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0 保加利亚玫瑰

第三节

我摆摆手,掀开他的胳膀说:“我走了。”随即又去开门。
今天是和慕承和约定的最后一天,走还是不走?
他却突然问我:“薛桐,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气结。
这一回,他比之前还要快,止住我的动作,然后用身体将我抵住,猛然吻了下来,他的牙齿磕在我的唇上,生生地疼。我想扭头躲开,却被他钳住下巴,丝毫动弹不得。越是用力挣扎,他贴得越紧。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力气可以比女人大那么多。
我怔忡,“……没有。”
黑暗中借着夜色,我看到慕承和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屋子的大门方向,睑上似乎罩着一层淡如薄雾的忧伤,几近透明。这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后面,还有一段让慕承和终身不敢直视的记忆。
“嗯。我和另外一个新来的女老师住在一起,正好下周一起培训。”我埋头吃饭。
“准备什么时候走?”他又问。
临睡前,终于来电了。突如其来的光明,一下子将我们拉回了现实地界。我有些难受地眯起眼睛。
我告别道:“慕老师,再见。”说完,就去拉门。
“为什么?”
“他们怎么认识的?”我问。
他被我说的怔了下,脸上的怒意被另一种表情取而代之,“我……”依旧没了下文。
盒子未曾开封,从它刚才呆的角落来看,应该放了有些日子了。他想送的是个什么样的异性呢?他为什么买了又搁在这和*图*书里?是一直没有机会,还是最近因为我杵在这里,让他根本就没有接触那个人?
我越说越觉得愤恨不平,最后不禁连名带姓地叫他:“慕承和,我还想问,你究竟要怎么样?”
我错愕了。
夜里,我盘腿坐在沙发上,听他讲了很多故事,甚至还有父母的一些经历。他父亲当时是从美国留学回国,在A大教书,其间遇上了他母亲。
我据理反驳他:“什么要怎么样?要我走的是你。先亲了我,然后又不理我,整天躲着我的还是你。好像多看我一秒钟都要长针眼的那个人,还是你。”
“唉——”白霖失落地叹了口气,“他昨天叫你别走了吗?”
用赵晓棠的话说:“当男人不知道给女人准备什么礼物的时候,送钻石或者送香水准没错。前者消费门槛较高,后者要大众化些。”
“缺不缺什么?”
“我怎么女色魔了,你俩都接吻了,发展点什么多正常啊。孤男寡女的。有没有?到底有没有啊?”
“那个时候你多大?”我问
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有点错愕。他的眼中带着薄薄的怒意,嘴唇紧紧地抿着,耳根都是红的。生平第一次见到他生气的模样,没想到发怒的对象居然是我。
我不挑食,别人做什么就吃什么,但是依旧无法否认,那盘鱼还蛮好吃的,有点甜有点酸,就是我平时嗜好的那个味道。
须臾之后,他说:“还有,也可能是因为我。”隐约透着自www.hetushu.com责。
在锁被拉开,门缝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的手倏地伸过来,将门大力的拉了回来,只听“砰”的一声,锁了个结实。
我听闻之后,张了张嘴,也没挤出一句话来。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慕爸爸的去世,才导致了慕承和的单亲状况,没想到在那之前这段爱情就有了结局。
“十岁。”
慕承和回房前,忽然说:“薛桐,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其实还有个妹妹?”
