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 海狸先生VS阿童木

第三节

底下有男生偷偷鼓掌。
虽然事隔两个多月,我依然提起他就来气。
俄语课一周两节,设在星期一的晚上。
他转过身来,眉心舒展,“同学们可以叫我慕老师、小慕、老慕。当然,”他将二指间的粉笔头轻轻扔回盒子里,眼梢上扬,盈盈一笑:“想私下叫我承和,也可以。”
陈廷便是其中之一。他个子高高,斯斯文文地戴了一副眼镜,据说有种儒雅的感觉。
我将钱包摸出来,抽出里面的照片说:“这男的才是天下第一帅哥。”
“我姓慕。”男人说完便拿起桌面的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刷地留下潇洒俊逸的三个字:慕承和。
会说两句俄语了不起了么?我说英文你听得懂么?
第一节开课前,俄语系的老主任专门来了一趟,无非是鼓励大家好好学习之类的,其间看着下面济济一堂的求知学子们,几欲老泪纵横地又说:“同学们,想当年,我们外语学院还称和-图-书外语系的时候,只有俄语一个专业。那个时候,全国上下都掀起了俄语的浪潮,不懂俄语出去就等于文盲一样。后来随着苏联解体,俄罗斯实力的衰退,有的人甚至预言我们俄语走到了尽头。今天,我看到你们,我才知道俄语的第二个春来又来临了!”
白霖兴致勃勃地接过过,照片是张单人照,一面站着个中年人,白白胖胖挺着个啤酒肚,一脸弥勒佛的喜庆模样。
老师叫陈廷,回国之前在莫斯科留学,去年才开始教课。外语学院男生少,男老师更少,年轻男老师少之又少,所以只要稍微年轻一点又未婚的男老师简直就是稀有动物,倘若模样再好看点那就是巨星级的大众偶像了。
白霖两眼放光地说:“这还不叫帅,那你指个帅的给我看看。”
全班女生被他那相貌惊得吸了口凉气,除了我!
白霖:“……”
七点零一分,陈廷没到。
www•hetushu.com有女生举手:“老师,你是教俄语的么?我们怎么没见过你。”
原本这种二外课就和那些必修的公共课科是一样的,有点鸡肋的感觉。可是,陈廷是个极有耐性的人,工作也很负责。
陈廷的课挺有意思的,人也有趣。但是老师的魅力比起外面的花花世界和网游里的跌宕人生终究气场弱了些。经过了一个月,当全班同学发现他真的不点到以后,开始逃课。
“有时候你觉得我上课无趣,或者临时有事情不来也可以,也不用向我请假,但是——”陈廷微笑,“来了就要百分之百认真。”
被人骗了,后悔死没先亲自鉴定下。
如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要是讨厌的人,真是从头到脚、从内心到皮囊都惹人厌。
“你才三观有问题。”我就一直觉得男人长得像我爸那种才算英俊。
一干人从俄语的33个字母起头,开始http://m.hetushu.com了英俄混杂的生活。
下了自习,我和白霖提着温水瓶去开水房打水,路上突然遇见隔壁班的那个让我背黑锅的钟强。
“傅老够激动的。”我说,“都快感动得哭了。”
“不会忘了吧?”有人问。
七点零五分,陈廷还没到。
我知道,这女的意思是:老师呀,如果是外语学院的老师,是怎么躲过我们的八卦探头的。
男人夹着一本书,闲庭信步似的走到讲台上,随即对着下面淡淡一笑,“陈老师有事不能来,我替他代课,没想到教室这么难找。”
没想到这一届选俄语的人呼啦一下冒出许多,完全超出系里面的预料,不得不换了间大教室,完全有赶法语,超日德的趋势。
“是啊。他老人家要是知道真相,会哭得更厉害。”白霖说。
教室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了。
陈廷在讲台上说:“我是个不点到的人,我一直以为要用点名册来维持上课人数,其和-图-书实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大家异口同声地“哦”了一声。
男人说:“不是,我不是俄语老师。”
所有人又一起“哦”了下,意思和刚才又不一样。
我咬牙切齿地答:“祸国殃民!”
我用冰封一样的眼神剜了他一眼。
“不是学俄语的还敢说自己来代课。”我恨恨地说。
我握紧拳头,顿时想起一句俗语: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抓了我作弊后,又像股青烟似的无影无踪地消失在我校的那个冒牌老师。
“陈老师去外地培训去了,我替他给大家上俄语课。”男人说。
“小桐啊,那事后来不都了了么,你就饶了我吧。”钟强说。
“你就少拿你爸的英姿来寒碜我们了。”白霖没好气地说。“也不知道是老爸的形象太伟大,还是你整个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这三观都有问题。”
这时另一个女生:“老师,能告诉我们您叫什么吗?”
但是,和-图-书就是这么一个人,当我第一节俄语课看到他的时候,失落之情却溢于言表,“这也叫帅啊。”
白霖突然抓住我的手,激动说:“小桐,这老师笑起来真是……”她皱了皱眉,“咋形容呢,就是四个字的成语,觉得对方很好看那种,怎么说来着?”
“怎么会呢,而且陈老师每次挺准时的。”有人说。
“呸——小桐小桐也是你叫的?”白霖唾弃他,“这种男人没担当,别理他。”说完,拉起我就走。
正在嗡嗡嗡的嘈杂声逐渐放大的时候,一个男人进来。
“但是——”男人一顿,“我在俄罗斯呆了六七年,水平大概和你们陈老师差不了多少。”
我撇了撇嘴,真是自负。
中途,白霖对我说:“上次抓你那个老师还挺好的,后来再也没怎么着你,但是我们怎么从来没在学校见过他呢。”
“是不是老师都还不一定呢。看他长得那样,就跟个小混混似的,说不定就是偷了个工作证的冒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