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春香说

作者:于晴
春香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好歹也是在城里一块住了几年,你从未有过这样如仙的气质……”他多半是温暖的,不曾有过傅临春如天仙的传闻,况且,未免厚此薄彼了。他面对外头那女子,展露一身天仙风华,但一被关到密室里,又回到那个春天午后令人很好睡的春风了。
大妞气鼓鼓的,用力以铁头撞她的小腿,然后拔腿就冲向茅房。
“妳醒了啊……”兰青低声道。
兰青任着这一大一小逃来逃去,逃到李今朝开始在喘气了,他才笑道:
而确实,一季春下来,那些受损布料几乎都被订走,由云家庄背后的绣坊制成与云家庄等人类似的款式卖出。
她听见有声音自厚重的木板后传来,有点模糊——
他正端着剩下的鸡汤离开,细白的手臂突然从被里伸出来,揪住他的长裤。
这个……面对兰青,她实在做不出彻底幼儿化的动作,只能垂下头,叹道:
兰青搬过凳子,坐在她面前道:
“娘咧,妳爹把妳扔在我这里,他跑去哪了……算了,问妳也是白问。”总不能让大妞尿在床上,于是李今朝迟缓地下了床,穿上鞋子,双手藏在袖里,驼着背瞇着眼,鞋底蹭着地走,幽幽道:“大妞跟我来,我带妳去招魂……”
李今朝埋进大妞的肩头。这还是她头一次听见他声音这样的温暖,已经不只是春天了,简直是迈进夏天了。
“妖神兰青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师父曾说兰青之魅,足够让男男女女为他心甘情愿地做事,只求春宵一夜,如今看来,她老人家形容不足,兰青公平根本是神仙般的人物……怎会甘于平凡呢?”
她眼珠又开始转了,把食指跟大拇指挤到只剩一咪咪,然后笑道:
雷声又响,他见她痛缩一下,便直接踏上层层重纱的软床。
“嗯?我还在考虑。”
“妳体内有血鹰,我习的是正统武学,无法替妳注入真气,让妳暖和。”语气无不遗憾。
兰青揉揉大妞红肿的额头,徐徐说道:
是她错听了么?竟觉得这女人在喘息,有没有搞错啊?把她跟大妞困在这儿,外头却在乱七八槽。
傅临春再道:“江湖传说,从未有人亲身证实过。与妖神一夜露水的,不少,但真正得此秘功的,尚未听闻。”
以前半夜照样可以生龙活虎上赌场,现在睡得天昏地暗,连此刻,她都可以随时趴下来睡大觉。
“今朝……”
“我看过他妖神之貌。”
大妞点点头,那两颗冲天包包头差点戳瞎李今朝的眼珠。
“……兰青呢?”她含在嘴里问道。
瑕疵……无价宝吗?他轻轻一笑。
傅临春还是看着她,没更正她的误会,微笑道:
“孔海穴老是发痛,绝为是好事……”
“……还好,就是头容易痛。”她恢复常态,嘻嘻一笑:“哥哥冒充兰青,想必是有计画……”
她听见这声音,猛然坐起,大妞被弹出去,滚到角落里。雷声自远方响起,她心跳加快,头痛阵阵,但她确定没有听错。这声音……这声音……
她不动声色,紧紧环抱大妞。她这一觉不是被熟人给带定,就是被掳了。
她啐声骂道:
她抬眼觑向他那温暖的笑容,欲言又止。
她细长的眼暴张,看着他越过她,改倚坐在床墙旁。她不动声色,用力拍打大妞的大头,让这大神猪自她身上爬起来,大妞愤怒地撞着她的头。
闷雷每回一响起,她就被惊动一下。老神医说她平日生活不正常,以后得戒酣酒笙歌,三餐定时,还她一个干净的身子才能长期对抗体内的血鹰,还不如死了较快……

大妞被惊动,迷迷糊糊地张眼,看见是她,于是努力要撞她,今朝哈哈一笑,压制大妞的小身体,道:“看妳怎么撞!”
兰青拿她没辙,细细目视她苍白的面色,柔声道:
只是,学妖媚容易,相对被人扑倒的危险性增高?李今朝揣测,想着他刚进来的那天仙样儿,令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娘咧,连她看了都心痒但不敢行动。
他把剩下的瓜子肉全倒在大妞胖胖的掌心上,而后道:
“也好。”她又爬上床,看见大妞睡得香甜,http://m.hetushu•com不由得用力压着这胖妞。
“我可以问吗?”
