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到处是秘密

作者:于晴
到处是秘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即使之前对她师父的遗言完全没有兴趣,但一见这字迹,就觉得有点眼熟,不由得脱口问:“遗言在哪儿?”
“喔……敢问我睡了多久?”
“剑命。在下闻人剑命。”他的语气又冷了起来。
李聚笑瞄他一眼,奇怪地问:“你是谁?”

“故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莫名其妙。
“我没听啊。”
“人如其名,李聚笑。”语毕,毫不迟疑离开,临走之前关上门。
“……不过是一副皮囊,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不算故意,不必挂在心上。”那清冷的声音不似安慰,反像敷衍。
“哼。”李易欢漠然注视空无一人的夜色。想来是无法重挫闻人剑命了,也罢,就让欧阳罪整整那个姓李的疯丫头好了。“运气好吗?哼哼,再好的运气,都会在我李易欢的手里结束,李聚笑,你以为你能靠你的运气撑多久?我啊,最憎厌的就是你这种从小幸福到大,只会仰仗运气的小人了。”这种人的下场,通常只能有一种,由他来执行。
“你——”欧阳罪怒目而视。
这一次沉默更久,然后,那男声很无情地说:“欧阳,你拉住她的腰,将她用力拖开,伤了无妨,再请大夫来看,我不愿再留下。”
拿起令牌的同时,勾起了一件很软的白色肚兜。刹那问,欧阳的脸绿了,内心产生极大的悲哀——对于他的未来以及令牌的被糟踏。
她点头,笑盈盈道:
她也满睑堆笑:“李姓是我师父取的,五百年前我可能不姓李。”
“李姑娘。”
她低头一看,看见自己正紧紧握住他温热的大掌。难怪啊……刚才好像不小心梦见青筋暴跳的师父了!
“哇,眼前一片清明,我终于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吗……原来是肚兜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瞎了眼。”连忙扯下盖面的白色肚兜,瞧见室内已进夜色。“天黑了啊……怎么没人叫我吃饭?真狠,咳咳。”
“嗯,我想也是。”她开门。虽然月亮被乌云覆盖,仍能瞧见这少年发亮的白齿。
那姓楚的师兄,赤身裸体的,跟我师父光着身,两人并排在一块……
“我就说我没听……”
内心一激动,“噗”地一声,血泉从嘴里喷出。
“姐姐,我不是鬼,你开门啊。”
“姐姐!”他撒娇:“我只是好奇啊,又不会胡乱传话,你满足一个少年的好奇心又不会少一块肉。”
“就这四个宇。我大师父大概有预知能力,寿终正寝前突然想要写遗言给我,他说他有满腹的亲热话要写,所以我就替他找来簿子让他写个过瘾,哪知他死前交给我,才这四个字,说是人要死了,还留什么遗言?他将要说的、将要我做的,都已经在他活着的时候教过我了,何必再留?”
她闻言,也笑,笑得很率性。
还有,乱七八糟hetushu.com的剑痕。
“欧阳下手自有分寸,姑娘,你并没有受到重伤。”
有点狼狈地翻滚下床,觉得精神好过炙热的白天。
“……剑断了你捡回来做什么?”难道要她拿着两截断剑当子母剑到处招摇?
“……”如果她说,她也不想离开,不知道会不会被视作疯子?
“男……”欧阳罪一时哑口,瞄到闻人剑命八风吹不动,一点也不被她的疯言疯语给影响,相较之下,他的功力的确太浅了——
欧阳罪身形一扬,立刻直追而上。
任何人、任何事,怎能逃过他的一双眼?
