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到处是秘密

作者:于晴
到处是秘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她闻言,笑颜逐开,一拉缰绳,与他双双消失在街头的尽处。
“胡来!堂堂一个男子汉上擂台成何体统,你下去!”
“那你……”要花枪吗?摆明要他出丑吧!
“我的武功修为远在她之上,还能瞧不出她最大的败笔所在吗?”在众人一阵喧哗之中,他纵身到擂台之上,拉住欧阳罪的衣领往后掷去。
“我从没说我不会。”台下喧闹无比,他仿佛完全没有听见,就这么拂袖收掌。“我跟她,一辈子,不涉江湖,庄里的事就由你担待了。”
欧阳罪默默撇开青绿的脸,很哀怨地往街头的尽处看去。
“不管有多少,终究他还是逃不了一死。”
“那,师兄,咱们不会回来了吗?”
“不用说,我知道你来晚的原因,你又喝醉了!”欧阳罪恨声道。
她一身白色布衣,左手持宝剑,轻松地跃上擂台。
“外公到底藏了多少功夫没教啊……”
“这倒是没有。”专记载武林大小事的华老师傅拂须而笑:“我记得闻人庄主只说拥有结亲令牌者,方能上擂台,既然欧阳总管有此令牌,的确是可以上来的。”
一气呵成,连眼都来不及眨上一下。
“庄主,比武招亲上可有说明只有女子才能上擂台?”
“不。”她笑,抹去脸颊的汗。“我不喝酒的。”
“我在练握剑。”
他先是静默,而后柔声道:
没有了!结亲令牌共二十面,方才共有十八人上台,一面在李聚笑身上,而他之所以会有,是闵总管之死让全庄上下手忙脚乱,一时之间他少送一面。
闻人剑命也不再多说话。每个人的去处不同,他听见剑鞘落地的声音,往她看去。
他凝视着前方,并没有答话,就在她以为得不到答案时,他答了。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好像背倒了?跳过跳过……”她专心一意在背,一直背,有时一句话重复了三次以上。
“准备好了吗?”
“我知道。”他柔声道。
“还有我!”清朗的叫声传来。
hetushu.com不迫,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外公平日教她剑术,每教一招就跑去钓鱼不再重复教过的原因?”徐缓对上闻人不迫的眼,闻人剑命冷然道:“她记忆好,不必再记二回,接下来由我在旁督促她练,反覆的练,练到我满意为止。”
蓝影从天而降,一时让他以为蓝天下地,随即,他发现那飘逸潇洒的蓝影竟是闻人剑命,还来不及错愕,又见他身若流水托住李聚笑的腰身,同时出掌接下他的掌气。
“师兄,你真会记仇啊……到底,师侄做了什么,让你答允比武招亲?”
“……那我就专心在你身上吧。”
“嗯。师兄,真不打声招呼再走吗?”
“你在说什么?”
“师兄,今天好热啊……”
见她又看向天空,抹汗,嘴里喃喃自语,闻人不迫拱拳道:
“我偷了大师父的牌位,我想让他回到白云山上,有你有我陪着他。”像以前一样。
“不,我只会用右手,不是左撇子。”她往高台看一眼,对上师兄的凤眼,微微心安了。她可以拿剑、可以拿剑……不停地重复默念着。
难得地,闻人剑命唇边勾起有趣的笑来:
“师兄,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她小心翼翼。
“有我照料着你,你的身子迟早会如常人。”
蓝白天云,终老一生。她微微甜笑,该庆幸他对她还没那么绝情哪。
台下议论纷纷,他在台上面红耳赤。
“我已经够好啦——”
“你大师父必然欢喜得很。”
黑夜里,两抹人影静悄悄地走出闻人庄——
闻人不迫张口欲言,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掌。
一见欧阳罪的衣袖被划了个口子,闻人不迫哼声道:
“延长寿命,延长与我在一块的日子,不好吗?”
