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春香说

作者:于晴
春香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云家庄?这我听过,江湖上很有名的,对不对?云家庄主子傅临春、公孙显,公孙显几年前成婚,至于这个傅临春……”
杜连之一点也不介意她一再否认,反而有意无意引她到角落,道:
“还在看着咱们的那人,对妳很有兴趣?”他没回头,也知道彭武楼的二楼窗口有人在看着。
她连动也没有动,接着,箫声轻快地吹奏着,一时,密室里乐音如春,渐渐取代外头的雷声。
李今朝离开窗边,来到平列在台面上的轻武器前。她笑嘻嘻道:
出了彭武楼,已有丝丝细雨飘落,傅临春打开伞,两人一块走在大街上。
“你等等!”她跑向附近的摊子买豆子。傅临春尾随她身后,等着她结账。
“赌?”他颇感兴趣:“赌什么?赌我的人么?还是妳这个人?”
他功夫高,是为了保护云家庄,这是他该担的义务;他饱读诗书,是为了云家庄,这也是他的义务。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有所求”,而这个“有所求”早就藏在心底许多年,自己不曾正视过。
“有位杜公子来访。”
尤其,她发现,他下棋十分风雅,令她觉得跟他下棋的对手气质差太多,但,她偏偏喜欢跟他下棋。
她眼珠滴溜溜,趁着他在观察棋局时,假装兴头大起,低声唱道:
他越过棋盘,抚上她苍白的脸。“妳有些憔悴了。”
但她根本不在意。
“……”她心头发闷,嘴巴却抿得紧紧的。仔细算算路程,他会在今天出现,肯定是日夜兼程赶回来,不累才怪。难道他一点也不留恋跟他相处近一个月的江湖女侠?
傅临春本性绝对没有闲云公子那样的清冷,当他面对众人时是温暖如午后春风,漫不经心,但当他吻上一个女人,那简直是一团又一团的火焰……她很孬地想摆脱,但火焰不放过她,压着她的后脑勺,在唇舌间纠缠着她,热情到她到死也绝不会忘记这个初吻……她五体投地,认输了!
为什么会发皱呢?因为这个人,不知是真随意还是假表演,竟然睡觉时连外衣都带上床去。
有什么好震惊?她的手下们全是云家庄当年培养的,可以说是相互竞争过,彼此熟得不能再熟的好伙伴。傅临春在她宅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大惊小怪……
她把脸埋得更深,感觉床轻轻震动一下。
那小白脸似的男人轻轻一笑,道:“我说话很露骨么?”
他的手是温暖的,害得她差点像猫一样满足地叹息了。
他还真的说得很认真呢,她无奈地看他一眼,摊开掌心,任他捡个两颗吃,哪知,他竟俯下头,要学小狗舔食。
“……谢谢哥哥。”这里的东西定价很贵,而她可以起誓,傅临春跟李今朝之间,后者才是有钱的那个。
李今朝本来面色有些憔悴,肤色白皙到有些透明,但此刻却像抹了腮红似的,红得惊人。他想,她还没有那么高的功力可以在眨眼间抹上胭脂吧?
她背脊一阵发毛,背骨差点软掉。为什么她喊“哥哥”很正常,但一听他喊“妹妹”,那语气让她觉得暧昧到骨软肉趴?连杜连之的面色都有点古怪,那就是她没误会了!
“我情况很好,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她眼珠又乱转,撇撇嘴,道:“其实你也用不着赶着回来。”
“是么?”
“什么?”她提心吊胆。
她以为他多少会提起那跟着他一个月的姑娘,不料他想了一会儿,才答道:
这种事是她才会做的吧?
“说起这春香公子傅临春,我上个月倒是见过,果真是一表和_图_书人才,貌若暖春,在气度上,也非常人可比,当时那江湖耆老寿宴,本不请华家庄人,还是春香公子带华家庄的人进去,这才能让华家庄记上一笔。”
她抬眼看他一眼,正要开口,突然听见武器台旁的老爷聊道:
娘咧,她怎么还没爆炸?
