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2 慕容承和VS玫瑰花

第五节

解说员丙说:“但是从赛前另一个比赛场地传来消息,对中国队却是很不利。”
楼上寝室的女生却大声站出来大声喝斥:“哭什么,没出息!没志气!哭中国足球,简直是浪费眼泪!”
一般,不出十分钟,要求铁定会被满足。
她一说完,我们全部人都乐了,连着白霖也破涕为笑。
那便是同学们奋起反抗的时候。
解说员丙说:“此刻不怪别人,却怪中国队自己,也许会又让球迷朋友们空等四年。”
中国队赢了,但是被淘汰了。屏幕上的那三个解说员痛心疾首地又开始分析中国足球的现状。
她这么一骂,又有很多人出来附和。
十点半的时候,比赛还在进行,但是,所有的宿舍准时陷入黑暗之中。
解说员甲说:“为了公平竞争,亚足联将小组赛最后一轮全部安排在同一时间进行。但是没想到却是这种场景。”
对面楼上一个同学站在阳台上高喊:“老http://www.hetushu.com师,再不让我们看,我就跳楼了哈。”
四个人洗漱完爬上床睡觉。
灯,又一次熄灭了。
白霖抹了把鼻涕反驳:“老娘,就爱哭,你管得着么?”
她已经是满眶泪水。
有人拿着手电在晃楼下的一滩碎片,赵小棠借着光观察了一会儿说:“是个装满鲜开水的温水瓶,还冒着热气呢,难怪炸成这样。”
与其说她是哭,还不如说是默默地流泪,泪花湿了脸颊,她用手擦,刚擦掉,泪珠子又滑下来。她是个开朗到极致的女孩儿,平时和我一样大大咧咧的,也从没看发现有什么事情能让她伤心到在我们面前这样流眼泪。
我看到,白霖哭了。
“什么东西?”宋琪琪惊魂未定地问。
我们宿舍白霖是个球痴,自然其他三个人自然也被带动了,每个星期守着看德甲意甲战况。
此种方法在的重大日子里,同学hetushu.com们总是屡试不爽。
于是哭声和骂声交织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第一个起头,将灌满水的矿泉水瓶扔到楼下无人的空地上,“呯——”发出巨大的炸裂声。
同学们一下子喧闹起来,一副不来电让人看完比赛就不罢休的架势。
白霖睡我对面的铺,我一直听见她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不一会儿,墙壁上映出一点光亮,我转身看过去。
晚上,比赛进入中场休息时段。
女生院的每间寝室都装了一个21英寸的电视。周末的时候,有线电视信号是一直开着的,所以可以电视节目一直可以看到熄灯。但是在平时,每天只有两个时段有电视信号:中午十二点到一点半和下午五点到七点半,只要时间一到,学校的总控室自动掐掉信号源。
似乎是我们女生院里另一栋有个女孩站在阳台上放声大哭起来,那哭声穿透了黑夜,显得尤为突兀。
“别哭了和-图-书,小白。”
和刚才停电的时候全然相反,整个校园内安静极了,女生院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一瞬之间,全世界都陷入了凝重。
随着临近九十分钟,形势越来越不利。
说到这里,又进广告,我瞥了白霖一眼。
解说员乙说:“是的。按照世界杯预选赛亚洲赛区的规则小组排名是先看积分,积分相同看净胜球。中国队和科威特队如今赢得今天各自的对手是没有悬念的了,关键是看净胜球,如今净胜球上我们占劣势。”
晚上是中国足球队世界杯预选赛的小组最后一场比赛,无论输赢都有可能失去最后一丝进军世界杯的希望。
然后又有几个人也学着这么干。
我有民族自豪感,有对胜利的热情,但是却在哭过笑过之后便只余留下三分钟的被感染情绪。我不理解和白霖一样的那些球迷们为什么会为一个和自己人生无关的胜负和结果而痛心到这种地步。
这事,似乎就到此为http://www.hetushu.com止。
这个声音成了一个催化剂,将大伙儿的情绪激发出来,也许是女孩儿本来就要灿若伤感些,顿时女生院里哭声一片。
赵小棠话音未落,便又听隔壁单元传来一阵尖叫:“小葵,你生气想扔热水瓶,扔自己的就好了,干嘛扔我的!”
但是,总有例外。
解说员甲无奈地笑了笑,“中国队可能会被默契,除非奇迹出现。”
突然,“哇——”地一声。
“再也不看球赛了。”她抽噎着说。
我走过去,抱住她。
下午课后,辅导员亲自来到我们系的宿舍楼巡查,据说是接到学校通知,看有没有同学在宿舍里违规藏酒的。
很多有着不凡意义的比赛不总是在我们能看到直播的时候上演,要么没有有线信号,要么正在熄灯时间,况且这个时候电脑还没能普及到全校同学人手一台。
时常是全部人都走到阳台上,冲着漆黑的夜纷纷大声高喊:“来电。快来电。”或者,“我要看球赛,快hetushu•com来电视。”
所以即使今天星期天,学校提前就通知晚上会有电视,能在宿舍里看球赛。
仅仅过了五六分钟,我们又重新得到了光明。于是又迅速打开电视,沉重地坐回电视机前,直到比赛结束。
就在好几间寝室兴起扔矿泉水瓶泄愤的时候,楼下响起的另一个巨大爆炸声将所有嘈杂都盖了下去,让我们的心也跟着剧烈地跳了跳。女生院又即刻静下去。大概是被这响动惊到了。
那个神情那个口气却惹得不少人笑了,冲淡了一点悲伤的气氛。
她打开电筒,俯身撑着上身在枕头上写日记。纤细的侧影映在蚊帐上,随着手上笔尖的划动而起伏,透着某种伤感。
我只是一个凑热闹的伪球迷,一直无法体会她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但是,此刻我却被她感染了,心中也蔓延起某种悲伤。
更有甚者拿起勺子、饭盒、脸盆,一边相互击发出巨大的噪音,打一边有节奏的抗议。顿时,汇合成另外一种锅碗瓢盆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