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0 保加利亚玫瑰

第四节

白霖说:“要论张扬势利跟拜金,谁比得上我们赵晓棠啊,怎么没见你烦她。”
她说:“这些老师都挺爱护我的,所以工作起来挺好。”
“小时候,我妈怕麻烦,就一直给我留短发。你都不知道,我多羡慕那些女孩儿,时而梳着可爱的小辫子,时而长发飘飘。我就琢磨啊,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把头发留得很长很长。”
“哦。”送走他,收拾了点东西,就往学校里去。
赵晓棠自己问:“怎么不一样了?”
“你能懂就好。”
我闻言,嘴角翘起老高,“你这是在夸我漂亮可爱吗?”
“先有意大利和德国那边来的专业车手做示范,然后就可以自己开。”他说,“薛桐,你知道吗?它百米加速只要三秒钟。”
可是,我什么也不想再说,只是用右手撑住身下的椅子,把身体支起来,带着满是洗发水泡泡的脑袋,仰着脸,恶作剧似的咬了口他的下巴。
下午,张丽丽回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从学校收发室取回来的包裹。我嗅到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
“哦。”
他肯定一直都从未意识到自己长得有多么的漂亮。睫毛不长,但是在眼角最末的那个地方恰好卷翘起来,让双眼顿时显得灵动晶莹。难怪他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到了四五岁都看不出来空间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要仔细想一下,我什么时候开始剪齐刘海的。”
“正好农历大年三十?”
“飞行啊?我都没坐过飞机,”
一句极朴素的话,却像是花蜜般散发着芬芳,在空气中逐渐蔓延,使我的整个身心都妥协了。我缓缓地应了他。
他瞥了我一下,然后将一张毛巾搭在我的脸上,遮住我的视线,说:“这样不会溅到眼睛里。”
电脑打开后,他找出他在当地照的照片给我看,都是些浅粉色的玫瑰,短小的花瓣层层叠叠紧缩在一起。另外一张是刚采下的花骨朵儿,等着露珠,含苞待放,很像等待着亲吻的鲜嫩嘴唇。
“那你是什么意思?”她冷眼瞅我,将垃圾袋提起来。
“玫瑰?”
“是啊,你说这是为什么呢?”他一边含笑与我打太极,一边掏出打火机去阳台抽烟。
他说:“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也会让我自卑?”
他笑了下,没狡辩。
“嗯,除夕夜里出生的,因为好记,所以一直都过农历生日。”
慕承和却没笑。他神色缓和了许多,耳根的红渐渐褪去,皮肤比我们去海边之前黑了些, 但是丝毫没有掩盖住那份隽秀和灵气。
热水随着他的手,流到我的耳际,舒服得要命,我想闭上眼睛慢慢享受。可是,又舍不得不看他。一张清秀韵致的脸如今悬在我的上面,眉心轻轻拢着,在认真http://www.hetushu.com地挤洗发水。我瞅着他,一秒两秒三秒……
“我教你的时候还没,后来春节看到你,就剪了,那天你穿了件红色衣服。”他说。
气走的,再也不来我们宿舍的“小日语”。
路过一家香薰店,白霖问:“你家那瓶香水最后咋办了?还在哪儿?”
“香水?”我的心猛然跳了下,眼睛往酒柜里瞄了瞄。难道说那香水真是送给我的?
“不知道,直觉。”
我说:“那不一样。”
喜欢你那灿烂的笑容。
她闻到得法,愣了下,脸色随之垮下来,将饭盒放在桌子上,几步走去将窗台上盒子里装的豆干、咸菜、臭鸭蛋全部都倒在垃圾筐里,然后再将垃圾袋扰起来,准备扔出去。
香味散开后,我又使劲闻了下,“有花香味,是什么香水?”
他皱眉,“怎么弄的?”
