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0 保加利亚玫瑰

第一节

“要是他真是脑壳抽筋还好,如果真的喜欢上你,才真是不幸。”
他问:“中午有没有事?有事的话,我们就走高速回去。”
我下意识抿了下自己的嘴。
我承认,我是随后放在那儿的,我有责任,可是我又怎么知道他那么粗心,也不能全怪我。况且,嘴巴都让他白亲了,还这么忌讳我的口水做什么。
须臾过后,慕承和却又缓缓开口说:“我喜欢喝水。”
“不过,我们也都被你的迟钝传染了。”白霖说。“现在想一想,真是恍然大悟。”
“什么鸡血?”我纳闷。
昨晚,就是这副双唇,夺去了我的心跳。那种柔软触觉现在想来,仿佛还残留着。我不禁抬手,用指背摩挲了下自己的嘴。慕承和并没有看我,但是我却觉得他的脸恍惚染了一层极淡的粉红。我有点纳闷了,难道昨天晒伤的还没褪?
于是我现在站在客房中央,已近凌晨,又有了一种被打了鸡血的感觉,想跑到阳台上大声尖叫,又怕被隔壁的慕承和听到,又怕被酒店保安捉住。然后我跳到床上,脑袋埋在枕头底下,使劲地揪床单揉枕头。
总是觉得,好像我进一尺,他便退一丈。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那你们以前也没觉得慕承和喜欢我啊!”我不服气了。
“一句是,太晚了,我们回去吧。”我满心羞涩地仔细回忆了一下,“另外一句是,好辣。”
“所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居。”白霖语重心长地说。
“不可能。他头一分钟还和和图书我说话来着。”
加油站的小伙子在车那头和他说了句话,他一边点头,一边拧开瓶盖子。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件事情,需要提醒他一下,可是又捕捉不到确切是什么。然后,见他将瓶口放在唇边,喝了一下,透明的塑料瓶内的水面,荡漾了几个来回,舍下去一点,他的喉结随后动了动。随即,又吞了一口。察觉到我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慕承和狐疑地回望我,好像在揣摩我的表情。电光石火间,似乎意识到什么,垂头瞥了一下手里的塑料瓶后,脸色微微一变,故作镇定地将它放回原位。
除夕的夜里,他抱住我说,新年快乐。
第二天回去的路上,我因为双目浮肿,无精打采。而慕承和,他的内心如何忐忑不安,我倒看不出来,至少脸色清凉淡定,和空中骄阳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见我这个动作,就将自己那边没开封的水递给我。抱着那瓶水,我琢磨了下,他干吗给我一瓶新的呢,难道叫我把原来那瓶扔了,毁尸灭迹?不至于吧,洁癖到那种境界了?想着想着,不禁又瞅他。匆匆一眼,只看到他的下半截脸。嘴唇还沾着刚才的水,靠近里面的部分带着湿润的光泽。
“没有。”
“是他强吻你,又不是你强吻他,有什么可担心的。今夜要为此纠结烦恼、辗转难眠的人,应该是慕承和。”
“途中有没有牵你的手?”
“为什么?”
“是啊,当时我满口烧烤的辣椒味,估计m.hetushu.com辣到他了。”
“怎么爱上我就不幸了?”
到了加油站,我上厕所回来,发现油已经加好,慕承和在车里等我。
“你觉得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白霖问。
“这个事情不用你烦恼。”
“照你这么说,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我挺可怜慕承和的。”白霖没回答,反而幽幽地叹气。
在长途车上,他突然犯病的时候说,薛桐,不用,然后将我的手紧紧地拽住。
“好辣?”
期末作弊的时候,从他手中死里逃生。
“什么接下来?”
“接下来呢?”
难道,他有间歇性失忆症?
“我们就回酒店了。”
我俩在电话里,沉默了一阵。
“呃?”我愣了下,一时不知道怎么将这个对白接下去,只好说,“喝水好啊,每天八杯水,皮肤水嫩嫩。”
难道,真的是我给他下过迷药?
“有没有说什么?”
“他吻了你之后,又怎么样了?”
慕承和的一点一滴就像润物的春雨一样,落在我的心间,细细一想,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自何时开始为他着魔的。
我在心里嘟囔了几句。
和彭羽去看航空展回来,他将围巾围在我的脖子上。
最终我还是无视作息时间给白霖打了电话,不然我不知道若不找个人发泄下,我是否还能坚持到明天早上不发疯。
车拐了个弯。他打开收音机。音乐频道正在播最近的流行新曲。
“据说,”白霖从铺里坐起来解释,“人用针管推了鸡血后,会浑身燥和图书热,脸色红润,数月都不想睡觉。”
那么慕承和呢?他又是什么时候滋生了对我的异样情感?