“那秘密到底是……”
闻人剑命眯起凤眼,内心微恼她的无赖,俊脸却不动声色,正要暗自强行摆脱她的纠缠,欧阳罪已先看不过去,将包袱用力掷向她的小脸。
大眼瞪小眼,鼻息交错,彼此近到他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他已十六了,并不是毫无经验的小少年,早过了会脸红心跳的时候,闻到她身上的气味,并不会让他有任何的感觉,只是……其中夹带着极淡的熟悉药味,让他起了怀疑。
他着实错愕。难道他看错了她的三脚猫功夫?正这么想的同时,见她脚底打滑,差点滚落下屋。
欧阳罪压根不知这两人在要什么花枪,瞄到她包袱中的白衣里露出牌子的一角,他脱口:
李易欢闻言,还摸不透她言下之意,忽然见她飞身而起,犹如棉絮般飘然降落在屋脊之上。
门外隐约传来尖锐的吸气声,然后,他笑道:
“秘密是……我的?还是闵总管的?”她轻声问。
“我当然是人。你开门啊。”
“姐姐。”那少年笑得好纯真:“我姓李,叫易欢,我叔叔是江湖德高望重的前辈,这回他特地带我来闻人庄见识。我听闻人庄的下人说,你也姓李,好巧,原来五百年前是同一家啊。”
“是的。”
虫子沿着衣裤,往下蠕动。
“我只是好奇嘛。我听我叔伯说,最近闻人庄闵总管之死,闹得江湖沸沸扬扬的,今天欧阳罪逮到个姑娘,说是曾为闵总管‘送终’过。我一时好奇,就来瞧瞧嘛。”他笑道,笑得天真无邪。
“如果没有弄清楚真相,闻人庄不会轻易让你走的。”闻人剑命提醒道。
树下,一名年轻的男子徐步走出。他一袭蓝袍飘扬,衬着身后的蓝天,仿佛与其同化了。
“你真的不说?”
她抬首,瞧见他黑黝秀气的脸庞逼近。“你眼睛有点老儿,难怪,笑起来始终有点假。”跟她比,是有点逊色了。
可是,她还是不小心多看两眼,一定会有报应的吧?
“咦,这不是我的包袱吗?”她拉回视线,讶笑:“你要看我的衣物?”
倏地张开眼——
“他叫欧阳罪,闻人庄大小事都由他管。姑娘,你有事尽管告诉他。”闻人剑命道www•hetushu•com,暗示要抽手,她抓得更紧。他一向不喜与人近身,尤其肢体相碰,她的手心都是汗,让他眉头微微打起折来。“姑娘,你可以放手了。”
“我……”不想负责啊。欧阳罪连忙撇开视线,不敢再瞧。肚兜这么小,可以想见她很平……第一次,恨极自己的莽撞。
“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看见地上有一把剑,然后我摸摸身上,才想起我是练剑不练拳,怎能没有防身的兵器,于是就把它佩在身上了。”
“……我没有靠着你。”
他回神,讶异她也有秘密的同时,耳力极佳地听见欧阳罪的脚步声,他有些恼怒,但很快放下心来。
“哇,不是说我没受重伤吗?还是,他在骗我?”她惨叫。
脑中纷纷乱乱,一时间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已见闻人庄最具隐士气息的舅爷翻袖抓起肚兜扔回她面前,速度之快让他错愕万分,简直要误以为闻人剑命身怀绝技。
“黑鬼!”她俐落地跳回门内,立刻合上门。
“那你不是来认亲,三更半夜装鬼来吓我做什么?”
“……姐姐!”那声音十分开朗,仿佛一点也不在意她无心的伤害,笑道:“我不是中原人士,肤色本就偏黑,不像你白里透红,人见人爱,可爱风趣又漂亮。”
“姐姐,你是如何发现闵总管的?”迂回问法她装傻,那就单刀直入。
李聚笑、李易欢,乍听之下,真要以为他俩有关系了。
“闻人庄里,依你三脚猫的功夫能对付的,怕也只有闻人剑命了,李聚笑,我一向觉得他不对劲。你,就去重挫闻人剑命吧。”闻人庄里,即使闻人不迫没有明白表示,他也可以隐约看出闻人舅甥间微妙的关系。
“是男的。”
“你!”
“果然在这!”探手去拿。
“这肚兜是师父缝的,你可别破坏啊。”她笑。
“那么黑,怎么不是鬼……”
“闵总管乃闻人庄的总管,地位仅低于闻人不迫。据说他是回家乡探亲,逾期未回,于是副总管欧阳罪回他家乡寻人,却发现从头到尾他的家乡不在那里。闻人不迫必定交给他什么任务去执行,而显然中途失败了。秘密,必定事关闻人庄,你说了,与你无害;不说,你绝逃不了闻人庄的手掌心。甚至,有许多想知道闻人庄秘密的人,都会纠缠着你。”
她眉开眼笑,道:
深深吸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小心地不让她发现。然后,他用力拉动他脸部的肌肉,笑:
“等等,我没事,我很好,我清醒了!”李聚笑中气十足叫道,立刻掀被坐起。
欧阳罪先是疑惑,后来瞧见闻人剑命唇边有着极淡的笑意,才恍悟这疯丫头说的是“身教”。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人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笑了一阵再一阵,李易欢怀疑自己不先住http://m.hetushu.com口,再过一会儿整座庄园都会知道这里有两个疯子。
“喔,我走着走着,就瞧见他了。”
李聚笑微笑道:
混乱的回忆在脑中交错,疑惑、茫然的光芒流窜在她的笑瞳里。
她讶异,笑:“莫非咱们是失散多年的姊弟?”