大妞?她连忙抓住小胖手,大妞立即埋进她的怀里,紧紧抱着她。打人先认错?她一头雾水,发现她正躺在床上,四面以丝纱为幔。
“原来如此啊。”李今朝恍悟,哈哈笑道:“这你放心,跟我无关的事,我可是会忘个精光。”
“可见,她喜欢妳远胜我这个爹。”兰青对她说着,目光却是越过她。
兰青当作没有听见,轻轻一使劲,摆脱她的揪拿,默不作声地走出房门。
傅临春见状,皱了下眉,摊开掌心,上头都是瓜子肉。“妞儿要吃么?”
他一见她,便微微一笑,明显地松口气。
她又听见——
大妞什么时候上床的,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那个跷屁屁她很想打下去。
“今朝,妳也不是不知道大妞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这样做。”
她眼珠转啊转,抿了抿嘴,笑了:“这就是代价啊!所幸,这个代价我能接受。兰青,你会出现在这里,真令我吃惊,我以为会是其他人来接我。”
“那你有没有被……哈哈,瞧我是说笑了。你脾气好,性散漫,以致未曾动心过,如果一个妖神就能让你晕头转向,那你也不会是春香了。”傅尹一顿,又道;“江湖册上并没有记载为何兰青会退出江湖,有些不死心的人,总是在找着妖神的下落。”
“……”馒头?他奶奶的!这样也能当线索?
“嗯?原来姑娘没见过我啊……这也好,我也是初识姑娘,双方都公平。”那声音,温暖得很可口,如软绵绵的糖儿,令人有些垂涎。
“那样的妻儿……实在不像兰青公子的选择……”
“大妞可不可以自己上?还是要我抱妳进去尿尿?现在妳快跟每年祭拜的神猪一样重了,今今生病了,抱不动妳,如果手滑,妳掉进粪坑里,我是不捞妳的哦……”
这样也好,她幼失怙侍,童年跟常人略有不同,现在有大妞在,对今朝未尝不是件好事。
根本不是兰青!
“这是什么东西啊?这跟娶了富家千金少奋斗二十年有什么差别?”
她撇撇嘴,嘀咕道:“以前你在我面前,中规中矩,直到小年夜那次,你只是轻轻一笑,那简直是天地翻转,男女不限都会落入你的……”她本想说欲海,但为免被痛殴一顿,便改口:“总之,你的魅力无边,若是你有心,说不得连傅临春都无法抗拒。”哎啊,头被轻击了。
大妞用力拉拉红绸裤子,拍拍屁股,确定裤子还在自己身上。
“妳放心,我有留下线索。”他道。
有人一直打着她的脸……娘的,她的脸够肿了,有没有必要让她变馒头?她抚着头,猛地张开眼,正好看见大妞的小手又要挥来。
“老大夫说,妳体质正在改变,很容易手脚发冷。”指腹轻轻滑过她的脸颊。“瞧,妳跟我的体温相差太多。”
“……她要你做什么,才肯放了我们?”她问道。
“兰青,救命,我不行了……我很困我认输……快把大妞带走,我认罪!你不要再拿大妞来罚我了,把这个小胖子带走吧……”她是个没有骨气的人。
这什么江湖啊?要穷说穷,要色说色,还有像血鹰那种强制杀人,什么嘛,她还以为江湖多义气呢!
“是么?”他垂下眼,看见大妞突然伸出手抢走他掌心的大半瓜子肉,然后塞到李今朝的嘴里。
“是是是。”李今朝咧嘴笑道:“傅临春,各自珍重了。”
她身上穿着青门的旧衣物,但单看背影身姿,还是很容易认出她就是那个不太正经的李今朝。半天,傅临春回过神,漫不经心地看着傅尹,直觉摸向装着小瓜子的锦袋。
这简直跟小孩没差了,兰青好笑地拉过棉被,一块盖住两人的头身,任她们在被里翻滚。
这人是傅临春?