“舅舅,你突然出手,是助我,还是助她?”他轻声问。
“闻人庄总管欧阳罪胜出!还有没有结亲令牌?没有,就由欧阳罪……”

原来是这样啊,害她又不小心胡思乱想了……她略感失望,不过很快打起精神,笑http://m.hetushu.com道:
闻人不迫脸色已是铁青一片。“好,你要为自己,我这个当庄主的也不好阻止。舅舅,你可有一个爱慕着呢。”
“你要真输了,就让不迫去娶。”他很平静道。
以后,他绝不会再听人秘密的,真的,他对天发誓……呜,他也很想哭啊。
“不!我、我是为自己!”台下一阵轰然,可恶,他的名声尽毁了!以后人家看他不再是闻人庄罪之子,而是闻人庄打擂台的欧阳罪!
闻人剑命勾唇而笑,轻声道:
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伴侣。
闻人不迫一惊,回头看向擂台。
“嗯?”
“那把宝剑是外公的?”闻人不迫眯眼:“是舅舅从祠堂交给她的吗?我还记得娘说过,那把宝剑是外公三十岁左右用的剑,后来他功夫大为跃进,就不再用此剑了。一把良剑若配上不当的主人,那就跟破铜烂铁一般,没个用处啊,舅舅。”
“你想当江湖侠女?”
“……原来如此啊……”这也是闵总管从没告诉他的小秘密之一吗?欧阳罪不禁动容。
“我一夜未眠,才不是睡迟呢。”
擂台上,李聚笑不停看向天空,抹去颊汗,右手出剑时有些不稳。欧阳罪显然有心放水,他沉声喝道:
欧阳罪见她满头大汗,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跑来。“你去哪儿了?”
“舅舅,你……”
她末理,迳自集中精神念着,他必须细听方能明白。
“你还要再打下去吗?”他冷冷问。
欧阳罪及时避开那快如闪电的剑锋,难以置信她的剑术随着她的喃喃自语愈变愈快。
“庄主,不必太过悲伤。”欧阳罪赶紧安慰:“反正舅爷本就无心于江湖,他在闻人庄……并不合适。”
“师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她细声问:“师兄,它日我若离世,你会难过吗?”
“你连这都看出来了吗?”他的右肩隐隐作痛,只怕肩骨已裂,若再打下去,也许李聚笑赢不了他,可是,也不会让他多好看。
“那就是你睡迟了?”
她迟疑地看看万里hetushu.com蓝天,随口道:“我就在庄里啊。”
“那就由欧阳罪……”
闻人不迫闻言,猛然一震,然后摇摇头。
“师兄,你不是忘了在白云山上的生活吗?万一不习惯,那怎么办?”
“记得。”怎会不记得?他十岁入庄,与庄主同龄,初时感情还不错,后来发现庄主时常闹失踪像是有秘密一样,到最后,不再喊他阿罪,而是欧阳,仿佛在彼此之间划上一道距离。
“请赐教!”
算了,反正他的名声早就臭了,也不在乎再多臭一项,可是……好想哭哪!自从得知闵总管秘密后,接二连三他被迫得知其它秘密,然后走到今天这地步,他后悔了!真的后侮了!
“耶,我身上有什么好值得专心的……”满面通红,心口微颤。他想做什么啊?芙蓉帐暖度春宵,她好害臊哪——
“打什么招呼?人不见了,自然知道咱们离开了。”
“好狠啊……”闻人庄门口,高大的男子咬牙切齿地目送:“就这样走了,连句话也不留下,够狠!”
雷霆万钧,气贯星月,剑似飞龙。
“华师傅说得是。”闻人不迫沉声道,暗恨地瞪了老匹夫一眼,然后转向欧阳罪,道:“但你若是代人打擂台,那可也不成。”
哇,真的记仇记得很深啊,连这种毁坏闻人不迫名声的闲话都说得出口,师兄他真的很火大呢。
“你以为,为什么我会答允你?”
那语气像是连小住都不会回来,就这样一辈子终老白云山。
即使如此,她还是很想拜托老天爷,一定要让师兄比她晚归天啊!哪怕只晚上一天都好。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她怕他一火起来,她的下场会跟师侄没有两样。
她翻身上马,迟疑了会儿,将大师父的宝剑系在背后,轻踢马腹,跟上前头的人。
他看了台下一眼,众人鼓噪,人群里李易欢要笑不笑的,彷佛像在说:从不知他有断袖癖。他再偷偷往闻人剑命觑上一眼,闻人剑命的确貌俊,可是,他对男人真的没有兴趣啊……李聚笑!你在哪里?我撑不和图书住了!
