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9 听见

第一节

这下,他好像明白了,摇了摇头,还冲我努力挤了个笑脸,随即将头转过去,后脑勺依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沉默不语。
慕承和笑笑,不置可否。我发现,只要是他不想对对方说什么的时候,冲人笑一下就行了,真是一个好方法。
我看着那行字,按了返回键。我不知道别人谈恋爱是不是我们这个样子的,起先接受他,是我自私地想利用他忘记慕承和,后来他对我好,我也安心地和他在一起,甚至公开了我们的关系。跟他呆在一块儿的时候,我很安心,觉得他这么待我,我就应该接受,而书上、电视上那些感天动地的爱情体会,不过是骗人眼泪和钱财的艺术把戏,现实中的爱情就该是我和刘启这样,平平淡淡,有时间的时候吃饭约会,没时间的时候各自忙碌,几天不见面,也谈不上有什么思念。
我眼睛睁开,发觉并不是梦,而是我确实正靠在慕承和的身上。他很瘦,所以肩膀一点多余的肉也没有,硌得不舒服。但是犹豫了稍许后,我却让自己保持了这个姿势。
大巴时不时地来回颠簸,每次晃悠一下,他膝盖上的手,就会往下滑一小截。我看着它一点一点地滑落,当最后完全下坠的时候,和我手碰在了一起。
“嗯?”慕承和回答。
我嘿嘿直乐,回去拿酒杯,刚进厨房,手机铃声又响了,于是折回去接。
他走进厨房,问我:“有红酒么?”
“马上就吃。”
他转头看我。
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冒上心头。
他泊好车,我们一起爬上四楼。
一上高速,司机就开始放电影。
这一停,司机就将油门熄了,过了会儿居然还关掉冷气。不到几分钟,车内的气温开始直线上升。听见乘客纷纷抱怨,司机不耐烦地解释说:“我们用多少油,公司是有规定的,现在也不知道堵多久,只能省着花。我顶多开一会儿,关一会儿了。”
“你要做什么菜?”
连刘启都未想过要陪我来,而他却没和*图*书有一点迟疑。
“鸡翅还可以和着牛奶红酒炸?”
他笑,“每回你对我说谢谢,表情都很严肃。”
然后,他将我的手紧紧握住,再拉回胸前,直接用动作制止了我。
“吃饭没?”刘启问。
他合着眼,并无表情。
“上次在星巴克也是。”
“啊?”我纳闷,“什么时候?”
“桐桐,陈妍死了。”
我想到自己后来一个人在大街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很不自在地反问:“有吗?再说了,你是老师,我是你手下的学生,肯定不能对你嘻嘻……哈哈……的……”
没过多久,大巴缓缓减下速来,最后居然停了。司机一打听,才知道前面遇见了什么车祸,只能单向放行。
他终于睁眼看了我一下,张口说了四个字:“薛桐,不用。”
“桐桐。”是老妈。
“三岁。”我用手指伸到他面前比画了下,“高中同学,她高考完就回家改了户口,和人结婚。大二寒假的时候我们开同学会,她把孩子带来,教他叫我们阿姨,真是吓死我们了。”
电饭煲的按钮跳起来,我去拔插头盛饭,然后摆好碗筷。
“你可以喝一点,我不喝。”
大巴出了绕城高速,驶过立交桥时,换了个方向。刺眼的阳光转而从我们这边的窗户射进来,我们不得不将窗帘严严实实地拉上。
“我妈妈一个同事的女儿去世了,我去一趟。”
“还有事?”
“妈。”
我准备好东西,站在旁边看着他用红酒牛奶等作料将鸡翅腌制起来。
“……”
慕承和将红酒鸡翅端上桌,然后回厨房放围裙。那盘鸡翅,红棕棕,散发着香味。于是,我趁机伸手去拿盘子里的鸡翅,哪知烫的要死,急忙放开。随后,将手指放在嘴里咀了下。甜丝丝的,很诱人。
“啊?”我吃惊,“真的有啊?”