兰青一愣。
就见小的拚命要伸出人头撞她,大的一直在小身体上压滚着。
雷声又起,她弹了下,连带着她身上的小胖子也弹了下,滚到床上去。小胖子又赶紧爬上李今朝的身上装睡,同时不忘撞撞她http://m•hetushu•com的头,表示“同伴,我很绝顶聪明”。
管那个什么香香公子呢,她又亲大妞嘴儿,大妞抗议地撞撞她,她咕哝:“大妞让我亲嘛!打雷下雨,我头好痛……”真的很痛哪!痛得她怀疑,是有个小雷公藏在她脑袋里。
清爽的笑意迎来,竟将雷声减缓许多。李今朝抿抿嘴,说不出心底的滋味,一直有人在揉着她的太阳穴,她抬头,正是大妞认真在她太阳穴上又揉又吹。
夜风阵阵,她好像睡了一会儿又像睡了很久……一阵雷声,打进她的心脏,直窜她的脑勺,让她痛得大叫一声。
死大妞!等我逃出生天,我要把妳压成肉饼!李今朝憋着内伤咒骂。
“晚点,我带大夫过去看妳,植入血鹰初期畏寒,体质大改……”
“先不回庄。我等闻人盟主来,跟他谈谈云家庄公开加入追缉血鹰的合作细节。”
她闻言,很想哈哈大笑,又怕惊动铁头功传人,遂把嘴角扬得极高,道:
“因为我曾是江湖人,对血鹰之事,多少了解一些,再者,我是里头生得最俊的一个,自然是要来充场面了。”
“不……”女声有些惊艳。“我只是没料到妖神兰青会生得这模样……我本以为妖里妖气……”
她哀叹一声,把额面贡献出去,道:“好好,大妞,妳要撞便撞吧。”
傅尹已经习惯他的散漫,能寻获这个失踪主子他不奢求其它了。他望着兰青那背影,说道:
像……像天仙?让人想要攀上他却又不敢触摸他,想要吃掉他又怕自己没有那资格吞食他,莫名地,李今朝内心浮起这想法。
用那些被烟熏过的珍贵布料制衣,让云家庄的主子们换上,定时出去走走,制造风潮,再将剩余受损的布料分批送至云家庄主子春天会经过的县城,不低价卖,照样标高价……谁说瑕疵品,不能是无价宝?当时,她是这么说的。
“我明白,云家庄前任五公子擅药理,目前只制出一年一次药,也不会很难受啦,反正有麒麟草,云家庄研制出真正解药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她故意面露欣慰,以免他内疚。
她转身,瞧见傅临春迎面而来,目光正落在她的额面,她抹抹红肿的额头。反正所谓的美色,早就在她小时候挥挥手展开翅膀飞走,她也不介意自己在他面前是不是惨不忍睹了,遂笑道:
“妳要回哪儿?”
“自作自受这话我是懂的,今天我一看见你,心里虽然高兴,也知道得挨你一顿脾气。你要发脾气,行,但可别故意玄勾引傅临春来罚我。”
李今朝挠挠脸,缩着身子,就蹲在原地,埋膝打盹等着这小胖子自己出来。
兰青有意无意笑道:“春香公子的意思是要妳保密。方才我看见闻人盟主的人赶到山下,想必云家庄要彻底消失在这件事里,避免再度招惹血鹰吧。”
一开始他只觉得今朝是个市井味颇重的姑娘,行事机灵,反应很快,判断很精准,要识大体时也不会被情感左右,去年布庄失火,损及多匹高贵布料,原本都该放弃的,她思量一夜,改差人通知云家庄弟子量身,提早将春衫制出来。
他本是一脸严厉,听到此处,不由得一怔。
她立即放下揉着耳后的动作。
好一会儿,李今朝才明白“他”是谁。她眼珠骨碌碌转着,低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目光定在她亲大妞亲到肿肿的嘴巴,一愣,再转向大妞时,大妞嘴也是肿的。他一叹:“妳们倒玩得快乐。”
她有些傻眼。改天她是不是该请教她那个亲哥哥,兰青在江湖上的排名?
“这也不必。”兰青又插嘴。“今朝手底下也有神医,早在城里等着她了。走吧,今朝,瞧妳抖成这样,真受了风寒,染给大妞,妳就有得受了。”
“江湖上传说妖神兰青练有不外传之秘功,既妖又神,男女皆惑,如能得此秘功,再与秘功传人春风一夜,便能天下无敌。”
“这是自然。”
考虑?也对!若是旁的男子,也许就这样允了,但傅临春好歹也是云家庄的春香公子,要他献身,他可能必须先挑对象吧。
门板轻hetushu.com轻刮着地面的声音,李今朝忽而惊醒。她挠挠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地坐起来,细长的眼睛瞇成一直线,看见大头妞趴在内侧睡着。
傅临春文质彬彬,微地颔首,目送他们离开。
“计画没有,妖神兰青招惹的人太多,我拿到拜帖时,还不清楚对方是谁,方才一看,是不入门派的小家弟子……”他见她有些疑惑,解释道:“各门各派弟子众多,总有几名弟子未经同意,在外私收秘传弟子,掳妳来的江湖人,就是这种秘传的弟子,他们自成一宫,行事为讲名声,只为宫主行事。”
“勾引他?”
