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到处是秘密

作者:于晴
到处是秘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你还记得这里吗?”
他闻言,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忽而想起笑儿才离去,那邪魅的男子不知是否埋伏附近,思及此,脸色终于微变,反身要追上去。
“当日我义爹收我为女儿,改名水月,水中之月,永远无人可以捞起这个月亮。那日,他带我回庄,路上曾说,我与你徒弟拥有同样的命运,只是,他很好奇,到最后,究竟是谁棋高一着?”
原来,笑儿是来偷见她的……即使要救陌路人,也不会不告诉他的啊。
胸口好痛,可是再也没有人熬药了,就这样死了,师父会不会原谅她?她斜眼看见那座墓,想要拖着剑毁掉那墓,却发现双腿根本无力爬起。
“我还记得,当年你只是刚会走路的娃儿,我才十二、三岁,与你大师父隐居此地。你爹……并不算是个好人。”他颇为含蓄地说:“他曾做过许多不容于世的事,在暗算我亲姊时受挫,被囚于闻人庄地牢,后来逃出时,将你救出。他大概是从哪儿听来我与你大师父隐居白云山,于是便带着你上山……那日,他挟持我,逼你大师父自尽,完全没料到我年纪轻轻,已有功力,是我与你大师父错手将他打死。笑儿,说起来,我算是你的杀父仇人。”
他闻言大惊,骂道:
“她叫李聚笑,天啊,这名字是你给的吗?真是有趣。你可是她的仇人啊,你为她取了这样的名字,当真是要报了仇她才有开怀的日子可以过!”
“胡说!师父长命百岁,你甚至连大师父的寿命都还没有过一半啊!”她抖到连话都说不完整,脸好冷,师父的手更冷,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她是不是在作梦啊?如果是梦,拜托醒来吧!醒来吧!
凤眼微眯。“她不是我徒弟。”
即使现在他与义爹能打得平手,但将来呢?他只会超越,不会退后了。
他停步。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你认为我是这种人吗?”
“你认识我?”
他立刻回头。“你说什么?”
“不行……我要是这样做了,师父必定认为我难以受教,血液中必流着那人的血……”她虽不顽劣,但有时师父骂她不辨是非,随喜好行事,她一直以为她的性子像大师父,原来……原来即使不想要,她在不知不觉中也跟着那人的路子走吗?“师父……你教我养我……不是喜欢笑儿,而是怕我危乱世间吗?”
“好热哪……”缓缓合上的眸映着万里蓝天,然后想着:不知道这次师父什么时候才会找着她……真的好热哪……
他拉下她的手,起身面对她,微微一笑:
他望着她,轻声道:
她闻言,讶异,而后恍悟。难怪他会突然间跟她说这些,早知如此,就不会一时好心肠见那姑娘受伤而送三餐……早知如此,她会赶那人走,就算绑着丢下山也做!
她立刻抬起苍白的小脸,激动地上前一步,说道:
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情况已定。
“反正都是要死,我不是教过你吗和_图_书?生死有命,有朝一日我若死了,你也不必悲伤,转过身继续过你的日子。”
“啊?”
“师父,咱们要下山吗?”掌心之间传来的温度有些冰凉,许是他一夜未眠,不过没关系,她够暖,可以分给他。唇边绽笑,双颊有点发热。
“是吗?”闻人剑命轻笑:“原来,我被自己这个臭脾气给逼得进退两难了吗?”
“我义爹想知道,我一定得为他做啊。”她吃吃笑道:“我早就告诉她了,我告诉她,她有爹有娘,只是她跟我一样,爹娘都教最亲近的人杀了。怎么?她没有问你吗?那么,你跟我义爹一样成功了。即使明知他是仇人,也下不了手了,原来,我跟她,都是可怜人啊,被人左右了一生,哈!”她愈说愈狰狞,愈笑愈疯,说到最后又笑又哭,不知道到底是为了无法为义爹报仇,抑或无法为爹娘报仇而感到痛苦不堪。
“不要!”
师父从不主动牵她、碰她,也不喜欢有人太过贴近——当然,她是例外啦。有几次,她见师父与山下樵夫交谈,即便有小孩围绕,他也保持距离。
“我若有空就来上香。”嗯……毕竟不是很熟,若论上香的次数,去世两年的大师父还较得她的青睐,有空没空就跑去跟大师父说话,有几次还睡倒在大师父的墓前。
“今天,没有云……去哪了呢?”
“你……原来是你!”
