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7 心的墙

第二节

他坐在花台的边沿,两条修长的腿正好折成九十度,上身穿了件非常普通的白色短袖T恤衫。他嘴角微扬,在听着他前面,三米远的一个男孩拉二胡。
那男孩我以前经常在这个广场附近见到他。他家里似乎经济很困难,就出来摆个卖艺的小摊,想凑点生活费和学费。男孩的二胡拉得很好,能把一些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该成二胡独奏,经常惹人驻足聆听。
我真的失落极了。吃过饭,他们要送我回学校,我坚持自己坐车。慕承和看着我上了公交,转身和陈廷一起离开。
我忍不住偷偷地乐了,没想到他是个这么怕热的人。
人也显得比以前要瘦一些。
一蹲下去,发现手机在裤袋里,于是取出来拿在手中把玩。
就像今天,难道他不知道我是那么想念他,有那么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是,他却让第三个人出现在我们之间。
“呃——”http://m.hetushu.com我冒了一个含糊的音,只觉得天气又猛地燥热起来,额头在滴汗。
我们约好十二点在市政广场的西边见面。
只是今天,大概因为是中午,听众就只有慕承和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慕承和的手机响了。
我急急忙忙赶到目的地的时候,看到慕承和正在那边的树荫下。
“喂——”慕承和说。
于是,我终于听到了那个在我的世界中消失了接近三个月的声音。
后来多试几次,听到的都是同样的回复。于是,渐渐地将拨他电话这个事情,当成无聊时候打发时间的工具。
周五的下午,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雨。雨从六点多一直下到半夜,才终于消去了部分暑气。
我看着他的背影,除了沮丧,还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尴尬地咳了两下,然后转移话题。
“嗯。”我不自然地点点头。
一刻钟和_图_书以后,陈廷出现。
“我正好可以听会儿二胡。”
他接起来说了寒暄,大概是对方问他在干嘛。
头发理得比平时短些,露出耳后浅色的皮肤。
可是鼻尖冒出的那些蒙蒙的细汗却背叛了他。
此刻,已经是正午,原本因为昨日的大雨而消逝的热气又席卷而来。开门下车,明晃晃的烈日和热浪袭来的瞬间,慕承和的眉头蹙成一团,然后带着我,迅速地穿过停车场走到餐馆的冷气下。
“是薛桐么?”慕承和问。
“你很怕热?”坐下来后,我忍不住问。
第二天起床,我站在阳台上畅快地呼吸着凉快的空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然后就去上厕所。
“嗯。是我,慕老师。”
好好的一顿饭,变成了三人谈话。
“我……”我只能撒谎说,“我在教室。”
我一直以为,就算是带着对我的同情,至少在他眼中,我肯定是和别人不一和-图-书样的。也就是这种心里优势让我能厚着脸皮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我却发现,他关心我是真的。不过,每当我进一步,他就会退后一步,无形地在我们之间竖起一堵墙。
他回头,看到我,就笑了。
“以前都是你请我,本来应该我请你的。但是我现在还没开始挣钱,所以请你继续请我吧。”我厚着脸皮说。
“好久不见,”他说,“我前段时间出差去了,没想到一回来就接到你电话。”
我一边起身回答他,一边单手提起裤子,然后习惯性地转身按下水冲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才惊觉接下来的响动会让他充分地感受到,我肯定不是在教室。
“你对二胡有兴趣?”
我听到这句,心里咯吱一下,立刻猜出来电话这人是谁。
“呃——今天天气挺凉快的,你既然才回来,我替你接风吧。”
“你准备怎么给我接风?”他语气中带http://m.hetushu.com着笑意问我。
六月下旬,这个城市突然就像进入三伏天一样,据说全城的空调都脱销了。
“嘿嘿。”我傻笑。
在这三个月我无数次地在脑海中彩排过,要是电话突然通了,我该如何措辞才显得不唐突。可是我千猜万想,却没料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场景——我蹲在厕所里,手上拿着手机,然后另一头的慕承和说话了。
他说:“在外面吃饭。你一起来吃吧。还有你们班薛桐。”
“我对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有兴趣。”他笑。
慕承和收起手机说:“是你们陈老师,他一会儿就来。”
我偷偷地绕到慕承和的后面,然后叫了一声:“慕老师。”
“好。”慕承和笑。
一秒钟后,水箱无可挽回地“哗啦——”一下,发出巨大的水声……
因为进城的校车半路坏了,害得我在马路上等到第二趟才挤上去,于是足足迟到了二十分钟。
慕承和m•hetushu•com开着车,在城里找了一家他熟悉的中餐馆。
随即,我想起刚才他在外边还等了我接近半个小时,有些懊恼地说:“那你刚才等我的时候,怎么不找个凉快的地方。”
然后,翻开通话记录,看到慕承和的名字,随手就拨了出去。没想到那个习以为常的关机提示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有节奏的响铃声。
我的脑子,倏地就懵了,在我还没有做出下一步反应的时候,电话就被接通了。
“你在哪儿?”
“还好。”他嘴硬地说。
有一次终于耐不住相思,壮着胆拨了他的号码。我正忐忑地琢磨自己开场白要怎么说的时候,才发现另一头迎接我的居然是那个用户关机的提示音。
慕承和第一次来给我们代课是秋天,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大年初一。所以我从没见过他夏天的样子。没想到就是一条牛仔裤,一件T恤,很简单的打扮,完全没有学者的样子,反倒像一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