“你别告诉我,你没想过这些。现在谈恋爱哪儿像大学的时候,谁热情,谁长得帅,谁学习好就喜欢谁,不合适还能换一个再试试。现在工作了,只能发展以结婚为目的的男女朋友关系。”
他冲掉泡沫给我洗第二遍,忽然轻轻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那日午后,慕承和像个孩子似的,看着我把那两个包掏空,然后然后将所有东西又一一放回原位。智商高的人不一定情商就会高,看来心理学家们果然说的是真理。
“那有机会我们去订航班,哪儿也不去玩,就在各大洲机场蹲点,一趟接一趟围着地球绕圈,让你一次性过瘾。”
最后,我在那里买了一堆香薰和精油,老板还赠送了我一个香薰灯。
“我觉得你平时肯定不用这东西。”
因为是学校的二级学院,既不在师大西区,也不在校本部,而是在城市另一头的一个大专院校旧址里。怪我一时被慕承和迷惑,答应他留下来,害得我每天要提前一个小时出门,幸亏附近有条地铁线,不然这种酷暑的天气,我觉得我会死在路上。而那间单身宿舍,被我用作午间休闲地。
土豆丝倒进油锅里,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那天,我过生日。”他说。
他不急不缓地揉着我的头皮。
“真的啊?生的这么好。”我挺吃惊的,“真可惜,你该早告诉我的。你送我喝伏特加当新年贺礼,我却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保加利亚在哪儿?”我承认我对地理比较白痴,完全不了解这个国度在欧洲什么地方。
“不知道,反正得比我挣得多。”张丽丽答。
张丽丽问:“你和你男朋友吵架了?”
“我头发太长不好洗。”
“不是英国玫瑰么?我一直以为玫瑰是英国的最有名。”
“自己开?”我问。
“什么和*图*书牌子的?”
我带着委屈向她告状。
因为脸上盖着毛巾,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他说这个“嗯”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模样,一直不得而知。
“你可是理工的高材生,你们不是凡事都讲逻辑的吗?”我不依不饶。
“嗯。”他答。
“香水。”
“什么?”我问。
假期里,单位给新老师岗前培训。所谓的培训就是开会,学校人事处的老师一人一个主题,每个主题一到两天,就给讲学校的规章制度,让我们记笔记。
“就像个男孩儿。”
“我想了想也是,他也许特怕别人看不起她。”
慕承和去搬来电脑桌前的椅子,将靠背放低,恰好抵在盥洗台上高度一致,放了个靠垫在座位上,试好水温,然后示意我躺上去。我照着他说的仰躺,脖子垫了一层毛巾,头发正好放在盥洗盆里。他俯下身来,弯着腰,手指伸进我的发丝。伴着流泻而出的温水,我顿时觉得惬意极了。
他去拿吹风,给我吹。因为电吹风的声音太大,这期间我们没有再继续说话,直到头发干了大半,我开始自己梳。
“不是,是短款的羽绒服。”
“啊?是什么?”
他一边替我洗菜,一边兴致勃勃地给我讲白天的经历,像个去游乐园回来向家长汇报奇遇的孩子。
他拉我入怀说:“不要走。你走了,我肯定没有勇气一个人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他避而不答,反而问:“你觉得是什么花香?”
“我记得衣服后面有个帽子,扣子是木制的。敲钟的时候,你还想抱我,结果活生生地忍住了。”他忍俊不禁。
“第二年春节你在哪儿?”
“张丽丽。”我急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骤然一紧。随后,慢慢地伸手拉开遮住视线的毛巾,重新看到他的脸。我盯着他,他盯着我,两个人都半晌没有吭声。
室友也是今年的新老师,叫张丽丽,她毕业前就签约了,所以比我对这里熟。
“没有,他出差。”不可否认,我听见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心里无比舒坦。
“希腊旁边,说俄语他们也能听懂个大概。”
“保加利亚有一个别称叫‘玫瑰王国’。”
我突然觉得应该感谢张丽丽,不然哪儿有这样的待遇。
可惜我实在不稀罕,要是换两年前,我还会告诉她:“其实没啥,A大传说中那个惊才绝艳、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爆胎的老师也挺爱护我的,爱护我到都强吻我两回了,还死乞白赖让我和他住一块儿来着。”
“薛桐。”他叫我。
后来,好些个同楼的老师一起出去吃饭,也叫上了我。大热天,喝着冰镇啤酒,吃火锅大快朵颐。在嘈杂的人声中,我和-图-书突然相信起慕承和来,就在和他分开不到十二个小时的时候。
我急忙弯腰拦她,一不小心打翻了香薰灯,里面香薰油溅过来烫到了我。我惊得跳了起来,手一甩却打翻旁边的饭盒,开水泼出来,半数洒在我的手肘上,过了两秒钟才觉得火火辣辣的,疼得我龇牙咧嘴地跑去自来水管去冲凉水,渐渐地看到皮肤上起了几个水泡。所以,慕承和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我左胳膊正上着烫伤药。
“不行,会熏死人的。现在几点,我去洗发店好了。”
他看了下表,想了想说:“我帮你洗吧。”
回到宿舍,我好奇地把香薰灯用蜡烛点起来,装了些水,滴上精油。片刻之后,整个房间都飘着一股薰衣草的味道,顿时好心情的去叠衣服。
“我,我记不起来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难道他当时给我取这个俄文名字不是为了整我?我的视线从手上抬起来,狐疑地问:“玫瑰?”