他哈哈一笑,很随和道:
“傅临春,你别玩了,把棋子拿出来,有品的人不干这种事的。”
他长叹口气,拍拍衣袖。“那妳来搜吧,搜得到我就认输。”
她浑身一颤,把脸深深埋进暖被里,却没有捂住耳朵。
这双环,等同她付费。但,她还是有些愉快。
他看向她,笑道:“妹妹要冠别家的姓,可也得先在这盘赢了我。”
他徐徐抬起漂亮的眼睛。
“……还好啦。”她直觉拿杯子到嘴边,想起是茶,又放了回去。
“以前不认识,但很快的,金老板就能对杜某通盘了解。”
“既然妳觉得我不适合,那晚些妳唱给我听吧,我喜欢听妳唱。”
“嗯?还没睡着么?头还在痛?”他声音微倦,隐了个呵欠。“是不是太冷了?”
“唔,一点儿,你也用不着揉,一会儿就好。”
现在她会努力地看,看他俩之间差距有多么大,这样子,死心时才能够死得彻底。它日就再也不会一听他消息,便心甘情愿地为他赴汤蹈火,到那时,她的所作所为只为尽义务……到那时,还她一个洒脱的李今朝,岂不妙哉?
她的小耳朵自动扩张,升级为白兔长长耳。
云家庄已正式宣告与血鹰纠缠到底了,为防血鹰循线追来,他总是在易容后,来到她现在住的老窝,有时半个月也好,几天也无所谓,他就是跟着窝进来当食客,摆明是有人养他,他最快乐了!
他跟她,总是有距离的。
这名青年气质上优,衣色温暖,可惜相貌平凡些。那青年收着伞,一一扫过二楼商人后,落在这个角落。
“随你!”
“今朝。”金老板的助手站在院子门口。
“这是沾糖的豆子,小孩子才爱吃的,你不会喜欢的。”实在没必要配合她,而装爱吃。哼,当她是笨蛋吗?
细雨绵绵,远方已有雷声。
春天失火了,李今朝着火了!
“以往你回来时,总是先回家,怎么这次出来找我了?”
真的。
她再看看棋局。
她心头一跳,连忙收手,让他扑了个空。
“听起来,这等同痛击血鹰组识,云家庄不就明显成标靶了吗?”江湖已开始腥风血雨,非要挖出血鹰不可,最近她还是多待在老窝的好。
那青年往这儿走来。
“金老板?”杜连之试探低喊。
“嗯?换妳了。”
只要没人找傅临春,他绝对懒得出门一步,简直是把她这里当成家一样待了。
她上了床,直接滚到内侧,蹭着软棉棉的暖被,试着入睡去。
他看着她的动作,掩饰眉目忧心,笑道:
吃得这么凶,零嘴吃,三餐也吃,偶尔再来个消夜,不是食客是什么?她原以为他只爱吃瓜子,沾糖的甜豆只是吃给她看,后来她发现,只要是小东西他都爱吃,摆什么他都吃,唯有苦菜他真的跳过。
“在下杜连之。”这名青年风度翩翩道。
“在下姓杜,既然李姑娘不愿承认,那就容连之重新介绍吧。”
快马奔驰过大街,武器楼的二楼有人打开窗子,看了一眼。
有只手臂环过她的腰,她瞪大眼,发现这只手臂很有力量地把她拖到背后那个人的怀里。
“哥哥?”
有没有搞错?这么随便?这个博临春在云家m.hetushu.com庄都是这样吗?
“现在我赢了,我可以说我想要什么吗?”他柔声道。
傅临春看她一眼,笑道;“这可怎么好呢?”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金老板,准是你认错人了,我姓李,李今朝。”
她有点心不在焉,但牵着她走的“哥哥”更心不在焉,蓦然停步,害她一头撞上他。
“没什么,我想起大妞被兰青养到神猪地步,我就想,等大妞长大了,不知会怎么想她这个爹。”她家里窝着大头猪,也窝着一个很懒得出门的春香猪。
李今朝闻言,立即满面红胀。今天她穿着白色缀毛的冬衣,左右耳环都是毛绒绒的大圆球。
她掩嘴咳了一声,笑出声。
身体放松了,脑子却隐隐作痛起来。
她咕哝道:“让我翻个身,好不好?”
虽然说,这样搂搂抱抱,不拘小节共枕一床,实在有损女子名节,他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名媒正娶,他敢这么做,想必心里已有这个盘算。
她狠狠白小古一记眼,再看向傅临春,骂道:
“在外没事,我不回家做什么?”那语气十分之理所当然。
“……”她不是布娃娃。他是抱上瘾了吗?
“……愿赌服输,向来是我做人的宗旨。”
是是是,她打算撰写一本《傅临春之真面目大揭露》贩售,内页第一句话就是:傅临春天性其懒无比,只要没事做,一定回她家当食客!
“阁下是?”今天她一身月白色衫裙,十分朴素干净。
“……你送?”
