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4 左撇子VS右撇子

第二节

原来也是学校老师啊,难不成他分来我们学校代课也是托他爸的关系?
过了会儿又说,“我不常来西区,但是看到它就想到以前本部的池子。我曾经经常在里面网鱼,”他的脸沐在月色下,泛起淡淡的笑容,“就是拿个篮子,放点馒头屑进去,侵在水里。另一头用绳子挂着,静止十来分钟以后,一下子提起来,会兜住很多小鱼。结果,有一次我掉进池子里,差点没爬起来。”
“用算盘熟练的人,或者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士,四则运算比计算机还快是很常见的。”
“一周几次课?”
可是奇就奇在,那人逮住一个同学问:“请问,你们是英语系大三的么?”
“怎么就不是我了?”白霖不耐烦地反问他。
他平时是个挺民主的人,可是无论大家怎么反抗,他每次课都要执意休息中间的十分钟。
“而珠心算是几乎一样,只不过要做心算的时候,需要把实物的算盘化成虚盘放在脑子里和图书。”
我有点兴奋了,“我现在还能学么?”要是真会了,以后还可以拿出去显摆。
“不是你。”男生摇头。
就在我俩谈话期间,看到有个陌生的男生走到门口,朝教室里探了探头。原本就并不稀奇,本来到外语系探班的男生就挺多,大家心照不宣。
“是啊,怎么?”
“……”
但是慕承和却不是。
“恩。”他应着。
他的眉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他用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瞬间摧毁了我今生想要成为天才的唯一希望。
他笑,“这是逻辑思维、形象思维、灵感思维综合运用的结果,所以后来被当成开发孩子智力的一种训练方法。要是熟练了,速度完全可以超过一般计算器,一报完题目,可以立刻得出答案。”他顿了顿,“所以说,人类的智慧是任何机器都不可战胜的。”
“初学时是挺难,因为需要一边自己瞬间记数,一边想象出虚盘,同时在脑子里m.hetushu.com模拟拨珠的情形,最后又把珠像内化。”
“数学?”说起数学,我倒是有问题了,“你真的很神奇啊,上次那道题,怎么算的?”
“珠算啊,我小学时候也学过算盘,后来又跟我小阿姨拨算盘学算账来着。我还记得口诀来着:一上一,一下五去四,一去九进一;二上二,二下五去三,二去八进一。”
夜里很冷,但是月色却亮极了。银色的光线从天上洒下来,将他的背影映在地上,拉得很长,几乎延伸到了我的脚下。
“白霖——”被问的人,扯着嗓子高喊,“有个男的找你。”
随着他的视线看去,是对面六教旁边的荷花池。夏天的时候,倒是很好看,翡翠粉嫩映衬在一起,成了本校的一大胜景。可惜如今已经是冬天,全是残枝,满池萧瑟。
“猪,心算?”猪也能心算?
“对对对,我小阿姨就是学会计的,完全比计算器算的快。”
“什么诀窍。”和-图-书
“虎牙。”
我顺势在上面踩了几脚,然后故作淑女装地走到他身边。
“这么好听又稀少的名字,还能和谁重?整个外语系,就我一个人叫这,没别人!”白霖以她惯有的强者气势,压倒对方。
然后,我看到慕承和也站在栏杆旁,若有所思地。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没有转头,用下巴点了点对面楼下的景色,“那个池子,以前我们学校本部图书馆前面也有一个,后来翻修图书馆的时候就填平了,一模一样的,都是月牙型。”
“暑假的时候排得比较多,现在就是一周一次。”
我看到白霖走到那男生跟前,问:“找我啥事?”
他乐了,“有诀窍的。”
俄语课是连着两节,无论是以前的陈廷也好,还是其他什么老师。只要是晚上的课,一般都是连续上,中途不会休息。如果其间有想上厕所的同学,动静不要太大,自己悄悄出教室就行了。
“没事。好好学习就行了,有困难和图书可以告诉我。”
“数学。”
“本部图书馆翻修?好像好多年了?”我记得貌似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怎么了?”我摸了下脸,不禁问。
他说:“我们休息是为了以更加饱满的精神迎接下面四十五分钟。”说话间,嘴角漾起他那万人迷般的笑容,自然没有人有异议了。
“其实,是恰好你问的两个数字很特别,可以补数。我学过珠心算。”
“不过做起来肯定很难。”
“难道不是?”我疑惑。
“你……”他看着我。
“你有虎牙么,我也有。”我说。
“就那一个孩子。”
“不辛苦啊,还挺有成就感的。”
“恐怕迟了,一般四五岁比较合适。”
这样大家都乐意,都只想早点下课,缩回寝室,该干嘛干嘛。
“是啊。”
过了一会儿,他忽而问我:“你做几份家教?”
见她这样,男生倒窘迫了,呐呐说:“我找那个白霖是个子不高的女孩儿,眼睛很大,梳着个马尾,笑起来和*图*书左右都有虎牙的……”
我诧异,“你小时候?”
“想想都头晕。”
慕承和突然看了看我。
“你站这儿不冷么?看什么?”我扶着栏杆,和他并排站。
比计算机还快?听起来蛮诱人的。
他淡淡微笑,“我没有,但是我知道你有。”
听见白霖两个字,我立刻提高警觉,拎着耳朵注意起来。
与此同时,白霖也指着不远处的我,对着那男生说:“同学,你要找的是她吧。”
男生瞅了瞅她,再瞅了瞅她,“你叫白霖?”
“什么?”我疑惑。
“你爸教什么的?”我问。
“我父亲是A大的老师,我随他在本部的宿舍住了一年多,你不知道吧。”
第一节课下了以后,我觉得教室里人多了以后闷得慌,有些缺氧的感觉,便想走到走廊的那一头,靠着栏杆偷偷气。
“辛苦么?”
“你们班还有叫白霖的么?”
“是一种心算方法,运用的是珠算原理,所以叫珠心算。”
“你们班上有个叫白霖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