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6 左边

第一节

我哆嗦了下,想捞点什么来阻挡下寒冷,却什么都没抓到,于是使劲缩成一团。
顿时心中大叫不妙。
就在我等到心焦的时候,有个阿姨朝我走来,“哟,这不是童警官的千金么?”
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我都迷茫了。
我又做梦了。
我揉了揉头发,掀开被子从地上爬起来,去了洗手间。我记得我是在客厅睡着的,怎么起来就成卧室了,难道梦游?
真的很冷。
我郁闷地坐起来,神智还有些恍惚,然后看到听到声响而迅速出现在门口的慕承和。
“怎么了?”他在门外的脚步似乎滞留了下。
算了,下一个方法。
老爸给我买了个麦芽糖,然后说:m.hetushu.com“桐桐,在这里等爸爸,哪儿也不许去。”
“爸爸去找东西去了,叫我在这儿等,妈妈上班。”我老实地回答。
天呐——
我有些失落地颦起眉头,又一次跌入梦境。
想起流口水了,我迅速地摸了下嘴角。还好,就算有的话,也风干了,而且我喜欢仰卧不爱侧躺,不然在枕头上留下罪证就惨了。
他好笑道:“那是因为学校的铺有栏杆。”
“阿姨。”我仿佛认识她。
我上厕所,冲水的时候,看到一滩那血红,先是愣了下,然后急忙扭头检查我的睡裤。
我做了一个无声的呐喊,然后即刻对外面的慕承和说:“我还要睡和图书会儿。”语罢,飞速冲出洗手间,奔回卧室,不理会站着的慕承和,转身就锁上门。
我爬上床去查看自己的罪证。被子上没有,但是床单上有!他的床单是浅色的,一眼就能看到床铺正中央那团痕迹。
换成那次老爸带我去游乐园的事情,然后我俩在路上把钱弄丢了。
只觉得那是个异常舒适的温柔怀抱,正当我贪恋地想要永远缩在里面的时候,却被放进了一个柔软的被窝里。
“这样啊,”阿姨笑了笑,“你妈妈叫我来接你回去呢。”
第三:坦白。我欲哭无泪,总不能说,老师,我来那个了,只能麻烦您老人家自己把睡衣和床单洗了。
“家里www•hetushu•com人呢?”
我惊悚地睁大眼睛,将望着眼前的陈设,刚开始还反应不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坐起来环视一圈后才想起来是慕承和的卧室。
昨天洗了澡以后,慕承和找了自己的厚睡衣给我。现在裤子给他弄脏了不说,依照我平时的经验来说,床单肯定也脏了。
“我的床这么宽,亏你也滚得下来。”他靠在门边,一脸无奈,哪还有昨晚的病猫样。
第二:我把床单和睡衣从这23楼上扔下去。可是,他进来看到□的床垫和被子,我怎么跟他解释呢,万一楼下哪个热心人捡到,还等个招领启事,我又怎么办呢?还是不行。
果然也脏了。
第一:我和*图*书把自己从这23楼扔下去。想到这里,我心下一横,站到飘窗台上,打开窗户。冷风倏地就窜进屋,让我打了个哆嗦。随即我再看了看楼下的风景,更哆嗦了。
梦里我看不清她的脸,我一直看不清楚,只记得她拽着我的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我想要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情急之下使劲翻了个身,随即就觉得身体悬空,随即“扑通”一声滚下床。
就在此刻,我听见一声不似真实的清浅叹息,然后突然降临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捞起来。
在大年初一的清晨,我凝视着它,活生生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悲剧。
当时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后来,我等一会儿,舔一舔糖,继续等http://m.hetushu.com,后来糖都吃光了,老爸还没回来。我只是觉得又冷又孤独。
“等一下。”我慌忙地叫。
“你起了?我就收拾床了啊。”慕承和在外面说。
“要是你不再睡了,就洗脸刷牙吃早点。”他说完,又转身离开。
我冷静下来细想了下,解决方式不外乎三个。
好吧。我承认我睡姿很差,蹬被子,横着睡,流口水,不过掉到床下的情况倒是很少,足以说明这人的床风水不好。
“滚不滚下来和床的宽窄又没有关系,”我嘟囔,“学校的床那么窄,我也睡得好好的。”
可是,这等事情怎么能被慕承和发现呢。
地上铺的是木地板,所以动静显得有点大。
慕承和敲了敲卧室的门,“薛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