原本我下定决心要戒掉对他的念想,到后来却发现这是多么的徒劳。
“你灌他喝酒了?”
大四的时候,搭了个末班车,以替补的身份拿到一个最低级别的奖学金,学校发给我三百块钱。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领到钱那天晚上,我兴奋得半夜都睡不着觉。
看到陈妍尸体的时候,他手足失措地哄着我,替我抹眼泪。
“接下来怎么办?”我很担心这个问题。
不晓得怎么了,虽看他的面色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我隐约觉得他的情绪,好像突然低落了下去。然后,他关上所有车窗,隔离了外来的风和气味,打开空调,还将广播换了个频道。
“什么什么?”白霖兴奋滴追问。
“我发现你平时不爱喝水。”他说。
早上的天气还是很凉爽,所以他没有开空调,任由海风穿过车窗袭来。我偷偷地瞄了他一眼。阳光射进一个角,落在他掌着方向盘的手上,照着手背上的淡青色血管。
我说:“要等我挣到钱能买车,估计要十年八年之后了,所以学了也没啥用。”
“……”
半夜被吵醒的白霖,比我镇定多了,听完我的叙述,意味深长地说:“小桐——”
“你趁着现在闲着,应该去学学车,以后要是我出差……”他顿了顿,迟疑了两三秒钟,自己继续接下去,“以后你自己也方便。”
“好像就说了两句。”
我眨http://www.hetushu•com巴眨巴眼睛,是不是刚才哪一句话说错了?
那些带着咸味的海风,将他的头发吹乱了些。他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全然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这下换成我的心七上八下了,让我不禁怀疑,昨晚是不是真的只是我在做梦。我这么一想,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冷静冷静,把兴奋和激动都给剔除出去,前后整理下思路,于是拿起他上车前买的矿泉水咕噜咕噜地灌了好几口。
我却不太喜欢这个行为,总觉得无论两个人多么亲密,沾着别人的唾液,是件不怎么舒服的事情。在家和老妈老爸,倒是没有分得这么清楚,但是仍然尽量各用各的东西。后来和慕承和住了段时间,我发现他和我一个德行。不要说茶水杯,漱口杯,就连碗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当他发现咽下的,其实是我喝过的东西时,也许被恶心到了,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瓶子放回原位。随之发动车,开出了加油站。
瓶子在挨着前面的玻璃,随着车的颠簸,来回的晃动,好像在努力滴提醒我们俩,它真实地存在过。我靠上前,将它揽了回来,放在侧门。
他看着前方,没接我的话,所以我觉得我这话没说到位,于是喋喋不休地将老妈小时候在我面前细数过的喝水对人体的好处,全部照搬在慕承和面前唠叨了一遍,最后,也许看我一个人自说自话了半天很辛苦,而作为听众的他啥反应都没有,很不仁义。终于配合了下我,附和说:“原来如此啊。”
“为什么?”明明是http://www•hetushu•com我比较可怜。
“我们以前都是听你的一面之词,也没见过他究竟是如何对你,当然被你主导了。”
“你又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你喜欢他。”
“没有。”
“因为你迟钝。非要人家强吻了你,你才觉得人家好像是喜欢你。”
“对哦。”
“你说,”过了会儿,我终于忍不住问,“他是喜欢我么?”
他眼波微动,没再说话。
“……没有。”我听到这个问题,很想扁她。
难道,昨天是我魔障了?
我以为他会教育我一顿,没想到仅仅笑着瞥了我一眼。
他伸手去拿前面横放着的矿泉水。
“干吗?”
后来等我心灰意冷,不再烦他,缩回自己的壳里,他却渐渐和我亲近了起来。
我的嘴巴安静下来之后,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首先,探讨下我是从哪一个瞬间开始喜欢上慕承和的呢?
白霖趴在上铺的栏杆上,翻个白眼说:“至于么,三百块钱。人家不了解的,还以为你打鸡血了。”
白霖的话让我开始在回忆中翻找关于慕承和的蛛丝马迹。
他来代课的时候,在办公室,托着我的下巴教我发音。
“他当时神志不清,脑壳抽筋?”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啊。”
“嗯。”我用手背蹭了下嘴,拧好瓶盖,“有点,我妈也这么说。”我就是有这毛病,不喜欢多喝水,一吃饭就口渴,然后猛喝汤或者汤泡饭。
“你是不是给慕承和下什么药了?”
我和白霖翻墙出去,夜不归宿,他深夜接到我电话,开车到派出所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