商人不做无本生意,绝不做无本生意,要啃得干干净净,十年利息全先赚回来……赚回来……她努力地吻,绝不被他的回吻给迷惑心智。
她憋着满肚子内伤,咬牙道:“为什么?”
他的臂力微地放松,她立即转身,钻进他怀里,再把他的手移到她的耳后。
“嗯?不要?”傅临春移到她的身边,修长的十指捧起她的脸,笑道:“我也不多求,妳只要支付一吻就好了。”他要求很小的,因为是个很无为的人啊!
“……”他娘的!见鬼了!她骂道:“你藏什么?”
他的回吻,他的回吻……有没有搞错?她一直很好奇傅临春本性中是不是真有点像闲云公子那样天仙冷性,这样的冷性去接受一个女人会是怎样?但,现在她确定并且后悔了!
“爷儿识货,这对护腕是给姑娘家用的,平常挡刀挡枪挡火挡毒针都很有效,上头还有女儿家爱的南海避邪玉,瞧,镶起来多美啊。”
“妳这样子,真像大颗棉糖,让人很想舔一口。”
“我有品?”他笑得愉快。“论棋艺,我确实不如妳。妳知道为什么吗?”
“这护腕倒是不错。”哥哥取过台上锦盒里的一双护腕。
“李姑娘,现在南方有金、彭、杜三大家商,人称三家商,这三家在南方各霸一方,不瞒妳说,杜家商正是家父白手而起,如今他老人家仙逝,由我接手;这金家商嘛,老板姓金单名朝,几十年来金家商一直很稳定,只经营正派生意,也因此,无法鲸吞其它有点气候的商家,但也正因守成有道,下游小商家十分信赖金老板。至于这彭老板嘛……”杜连之看看这武器楼,叹道:“李姑娘,妳也是来探个究竟的吧?”
她把玩着颊旁毛绒绒的耳环,不正面承认也不否认,只笑道:
傅临春付钱?可以,那她得先给傅临春钱。
只要让她察觉他的眼神,开始追逐其他姑娘;只要让她察觉他有了悔意,觉得浪费生命了,她立即可以踹他出门,让各自和_图_书解脱。
她一怔,掌心一合,忙把豆子攥在手里,道:
她夸张地东张西望,满面通红,又探出伞外,看看天色,大叫一声:
门轻轻地开了。
“杜连之?又来?也好,去看看他是不是又要用联姻方式来说服我……”忽然发现她的助手震惊地瞪着傅临春。
青年看看她呆掉的表情,笑道:“妹妹挺合适的。”他俐落地扣上她的双腕。“出门在外,就算妳不入江湖,但难保不会有些意外,妳就戴着吧。”
她回神,手里还执着白子,抬头看向助手。
杜连之闻言,知她有了承认之意,大喜道:“自然是合作……”
“你们不像啊!”
他小心地抚揉在她的孔海穴,看她闭上眼才跟着一块合眼。
“李今朝不就是金朝金老板吗?”他笑道。
有没有搞错?他是傅临春!高雅的傅临春啊!她的眼睛又被遮住了,她嘴巴张得大大的。
“那是华家庄的公子。”有人在她背后说道。
“唔……杜公子好像有点道理……”
那语气,很困,有点像在说:我先妳一步睡了,再见。
“不会。”俊眸扬着温暖。“挺有趣的。”
她本来乱滚的眼珠又暴了。她吻?见他还真的一脸期待,她卯上了!直接勾住他的颈子,用力吻上去。
她瞠目结舌。要她去搜他的衣物?一层层的剥下看个仔细?
“也没什么趣事。这一次,在平宁城,由闻人盟主为主,云家庄为辅,公开宣告血鹰的解药已调配出来,虽然一年必须服上一次,但只要中血鹰者,云家庄愿先给解药,再论是非。”
她也没想过要公开啊,现在就不错了。现在她最想问那名江湖女侠怎么没有一直跟着他,但话到嘴边,还是闭嘴了。反正该散时就会散,强留也留不住的。
她笑嘻嘻地下白子,又瞄到他心不在焉地掬一把甜豆吃。
她牙齿打架着,薄怒道:
“嗯?”他回过神,微微一笑。
“今朝?”
“我认识你吗?”
她抬起眼瞧着他,笑道:“不就说了,我不认识你,也不姓金啊!”