他很想嗤之以鼻,但欧阳罪已奔进拱门之内,他立刻屏息灭去自己的杀气。
“李聚笑,你看着我的眼睛……”
“高人吗……”她颇具玩味道:“他老人家在九泉到处跑时,一定很高兴你这么说,贱命公子。”
“你运气真好。”
“如果我放手,你会如何?”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江湖闻人庄……哈哈哈……”轻轻细笑着,笑声带着些微的悲凉与空洞。
李易欢眯眼,瞳仁中带有真正的笑意。
“连断剑一起。”
“那是你师承之剑,不一并拾回,它日你跟我讨,我给不起!”
“是这样吗?”
“李姑娘啊……你是在叫我吗?”
他的眉目带俊……嗯,有点淡漠无情,额面光滑,只是有小小的青筋在暴跳,身子颀长而状似斯文,较之楚姓师兄的粗犷,这男子是有点欺骗世人的书卷味啊。呜,她果然还是不小心看见了陌生人的肉体,才会得到被打成重伤的报应。
“是我大师父的遗言,你要看吗?”这一次她很干脆的打开,上头写着龙飞凤舞的草书“亲亲吾徒”四个大宇,接着一片空白。
“……人如其名吗?”唇边仍噙笑,笑得有些迟钝,然后慢吞吞地打开右拳。
原来他身在闻人庄,哪儿来的魂魄入梦,哈。
“……”沉默了一会儿,那清冷男声才勉为其难地说:“你可以选择不说。”
“你‘昏迷’半天多了!这里是闻人庄。”能把她一路从荒郊野外押回庄内,他功不可没。
门外沉默好一会儿,着急委屈的声音才响起:
“……捡来的?”
闻人剑命坐在床缘,平静地注视她。
“怎么可能……”头有点痛。自从下山后,记忆模模糊糊的,可是,她很清楚曾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愿承认、只是细节不敢去回忆,一直到——
“原来是人啊……”
李聚笑愣了会儿,才忆起他在说什么。她浅笑:“秘密,说出去就不是秘密了。”
“是吗?拜我师父之赐,现在我要被打昏,可不容易了呢。”
“哇,你撒娇撒得好恶心啊,拜托你不要把头靠在我的前面,我会受不了的。”
“那是绝不可能的。”他斩钉截铁地笑道,就差没一个宇一个字用力的声明。“你我肤色不同,相貌相异,绝对不可能是姊弟。”
可是,她还是偷偷不小心想像一下不该想的东西……
“果然是在那种地方啊……”
“奇怪,虫呢……”没有虫尸,明明她脚底是踩到软趴趴的无骨活体http://www.hetushu.com啊。
“他啊……”
“都睡了这么久啊……这包袱是你一块带回来的吧?”
如丝的血线从唇畔滚落,逐渐渗进覆面的肚兜。右手无力地摊开着,远远看去,掌心有个很模糊很模糊的月形印记。
“……到底是什么秘密?你坦白说。”如魅似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身子软绵绵的,无力地仰倒在床杨上,软软的素色肚兜微扬,轻飘飘覆向她的面。
“等等、等等,贱命公子……”在他冷眼瞪视之下,她陪笑改口:“闻人公子,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李易欢的嘴角立刻抽搐一下,随即恢复灿烂的笑颜。速度之快,以他的肤色再加上纯黑的夜色,没有相当眼力的人是完全看不出动静来的。
“姐姐,秘密,我可以保密。”不知道是不是冷风的影响,他的声音不再那么天真,反而有些冰冷。
“喔,我以前跟师父耍赖皮时,都拿头去撞他的胸口。他一拍我的后颈,我就被迫躺在他的大腿上了。”
时间彷如静止了,床上的人儿连动也不动。不知隔了多久,缓慢而轻细的低诵从肚兜下飘出:
两件替换的白色旧衣、一个看起来很老旧的簿子。
“你自己不会打开吗?我都睡了半天多,要偷偷打开我也不会发现啊。”她咕哝,慢吞吞地拉开老旧的包袱巾。
她回头扮个鬼脸,不知是对着谁,随即,飘然的白衣消失在圆月里。
不管她是在暗示他不要动粗还是在闲扯淡,他终于明白从她的嘴里是套不出什么秘密来,他也没有耐性再去磨她。
“你师父真是高人。”清冷的语调稍嫌和缓些,仍保持距离。
