春亭静静地立在山风中。远处的望京城华灯初上,如繁星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