“怎么可能,前几天她还给我发短信。你早上不是还说到她么?”
过了会儿,我正在炒土豆丝,他站在门口问,“要和*图*书不要帮忙?”
“慕老师……”我又叫了他一声。
“你在哪儿?”
走到家门口,我倏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猛地转身看着后面的慕承和。
回忆起这类琐事来,再想到陈妍的猝然离世,慕承和的急病,难免倍感伤感,于是心中更加难受。渐渐地扇风的频率开始变慢,手腕觉得酸疼,于是换了另一只手继续,坚持没多久,还是慢慢地缓下去。
“代我问慕老师好。”
“俄式做法。”接着,他补充一句:“我觉得一般小朋友都爱吃。”
“红酒鸡翅。”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一系列动作惊动慕承和,让他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然后将刚才我碰到过的那只手,又重新放回了腿上。
即使这样,仍然感觉到闷热。
“什么急事?”
我站在原地呆呆地挂掉电话,回头瞥了一眼慕承和,然后就开始一边对他解释,一边找证件,拿充电器,收拾东西。
“有。”
“在家呢。”
餐桌上放着他带来的伏特加,我眼馋地咽了咽口水。
“有那么一两个。”他居然老实地回答说。
“慕老师。”我叫得很小声,但是过道前排看报的男人却依然听见这个称呼,很好奇地瞅了下我们俩。
可是在手背挨着手背的瞬间,我却突然弹开了,慌忙地将手收了回来。
他笑了下,没接我的话,打开油烟机。
末了,说了一句:“我陪你去。”
“估计八点过就能到。”他意识到什么,补充说,“等送你到了之后,我就回A城。”
“不用,还有一个干煸的鸡翅膀就OK了。”
“喂——”我说。
待他坐下来之后,我问:“要不要喝酒?”
我承认,我刚才是故意将手放在我们俩之间,守株待兔一般地等着它掉下来的。
在空调的冷气下,他的手显得有点凉,之于我却是滚烫。
不知汽车又行了多少公里,我的眼睛看不到电视屏幕,一直在用耳朵听里面播放的电影,只知道m.hetushu•com男主角的第一次告白,被女主角拒绝了。
他含笑着摇头,似乎都懒得张嘴反驳我。
“我有个同学孩子今年都三岁了。”我说。
慕承和一直没有动,眼睛紧闭,眉毛微蹙。
他和我都没看报纸杂志,离电视屏幕又太远,于是一同望着窗外向后飞驰的景物。
看着他的脸,想起小时,爸爸在世,我们家还住在老城区的房子里,他每回扛煤气罐回家,都要上八楼。老爸长得胖,特别爱出汗,爬不了两层就会放下来歇口气,全身汗流浃背。我便追在后面,拿着小扇子踮起脚给他扇风。其实那点凉爽起不了多少作用,但是老爸总会很高兴地说:“桐桐真是爸爸的好宝贝儿。”偶尔在闷热难熬、又停电的夜晚,老爸也会拿着把纸扇子睡在旁边给我扇凉,而自己却汗如雨下。一般情况下,我还没睡着,他就开始鼾声大作了。
“我……”我很想说,老师,改变主意了。可是,这还来得及么?
我突然想起来,去年除夕的那天夜里,他也是这样,好像转瞬之间反应就变迟钝了,连说话都要重复两三遍才能听懂,完全不是平日里的那个慕承和。
“是不是这其中也有让你黯然神伤的女同学?”我带着猥琐的表情问。
“这么多菜。”他瞅了下,“没想到你真的会做饭。”
等我们坐上去B城的大巴车,已经是下午四点。本来我们的票是17、18号,哪知两个座位正好错开。慕承和对我旁边的阿姨说了两句好话,才换在了一起。
“你肯定也遇见过这种事。”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忍了下,并没有告诉他,我和慕承和在家做饭吃。
迷迷糊糊间,也没睡踏实,只觉得有人替我关掉头顶的空调风口,还将我的头换了个方向,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我问。
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些迷茫,盯住我的唇。
“你先等我一分钟。”说完之后,我把他留在外面,自己迅和-图-书速开门,钻进屋子,以超人般的速度将沙发上的内衣、睡裙、充电器,还有茶几上的爽肤水、杂志、零食一股脑儿地塞进卧室里,这才将他请进门。
阿姨笑盈盈地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慕承和,“你们是同学啊,学校放假了,一起回家?”