刹那间,她喉口一阵发甜,一股热气倒冲到心田,顿时头晕目眩起来。她努力张大眼,想要看清楚师父的容貌,偏偏眼底只瞧见过去的幻影。
闻人剑命见状,大吃一惊,正要上前扶她,忽瞧一抹人影窜飞出林。
“耶,有秘密可以听吗?”她眼珠一转,笑道:“那一定跟大师父有关了。师父,你每天都在我的眼下过活,实在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师父,你可以不必两难。我根本不想听,我才不管我爹娘是谁,我只知道从小到大,在我身边的是师父跟大师父。我爹娘是谁都与我无关!”
“我就知道你以为我的对象是她。”水月笑道:“所以,你全身上下尽是漏洞。”
她还来不及反应,忽见他猛然退后,她正握着剑柄,瞬间剑身从他体内拔出。她惊恐无比,见他胸口鲜血狂喷,踉踉跄跄地奔前要抓住他,他退后更快。
“我不要啊!我不要啊!”
他点了蜡烛,洞穴顿时明亮起来。
他以为她要对笑儿不利,疾步奔到笑儿身边。
刹那之间,他眼匠起了杀机,趁着水月双手握着剑柄,尚未抽剑的同时,跨前一步,让长剑更没尽胸膛,随即用尽十成的力道击中她的胸口,让她心脉尽碎,连句遗言都来不及说出口。
她的知觉好像出了问题,想要跟师父求救,但又怕听见更可怕的事实。她没什么大志,既不想成为人中之凤,也不想为祸天下,她只是想跟着师父过完这一辈子,难道她这样都有错吗?

和_图_书
“我未必会打输他。”此话一出,连自己都震惊了。生性淡泊的他,竟然也起了杀机。
她当真有心随他走!
“等等!”他拉住她,咬牙道:“你找大夫也没有用了……我不是曾告诉过你,生死有命吗?”
他瞧着身边从小看到大的小姑娘,她一脸惊惧,显然手足无措。他若倒了,难保水月不会害她;要不,等她回过神来了,依她性子也难保不会双手染上血腥——
“还是,你想为你爹报仇,在我死前先折磨我?”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他嘶哑道。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姑娘,恐怕要请你自行下山了,从明天起,不会有人为你送饭来。”
“我没有……我不要、我不要报仇……”眼泪滚落腮面,像是止不住,她哭叫:“我谁都不要……我只要师父,我把命分一半给你好不好?你不要死,留下来陪笑儿,求求你,师父,求求你好不好……”
“不要!”她立叫,捣住双耳,瞪着那令人讨厌的背。暗暗喘息之后,她又笑:“师父,今儿个的风好大,我们回家好不好?笑儿好饿了!”
“好啊。”不必做早课,当然好,这话她可不敢说,免得师父后悔……她微愕一下,发觉他牵着自己的手。
闻人剑命缓缓转身,面对那狼狈但得意的姑娘。这姑娘的神情竟有几分神似当年那黑衣的男子,原来他的猜测没有错,她终究被腐化了。
“哇……连石头也要跟我作对,明知我看不清楚的,可恶。”
“师父?”已模糊的视线半盲的看见身边师父似乎……她叫道:“师父!”
对方的底子显然没有他来得深厚。他一眼看见她,就知她一只手臂被废,身受内伤,地上搁着是晚上的素菜。
“那是月亮!”她固执道:“跟师父的一人一半!”
木屋外,长凳坐着一个再眼熟也不过的身影。一身蓝袍,晨风吹动那一头黑发,让她心跳一下,想起十五岁那一年不小心看见师父美丽的背。
他死了!死了!
“真奇怪,你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吗?”
前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李聚笑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连忙稳住他的身子,恐慌无比的叫道:
“数年前曾有一面之缘。阁下忘了我,我可没有忘记,我义爹一直念念不忘,很想知道你的下场究竟是如何。”
“我跟你大师父,一直在想,想你的性子到底是从谁哪儿学来的。我与你大师父皆淡泊世间,唯独你,一桩小事就可以忽悲忽喜。你知道为什么闻人家愿意收留小孩吗?因为血液之中终究摆脱下了上一代的疯狂。每回我看见你,我就想你跟你爹真像,性子像,有时连出口的想法都像。”
“师父,既然我已记不得了,那就什么也算了,好不好?”
