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5 你是否知道

第六节

“科学家可真不浪漫。”我瘪嘴。
我沉默了稍许,喃喃地又说:“要真是上帝眼睛就好了,我想亲自去看看,然后问下上帝,我爸在天堂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美极了。据说看到北极光,就是看到了上帝的眼睛。”
“恩。上次他来学校的时候,我还见他坐着轮椅。”
“慕教授。”那个陌生男人看到我旁边的慕承和后,认出了他。
说什么呢?
“只是传说。从科学的角度来看,那是太阳和地球之间的磁场风暴。”
我知道,他指的是我和白霖翻墙的那次。
“你想听什么。”
我立正,转身面对着他,再次重申:“我不是小孩儿。”
“上帝的眼睛么?”
她身边的男子抱怨:“叫你别闹,就是不听。”
正说话的时候,身后一个人撞到我,我一个踉跄直冲冲地朝他跌过去。慕承和伸手,用臂弯将我揽了下来。www.hetushu.com
两个人握手互送了两句拜年的话,便分别告辞。对方没介绍他的女伴,慕承和也就没介绍我。
我对着那远去的一对背影,研究了一下,随即狐疑地问:“他的腿有毛病?”
“居然对自己老婆这么凶。”
我差点就忘了,他还是那个曾经让我抓狂多次,几欲将他手刃刀下的慕承和。
“通过观察。”
恋爱的?会不会突然冒个师母出来,使我想就地自刎江边?
“难怪现在犯错误的时候,你认错意识特别强,原来是被这么培养出来的。”他说。
“我们有个研究项目,是那位先生捐的款。”
我们缓缓地走在人流中,炮竹和礼花的轰鸣声,几乎要吼着说话才听得清。
很多人都舍弃了春晚的最后部分,出来放烟火。
“很多啊。比如我小时候特别皮,每次犯过错后,我妈拿着鸡毛掸子抽我之前,还要叫www.hetushu.com我自己说,准备被抽多少下。”
他随之起身,走近我,“什么事?”
“圣彼得堡漂亮。”他说,“它在北极圈附近,夏天的几个月几乎整晚都不会黑,凌晨的时候,那么盯着亮如白昼的蔚蓝天空,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甚至,有些时节还能看到北极光。”
他无奈地笑了。
恐怕只有他这种人背地里说人家闲话,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想到这一点后,我有些不屑,“什么人啊?”
“不认识。应该是他夫人吧。”
“旁边那个呢?”
“一共去了多长时间呢?都在莫斯科么?”
“我们哪有什么八卦?明明是在很严肃地讨论爱与表象的内在牵连。”他说这话的时候,面容正经极了,全然一副善良无害的表情。
我摆手说:“没事啊,是我不小心。”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要是大过年的害的人家小两口吵架就不好。和_图_书
“你怎么就知道不一样么?”
“观察?”
我从来不去凑这种热闹。
小时候的?会不会和我一样惆怅?
“腿脚这么不方便还陪着老婆来放烟火啊。”
这么一想,我才察觉,原来自己同样是个不浪漫的人。
他说:“我在莫斯科呆了将近八年,后来又去圣彼得堡一年多。”
烟花爆竹这些玩意儿在这种时候贵的要命。商家们都是抱着“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的心态做生意。来一个宰一个,来两个宰一双。
我说:“好了,现在该你说了。”
我摇头。
工作的?会不会是军事机密?
慕承和也回头随着我的视线看过去,淡淡说:“有时候表面现象会和内在本质不一样。”
“什么呀,那是虚伪的民主。我刚开始就说:‘妈妈你轻轻抽一下就好了’。可是,哪知这非但不行,还会被冠以没有深刻认识自己错误的罪名,而受到更严厉和*图*书惩罚。最后还不是她说了算。”
“开玩笑的,”我摆手说,“我坚定不移地信仰共产主义呢。”
于是,我选了个最不敏感的话题,“说些在俄罗斯的事,那里比我们这儿冷多了吧?”
路过一个售卖点的时候,他问我:“你要不要放鞭炮和烟花?”
“北极光!真的?美么?”我感叹。
“我还以为,小孩儿都喜欢这种东西呢。”
我笑了下,忽然就明白了,少许后又道:“你说,我们这么八卦人家的时候,他们会不会也在八卦我们?”
“随便什么都好,小时候的,留学的,工作的,恋爱的。”我怕他不肯,便补充说,“作为交换,你也可以问我。”
“是啊。而且刚去的时候语言不熟,只能靠微薄的奖学金过活,生活挺拮据的。后来地方跑熟了,就经常帮中国人当翻译,赚外快。”
“哪个城市漂亮些?”
“问你什么?”
后面一个女声连忙道歉和图书:“对不起,对不起。”
他听了以后,凝视我半晌,语哽。
其实,和他有关的所有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可是人也不能太贪心,不然什么都抓不住。
随即,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原本是我探索他,怎么最后被他转移到我身上去了?
“可见有些人的内在,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
临江的这几截公路是城区里设定的最大的烟火燃放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河边放烟火的人越来越多。过了十一点以后,几乎可以用人潮汹涌来形容了。
他笑,“你妈妈还挺民主的。”
分手后,我又站定回头望了望几步开外的两个人。那男人给我的感觉,异常倨傲,跟慕承和完全不一样。
慕承和闻声抬头,略微带笑,“原来是厉先生。”说话间,他的左手轻轻放开我。
我站起来,走到栏杆前,看了会儿堤坝下的河水,鼓起勇气,回头大声说:“慕老师,你能给我讲讲你的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