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3 明月VS沟渠

第一节

于是,这一个话题就此结束。
“翻墙。”我老实交代。
最后迫于无奈我咬紧牙关,闭上双眼,把心一横拨了慕承和的电话。铃声响了十几下,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他接了电话:“喂——”
慕承和问:“有事么?”他的声音从听筒传过来,渐小又渐大,似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将手机拿离嘴边,换了个耳朵。
他却忽而一笑,“我以前说过,我从来不对小孩发脾气。”
“呵——你倒是好酒量啊。”他挑眉。
仅仅过了半个小时,慕承和便风尘仆仆地开着车来了,还带着他的身份证,工作证,甚至是教师资格证。
我琢磨了良久拿不定主意,然后又看了看白霖,再看了看一脸严肃的警察叔叔们。
“老师——”我对m•hetushu.com着电话,差点喜极而泣。
我揉了揉额头。
以前上军事理论课,老师说这地球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国家和政权,它们在自我发展的时候,喜欢把某个强大邻国作为自己的假想敌。那从上学期期末结仇开始,我也一直把慕承和当成敌人了,只是这个敌人不是只靠我单方面想象的,他的所作所为也正在努力地朝这个方向靠拢。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心虚地绞着手指,“老师,我们真错了,你骂我吧。”只要不把我交给学院骂死我都行。
要是慕承和干脆不搭理我怎么办?要是他报告学校怎么办?
慕承和摇了摇头,显然不赞同我这馊主意。
“怎么了?”他又问。
“不行!学校会和-图-书知道的。”他要是送我们回去,那肯定不会让我们再爬墙了,而是敲开女生院的大门,让我们在宿管员的灼热目光下走进去。
我傻笑:“我在努力回忆。”
我不保证他记得这个名字,因为他每次叫我都是那个挨千刀的“同学”或者“课代表同学”,于是我连忙补充解释:“我是您英语系,大三,二外,俄语班的,课代表,薛桐。”我足足在自己的名字前面用了五个定语,想唤回他半梦半醒的神志。
其中一个警察看到他的证件顿时换了个脸色说:“哦,你就是慕承和啊,我在报纸上见过你。”一副荣幸的样子。
我咬着嘴唇想了想,“这门口有网吧,我们进网吧坐坐好了。”
我自豪起来,“那倒是,我妈从m.hetushu.com小就着重培养我这个方面,她说女孩儿要千杯不倒出去才不容易被欺负。”
“那怎么办?”
我自觉地坐到副驾驶上系安全带,未等他先开口便凝眉敛目,主动负荆请罪:“老师,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经过这次,我一定痛改前非,遵守校规班纪。我发誓,真的!”我抢在他教育我之前就诚恳悔过,希望能勾起他的一念之仁,不要告发我和白霖。
瞄到他似笑非笑的眼,我原本得意忘形的脸刹那间灰暗了下去。我现在是罪人,不能自夸。
我感动地说:“老师,我们犯错误了,你来接我们吧。”
我盯着屏幕上那个号码,大拇指放在确认键上,怎么都下不了决心。
“是么?”他反问。
老师,你是好人,和*图*书而且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慕承和转头,津津有味地看了我一个人自说自话,半天没发音。
“你准备把你这个同学放哪儿?”慕承和对着观后镜朝我示意了下后面烂醉的白霖。
简简单单地三个字,居然让我在这寒风潇潇的夜里感受到了亲人一般的温暖。
“呃——”这倒是难倒我了,就在车路过A大南校门的时候,我连忙说:“你在这儿放我们下好了,我们自己等天亮。”
我抬头瞅他,突然觉得这人脸上的笑容,有点阴测测的,很假。虽然这些词语,用在好比是我们救命恩人的慕承和身上,挺不道义的。
于是,他很顺利地把一切搞定,抱起白霖放在车的后排,像领着两只流浪狗一样将我们领了出来。
“你俩下面怎么办呢?是我送http://m•hetushu•com你们回宿舍?”他一面发动车,一面问。
过了会儿,他说:“这大半夜的扔你俩下车,我也不放心。算了,去我家。”
“慕老师。”我战战兢兢地喊,“我是薛桐。”
可是,除了他,我还能找谁呢?
“她喝了三四瓶,我喝了六七瓶。”
“怎么溜出来的?”
我家那群表哥堂姐要是来装大学老师是不可能的,万一被我妈知道,指不定要我脱几层皮。赵小棠的一堆网友更指望不上了,一个比一个稀奇古怪,一个比一个猥琐不堪,拉出来演砸了不说,最重要的是完全侮辱我们母校老师的形象。
“喝了多少?”
这时,警察叔叔又问:“号码找着了么?”
那个原本在课堂上令人发指的声音,此刻带着点朦胧的睡意,在我听起来却突然宛若天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