他见她虽然笑着,但面容又有倦意,遂接过她喝了一半的鸡汤,道:
兰青上哪去了?真是……
“什么?”她目瞪口呆。
人人都以为春香在云家庄长年写史,但江湖哪有这么多重要的事可写?春香在庄里的生活很简单,就是品茗看书发呆,兴致一来,就跟九公子比试谁写的史疯狂到令人拍案叫绝。
大妞看看他,紧紧环住李今朝的脖子,又撞撞她的头。李今朝叹了口气,自他手里取过瓜子肉,喂着大妞吃。
“我就说,哪来的香味把我逼醒……兰青,你只煮面真是太可惜了。”忍不住先尝了一口,一脸满足到快要飘上天去了。
“没,这种事我从不问。”
兰青没有说话。
“好了,总算告一个段落,我也跟岳观武谈好,让她派几个学武不佳的女弟子来我这儿学经商,以后至少不必饿肚子,接着的事与我无关了,傅临春,自己保重吧!”
她差点大笑出声。动来动去,就直说一夜春宵换秘功,不是简单多了?果然出身大家,说话就是含蓄。
“动动手,动动脚,动动身子吧,我想。”
她低声笑着:“以前我是不大会问的,各人自有心酸事,你爱讲便讲,你要哭了我陪你一块哭,你气了我陪你一块气。你不说,不是不把我当自家人,只是不想说,你不想说我就不听吧,兰青照样是兰青,大妞照样是大妞。”
“哪里哪里……”傅尹把它当赞美地收下,问道:“现在马上要回云家庄吗?”春香很恋家,一年至少有大半窝在庄里,若是在外奔波,也是处理完第一时间就会回云家庄。
她抿嘴一笑,道:“你也别担心,人啊,生死有命,其实哥哥也不必特意来,瞧,你来了,不也是没有用处吗?”
他依旧保持温暖的笑容。“不会很难看。”
他轻笑:“不是,他们来时,我正吃着馒头。”他自暗袋里取出瓜子盍。
她小碎步地下楼,确定大妞尾随在后。茅房呢?茅房呢?这客栈简陋,一楼的烛火全灭,黑漆抹乌的,所幸今晚有月光,她领着跳来跳去的小僵尸,一路出了客栈,东张西望,终于瞄到茅房的影儿,便指着茅房,道:
“呸,我可没瞧过她撞你。”
大妞滚到她的身边,跟她一样卧倒。
“说起来,妳从来没有问过我的过去。”
“很有进步了吧!这就是我对他的迷恋,只剩这么一点点点,幸亏我不是死心眼儿的人,久久不见也就淡忘了。我想,再过一年,就彻底烟消云散。以大雷为证,看,我躲了好几次,雷都没劈下来,可见雷公也很认同我的努力。”
“今年我被公孙显召回去,下血鹰是我自愿,也没问过你们的意见,但我心里绝不是没有你们,我还是期待着每年的除夕,除夕夜里一定有你们才成家,下血鹰是我身为主子的义务……”
“……”兰青你够狠!
“……妳觉得我不像么?”
“妳这一觉睡得沉,老大夫说妳心神一松,睡到明天都不意外。”
轻快的乐音忽地响起,有人以手头细叶吹着乐音,她动了动眼帘,终究还是没有张开。
“是么?”他不甚在意地笑说:“总要确保妳……跟妞儿的平安才好。”
她只手挡住双眼,道:
“真的是很俊,这个……简直不输傅临春啊!”
“兰青!”
她瞪大妞一眼,塞住耳朵,大妞见状,学习力非常强,立刻跟着她学起。
“嗯,听起来是没差别。”
压压压……她又张开眼,看见大妞一直坐在她的hetushu.com身上。
他徐徐看她一眼,嗑着瓜子。“妳没问过他么?”
“真只剩下义务?”
