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 海狸先生VS阿童木

第一节

“还不服气?”办公室里,巡考员老师笑盈盈地问。
“干嘛?”男人漫不经心地问。
随即,一张年轻男人的脸缓缓落入我的视线。
白霖也跟着咳起来。
而钟强则看了看讲台上的罗老师,再从兜里摸啊摸,口袋里簌簌地响了半天,终于展开那张有着特殊使命的小纸条。
“麻烦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深吸了口气,世界上怎么有这种老师?
可是,那只脚一直没挪开。
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所有的科目都考完,我还是没有被辅导员召见,也未曾收到系里有任何处理我的消息。
我看了看他,再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一咬牙递给他,“记得还我。”
今天考两门,上午毛概,下午法律。
我这人天生比别人少根筋,渐渐也不将这事情放心上,回到家,一心好吃好喝,养点膘,热情迎接大三的新生活。
“我下午考法律基础还要和-图-书用。”我答。
“薛桐,借我用用吧。”坐在我旁边,中间隔了条过道的钟强讨好地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我:“……”
开考二十分钟以后,监考员罗老师拿起一张空白的毛概试卷开始沉思,沉思之后目光飘渺起来,很明显罗老师开始神游了,于是考场进入了一个黄金作弊时段。同学们的胆子渐渐发酵,各显神通。
“喂。”我急了。
我又说:“同学。”说完,我本想仰头瞪瞪对方,无奈角度太大,脖子只够抬到一半,看到膝盖上方便无法再向上。
男人粲然一笑,指着我手里的东西,亲切地问:“同学,你手里拿的什么呢?”
待我看到对方还摆着一副悠闲自得洋洋得意的摸样,更加怒火中烧,有种立马扑上去掐死他的冲动。
这下我纳闷了,学校没流行流感啊,怎么这一个两个的都一www.hetushu.com起患上咳嗽了,存心让我被那罗老头发现么?
我先前辛辛苦苦将的复习资料上的题全部请教好答案,誊了一遍,又拿去缩印,缩了回来用剪刀剪成豆腐干摸样,再送去印。来来去去,活活折腾了一天,比那些临时抱佛脚而半夜背书的人还用功。
我听见门口啪嗒一声,大概是守在走廊上的白霖跌了一跤。
要不是讲台上还坐着个老师,换在平时我不保证不啃他一口。
“……是。”
“不是你带进考场的?”
话音刚落,他胸前挂着的工作证也一摇一摆地垂下来,上面赫然印着三个顿时让我形神俱灭的粗体字——巡考员。
“恩。还有话说?”
我疼惜地扯住纸条的一角,压低嗓门小声地说:“同学,你踩着我的东西了。”这人真不知趣,交卷就去交卷,要走就快走,差点坏了我的好事。
我的脸从紫和*图*书红变成了青黑,这人一口气把我能说的想说的都说了。
我后面的白霖今天一早就来教室用铅笔将答案抄在桌子上,现下正在埋头奋笔疾书。
“那你就不要告诉我,你本来想作弊的但是在考前却突然良心发现决定改过自新,然后好心地借给了同学,结果这位同学不小心将东西掉你的脚下,这个时候我来了……”男人扬了扬眉梢,“同学啊,这台词我们学校已经在很多年前就不流行了。”
我看着在眼前突然放大的那副五官,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我不再看他那笨样,嘴里含着笔,两条眉毛皱一起,开始严肃地思考毛主席思想的精髓所在。
一张纸密密麻麻地印着比蚂蚁还小的字,为了方便,我在上面印了今天两门学科的答案,正面毛概、背面是法律,大概有二分之一张光碟那么大。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钟强在咳嗽,而且咳个不停,一抬和*图*书脸我便看见他朝我猛地使了眼色。我随着他的视线埋头——那张借他救命的纸条居然被风吹到了我这方的桌子脚下,赫然地躺在宽敞的走廊上。
旁边的钟强又咳了咳,再咳了咳。
白霖:“……”
钟强一见这苗头,迅速地起身交卷,然后飞快地从考场里消失了。
临走的时候,我恶狠狠地回头:“老师!”视死如归。
没想到男人一点儿也没生气,反倒微微一笑,用下巴示意了下桌子上的罪证说:“拿去吧。不过,这位同学,你要是下午作弊得挑个好点的手段,夹带纸条属于最笨的一种。”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钟强消失的背影,再看了看手里捏的紧紧的东西,嘴巴张了张却是徒劳,活活被对方逮了个现成,百口莫辩。
“这东西不是你的?”
我生气地弯腰去捞,捞了一下没捞着,第二次加大弧度的再去捡的时候,一只脚踩在了上面。
我先是惊和图书慌,然后羞愧,接着开始直视苍凉的人生,最后居然变成一副大义凌然,舍生取义的样子。
发考卷的时候看到那些试题,我骤然有点喜极而泣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呐,居然在昨天抄答案的时候,将那些知识点记下了个大概。
“有点。”我冷嗤。
本人心情顿时大好,刚想将纸条收好却感到一个带着献媚的炙热眼神落到自己身上。
“……是。”我写的,我印的,我剪的。
本来东西掉地上,周围人都不承认就得了,只能草草了事。但是他不早不晚偏偏选了个人赃并获的最佳时机来抓我,我可真比那窦娥还冤呐。
这人不能因为腿长,就这么踩着我的东西不放吧。
就在此刻,对方终于抬了脚,我这才将东西抽出来,正要长长舒口气,却不想那双腿的主人竟然弯腰蹲下来。
如今,我瞅了瞅那纸,有些心疼。我抬头剜了钟强一眼,这人抄个答案都不会,还能给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