“我不记得了。”她喃喃道。
“义爹,是你的功夫好,还是他胜你一筹?”无论如何,她的义爹死了,而他却会继续修行下去。
这一生m.hetushu•com之中闻人剑命的情绪可以说是没有强烈的起伏过,即使数年前的生死边缘,也让他面不改色,唯有这一次——
“胡来!”怒急攻心,让他喷出血来,溅了她一脸。她彷佛完全没有察觉,只是泪脸充满渴求看着他。
语毕欲走,身后传来尖锐的笑声:
穿过几乎被乱草覆盖的羊肠小径,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她微讶,想起这条路是通往悬崖的。
轰然一声,那叫水月的女子抬起头来,迷惘地注意到他已不见,洞壁上有个掌印,足有两指之深,四周砾石轻滚,却不影响整个山洞的崩塌。她愣愣看了许久,才慢慢垂下眼,喃道:
她的视线落在崖旁那座小墓。墓碑写着某某人之墓,可是,大师父的字体龙飞凤舞到世上少有人看得懂,她只好将“某某”两个宇,想像成“师公”。
长剑没入他的胸膛,她要拔起,他低喝:
“还是,你要我自己拔?”
“我见过那姑娘了。”
纯黑的夜里,“咚”地一声,四平八稳地趴在地面上。
“不要!师父,后面是——”亲眼目睹他一脚踩空,她身形极快,要一块随他跳崖。
“我义爹死了,世上不会有任何人超越他。”她放声大笑。
“你也忘了他?当日,他曾要我杀了你的徒弟,我没料到原来她是女扮男装啊。”
“师父,你只是想赶我走……想让我恨你……才说出这种话来;你是怕我卡在中间为难……”
“你敢自尽,我也不允!”他咬牙忍住最后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字一语道:“你敢,我死也不瞑目!你要敢,我做鬼也不见你!”顿了顿,声音放软:“你好自为之,以后我再也无法时刻在你身旁盯着了。”
她撇开脸,根本不想看他那令人讨厌的嘴脸。讨厌讨厌!今天最讨厌师父了!
他那双凤眼直勾勾地望向她,即使在坠落之际,也不拉开视线。那眼神,分明在说,他会实践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就算她尸身与他同成烂泥,他也不会再见她!
“师父说是月亮……”脑中闪过他方才的话,气血翻涌,气道:“不对!不是月亮!”抽来那把沾满血迹的剑,一次又一次划向掌心。“不是月亮!都是你!都是你!不是月亮……”道道血痕混合了他的血。
那年轻而狼狈的姑娘轻笑:
“笑儿……”他嘶哑的低语:“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秘密?”
“你用另一种方法,改变了她的想法,改变了她的命运,甚至,让她永远不知杀爹娘的仇人而忠心于你。义爹他实在好奇,好奇有朝一日,如果她知道了,你还算不算成功?”她轻声吐诉:“腐蚀她的意志、左右她的想法,改变她整个人生,你做得真好。”
“师父……”
“哇,师父,一夜没睡吗?”这可难得了。她走到他身后,笑嘻嘻地遮住他的双眼。
疼痛的目光恍惚飘栘着,忽地瞧见她的右手。她迟缓地摊开右手,掌心有个像月亮的烙www•hetushu.com印。她露齿一笑:
“不是。”清冷的声音飘散。
“师父,大师父在黄泉下等你吗?如果我也去了,你能不能不要成仙?留在黄泉陪我跟大师父?”
闻人剑命闭上眼,再张开时一片平静。他柔声说:
“你义爹?”
“我告诉她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
“不是?她对着你喊师父呢。闻人公子,你现在一定在怕,怕我义爹是不是要找上你了?数年前,你打不过他,现在的你,还是打不过他。”
“你右手掌心是闻人家烙上去的。”
“还是你想报父仇?”
“为什么……”双膝一软,无力地跪在地上,喃喃着:“为什么会这样……连点机会都不给我……”她猛咳一阵,咳得喉咙发干,血泉不停从嘴里呕出。
“父仇?哪儿来的父仇?我没有爹!我连娘都没有!爹娘是谁啊!我才不要知道!”她尖锐地叫道,喉口发热,全身紧绷随时像要跳起来。她师父是死脑袋、硬脑袋,读了那么多孔子孟子有个什么用?把三纲五常牢记得那么熟做什么?她对她父母一点印象也没有!她的心里只有师父,即使她与那个叫爹的有关系,也只是给了她一副皮囊而已,再多就没有了!就没有了啊!
“那是你爹的墓。”
“我不要!”她双手被他紧紧抓着,硬架上那把剑上。她用力摇头,努力挣脱,师父的力气竟异常的大。
她有没有问出口,她不清楚,她只记得,永远只记得一声肯定的应声,崩断了她紧绷的弦,穿透了她冰凉的心。
是那叫水月的姑娘!