还有一张。
“他以前教过我们《教育心理学》,对我挺爱护的。旁边那个比他稍微年轻点的是魏老师,对我特好,以前读书时……”她又开始噼里啪啦地炫耀个没完,不禁让我想到念书时,女生楼那个被我的“亚美爹”
他挨着我坐下来,手指将我垂在他手边的发尾绕来绕去地玩。
洗澡的时候,慕承和替我仔仔细细地包起来,让整只手臂沾不到水。然后在这种状态下,我独臂完成洗澡穿衣工作。
“不过。”张丽丽还补充说,“还有一种男人,别看他资历平平,都比不上我们,但是他有一双好爹妈,这种人也是稀缺资源。”
“你没有给我打电话,连短信也没有。”他黯然地说。
如果他把那一次叫做第一年的话,那么第二年应该就是指今年,我想了想回答说:“去找我妈了。”
照片上的慕承和站在阳光下,似乎被玫瑰的刺给扎着手指了,拧着眉头低头看手。还刻意避开那要使他连续打喷嚏的骄阳,旁边的保加利亚女孩儿正准备将剪下的花递给他。在他身后是玫瑰谷的灌木,晴空湛蓝。
张丽丽小声说:“薛桐,这个李老师长得帅吧。”
第二天开会,她又挨着我坐。当日的培训内容是“如何正确处理师生关系”。会议室那头负责主讲的魏老师问:“老师们认为应该如何处理师生关系?”
“结果你没联系我,后来,我又觉得不太妥当。”说着,他真的去取那个盒子。
她背着我在厕所里接了个电话,烦躁地说:“都叫你别寄了,同事看到我家里给我捎的全是这些乡下东西,多丢人。”
“为什么?”我诧异了,“我俩一比,谁更好,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我想来想去除了我是女人http://www•hetushu•com这个事实外,完全没找到我身上究竟有哪里值得他自卑。
“老师。”
“红色的大衣?”
他观察了下,“这可不能沾水,夏天感染了可不得了。”
“这个,看个人喜欢。”
可是前几天,慕承和教育过我,要我好好和同事相处,别一天到晚和念书时一样就知道贫嘴。所以我谨尊师尊教诲,笑了笑对张丽丽说:“是吗?那你真走运。”
“本部。”我一边抄笔记,一边回答。
“可是,我还想洗头。”我挠了挠,出油的头皮。
“嗯?”
冲洗干净后,他拿干毛巾给我擦干头发。
“那你等着,以后我挣丁钱给你买一辆。”
“本部?”
我转过身去接着看书,听见她从厕所里出来,将包裹整个一起扔到了垃圾筐里。
“我没给你说吗?我就是这里毕业的,虽说是个二级学院,不过好歹挂的是A大的牌子是不是?”
张丽丽的脸色变了下,随即又笑说:“所以说现在工作不好找,无论是什么学校的,考上名牌大学的时候有多风光,毕业出来大家都是一样。”
他露齿笑了,“嗯,是保加利亚玫瑰。很特别,不是大红,而是粉色的,花瓣很小巧,开在保加利亚山谷的大马士革玫瑰。有一年我去保加利亚开会,中间有好几天的休息里间,就呆在索菲亚南边,那里有些小村庄里,整个山谷都是这种玫瑰,铺天盖地的粉红色,很美。”
可能是在他毫无知觉间,别人替他捕捉的。
说到这里,慕承和没有继续沉默,缓缓开口说:“我觉得长发也行。眼睛大大的,留着齐刘海,头发又黑又亮,像个洋娃娃。”
“咯咯咯”地乐,“你当我是人造卫星呢?”
