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7 心的墙

第七节

他笑了。
我走回大街上,一直朝前走,再不回头,过了红绿灯,继续朝前走,走着走着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只知道他端着马克杯,在继续喝那杯摩卡,有一下没一下的。端咖啡的是左手,那一只给过我很多暖意和幻想的左手。
然后,慕承和又分析了多条利弊。
我想要的只是索取,就如我对父亲的索取一样。
我只好实话实说,“我觉得当老师挺枯燥的,年年都对着那课本,照本宣科,重复一遍又一遍。最后都跟唐僧似的,啰嗦不说,讲话嗓门也大。”
我从未这么想过。
“其实……”其实我上午只是借用这个话题,约他出来的,但是台词我都想好了,“其实我挺犹豫以后的工作的。”
刚才接待我的那位服务生正在收拾最靠门的桌子,见我进来,温和地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和图书他坐在那里,侧面对着我。
“我妈调到外地去了,在电话里跟她提了下,她说我怎么选都行。”
眼见日落,我还要回家拿东西,便先离开。他则说他不着急,反正现在塞车塞得厉害,就再坐会儿。
我点头,“想好了。”
“没事儿,我家离这里挺近的,只坐两站,我走路回去也很快。”
“要是你想留校的话,本科站不住脚,迟早还要继续考研,这也是你要考虑的东西。”
他点点头,松手,“那你路上小心,回学校别太晚。”
既然,它还不是爱,仅仅是喜欢。既然,这份喜欢也没有得到他的回应,那我就趁它还没打扰到他的时候,就将它冰冻起来,珍藏在回忆里。
我吐了吐舌头,不敢出卖李师兄,急忙改成装作喝咖啡,还大大地呷了一口,果然甜到腻歪,真后悔。可是我转念一想,好歹三十块钱,总比喝起来和*图*书还是苦的强。
“是啊。我们学校不是十一月有一个招聘会吗,我挺想试试的。可是那天,辅导员给我说,系里准备推荐我留校。”
就在我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慕承和突然拉住我。正值初秋,我穿着薄薄的长袖衫。他的五指扣住我的手腕,隔着棉质的布料,掌心的温度穿透过来。他没有很用力,却迅速而有效地止住我离开的步伐。
我诧异地回头。
“……”他没回答,估计觉得我这问题问得挺郁闷的。
“当老师?”
“刚才忘记说了,”我真诚地说,“慕老师,谢谢您。你是个好老师,能做你的学生,是我大学四年里最幸运的事情。”
他微微顿了一下,继而平静地说:“现在不好坐车,我送你。”
慕承和用他那双清亮的眼睛盯着我,半晌没有说话。
稍许,我又不禁问:“慕老师,你怎么想要当老师的和_图_书呢?”
门上的铃铛响了一下。
“说实话?”
他大概早就意料到我的答案,毫无意外,替我分析:“有没有想当翻译?”
然后,又聊了一会儿别的。
我绽开微笑,说:“没有。”
“我没说你啊,”我急忙解释。
“那要不考虑下留校?”
他问:“我说错了?”
“为什么?”我侧头问。
他站了起来。
慕承和问:“找工作的事情怎么了?”
他怔了下,“想好怎么选了?”
我缓缓走近。
“性格随和,跟什么人都能亲近,一天到晚乐呼呼的,也没什么心机,校园的大环境挺适合你。不过……”
最后,我说:“再见。”
慕承和沉吟了下,“和家里商量了没?”
“我除了物理什么都不会,没办法,就只能当老师了。”他说。
那一回老师们在办公室里说的话:只是在特定的情况下,会对特定的人有一种崇拜的感情。
http://m.hetushu.com“我哪个学生这么爱给我打广告?”他没好气地说。
“人家学的专业我不会,我学的专业人家都会。我去了能干嘛啊,只能做个文员,打打字跑跑腿。白霖说要是想出头,就做销售,但是我脑子又笨,干不了。”
这一刻,我不禁笑了。
“怎么?也有意见?”他摇头笑。
“你瞎说,据你那些学生传播,说你快当院士了。”
“想进企业公司做职员?”
我出了星巴克,走到同一边的站台上,等公交,站了一会儿,还没来车。看着缓缓移动的车辆,我忍不住又回头,远远地瞅了那边一眼。
因为他给我宽慰,给我鼓励,给我关怀。
他回答:“再见。”
“不知道怎么抉择?”
我看着他的脸,涌出许多思绪。
他突然说:“我个人觉得你还比较适合当老师。”
“不过什么?”
以前我看书上说,爱情不仅仅是一瞬间的悸动,而应该是hetushu•com你觉得,你和坐在你对面的这个人,可以厮守五十年,不论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论病痛死亡,都能泰然地相互扶持。
我顿了一下,然后匆匆地跑了回去,推开玻璃的门。
即使带着些许苦涩,我仍然笑了。
我从未想过,要是我真跟慕承和结合,然后一起过日子生子,一起变老,甚至一起面临死亡是什么样子。
我只是想,要是他对我好,要是他一直这么关心我,要是他说他喜欢我,要是他能够将我拥在怀里。我心中肯定会无比的欢喜和激动。
慕承和闻声,轻轻回头。然后,他的视线和我碰在一起。
每次,我遇见困难,第一个寻找帮助的是慕承和。我失落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也是慕承和。
“不知道……”我愁眉苦脸地说。
“你自己怎么想的呢?”他问。
“做梦的时候那么想过。可惜我那点外语水平,当专职翻译太寒碜了。”以前没好好学习,后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