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8 太阳喷嚏人

第四节

我乐翻了,指着她说,“你这表情真猥琐。”
“喂——”我说。
“工作的事情,你不要问,自己注意安全。”一说起公事,她都是这种态度。
老妈看着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如果还没想好就慢慢来,大不了先在家闲着,由我养。”
“对了,他女儿也读大四,下个星期考完研究生考试就过来陪他过年。你们到时候也可以做个伴儿。”
“就因为我做这一行,所以不希望你走这条路。”稍许后,她低声说:“太苦了。”
她听了之后,哧地乐了,“你最近脑瓜子都在想什么呢?但凡是姓陈的,你都怀疑啊。什么陈什么,有没有礼貌。人家这个陈伯伯是我们单位的政委,不是上次我……”她敛色,顿了下,“不是上次我给你提的那个。”
等熟识了之后,我才发现,沉默寡言只是在她外面的表象而已,私底下,仍然和普通女生一样叽叽喳喳的,而且爱八卦,好奇心强。
“我们怎么办?”我一遇到事情,就没主意了。
陈妍问:“你男朋友?”
“我喜欢问我爸工作上的事。”
如老妈所愿,我和陈妍真的成了好朋友。
“她才懒得管我这些。”我说:“你呢?”
“你对以后就没什么打算?”
“英语。”
睡觉前,我再也忍不住,率先问:“这个男人就是你说的那个么?”
过了一会儿,我意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妈,这个陈伯伯,是已婚还是离异?”
是老妈。
妈妈来气了,“我说薛桐,你管起我来,比我管你还严啊!”
然后,那个响声又出现了一次,而且是从大门方向传来的。
“不行。”和*图*书
“是啊,陈妍就比我好,理想目标都那么明确。还有我那些同学,没找到工作的,春节都留在学校寻找机会。”
“桐桐,你们在哪儿?”。
有一次在说到老妈单位时候,我惊讶:“他们监狱里关的是男犯?”
“我和薛桐能做伴,不怕。”陈妍说。
夜里四点的时候,我在迷迷糊糊间听见什么响动了一下。刚才我俩倒在沙发上看春晚重播,看着看着就这么和衣睡着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俩穿得肥肥的去放烟花。
“你可吓死我们了,回来怎么不先打电话?”
为了确定声音的来源,我拿起遥控板,将电视音量调小。
“是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陈妍更吃惊。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刘启打电话来,和我说了老半天。
“哦。”我答,“谁叫你不说清楚。”
“嗯。他说监狱里出了大事,可能有人越狱了。”
门动了一下,缓慢地打开。
陈妍感慨说:“一个人多好,无忧无虑的,而且我还有其他理想。”语气异常郑重。陈妍的一席话,让我不禁联想起慕承和,是不是他也抱着这种生活态度,才想要独身。
“不知道。”
“法律。”
“嗯。差不多吧。”
他个子不高,瘦瘦的,穿着一件藏蓝色的棉警服,显得很黑。人倒是对我和善,就是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总是板着个脸,和爸爸是完全不同类型的男人。
“哦。”
直至此刻,我才意识到这个事情有多严重。
“又不是女的只能管女犯。在男子监狱,女警只是不能代班和进监舍而已。”她显然比我懂很多。
和善?我扬起www•hetushu.com头,回忆了下陈伯伯那漆黑的脸,怎么也无法跟“和善”这个词联想在一起。
赵晓棠想在一家地产公司做置业顾问。
“你知道得真多。”我说。
“去我家。”
几分钟后,车驶过了第二个关卡。
“死缓两年?”我问。
除了下学期过专八,我还有什么目标?
“我爸的车来接我们。”陈妍说。
“要不,我也考警察。”
然后……我就明白了。
“为什么?”
她叫陈妍,是个异常秀气的女孩儿,皮肤极白。
随后出现的是我妈。
我从未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拿着地图走街串巷地晃悠过,开始还觉得不习惯,过了几天之后开始爱上这种感觉。
“不知道?”
不一会儿,司机小李开着车到了汇合地点,送我们回陈妍那里。
“妈妈,你说我干什么好?”
而妈妈只字未提。
“我不喜欢继续念书了。”我说,“而且念书有什么好,又不能挣钱。”
小李说:“五十岁的新犯,上个月刚来。投毒罪,判的死缓两年。”
我气不打一处来:“就是那个陈什么的,今天帮你搬东西的!”
小李说:“他不一定跑出来了,也可能还在监狱的某个地方。所以,你们到了之后,只能呆在办公区。监狱现在路口设卡,只是怕他已经藏在运货的车里混出来,以防万一。”
“去哪儿?”我问。
李师兄还有两年才研究生毕业,白霖的志愿就是留在A市陪着他,至于是什么工作,都无所谓。
电视还放着。
“为什么?你不也是警察。”
他解释完之后,我们都不说话了。
“不是吧!”我瞪大眼睛http://m.hetushu.com
“哇,这个专业好。”
从门后面探出半个身的人是——陈伯伯。
“在市政广场。”
就算老妈平时把我和她的工作隔离开,但是电视看多了,我耳闻目染也知道越狱是大事件。
“怎么跑的出去呢?”我纳闷。
“也不能说绝对不能进监舍,只是规定,女警进监舍的话必须要两个男警陪同。”她继续监视。
“我一定得送你们进家,看你锁好门再走。”小李强调,“我们不知道那个人会出现在哪儿,会干些什么。”
而我呢?
