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5 你是否知道

第八节

我唯恐他察觉,连拖鞋也不敢穿,就这么光着脚丫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面前,想试探下他额头的温度,却又不敢触摸他,怕打扰他的睡眠,于是蹲下去妄想通过外表观察来看他的病情。
我在床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客厅里簌簌的纺织物摩擦声,大概是他展开被子躺下了。
我倒了杯温水,选出几样在我印象中治疗的症状,和他比较符合的药,搁在茶几上,准备再将里面的说明书仔细地读一遍。
“你还要我凑足精力,专门来开导你?”他闭着眼睛又说。
即使发着高烧,他仍然比我有条理得多。
后来一年级过了几个月,我发现原来老师也要吃饭,要接孩子放学,还要上厕所……真是幻灭啊!
“恩。”
“我去拦车。”
“那怎么办?”没有的话,总不成就这样吧。
我翻了个身,又等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没听到他的响动,于是确信他是睡着了,便踮起脚尖到客厅看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呼吸渐渐绵长、平和。我的眼睑也缓缓下沉,终于熬不住睡着了。
我蹲在沙发前,犹豫不m.hetushu.com决。
随即,整个世界安静极了,
然后我又说了一次,他望着我的唇型,才缓缓点头。
我的指尖正好挨着他左手的掌心,那个温度着实有些烫到我了。
“发着烧,睡下去也不会好受啊。”
可是,我怎么会睡得着。我没有关卧室的门,就怕有什么动静,听不到。
我们步行了十来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在黑板上偷偷写字的左手,用筷子替我夹菜的左手,曲起手指轻轻敲我桌面提醒我不要开小差的左手,将围巾取下来套到我脖子上的左手,以及——刚才浅浅拥抱过我的左手。
我一个踉跄。
“我可以做什么么?”
呃——
同居?
他似乎没有听见,愣愣地看着我。
我的心猛然一跳。看了看手,再抬眼看了看他的脸,直到发现他并未苏醒之后才放下心来。
他去铺床,我去冲了个热水澡。浴室的盥洗台上东西很少,就是一个漱口杯、一支牙刷,一柄电动剃须刀,以及一个小药瓶,并无女性用品。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他宽慰我说。
这下我才想起来,他带我和白霖回hetushu.com的住处就在附近。
“他早和他女朋友同居,把房子让我了。”
我走了几步不放心地回头,“你要是有事就叫我。”
我顿时觉得心情大好,在浴室原封不动地换上他替我找的睡衣,挽上裤脚和袖子才勉强传上,走了出去。
我眯起眼睛,笑着将CD收到包里,心里乐滋滋的。这下,我又多了个下一次继续打扰他的借口。
“我就想躺会儿,然后你去卧室睡觉。”
我一愣,手顿在空中,扭头看他。
我指着那东西,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什么船,甲板那么大?”
可是,接下来我却被难住了。
是不是睡着了?
于是我一个字也没敢多说,开始用眼睛环视四周的陈设,想找到放了药箱的地方。
我不敢再反驳他,只得信任他对自己病情的自信,顺着他的意思回了卧室,也不和他讨论病人和健康人谁更应该睡卧室的问题。
第二次来这里,和上一回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那……”他想了想,“去我那儿吧,我也是一个人。”
一小会儿以后,他的手已经渐渐松开了我。可是,我再也舍不得离开,和*图*书就地坐下,侧着脸将头放在沙发上,正对他的眉目。
发烧不吃药,就只能多喝水了。
“发烧?”我一听这两个字便立即走过去,摸他的额头,温度高得烫手。
慕承和的左手。
过了会儿,他递了杯温开水给我。我触到他的手指有些烫,却以为是他刚才端着开水的缘故,所以并未上心。
慕承和正在收拾沙发了,我则走到沙发背后的书架前浏览。
“陈老师呢?”我记得他说是陈廷的住处。
“谁说警察都休假了,我妈不都在上班么?”
幼时,我一直以为学校老师是神一样的人。老妈常对人说:“我家那姑娘什么人的话都不听,但是她们老师一说什么就当圣旨似的。”
他拽的有些紧,是掰开他?还是就这么保持原样?
客厅的阳台上,正好可以看到刚才我们迎接新年的滨江广场。夜幕下,偶尔还有一两朵烟火绽开着。
“不行吧,你喝了酒。”早知道就不叫他喝酒了。
睡觉前,我回客厅里拿手袋,瞅到他的脸色和唇色都也变得有些不对,便问:“怎么了?”
他睁开眼睛对我说:“别看了,没有我要吃的。那是http://m.hetushu.com你陈老师留下的,我平时都吃中成药,上次吃完忘买了。”
他却说:“算了。我去取车,送你回去。”
从这么书架的东西就可以看出来,慕承和已经将陈廷的房子全部霸占了。
他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是航母。”
“没问题。”他理所当然地同意了。
我没话了,低头继续参观他的书架,里面有一个格子,放着很多张CD。我随手拿了一张俄文的女歌手专辑,回头说:“能借我听么?”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眉深深折了一下,嘴里传出一声低微的呓语,然后将我的手指握住。
慕承和倒没和我继续争辩,摆了摆头,眉头锁在一起,头靠在沙发靠背上,闭上眼睛。
“这个时候,肯定警察都休假了。”
我摇头,就是不同意。
过了许久,再也没有听见他动。
“怎么发烧了呢?”我顿时急了,“是不是刚才河风吹的?”
现下,慕承和居然告诉我,老师也会同居,而且还是我们学院,照耀在党团光辉下,被我崇拜的陈廷老师。
他大概是难受极了,也很想要安静。
他闭着眼睛,眉宇微蹙,睡得很浅。从他短促的呼吸来m.hetushu.com看,应该还是发着烧。我不经意看到茶几上被他喝光的空水杯,于是起身拿起来去厨房倒水。
他淡淡说:“大概有点发烧。”
半晌未果后,我突然想起盥洗台上的药瓶,便跑去洗手间,果然在镜柜里找到很多药。我妈平时生病的时候,都是我照料她,大致也知道发烧应该吃什么。
上面有很多关于慕承和专业的书籍。无论是俄文版、英文版,还是中文版,都是鸟语编成天书。架子的最下面一层,放了一些微缩模型,各种飞机的,仿真度极高,甚至还有船。
我看到慕承和拧着眉,肯定也被冻得够呛。
“回去也是一个人?”他问。
我俩都被冻木了。
回来的时候,发现因为发烧出汗,他的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我将杯子放好后,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再放回去。
“反正吃下去也不会立竿见影。”他似乎不睁眼都能看透我心思一般,又说:“我也不会同意你现在去买,省的我一会儿我还去找你,而且这附近没有除夕晚上还通宵营业的药店。”
原来——老师也会和人同居。
老爸就是开车的,我们一家人对这个都特别敏感。
我踌躇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