过了会儿,香味从厨房飘出来。
“本来你挺坚决的,怎么今天就打退堂鼓了。昨天晚上,他是不是对你那个啥了?”白霖暧昧地问。
“那边宿舍联系好了?”他问。
“不缺了,要什么从家里带过去就行。”
“有一次我在学校图书馆那个池子边玩儿,一时犯病就栽进水里,差点被淹死。”
“我送你。”
“后来,他们离婚了。”他平静地说。
所有东西被我整理成两个大包放在玄关,然后开始换鞋。慕承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忙来忙去,最后走过来,弯腰替我提起东西。我想从他手上将包夺回来。但是,他没松手。在我固执地使了点劲后,他妥协了。
“结婚之后,我母亲开始从政,我父亲继续在研究所里做他的学究,基本上和这个世界隔绝了。开始是吵架分居,接着就离婚了。”
我说:“我马上就消失,再也反不了你了。”
前几天不知道他从哪儿带回来一瓶红酒,他随手放在玄关的鞋柜上。我和*图*书对酒不在行,不知道应该怎么放。只记得餐桌边有个齐腰的柜子,似乎酒都放在里面。
他的语气极淡,恍然一听,还以为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薛桐,吃饭。”他说着,端了两盘菜放餐桌上,正好看到我将盥洗间的牙刷和日用品收回自己的行李袋。
他用简单的两句话将这段故事带了过去,具体慕妈妈如何大胆,慕爸爸如何传统,两个人又如何终成眷属,却不再提及。
“以此为导火线他们分居了,母亲忙不过来,我就跟着父亲住。”
打开柜门之后,在好几瓶伏特加瓶子旁边,我看到一个不大的长方形的纸盒子。切面是菱形,灰白盒子的腰上绕着一圈深紫色,朴素却精致。我以为是个什么小容量的洋酒盒,所以好奇地拿出来看了看。这下才发现,它根本不是酒,而是一瓶香水。得到这个结论后,我的心倏地凉了。它是我第一次在他家发现的、女性用的东西。
他的气息透过他的吻,铺天盖地地袭来,激烈凌厉。和第一次的吻截然不同,甚至和平时的他都不一样,盛气凌人地几乎让我眩晕。
“我父亲当时就来气了,说是母亲的娘家一直瞧不起他,孩子跟着她姓慕不说,现在有了毛病也推到他身上。”
“你个女色魔。”我说。
“……没有。”
我想起白霖说,他是不是把你当成什么替身了。慕承和说,我有个妹妹,和你一样的年纪。两句话一直翻来覆去地在我脑子里绕成一团。我知道m.hetushu.com我电视剧看多了,想象力被成功激发,并且全是狗血又雷人的剧情。可是,自己越想下去,越是感到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郁结于胸。小心翼翼地将香水放回去之后,我回房继续收拾行李。
“我想也许有很多方面,社会关系,性格特点,生活目标,家庭背景都不一样,所有的东西交集在一起就有了这么个结果。”
他似乎有点后悔说到这个话题,但是禁不住我的好奇,只得缓缓答道:“我母亲当时是他的学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开我,却依旧脸对着脸网络状态,鼻尖挨着鼻尖,我顶着略微充血的嘴唇,面无表情地直视着他。他亦然。就这样,我们相互盯了很久,直到彼此的呼吸渐渐平稳,我终于没憋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不到中午他就回来了,带着食材,还破天荒地对我说:“我做鱼给你吃。”言罢,兴致勃勃地去翻书柜里的食谱。一面看,一面做。
霎时间,我愣了。
当时白霖还不屑地白了她一眼:“我看你要么做轻声,要么就得去做尼姑,算是彻底顿悟了。无论什么浪漫动人的事情,只要经由你的嘴一说,都俗不可耐。”
我从没买过这类玩意儿。一来完全没那个兴趣,二来也没有那个能力,小小的一瓶可以花掉我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倒是赵晓棠以前经常用。她从不自己买,都是这个哥哥那个哥哥送的。
就算他在生气,但也不能蛮不讲理是不是?
他的睫毛颤动了下,又和-图-书重复了一声,“吃饭了。”
“不久他们就离了。”
“我五岁的时候就有了那个病,大人带我四处求医。一般孩子得这病是很罕见的,医生就说有可能是隔代遗传。因为爷爷也是壮年失聪,所以母亲就埋怨是爷爷遗传给我的。”
清晨,暴风雨后的天空一碧如洗。
“我母亲后来再婚了,她是我继父的女儿,和你一样年纪。”
“不用了。”我也拗上了。
他又说:“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据说大胆泼辣,父亲虽然留过洋却比较守旧,所以最后拖了很多年,两个人才结婚。”
气氛凝重。
“那你还犹豫个啥,赶紧走了得了。要是他不喜欢你,就趁早找个台阶下。要是他喜欢你,”白霖邪恶地笑了下,“那你故意走了,正好气死他!”
“没有!”我申辩。
我听见这话,有点不是滋味,米饭堵在嘴巴里,嚼了几口,赌气说:“吃了饭就走。”
我思前想后,觉得白霖这人虽然和我一样没心没肺的,但是说的还挺对。我趁早给自己留点后路吧。在家里捣鼓了一阵,还顺便替他收拾了下客厅。
吃过之后,我抢着捡碗筷,两三下洗干净,就收拾自己剩下的行李。
“后来呢?”
即使胸中疑惑万千,我也不想再问了。没想到临近而立之年,这些往事仍然让他心存芥蒂。那他现在又是什么立场呢?住在父亲留下的房子里,和母亲保持着距离,无论在什么地方提到他的时候,都只是慕承和,而不是他母亲的儿子。
时间似乎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