搬东西的时候,来了妈妈的好几个同事一起帮忙,其中有个五十来岁的伯伯特别热情,那个年轻的小司机一直笑嘻嘻地叫他“陈政委”。
“我在找工作。”
“谈恋爱又不是闲事。”我争辩。
考完后的第三天,我上了往B市的长途车。
“以后想做什么?”
陈妍点点头,不再拒绝。
后来,他似乎察觉我审视的目光,也频频看我。
宋琪琪和老家的一所大专签了合同,回去当老师。
“英语也好啊,至少去考研,英语这课可以拉很多分。你怎么不试一试?”
“他说他女儿内向,不喜欢和人接近,怕你们谈不拢。我就说你从小性格好,和谁都能玩儿到一块去。我可是夸了海口了,你别拆我台啊。”
我突然就有些害怕起来。
“小心我告诉你妈。”
“妍妍?”
“我妈从来不和我说工作上的事情,我只知道她以前是女子监狱的,而且那些同事也基本上是女的,我就以为这个也是女犯监狱。所以我那天看到那么多男警察我还纳闷呢。”
一路上,小李面色异常严肃。我们在m.hetushu.com二环路口,就遇见了一道关卡,警察和武警认真地盘问和检查着每一台进出的车辆。
妈妈他们监狱离市区不远,本来单位给她在市区长租了一个三居室的房子。她平时嫌它离监狱远,很少去,就在单位宿舍住。那宿舍其实就是一个筒子楼,厕所和浴室都是公用的,吃饭只能在食堂解决。
“我没有。”她回答,“我没这闲功夫。”
“就在监狱里,躲在暗处,还在伺机想跑出去。”
那一秒,我几乎忘记了呼吸,甚至设想过即将要发生什么。
“你学什么专业的?”我问。
到陈妍楼下的时候,小李锁好车,一定要送我们上楼。
此刻,陈妍也醒了。
“怎么样?”陈妍问。
陈妍没立刻回答,而是朝我眨巴了一下她的大眼睛。
“什么时候发生的?”陈妍问。
“为什么?”
“怎么?”她揉了揉眼睛。
“你今晚和陈妍一起,妈妈有事要去单位一趟,可能回来不了。”老妈语气凝重。
“嗯。”陈妍点头,“你不要看他总是绷着脸,其实很和善。”
我看着他们,感觉好像做了一个梦似的。突然发生了大事,突然又恢复了原样。至于那个企图越狱的人,最后怎么样了,也不是我关心的。
我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自从上次和她在墓地吵架之后,我对“陈”这个词敏感极了,斜眼打量了那个“陈政委”很多次。
我上次刚到B市的那天就去过老妈监狱。里外两层围墙不说,特别是那外围墙,有三层楼那么高,上面还有万伏电压的电网,最外面还有武警巡逻。
于是,她跟着我一起住回城里。
“嘘——”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hetushu•com
“在哪儿找到的?”
“为什么不能进监舍?”我好奇地问。
我俩对视了一眼后,又同时死死地盯住防盗门。我的心脏骤然猛跳,双手紧紧握住住遥控板。
寒假到了末尾,再回A市的头一天,老妈坐下来和我聊天。我以为她要说她和另一位陈伯伯的事,没想到只是问问我学校的情况。
沉默中,陈妍又问:“是个什么人?”
“你呢?”陈妍问。
“怕你们睡着了。”
“就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如果两年间,没有继续违法犯罪行为,自动转为无期徒刑。反之,会成死刑立即执行。”陈妍解释。
“找到了。”陈伯伯放下外套说。
我起身,环视了周围一圈。
“你爸打的?”
“怎么了?”我急问。
陈妍问:“你自己没想猥琐的事情,怎么就能看出来我猥琐了?”
“你们谈得来?”
妈妈疑惑:“你在说什么呢?这个那个的。”
“爸,是你呀!”陈妍说。于此同时,我也大呼一口气。
老妈挂断电话之后,陈妍拿着手机比我多讲了好一会儿。
小李和陈妍很熟,直接就说:“吃晚饭确定这人还在,他们一般九点半看完电视,点名之后,十点就寝。今晚是年三十,就特许看到春晚结束,结果十二点半的时候,就发现少了一个。”
我来这里之后,一切都觉得不方便,还不如我们学校。
“我没这个打算,我这辈子都想自己过。”陈妍说。
陈伯伯的女儿是在第二个星期到这里的。
刘启在考公务员。
不知道是因为我渐渐长大了,还是由于现在我们母女难得聚在一起,我们的关系确实比以前好多了。
突然,我和陈妍的电话同时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