后来,我无意间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粉玫瑰的花语——
“嗯。”
“嗯,是够长的。”
饭菜端上去,我坐在他对面,继续刚才的话题,“慕承和先生,总结一下,您试驾是什么感觉?”
“明天洗吧。”他说。
晚上在家,慕承和心情极度愉悦。他白天去飙车了,说是某顶级跑车组织什么么全球文化之旅,在A城也做了一系列活动,邀请了一些人试驾,慕承和的一位朋友知道他喜欢车,就叫了他。
那为什么,慕承和这么喜欢我当老师?虽然他嘴上没说,心里多半在撒欢。
“为什么?”
“不知道,我也不懂,反正以前没见你们用过。”
“好。”他也笑了。
“这么早就混熟了?”
“Stella。”
“薛老师,你哪儿毕业的啊?”
“为什么?”
“A大。”
“这个你也会?”
周末约白霖和赵晓棠一起逛街,我对她们说起这些。
“可是后来,白霖说我个子小,留长头发显得更矮,所以我就全都扎起来http://www.hetushu•com。赵晓棠也说,要是我剪个短发,会俏皮一点。”
张丽丽和一群男老师打成一片,虽说她的目标不在这些人中,但丝毫不影响她对异性的热情。我不喜欢那些动不动就爱和异性搞暧昧的女孩,也不喜欢处处炫耀自己的人,更加不喜欢嫌弃自己出身甚至父母的儿女。
白霖接嘴:“是你自己小心眼。”
“作息里间同步,还有共同话题,但是都当老师多没意思,两个人收人也不高,一棵树上栓死了。”
“嗯,还行。”
“很好的车?比宝马还好?”名车里我就知道宝马和奔驰,还有白霖那悲催的悍马。
我接过来,欣喜地打开,里面是一个像墨水瓶一样的玻璃瓶子,上半截紫色,下半截是透明,我喷出一点,嗅了嗅,“好香。”
就是这么一张面容,此刻却挂着一点失落的表情。我本可以说,这不能全怪我,你也有责任,全怪你回避我,所以我才故意这么做的。
“不如,你也买点回去,熏熏你家慕老师?”白霖笑。
“为什么啊?”我问。
我拿着盒子仔仔细细地研究上面的英文。
她不过就是想让我羡慕羡慕她嘛。
好不容易挨到天气凉快点,慕承和居然要出差去。他说:“我不在,你也不要住这里,这几天暂时和你那个同事一起住宿舍吧。”
张丽丽推门而入,手上端着从隔壁错来泡方便面的大半饭盒开水。
我知道,她暗示我和她殊途同归来着。
“其实,我买了个东西本来想除夕送给你。”他说。
“我爸爸生病的时候,我照顾了他好一阵子,也是这么给他洗头的。”他说。
慕承和说:“其实,你那个同事可能有点自卑吧。”
“同行好,也不好。”
“你肯定是不想我看你。”我嘟嘴。
慕承和眉目舒展,“保加利亚的玫瑰啊。”
“那你准备找个什么样的?”我问。
“你俩同行啊。”
我瞧着他的兴奋劲不禁好笑:“你刚才说是什么车来着?名字太长了没记住。”
“为什么当时突然想送我这个?”
“布加迪威龙。”
初恋。
泡沫沾到我额头上,他替我抹去。
按照张丽丽的标准来说的话,她是肯定不会再找一个老师了吧?
他眼睛闭起来似乎在回味,须臾笑意流淌,薄唇轻扬说:“好像在贴地飞行。”
说实话,它们并不如我预想的那么千娇百媚。小小的玫瑰灌木丛,叉枝丛生,颜色浅浅,枝条上布满了尖锐的刺,在慕承和的认知中,却觉得它和我很相似。
所以我不喜欢张丽丽,张扬、虚伪、势利。
“哦。”
“嗯。”
回到宿舍,洗了个澡出来,我发现垃圾筐里的包裹被人捡了起来,放在外面的窗台上。此后几天,房间里都飘着那个味。
“他干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