她轻笑一声,连眼也不眨地看着他,道:
她一直摇头,视线逐渐发热模糊,只能隐约见到他站在墓旁。如果不是这座墓里的尸体,师父不会说出这种话;如果可能,她想毁了这座墓……双手缓缓捧住头,喃道:
洞口的男子,拳头紧握在侧。差点,再差一点,二十多年来的潜心修为也无法克制自己了。
苍白无力的脸色有点不自然,她极为缓慢地摇头,细声说道:
睡眼惺忪地爬起床,胡乱洗个脸,束起头发,就往外头跑。
他微微眯眼,注视着披头散发的水月,咬牙:
“你爹死时,你大师父说,终究有一天要让你知道你的身世,后来,你大师父临终前,告诉我,就这样下去吧,只要你过得快乐就好,不必特意让你知道一切。原本,我也是这么想,聚笑是我取的,我要的不只是你人如其名,而是你若笑,必定是遇见幸福之时。”
苍白的脸极力挤出微笑,讨好地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谁?”
“这座墓,与闻人家无关。”
一双凤眼漠然注视她东摸西摸地离开山洞后,才缓缓走进那个乌漆抹黑的洞穴中。
她要怎么样?她能怎么样……哭得红肿的泪眼慢慢对上他平静的眸子,她轻声说:
“你拔出来吧。”
“我义爹死了。”
烛芯吐着青烟,在洞内飘绕四散,形成诡异的魔雾。
“喔……http://m•hetushu•com”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抬眼笑道:“师父,我背‘长恨歌’给你听好不好?”这几年她虽背不完整,不过瞎猫有时也会碰上死耗子,只要让她混过去,以后就可以摆脱这首又臭又长的唐诗。
“不要!”鲜血流满了她的双手,一直流一直流,好像流不停一样。如果剑拔出来了,岂不是要流尽师父体内的血?
“你到底想做什么?”
“既然你身为人子,就必须做你该做的事。倘若,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算背负罪恶感,也要瞒你一生,可是,你知道了,你就不能背负不孝的罪名,与你的杀父仇人共处一室。”语毕,拉着她的手,欲拔出那把剑来。
“大师父疼我,我是知道的。”她低声说道:“师父你也疼我,可是,你的脾气又臭又硬,不知变通,比大师父还死板。”
除了胸口痛,她再也没有其它感觉……还是,她也死了呢?身子软趴趴地倒在地面上,有气无力地看着万里无云的蓝天,自言自语:
闻人剑命转身面对她。他的神色一贯的平静,凤眸里隐约可见一抹坚决。
“不要!师父,不要!”她喘息。那把剑就像砍在自己胸口上,好痛,可是,无能为力。她好恨好恨,一时之间不知恨的人到底是他,还是她自己!
他末闻,继续往洞外走去。
“师父!我……我该怎么办?”双手在他胸口附近发颤,不敢拔出。血泉汩汩流出,她浑身发抖,喃道:“对,我找大夫!师父,我、我找大夫去!”
“你要我痛苦至死吗?”
不.他是个只会实话实说的人,要不,这个秘密他大可藏起,随便他掰她是从石头中生出来的,她也会信啊。
“你自然不记得。你那时才几岁?我为你爹造坟时,才发现他将你藏了起来,当时你已奄奄一息。”
“到底是谁在那里?”
“你下山吧。”
他突然松手,走到墓前,背对着她。
“笑儿,你从来没有问过你的爹娘在哪儿,你爹是谁。”
“嗯。师父,你说过这里是大师父的祖先……唔,连他都忘了是师公,还是曾曾师公的墓,每年要我来祭拜。”不知道是不是万里无云的关系,平日悬崖烟霏露结,今天却只有淡淡的风烟,一飘而散。
眼泪不受控制直流,艳红的唇却吃吃笑了出来,想起来天一热时,总会有个人找到她,让她撑着伞躲避毒日头。
喉咙腥甜的冲激,让她不由自主吐出一口血来。
“不要动!”
她脸色一白,叫道:“师父!我不要!我跟你一块!除非你下山,否则笑儿不去!”
“义爹改变我的想法,改变我的性子,甚至,要为爹娘报仇的我,都禁不起他的控制,心甘情愿为他卖起命来,他成功了。他遭人杀死,我处心积虑为他报仇,即使失败至死,我也不后悔。而你,也成功了。”
即使内心有再大的惊涛骇浪,他也不曾流露在脸上。他沉声重复道:
她点头,一时没有察觉他平静神色下真正的想法,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