过了几分钟,刘启回复了我短信。
我的脸黑了下去,我敢打赌,他心里肯定很想笑。
最后,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吹空调,我在厨房里埋头做饭。我一边淘米,一边哀怨地回头瞅了瞅客厅里的慕承和,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后悔。后悔为什么他请客吃饭我不去,还要很脑残地提议自己做给他吃?
我心情低落,没有答话。
“以前我妈上班,我爸跑出租车,一天三顿都是我自己做饭吃。所以一般家常菜我都会,但是太难的就不行了。”
“我以前的同学,都比我年龄大。”他说。“现在很多人都生儿育女了。”
“那你路上小心。”
他说着就取下墙上的另一条太阳花的围裙系在身上,放水洗手,再洗鸡翅,沥干水,回头又问我:“奶油有吗?”
我记得他很怕热,也怕他热起来更难受,于是从手袋里翻出了记事本,扯了几页下来,叠在一起给他扇风。
我害怕,我稍微有任何动静,就会让他发现我已经醒了过来。
我缓缓顿住,没再往下说,因为发现他看我的眼色不太对。只见他的眉毛拧起来,视线落在我的嘴上,然后又移开,给我的感觉好像是突然就不高兴了。
我沉默,他也沉默。
我愣了下,回问道:“陈妍?不可能。”
“嗯。”
瞬间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
“番茄酱?”
我说:“没事儿,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我也不敢动。
就在我再一次准备换边的时候,他的手抬起来,指尖先是触到我的胳膊,随后缓缓地挨着皮肤往上移动,到了手腕,接着是手掌。
可是,当我碰到慕承和的手的时候,就像被毒蛇狠狠地咬了一口,突然有点惊慌失措了。
www.hetushu.com这时,刘启电话来了。
他环视一圈,皮笑肉不笑地感慨说:“还好,比我想象中整洁多了。”
“昨天晚上她就不见了,刚才我们找到她,她……”老妈没再说下去,转而说:“你要是有空,就来一趟吧。”
“谢谢你。”我说。
我坐着不太舒服,就将头无力依在车窗玻璃上,随汽车一起晃动,偶尔颠簸一下。在这种有节奏的摇晃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但是人家看不上我,我那个时候比她们小好几岁。”
“好像走到一半多了。”我改口说。其实,我想问,要是到了那里,我给我妈怎么介绍你,我老师,还是我的朋友?当我接触到那位男性乘客研究的目光,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我真的说错话了?”我又问。
我愣愣地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还不太习惯,过了老半天才回答:“没有。”
他却再没有搭理我。
我脖子酸得厉害,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离开慕承和的肩。这才发现,他其实已经睡着了。他仰着头靠在椅背上,唇抿得紧紧的,似乎是为了让我能更好地依在他肩上,身体坐得很低。右手拿着手机,左手平放在膝盖上,五指微微卷曲,掌心向上。
“哦。”我意味深长地点头,随即总结,“原来你喜欢年纪大的。”
我发现他的额头冒出了一层汗,便急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晕车了?”
我都忍不住开始唾弃自己,和刘启谈着恋爱,却对慕承和存着妄念,于是翻开手袋,拿出手机给刘启发了个消息,告诉他我有事去我妈那里一趟。
我甚至觉得,我对慕承和的好感仅仅是青涩少年的无畏迷恋和追捧,等我有了刘启肯定就忘了他。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就怕他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慕承和放下筷子,坐在凳子上,静静地看着我做这一切。
“牛奶有!”
“下一个菜,我做给你吃。”
“有啊。干嘛?”
“呃……”他怔了怔,“多大?”
他一直没动。
“有牛奶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