“我来试试看吧。妹妹啊妹妹……”
他的神态慵懒,坐姿随意但高雅,依旧一身红袍黑腰带,素雅而大方,就是……衣袍有些发皱。
他讶道:“音色不好么?”他的歌声应该还不错才对。
“好啊。”他答得很随性。
“好睡了吗?”
李今朝闻言,笑嘻嘻道:“他不是对我有兴趣,是对金老板有兴趣。他动作好快,竟然能挖出金算盘的底来。”
她正要答话,哪知她紧紧抱着的被子正在移动中,她瞠目结舌,连忙抢,抢啊抢的,最后力敌不过,宣告阵亡。
“妳这里的住处隐蔽,身边也有不少能手,只要在外,我们不公开在一起,再多加小心点,这几年一定会有个结果出来。”
“我的喜好是很广泛的。”他又想了一下,补充一句:“我不吃苦的,以后别叫厨房煮苦菜。”
她爹娘是雅人,她自然有些目染,后来,在成为云家庄一分子后,她也时常接触这些雅乐,要扩展产业,绝对不能只靠市井小技,她什么都懂一些、都会一些,文人雅士的眼光不见得有她好,但,她就是喜欢大口吃肉、露齿而笑,要笑就笑,要哭就哭,要踹人就踹,不必自己生闷气,她就爱在市井间打转。
另一头的商人过来凑热闹笑道:
茶茶茶,只有茶,没有酒,她都快崩溃了!她咒骂一声,又瞄一下棋局。他下棋慢得很,人人都说,聪明人能下得出好棋局,但,她想,傅临春可能真的很心hetushu.com不在焉吧,她完全看不出他的棋路,可是她笃定这个人的棋技,中等。
“……”娘的!高雅的傅临春开始在她心中崩裂了。
“那就开始吧。”他笑道。
“我来接妳了。”那青年开口,其声温润,十分好听。
她一愣,有点不甘心道:“明明是你藏棋子的。”
“藏?”他讶道:“藏什么?”
他马上张眼,关心问道:“还头痛?”
“你这次去平宁城盟主那儿,有什么趣事?”
这样的妙音,始终带着轻盈灵活,闻者心旷神恰,如入春林,与百禽共乐。很动听,带着几分雅致,与她不怎么搭得上边。
“喔……”她不太安分的眼珠又打转了,这一次却是东转西转,就是不瞧向这青年。她道:“这位是杜公子。杜公子,他是……是我哥哥。”
“停!”她跳起来,面色震撼加晕眩,全身还在颤抖中。“你你你别唱!”
她用力眨眨眼。
“你唱什么你,根本不适合唱!”娘咧,吓死她了!傅临春唱这种轻佻的曲儿,太、太、太不可思议了!他适合吹箫、弹筝,而不是像个小老头随便跷着二郎腿,剥着花生壳,哼着低俗的曲儿。
“唔,亲哥哥。”她故意道。
“真是可惜这祖训了,要不,听说那个月,春香公子都跟一名侠女形影不离,这要是郎有情妹有意,也算是江湖佳偶……”
“你藏了我两颗白子!我看见的!小古,过来,说,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哥哥啊哥哥,回眸一笑百媚生,一朝分手,它年再见,已是儿孙满堂……你觉得不好听?”细长的眼儿故意挑衅。
她的眼珠溜溜转儿,终于问道:“那,杜公子之意呢?”
“是么?那妳吻吧。”
杜连之回头看向李今朝,不由得吓了一跳。
她眼珠又灵活转着,一会儿,她道:“咱们来赌一把吧?”
李今朝挠挠脸,反正听听也没有差,于是摆脱那些傅临春与江湖女侠将来可能之无数美满结局的话题,来到角落无人处。
“你要吃吗?”
她执起白子,觑他一眼。
轰隆——
那语气似乎还有点怨公孙显。她故意笑道;“其实中血鹰不可怕,一年一次解药也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必须听血鹰命令杀人,幸亏我不必如此。再者,只要有解药,血鹰是不致死的。”
“傅家祖训一律年过四十才婚,恐怕还要好几年呢。”有人接话道。
“李姑娘不也如此吗?”杜连之扫过室内其他商人。“彭家商近年有意北进,它跟金家商赚钱的方式完全不同,想来妳已经感到威胁,才特地来此一看。这间武器楼共分三层,楼下供江湖人打造各家门派武器,二楼为富贵人家的轻武,第三层则为武林盟主闻人不迫专属,这等同这间武器楼得到了江湖的认同,以后,江湖人怕是以彭家武器为主了。”
他娘的……对不起,傅家娘,不是在骂妳。她差点要用力捶着床板了。
“也对。如果我赢了……”他也在比无辜。
她习惯地想挠脸,又怕惊动他,不由得暗叹口气。
她继续咕哝:“我取暖我取暖,冬天好冷哪……我睡了。”
她瞟瞟他的侧面,咳了一声,道:
“哇,雨要变大了,要打雷了,要打雷了!快回家吧!”脚步加快,不敢回头看他,最后有些狼狈地快步跑了起来。

他微微一笑。“以前云家庄不插手,固然是地位超然,但最主要是保护云家庄第三个主子,既然妳已中血鹰,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顿了下,他温声道:“妳由我来顾着,这和*图*书一次,没人可以自我眼下伤妳。”
“是么?”
