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2 慕容承和VS玫瑰花

第四节

“哪有。”我心虚地说。
我:“……”
其实现在细细想来,是我不对在先。
我开始沾沾自喜了起来,“那是。”
慕承和用的那间办公室在四教七楼的走廊尽头。
如今,陈廷去了异地培训,据说好几个月不回来,于是西区的所有事务都给那个副书记同学管着,偶尔李老师也会来看看。
“上次考试,我就想你肯定是个好孩子,只是误入歧途了,所以才没把你报上去。”他突然说。
“发个弹音给我听听。”他一边打字一边说。
“我还以为,我化成灰你都认得呢。”
我站在门口环视了一圈,恶狠狠地问:“老师,你要我扫哪儿?”
因为小学老师的一次口误,而变成了我的专属绰号。同学二字,一度成为我中小学时代的心理阴影。
“同学,”他低下头来对我盈盈笑道:“难得你和图书终于体谅到老师苦心,那你去把这办公室的地给拖了,然后擦门、窗、柜子和桌面。”他指了指四周,柔声补充:“要是可以,把窗帘取下来,拿回寝室洗了也行。”
我心里咯吱一下。
同学!同学!又是同学!
对于这个任务,我更加欣然接受了,洋洋得意地秀了一秀自己的成果。
我纳闷:“什么后一句和我般配?”
语毕,又回到桌子前继续摆弄他的电脑。
(木头说:小桐啊,人家慕老师对你是循循善诱,渡你回到正道,哪儿是阴阳怪气……)
偏偏慕承和整天同学长同学短的,若不是碍于师生情面,我早就一拳揍过去了。
慕承和放下课本和文件夹,“其实没多少事,你就把垃圾倒了。”
赵小棠嗤地乐了,“小白,你这句俗语,加上后一句倒是和小桐比较和_图_书般配。”
“怎么了?”他问。
我不屑地扭头,“全靠我聪明。”
他说:“值得表扬。”
而我不知恩图报,还怀恨在心。
开始白霖他们都不理解,我为什么如此反感这个纯洁而又亲和的称谓,当后来某一天无意中将我的名字倒过来念,才恍然大悟。
11月中旬的某一日,校园里飘荡着诡异的气氛。
“恩。”我点头。
办公室不大,实用面积就十个平米,放着三张办公桌和两台电脑,还有一排档案柜,锁着全学院团员同学的团籍档案。门口挂着“外语学院团委”的标识牌。
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轻松起来,将垃圾筐里的塑料口袋拢在一起,屁颠屁颠地提去扔了。我回来的时候,他正在用电脑,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舞动。察觉我回来以后,盯着屏幕的眼睛没有动,“回来了和_图_书?”
后来,回宿舍,我气愤地表示在外语系有我薛桐就没他慕承和之类的豪言壮语。
团委一般在学院里设三个职务,一个正职两个副职。其中一个副职是学生担任,每两年由团代会选举产生。现下的正书记李老师,不怎么年轻,都快四十了,一直在校本部办公。所以,西区这边的事情一直是陈廷负责。
这学期,陈廷除了是我们的俄语老师以外还是我们学院的团委副书记。别看团委这个地方,小到学生会的杂事,大到推优入党都是团委一手操办。
慕承和如今就占着这间办公室。
慕承和却跟故意似的,诚心挑起我的伤心事。一般情况下,他对我的不外乎三个:同学!课代表!还以及课代表同学!
他的手指停下来,转过头看我,笑了,“学得挺快嘛。”
“同学——”他尾音上扬,“m.hetushu.com还不快点,过了十点四教就关电闸了。”
上次考试……
我顿时错愕,一时间消化不了他刚才下达的那些命令。
“没关系,理解我这种为人师的心情就好。”
大学里不流行喊美女帅哥,一般称呼都是“同学,如何如何……”,“同学,你怎样怎么样……”,一般我情况下我就忍了,但是要是遇见哪个男生多喊几次,我就要发毛。
这么简单?
我望过去。他那副浅色的瞳仁,幽暗中透着种沉静,很像一副淡墨的山水画。
赵小棠憋笑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瞪着他的背影,我恨不得从他身上剜两斤肉下来。
回忆起他的所作所为,我真想问他:“老师,你出门上班时忘了带人性了么?”
“恩。”我决定和他和解。
他居然记得那件事,而且还记得我,难怪对我阴阳怪气的。
www.hetushu.com白霖说:“哟——你也要来个一山不容二虎啊。”
他很正经地凝视了我,良久后淡淡说:“今后可一定要好好学习了。”
要知道,我最痛恨别人叫我同学。
“哦,原来你就是那位巡考员老师啊。”我故作吃惊状,免得他以为我故意装着和他不认识,还暗地里数次诅咒他。
“老师,我对不起您,以前不能体会您的用心。”我良心发现,感动备至。泪眼婆娑地一抬头,发现他不知不觉地离开座位,站起来,已经走到我跟前。
作为一个名牌大学生而且思想上积极追求上进的我,居然考毛概也作弊。被他逮到,虽说有点冤枉,但是罪证确凿,无可反驳。老师他老人家没有举报我,而是就到他那里为止了,让我继续以清白之身在大学校园里学习。当了我的俄语老师后,知道我有发音缺陷,一直监督鼓励,言传身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