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2 慕容承和VS玫瑰花

第二节

慕承和估计也不信,看了我一眼,“学校不是老生常谈过很多次么,叫你们不要随便出来见网友,人身安全很重要。”
“什么设计师啊,”慕海自嘲地笑了笑,“现在装修,业主都要求省钱、好看、实用,但是又不肯在设计上花钱。一般预算在十多二十万以下的房子,根本谈不上什么设计风格。就是厕所、厨房、电视墙,千篇一律的。”
“不,我们听。”我严肃地说。
说起这个话题,我们四个人都蔫了下去。慕海埋了单,鉴于大家拿萎落下去的情绪,便说去唱歌。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帮我点首《谁不说俺家乡好》。”
有次问她,她淡然解释:“A大这么好,全国名校,而且我从小喜欢学语言,所以就来了。”
本来这种见网友的事情,一个女生是不要去的,尤其还是去歌厅K歌。但是四个人一起,胆子大什么也不怕,反正也是闲着,就采纳了慕海的意见。
废话,来歌城不唱歌难道还吃饭。
“去http://www.hetushu.com去去。没说你。”白霖说。
我急忙转身,装着路过的样子,背对着他,然后在心里祈祷: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一阵阵歌声随风传……”
白霖垂头:“我妈叫我回老家找工作,说在A城一个熟人也没有,挺难的。”
我张了张嘴,没说话。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
“谁是慕老师?”慕海插嘴,自足多情地以为我们说他。
赵小棠选的法语,没在慕承和的班上,所以他理所当然不认识她。但是白霖这么连连改口两次,让其他人看完完全就是一副替我开脱的样子。
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
“你唱?”赵小棠问。
我轻手轻脚地挪近几步,本想窃听下他在说什么,好拿去班上八卦,没想到刚刚缩短了两米的距离,他便讲完电话转过头来。
宋琪琪从进校那天起就和我们另外三个不一样。
经过我的仔细比较《谁不说俺家乡好》这首山东和图书民歌除了任桂珍老师的原唱以外,还有好些版本。大概因为曲子好听,又很有名,所以后来翻唱的人很多。
我开了原音,彭丽媛阿姨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
“你们来唱歌啊?”他问。
而慕承和让我听的彭阿姨的那版,的确是弹音发得最舒缓的。
敢情这人还是彭阿姨的粉丝?
“网友?”慕承和警觉地透过白霖挤出来的空间朝里面看了看,“谁的网友?”
“你听听不就知道了。”他笑笑。“记得是彭丽媛唱歌那版。”
她学习好,性子好,为人贤淑,每年都拿学校的一等奖学金,这学期还入了党,据说连钢琴都是八级。总之这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让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
白霖笑说:“慕老师安排的任务。”
赵小棠说:“还是小桐好,家是本地的。”
慕容大哥原名叫慕海,果然是和他的ID慕容青枫有很大差距。他是学室内设计的,如今在一家装饰公司上班。
“呃……薛桐的。”白霖和*图*书又摇摇头,“不不不,是赵小棠的。”貌似这个也不妥当,大义凛然地自首说:“不,其实,是我的。”
白霖恍然大悟,随即捧腹大笑起来。
我知道这首歌也听过很多次,但是以前没注意过这歌有什么蹊跷,于是看着投影上的字幕一句一词,都细细地琢磨。当歌里唱出:“嗳,谁不说俺家乡好,得儿哟伊儿哟——”
即使白霖代表了我们如此保证,慕承和仍然不放心,将手机号码留给我和白霖说,“我先走了,遇到紧急情况一定给我电话。”
他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同学,给你一个好的建议。”
我吼干了嗓子,走出包房上洗手间,居然遇见了慕承和。虽然只看到他一个背影,但是化成灰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那你是设计师哦。”宋琪琪问。
“为什么?”
“是啊,”白霖乖巧地点头,“我们宿舍的人见网友。”
我们学校是个以理工科名扬全国的,特别是在物理方面在国内外频频获奖,走在前沿,但是文科m.hetushu.com并不见长。很难想象宋琪琪以全系第一的高分考进英语系来,有时候我都挺她觉得憋屈。
就在此刻白霖从我们那个包间推门出来上厕所,看到我,随即看到另一边的慕承和,就地立正大声喊:“慕老师好,慕老师好巧。”然后白霖又转了个角度对我说:“小桐,你没看到慕老师么,你后面呀。”
我恼怒地连叫三遍:“小白,你再笑!”
经过这个探索,我发现好些民族歌曲里面都运用了弹音,比如小时候常听的《凤阳花鼓》,里面有一段便是:“左手锣右手鼓,手拿着锣鼓来唱歌。别的歌儿我也不会唱,只会唱个凤阳歌。凤阳歌儿哎哎呀,得儿啷当飘一飘,得儿啷当飘一飘……”
我是顶喜欢唱歌的人,无论中文的、外文的、民族的、通俗的、国语的、粤语的,只要顺耳就爱哼哼两句。
我揉着额头,迫于无奈无奈地转身说:“慕……老师好。”
听着慕海的牢骚,我突然发现其实这人也不是我们预料的那么糟糕。
赵小棠和-图-书纳闷。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私下说话这么严肃,跟个小老头似的。
一朵朵白云绕山间
“唉——”宋琪琪也叹了口气,“我们还有一年多也要毕业了,真是艰难,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吧嗒一眨眼就大三了,整天懵懵懂懂地混日子,一想到要跨出校园面对社会,心里的那滋味就挺不好受的。
他似乎在接电话,对着窗户。
彭阿姨那声弹音发得真是悠扬婉转,韵味深长。
白霖笑嘻嘻地说:“老师,我们保证保护好自己。这次您就高抬贵手,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什么?”
“你要是喜欢唱歌,可以在唱歌的时候可以捡那首《谁不说俺家乡好》多练练。”
我和白霖一起从厕所回来,看到宋琪琪正拿着麦克风浅浅吟唱。她嗓子好,据说她妈年轻时候是厂里的文工团的专门搞宣传,多少有点熏陶。所以,宋琪琪的民歌唱出来尤其悦耳。
后来,过了一阵子周杰伦的《漂移》里也用了这个手法,搞得满大街都在唱“得儿漂,得儿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