雷声不知何时停止了,全身暖烘烘的,她昏昏欲睡,忽然间,床又轻轻地震动一会儿,她蓦地张开眼,瞪着内侧的床墙。
李今朝回过身,瞧见一名年轻少爷步上阶梯。“彭武楼”的二楼武器偏向轻薄华贵,江湖人一向不爱,也不愿花过多的金钱在一件装饰大于实用的武器上,所以,二楼贩售的对象都是店主筛选过的有钱商人、千金,以及少爷们。
“云家庄背后有个金家商撑着,武林盟主背后有个彭家商,李姑娘,妳说,到最后,彭家商有没有本事把金家商给鲸吞了?”
“嗯?是我要送。”他笑得眼睛弯弯。
十年不利用,实在太可惜了!无本生意商人绝不放过,何况她也赔进十年,就算要提早结束,她该捞的,就一定要捞够本才甘心!
“要下雨了。妳怕雷不是吗?”他柔声道。
半年后——
“这是小孩子吃的。”她笑道,瞟他一眼,强调道;“我也爱吃!”
“赌……”她眼珠不安分地滚啊滚,笑道;“以这盘棋为准,我要赢了,你就把你在平宁城里的事巨细靡遗地告诉我……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不是江湖人,但对江湖事也很有兴趣啊!”她厚着面皮无辜道。
他轻轻抚着,直到她有点暖色了,才收回手,柔声道:
她成了养猪户……
“要像,才有鬼咧。”她低声咕哝,心一跳,因为青年的五指勾住她的手,一股暖气隐隐传到她冰冷的掌心。
她回过头,正要下最后的棋子,再去见杜连之,哪知她瞥见一个动作。
她瞪着他,坐回椅上,挠挠脸,眼珠又转了转,假装闲聊道:
又有脚步声上来,杜连之回头一看,一名青年正上楼来。
她嘴角偷偷在笑,然后双手以非常龟速的动作滑进他的衣内。
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这么随便地找床睡?
真的是很好养啊……唔,跟她一样好养。她有些口渴,直觉摸向酒壶,娘的,酒壶里装的是温茶!
“因为云家庄没什么人愿意跟我对弈啊。”下盘棋要下许久,因为他容易心不在焉,棋局输赢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也没有什么棋艺高低的执着,自然培养不出什么棋艺来。
娘的!她被傅临春的火焰给烫伤了!
有人紧绷了。
棉被覆在两人身上……是谁在冷?
“妳这样子,若让五叔看见,必会训到妳不得不悔改。养生之道,就是各样食物都得节制些。”他亲自替她倒出温茶,看着她乖乖饮下,才道:“妳想赌什么呢?”
“原来杜公子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来挑武器赠人,而是来探究竟啊。”
漆黑的乌瞳明显漫不经心,但杜连之总觉得在剎那间这青年似乎瞇了一下。
专门招呼的二楼店主连忙凑过来,笑道:
箫声转为幽悠清柔,似在催眠。她眼皮重重,太专注聆听的下场就是真的被催眠了。
她窃听着,心不在焉摸着台上的护腕。
小古面色一变,摇摇头。“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先去招呼杜公子了……”连忙退出,嘴里咕哝:“输了就输了吧,也不必太计较了。”
她非常想知道他想要什么啊,总不会是真的、真的要她这个人吧?她挠挠脸,那这该输还是该赢啊?明明棋艺没她好,要她让子她绝对做不出来……
“妹妹得赶着下大雨前回家,杜公子有事改日再谈吧。”青年温声道。
她瞪大眼。
她暗地扁扁嘴,掬了一把在手心,慢慢吃着。她又故意道:
她再瞄瞄棋局,确定自己能赢,豪爽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