傅尹又是一惊,瞪向他。
李今朝哈哈一笑,又抚着头。“哎哟,大妞,妳待我真好。”她捂住大妞的双耳,低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看似很随性的姑娘,也有低智孩子气的一面,这一面,只跟大妞一块时,才会显露出来。
不再相欠?说得多绝情,但这正好,真的。她不怕躺在床上睡着会被他给动手脚,因为博临春是个君子,还是个不怎么把她放入眼的君子。
他目不转睛,突然倾前轻轻环住她的身子,在她耳畔低语:
李今朝眼珠骨碌碌转,想下床探个究竟,突然听得闷雷声大起,她赶紧又跳上床,招来大妞紧紧抱着,同时东张西望,确定这是一间密室,就算大雷要劈也不是那么容易。
兰青似乎很满意她的看法,微微一笑:
厚重的门渐渐合上,她听见有人缓步而来,撩开白纱,接下来再无声音。
“妳有没有必要下这种毒手啊?妳仗着妳头大,就可以这样欺负我吗?妳有种就下来跟我单挑啊!我保证妳会输到脱裤子!”
傅临春看着她,道:“恐怕这两年,血鹰还不会彻底自江湖消失。”
她眨眨眼,吞了吞口水。“兰青,你卖面真是太可惜了……”简直一出手,男女都会受刺激。对她而言,是很赏心悦目啦,但不太合她胃口。她喜欢的是,再暖色一点的,像……傅临春那种。
“好了,大妞,今朝现在身子不比以往,妳别追着她了。”
每次兰青对大妞发火时,大妞都是怎么做的?大头垂垂,快要掉下来,胖爪子打打自己的头,然后伸出头让爹打。
不回头,就算再好也不回头。
“果然是妳啊,大妞……我很困,暂时休战行不行?”她又打个呵欠,准备推倒大妞,继续入睡去,又瞄到大妞大脸着急,用力拍着她自己鼓鼓的肚子。
她叹了口气,实在有些累了,整个人卧倒在床上。她怎么想,也不会料到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他一块落难。
“妳头真的很痛?”
“你是说,李今朝已被迷惑?”他皱眉。
她愣了下,接过她的短发,见傅临春指指她光滑的额面,不由得面色大愕。
他看穿了,笑道:“妳想问,我这身气质,怎会让人误认为妖神兰主目?”
“呸,什么方便?什么叫你爱上我就好,也得看我喜不喜欢你啊!”她送他一脚,他却闪得极快,她一眨眼,又见他好好坐在凳子上。
“其实啊,你不必因为我中了血鹰感到内疚,我说过,这是身为云家庄主子该做的,再说,我都是你亲妹妹了,替哥哥做些事是理所当然。”
“这儿是密室,雷声打进来的机会是零,也会令妳害怕?”
“那与兰青何干?”她讶道。
“咚”的一声,李今朝整颗头被撞得七荤八素,她眼泪差点喷出来,骂道:
她掩嘴打个呵欠,想要下床,却发现她淡色的发尾被大妞紧紧握在手里。连睡觉都不放过她,她暗叹口气,就坐在床缘接过兰青的鸡汤,喜孜孜道:
长发未束,些微凌乱地落在红色长袍上,腰带微斜,并不如平常那样正经缚起,衣襟半松,神色也不似平日那懒散,反而眉目荡着似冷春水,带着几分夺目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容易让人上勾的风采。
他撩过衣袍,坐在床缘。她很想坐起,但大妞重压她的肚腹,害得她只能以肘撑着床瞪着他。
兰青轻轻撩过长发,颇具风情地笑道;“要喜欢我,是很容易的。”
她差点一口血狂喷出来。这是谁生出来的小孩?这小胖子跟兰青到底哪点像了?她试着透过细长的眼儿,偷觑立在床缘的人……只有一人,这人身着红色长袍……蓦地,她瞪大眼。
“嗯……”他朝她微笑道:“他在哪儿我不清楚。我跟妳住在同一间客栈,半夜我才到客栈,看见有人送来拜帖找妖神兰青,说是妻儿都在此做客。”他自怀里取出一束淡色短发。“一看就知道是妳的。我就冒充他来了。”
他可以一夜写上一本史,也可以半年不碰江湖史,这才是云家庄春香公子和-图-书的真面目。
她掩着嘴,哈哈一笑,用力亲上大妞略宽的大嘴。这头妞,快成神猪第二了,平常也被她爹弄得跟冲天炮一样,老爱撞她,但要是她生病了,这头妞儿也是会关心她。
李今朝赞许地点头,跟她撞撞头,表示“同伴,妳绝顶聪明”。
有人用力压着她。
“要尿尿?”