“你说得也是,纵然他功夫再好,光凭他那孤僻的性子,一定会得罪江湖不少前辈。对了,阿罪,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年,我躲在祠堂里,你找着我?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再叫你阿罪了。”
“小心!”闻人不迫起身喊道。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真的真的太狠了!印象里从没见过他火成这样!她甚至敢说,若真走到这路子,闻人不迫不肯娶,师兄他也会将那个可怜的师侄押上床生米煮成熟饭。说到底,外头纷乱的传说都是假的,真正的事实是,闻人庄庄主被其舅压得很死。
满意?要他这个舅舅满意那真的是……回头再看,见她身形灵巧飘洒,刚柔相济,光凭劈、砍、崩、撩、格五种基本剑术就能连环成招。同样的招式他与欧阳罪皆不陌生,一样是苦练多年,但她出招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从不迟疑,反应远在欧阳罪之上。
握剑?欧阳罪这才发现她右手拿剑,握得很不稳。
“师叔,二十人中你果然胜出,不过,胜出者得跟我打上一回,只要能得我认可,那么,你与舅舅的亲事,我绝不干涉。”不理身后两道火辣辣的视线。
正要丢下结亲令牌,抛弃总管之位,远走天涯的欧阳罪回头一看,见那高举结亲令牌的李聚笑,他大松口气,眼眶竟有些酸涩。
舅舅下场,是为他保留面子吧。
“侠女?我可不要。我这一生,只想当师兄的……嗯……”小脸又红了,细声道:“伴侣。”
“欧阳,莫叫我失望!”
“闵总管说你很敏感,每回我娘或其他人喊你一声‘罪’,总像在提醒你的身分,他要我小心注意,所以,那一回我压力过大在祠堂里痛哭失声,想你必也跟我一样受着不高兴的事情,于是,我从此喊你‘欧阳’,现在,我注意到了,喊你一声阿罪,你已不再难受。”
欧阳罪听而不闻。放水总比将来被人指点好,正假装要被她蹩脚的剑术打下擂台,忽闻她念念有词。
“呜呜,阿罪,以后我只剩下你www•hetushu.com了,呜呜呜……连舅舅也拒绝了我,闻人庄的重担我必须挑下去,我有多辛苦啊……你身在闻人庄,能了解我的也只有你了,呜呜,以后你可不能成亲生子,要不然我再无处可发泄了,今早那混帐华师傅又来,说江湖上又出了一名新高手,我若有兴趣砌磋,他可以引荐,真他娘放他的狗屁……”
快如闪电的出招,果如他预期,她的身轻似燕,内功底子不佳,外功仗轻巧取胜。他气蕴丹田,只使五分掌力打向她。
“如果我打不过,师兄你也不知道我这师妹功夫如何,万一我输了,那你真要娶吗?”
“……六车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不热不热……又忘了,直接跳过,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不会。”
“你说呢?”
三拳两掌就打退了对手,他的背脊顿时发起寒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那就失礼了!”
闻人不迫瞪大眼。
“你不是左撇子吗?”他低声叫道。
剑身已断,她以鞘为剑,他一愕,刚剑柔鞘,习剑一定程度者练鞘,她的剑术有这么好吗?
他高举结亲令牌,硬声道:
欧阳罪满面通红,向静玉山庄的大小姐拱手道:
刹那之间,擂台崩了一角,他定睛一看,并无人影。身后有劲风扑来,他回掌,击中那把剑,他暗叫不妙,怕自己下手过重,要伤了她,舅舅肯定不会放过他。
这个答案只有她听见,而后她微微浅笑。
她闻言有点讶异,明明他是“生死有命”的人啊。看着他俊美的侧面,她轻哑笑道:
“他跪着求我,我不答应他就跳河自尽,我可怜他才允下的。”
“原来大师父教我的剑术这么厉害……”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以前师父一个弹指,就能让她跪很久的,搞了半天不是她太弱,而是他太可怕。
下一刻,他整个身子被人抱住——
不要!放过我吧!欧阳罪内心喊着。
突地,她以身领剑,无声无息,“喀”地一声,某个极细微的爆裂不动声色地响起,闻人不迫不顾肩头遽痛,运掌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