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6 左边

第四节

闲下来的时候就会问自己,慕承和在做什么呢?有没有忘记今天是情人节呢?
虽然他一点也不属于我,可就是这么在心中幻想一下也是满心欢喜的。
看到这七个字和两个标点,我跃起来几乎要抱住白霖尖叫了。
“恩。”
慕承和:你们陈老师的母亲从外地来看他,我把他房子让出来,搬回自己家去了。
赵小棠摇摇食指,“No。用msn比较显得有档次。”
我满腔的热情,被他短短一句话给绕灭了,只得凄凉地写:“我账号是[email protected],要是你有空可以加我。”
“在用电脑啊?”我又写。
“……”
赵小棠反击:“作怎么了?作才显得矜持。”
所以,以后的十多年我都养成了这个习惯。隔三差五地,哪怕一俩句话,自己亲手记下来才觉得踏实。
和-图-书Po3a:嘿嘿,你居然就叫本名。
一转眼天气转暖,开学也有好几周了。
然后,他的短信就再也没有回复过来。
我傻乎乎地笑了下,几乎能够想象他穿着双拖鞋,戴着黑框眼镜,去拿手机的模样。
Po3a:我以为你家在外地。
“QQ啊。”我们三异口同声地说。
中午在百货公司的男装部走了一圈,看到一个专柜模特身上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配着一条格子的围巾,我忍不住停下来,想象着慕承和穿上它的样子。
两分钟后,他回我:“在家里工作。”
“但是,我现在用这电脑不能用来上网。”
我立刻觉得我这话似乎挺过分的,寒暄了几句急忙逃走了。
我挺想跟他联系的,无论是电话也好短信也好,可是我又害怕。这样暧昧的日子里,我的www.hetushu.com任何举动都会使他察觉到异样吧。
“……”
第二个星期,又是优优的课。我讲到中途,她又睡着了。我侧头看了看孩子一脸疲惫的脸,放下课本,想叫她,手伸出一半又收回来。
我也将下巴隔在桌面上,望着墙壁发呆,呆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一个绿色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
2月14日星期四天气:阴转小雪
我说:“我在想我也需要一个有品位的msn。”我找到突破口了。
白霖翻白眼,“赵小棠,你就作吧。”
Po3a:你最近忙什么呢?
白霖问:“薛桐你傻了?”
我咬着唇,开始想合适的话题,转头问他们三个人的主意,“我和他聊点什么比较好?”
她说:“现在上网你们用什么联系方式?”
她们激辩中,宋琪琪去插门,烧水,完全没有兴趣继续听和图书下去。我则瞪着眼睛若有所思地呆望着她俩。
上午给彭羽上了课,中午在外面匆匆吃了一碗饺子,然后就在优优家旁边的百货公司里逛了一会儿。
慕承和发了个笑脸过来。
慕承和:不客气。
赵晓棠又开始在寝室里发表自己的心得。
我忙解释:“优优大概有些累了,讲起来效果也不好,我下次给她补上吧,这次不算。”
今天是情节人,外面飘着小雪花,格外有种浪漫的感觉。
我收拾东西将手袋拿起来,开门出去。优优妈妈正坐在客厅里绣十字绣,看到我拿着包出来有些诧异,看了下墙上的钟,急忙问:“就到时间了?”
事成之后,我喜滋滋地给慕承和发短信:“老师,你最近好么?现在在干嘛?”
“我打扰你了没?”
慕承和:我换了台电脑,上来看看。求职信发给我吧。
Pohetushu.com3a:……没有。
白霖说:“得了,快继续。革命尚未成功,同学仍需努力。”
“没有,正好休息下。”
白霖说:“你就问他究竟喜不喜欢你?”
赵小棠着敷面膜,含糊地说:“问他一个月挣多少钱。”
我听了宋琪琪的话,赞同地点点头,看来这寝室只有我和她正常点。
Po3a:好的,谢谢老师。
我从小就有记日记的习惯。小时候老妈还没当狱警,而是在一个县城里教语文,对我特别严格。午休时间,如果我不睡午觉就必须写日记。
我放下手机,表情郁闷地浏览网页。两分钟后,突然msn提醒我有需验证的系统消息,上面写:“薛桐,我是慕承和。”
宋琪琪说:“一般聊天开场白不是问别人吃饭了么,就是问对方最近忙什么?”
俄语课依旧是陈廷在上。上学期是慕承和给的分,全http://www.hetushu.com班同学没有一个人被当,大家几乎就山呼慕老师万岁了。
我平复了下心情,坐回电脑前。
慕老师,情人节快乐。^^
Po3a:被你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觉得写出来挺像你给我取的那个俄语名字,就随手用了。
慕承和:我家。
她声线提的有些高,顿时露出点情绪。
随即我拍案而起,大喊道:“小棠,帮我申请一个有品位的msn。小白,我借你电脑用用。”
很无趣的情人节,却很充实。
白霖:“……”
她愣了下,点点头,略有窘迫。
Po3a:你家?
我笑得更灿烂了,急忙再写:“你用msn吗?加我吧,陈老师让我们写一篇俄文的求职信,我发给你看看,帮我修改下行么?”一个刚刚诞生五分钟的msn就要担负起艰巨的历史任务。
慕承和:我有这么说过吗?
慕承和:Po3a就是Роз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