回了头,便是天打雷劈了!
嘿,她做不出来大妞那种幼儿动作,但她还是有办法让“爹”打的。
她捧着鸡汤取暖,轻笑道:
“那样的天仙气质,并非我本性,那是自闲云公子上学来的。兰青既妖且仙,要学妖媚也是可以,只是……”他浅浅一笑,不再说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瞟到本以为是墙面的地方竟缓缓开启,她立即倒卧在床上装睡,大妞连忙接受指令,整个人撞到她身上装睡。
李今朝嘿笑两声,瞟瞟兰青。这个男人根本是把大妞当整她的工具吧?
她偏着头,想了一会儿,又回头看看大妞,最后,露齿笑道:
她发困地打开房门,一阵风灌进,令她抖个不停。虽然公孙显事先提醒过血鹰植入体内该有的后果,但实际面临了,才发现她的身体还真他娘的虚弱。
遗憾?她是听错了吧?“无所谓,我睡一会儿就好,麻烦有人事时叫我。”
“刚傍晚而已,妳第一次卷进江湖事件,肯定累坏了,妳好好睡,明天一早咱们再离开。”
这人刚才在外头翻云覆雨?不大像啊,衣着还算整齐,嘴唇也红滋滋地很正常,她偷偷吸吸气,没有什么暧昧的气味。
“既然妳执意如此认定,那就当我这次是特地来报答妳,一报还一报,从此不再相欠了。”
“妻儿……是啊,还请姑娘放了她们。”那声音如清泉,悦耳温暖得很。
妖神兰青?令她想起小年夜兰青万丈光芒的媚态。她瞄瞄大妞,头大大的、肚子胖胖的,哪儿像兰青了?她怀疑,兰青是有计画把大妞当神猪养。
他忘了袋子里是麒麟草,停顿在袋上半天,才放下手。
“你就是妖神兰青?”女人的声音。
没有说话,就是兰青飙火了。她早有预感,当过爹的人,总是会不小心把其他人当成自己儿女看待,所以她也很配合,缩起手脚,让自己成为大妞第二。
乐音带点优雅,又有春天的气息,时而低柔时而缠绵,不知不觉中,雷声渐远,头也不这么痛了。真难得,如果不是她确定他就是傅临春,真要怀疑他是不是戴着人皮面具的兰青,竟然对她这么好……
他面带微笑,看着李今朝下了马,奔向这里。他的胖女儿也迈开小步伐,摇摇晃晃跑向李今朝。
“春香,一开始我没注意,直到现在我才想起兰青这个名字下的秘密。几年前,江湖上有个人就叫兰青,妖神兰青,男女皆不由自主地被迷惑,你道……”
她颤抖地摸上她的刘海。王八蛋!王八蛋!把她的刘海剪成这样!凹凸不平像狗啃的,就因为把她误当兰青妻子?要整她?
大妞这才乖乖停下来,伸出胖胖的小双臂,任兰青抱起来。
在城门等候的青年,一听到熟悉的呼喊,立即放下大妞,抬头看去。
“这么说来,还是兰青的厨艺高啊,活生生把我从周公那儿挖回来。”
“那……”
李今朝愣了下,对上傅临春的目光。他在问她要上哪儿?傅临春在问她?
“……那真是你妻儿?”
“耶?不,我的意思是,看不太出来这个兰青到底哪儿又妖又神了……”
脑海蓦地闪过兰青以色杀人的一幕,若是傅临春出卖色相……混蛋,他出卖色相干她屁事啊?
她眨了眨眼,瞄瞄窗外微暗的天色,笑道:
傅临春闻言也不吃惊,只道:“傅尹,你真是天生就是数字公子的料呢。”
“……留下瓜子?”她完全没有信心。
果然不出她所料!被掳了!有没有搞错?云家庄第三个主子是不习武的,因为没那么多时间去学,况且,金算盘不混江湖,所以,江湖一向离她很遥远……哪像这两年,江湖简直是她的家了!
“如果我能爱上妳就好了,那倒方便些。”
“瞧,不就在那儿?兰青公子好好考虑……我等你答复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