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1 亲爱的橡树

第四节

“那还用说吗?肯定能。”我一边回答,一边转身装着准备入睡的样子。
“妈妈,我以前不体谅你,现在我也有爱的人了,所以我知道一个女人有多难。”
那是两年前航空展,我逃漂课去听慕承和的讲座,跟着李师兄混进会堂。白霖发短信,要我替她照一张现场照片,回去观摩。
“那得多难呐,跟唐憎取经似的。”
我如果爱你——
“嗯。”
我问过慕承和关于他母亲再婚的问题,他说:“刚开始是恨,后来长大了又想,其实很自私。”
“怎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隔得太远,手饥像索也不高,所以照片一点也不清晰,在我把它放大数倍后,他的脸更加模糊了。
“你记不记得我们中学学过舒婷的一首诗?”我说。
“刚才我想过了,先考翻译学院的研究生,然后试试看。”
张丽丽笑了,“但凡是和爱情有关的文章和诗歌,我倒是记得特别快。”说着,张丽丽真的轻声将它完整地背了出来。
“没结过婚?”
甚至春雨。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
我如果爱你——
“那次你在墓地生气地说了一半www.hetushu.com,我就猜到了。”
致橡树
也不止像险峰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我像中了魔咒,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你去年不就说要结婚吗?这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没见你提?”
可,我一闭眼,就能回想起他当时的神色。
“你想和他过一辈子吗?”
在这荒郊野外的,夜里啥娱乐项目也没有,就轮番接亲朋好友的电话来打发时间。老妈的来电有时候比慕承和还勤。
“我背了很多遍都没过关,最后被语文老师惩罚抄写了几十遍。”
“哦。”这次,我知道她说谁了。
老妈听了这话之后好像哭了,半晌才说:“把那孩子带给妈妈看看吧。小李说是个挺俊的人。”
“那就不要管别人说什么。他比你压力大,但是只要你把这个坎儿跨过去了,他才能跨过去。”
我认真地想了想,又想了想,点头,“是真心的。”
我拿起手机看了照片一眼,屏幕在黑暗中发出幽蓝的光。
“没有。”
不知道为何,老妈突然这么叫我,一样的声调,我感觉像回到儿时没改名字薛童。大家都叫童童,童hetushu•com童。因为妈妈姓童。可是奶奶说,一个女人怎么能老占着我们家孩子的名。所以给改了个字。
舒婷
我淡淡的说。
“童童——”
“本来是轮我的,哪知道今天你陈伯伯突然坐长途车来了,我就跟人换了换。”
那么智慧。
张丽丽平时说话的声音就好听,如今浅浅低吟,在这安静的暗夜中显得格外悦耳动人。不知道哪一句触及了她的心底,在念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听得出她哽咽了。
那么儒雅。
“还有一个事要跟你说,”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晚上正和大家闹腾,我接到了老妈的电话。
过了良久,我又睁开眼睛,悄悄地抹掉脸上的泪痕,在心里默默的说:“慕承和,我也会做你的木棉。”
“我以前不同意,并不代表我现在不同意。只要他对你好,你高兴就行。”
“家里有些什么人?”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我……”我的脸倏地红了,“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心。”
我怕什么?
也不止像泉源
我们两个人一起沉默了好长时间。
,这些都还不够!
“完全不介意是假的hetushu.com。可是,我们没有权利用自己的快感去践踏别人的幸福。”
每天吃过晚饭,学生们休息一会儿,还要继续夜训,但是比白天的训练强度低很多。有时候是整理内务,有时候还会分组拉歌。
睡觉前,闲来无事,我把手机里的图翻来看,翻到末尾瞅到两年前的一张照片。
“你觉得他是真心对你吗?”
“现在见在不介意了吗?”
“傻孩子,这种事情,自己有感觉,骗得了外人,骗不了自己。”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他爸以前也是A大的老师,后来去世了。他妈是个公务员,听说职务高。有个继父,还有个妹妹,不过都没什么联系。”
“想。”
老妈这句话就像给我吃丁定心丸,心境豁然开朗。
“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你看,我说了在你面前不提他的……”
“《致橡树》。”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说吧。”
“可是哪有那么简单?”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薛桐,你说我还能遇见这样的爱情吗?”她问。
张丽丽思索了下,“当市长,我写过作文,还得了奖,哪知现在差别也http://www.hetushu.com忒大了。”
在我们之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失去他。
“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妈,你们以前经常吵架是从我在游乐园走失那次开始的吗?你怪他,他怪你。”
“本来我们打算等你考上大学就告诉你爷爷奶奶,我们协议离婚的,哪知道中间他出了了意外。我就想啊,你这么爱他,既然他都死了,又何必再说这些?”
老妈在电话那边愣了下,似乎又恢复了她紊日里的冷静,顿了顿问:“他是单身吗?”
“可是,后来念了四年,只知道我要高分,我要及格,我要找个好工作。什么算好工作呢?窝本市,高工资,工作轻松,老板和善。却把初衷搞丢了。”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慕承是我以前在A大的老师,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你要当同传?”张丽丽问。
“我们……你……”她显然对我这个态度有点惊讶。
“是。”
“不是,不是。我们合不来,不是因为你。”
慕承和站在台上,穿着西服侃侃而谈,笑容洋溢,风姿卓越。
“我现在想起来,我也有梦想。”我说,“高考的志愿是我自己填的,我只hetushu.com选了外语,因为我曾想当个翻译:小时候刚刚学外语,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东西。但是我爸爸关心时事政治,每年现场转播答记者问什么的,他就一直守着看。我在旁边一边做作业一边听,就特别佩服那些能一边听一边翻译的人。后来别人告诉我,那不是一般的翻译,叫同声传译,是很高级的一种。”
“薛桐,谢谢你。”她欣慰道。
“那后来爸爸是有外遇了吗?”
张丽丽在床上拍蚊子。
甚至日光。
“我就想啊,我也要傲那样的人,所以才学的外语。”
“我一直以为是这样。”
“你小时候有什么梦想吗?”我仰躺着问。
我笑了,将手机贴着胸口,“我认识一个人,他告诉梦想和理想是不—样的,梦想很有时侯遥不可,而理想应该是现实的,我们为之努力就能实现的目标。当我们们把—个—个的理想完成的时候,梦想就接近了。”
“啊?”她诧异了。
“我过去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几乎快做到了。他就是在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的梦想,那么坚定顽强,都让我嫉妒了。”
借你的高校炫耀自己;
“妈。”我说,“你不是值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