他觑到疯丫头与闻人剑命在对视……他向来很懂得察言观色,这疯丫头打一张开眼,不,是从抱住闻人剑命大腿的那一刻起,心魂就被闻人剑命所迷勾了。闻人剑命当然瞧不上这种小丫头,或者他可以……心中有了计较,他向闻人剑命拱拳道:
哼,他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她这种人了!他张大天真的眸子,悄悄转入重点,问:
“我师父说,有个妖怪老躲在屋外,骗人打开门,开门的都是笨蛋,最后都被妖怪吃了呢。”她还记得那时她十岁,师父受不了她活泼好动的性子,试图以谎言当故事来诓骗她幼小的心灵。
“我已经说了我没有听见啊。”
他缓缓垂下那浓密而微卷的黑色睫,唇畔浮起极冷的笑花。
“原来尊师是女的……”欧阳罪打蛇随棍上,转移话题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是人,姐姐。”
“……唔,哇,地上有虫!”眼明脚快,一脚踏死那条大虫。
这疯丫头已经被他控制,改日再问也不迟。他眼珠一转,内心已有计较,道:
“哇,小、心,我的肚兜……”
她哀叫一声,闻人剑命趁机起身退开,眼角一瞥,瞥见她苍白小脸刹那露www•hetushu•com出惊惶,一发现他并没撇身就走,她又展颜欢笑。
“舅爷,属下再去找庄主,届时必叫这丫头说出闵总管的秘密来。”语毕,定出房,回头再看他俩一眼,唇边绽出阴险的笑来。
“在下告辞了。”
“你与我并无任何关系,我自然是离开。”
乌云渐散,他的手肤下层彷佛有活物到处蠕动。一条活生生的虫子从他的食指与中指的交接处钻出。虫身极黑,近头处有金色的一点,钻出之后,他的皮肤像是不曾受过任何破裂之伤,平滑而正常。
她的笑声很不甘情愿地停了,但笑颜依旧,好像天生就是这种笑脸,不知哀愁如何写。
他微眯了眼,内心起了淡淡的疑惑。
连油灯也不点的,摸黑换了衣袍。走出门外,瞧见一双很纯真的大眼望着自己。
“是啊。”欧阳罪已近月亮拱门,李易欢身形极快,融进黑暗的同时,轻声道:“他居住在闻人庄的禁地,最偏僻的角落里。”
“……那叫做昏迷。”到底是什么师父养出这种徒弟的?他的脸皮不受控制的抽搐,第一次感受到无法沟通的无力感。
“姑娘家真不知羞。”欧阳罪在一旁冷语嘲讽:“你昏死过去也不放手,从大腿抱到了腰,名副其实的投怀送抱!若不是咱们使力掰开,只怕现在你还缠在舅爷身上。”女人的蛮劲他算是见识到了。
“醒了正好,请松手。”
“闻人庄人人正大光明,岂会做出下三流的事?”欧阳罪冷冷往包袱巾里的东西一瞧——
“……”欧阳罪短暂的无言,随即打起精神,见她的视线仍依依不舍地在闻人舅爷身上打转,他往前一跨,彻底挡住闻人剑命那张易惹是非的桃花貌。眯眼怒道:“打开包袱!”
“那是捡来的。”
“……”李易欢还是笑颜满面,看起来很像心无城府的少年孩子。“那无所谓。我一见到姐姐,就觉得很亲近呢。”
“并无任何关系啊……”刹那间,喉口又一阵甜意,她硬生生压下,展颜要赖:“那我可不要放开你了。”
她半眯起眼,白皙无瑕的脸蛋也跟着接近他的脸。
“难道你不知道……秘密……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近乎呓语地,带着轻笑。
“簿子里是什么?”
“你催促我开门,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师父在我床边说的故事。”
李聚笑暗暗扮了个鬼脸,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这人啊,让她毛骨悚然,连她一点鬼心思,也能摸个透彻。
“我运气是很好,好到就算是下辈子所有的运气都挪用过来,我也不会意外。”
“欧阳!”
细长的凤眸看着她的笑眼、笑眉、笑鼻、笑嘴,整张过于苍白无力的脸蛋都是笑盈盈的。他平静答道:
“姐姐!”他叫道,逼她停止了沙哑的笑声。
“谁要看你的衣物?”欧阳罪怒道:“我要你亲自打开包袱,瞧瞧里头有没有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