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尾声

我吃的有点撑,直往我的脖子里钻。我便将手伸进他的大衣里取暖,脸颊埋在他胸前,贪婪的呼吸着他的气息。
我愣愣的张嘴,“真的假的?”
我说:“好啊,那么小白可就该叫我师娘了。”
白霖捅了捅我。
白霖埋怨着李师兄:“你傻啊,自降辈分不说,还拉着我垫背。看在薛桐比我大,你还是叫他姐夫吧。”
看着广场上的那个大钟,我问:“你记不记得上次一起来这儿是什么日子?”
“什么?”
“幸福啊,有你就会一直幸福下去。”
“有你在,就不冷。”我说。
何需孤灯照苦竹,
不慕神佛乾坤和,
“什么?”
这是慕承和的笔迹,他肯定是在我们去洗手间的那段时间写在上面的,最后“黄昏”二字因为时间仓促,磨叽未干就收起来了,所以抹花了一点点。然后,这东西应该是他在抱我的时候,趁我不注意放在口袋里的。
一比一扯平了。
“一下子就两年了。”回忆起往事,有的好像很遥远,有的又好像就在眼前。
本来,白霖生日还没到,但是鉴于第二天我与慕承和要一起去B市,所以提前到周六和她吃饭庆祝。白霖家的李师兄看到慕承和仍然很别扭,介于慕承和现在还在教他们,依旧http://m.hetushu.com唯唯诺诺的叫了一声:“慕老师。”
她对我比较和善,但是隐隐中还是呕吐者威严,使得我有点拘谨、害怕。
“去去去。”我笑着拍开她。
“承和。”我蹭了蹭他的衣服。
“其实……我没看懂那首诗是啥意思。”
“可信度百分之八十。”
这一天我们吃到很晚,和白霖聊了许多大学时候的事情,点点滴滴都是感慨,以至于多喝了几杯。师兄碍于与恩师同桌,不敢放肆。而慕承和就一边喝茶,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们聊。
青桐有心叶相承,
一方清辉前尘冷,
我笑眯眯的说:“刘启祝我们新年快乐。”
慕承和也跟着忍俊不禁。
生亦有数与天争。
他听见这一句,微微的点点头,笑意更浓了。
我不禁好笑。
此山无雪道无恒,
他从背后拥着我,下吧搁在我头顶上。
“那你想不想知道当时我在你面前许的什么愿?”我转身问他。
我继续喊:“你说,那个人的名字是不是叫薛桐?”
整个过程,没有惊动到同桌的另外两位男士,只有我和白霖知晓。
结账之后,我跟白霖两口子一起去洗手间,慕承和坐在座位上看包。
“继续什么?”他装傻反问。
目成和硕和*图*书:“我小时候也怕她,挺正常的。以后也许熟一些,你就不害怕了。而且我们也不住一起。”
顿时,有万般思绪涌上心头。
悔上灵山拜昆仑。
他闻声停下脚步,转过身狐疑的看着我。
“你怎么知道?”我纳闷。
可是,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呢?
慕承和问:“收到什么了?”
远处有个几个大人带着小孩拿了一堆烟花在放。父亲模样的男人领着孩子一起去点地上的烟花。天空绽放开出一朵紫红相间的花,停顿片刻后,又变成银色的流星朝河面内落下。
“他那点小九九,我能不知道?他订了餐厅还有花,我都看到发票了。他自己还以为隐藏的很好。”白霖全然一副无语的表情。
其实慕承和的母亲,在去年年底已经正式和我见过一面。当时匆匆一瞥,也没多说什么。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比当年我看到她时老了些,仍旧留着精干的短发,烫卷了一点带你。身材略微发福,可是皮肤极白。也许在这一点上,母子两很相似。
他先是愣了下,随后眼睛稍稍一眯,嘴角勾起来。
我掩着嘴哈哈直乐。
求仙不如共黄昏。
过了会儿,他去取车。我站在原地等着他,双手揣进大衣口袋里取暖。突然发现,口袋里和*图*书又一个硬硬的纸片。
“……”
我咬着唇,偷着乐了一会儿,却半天没听见我期待的下文,于是甜蜜又急切的催促他:“你继续啊。”我在等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我凑近了看。
我拨开脸上被夜风弄得凌乱的发丝,看着他清秀的脸,双手垂在身前,脚步定了定,然后朝他跑了过去,继而狠狠的撞进他怀里,再也不想离开。
他在同一时间发现了我,借着看到慕承和的背影。
他已经走到是米开外。
吃到下半场,正巧遇见刘启和一群人散席后从包厢里出来。我们是在大厅里,正好慕承和与李师兄坐一边,我和白霖坐另一边。刘启出现的地方恰恰对着我。我先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随即抬头看见了他。
“薛桐,你幸福么?”他忽然问。
走回座位,看到侍者收拾了桌子,又给慕承和摆了一杯清水。他拿着一支笔,在杯垫上写着什么,看到我们便站起来,不着痕迹的将手上的东西收回衣袋里。
白霖在厕所里一边洗手一边等我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师兄也许会在我过生日那天向我求婚。”
良久,他才缓缓的说:“以前有人搞恶我,会有一个人与我的人生在某个点交汇之后,重叠一起向下延续,直到和图书生命的尽头。我曾经以为除了那些公式和数据,不会有别的什么能终身陪伴着我。但是我后来才发现,那个人是存在的……”
“一月二十九号。那天,我们就是站在这个地方倒计时。”
我翻到它的背面,竟然看到了一首诗。
河风从身后吹来,呼呼的刮乱了我的头发,我不禁大声的对着他的背影喊:“慕承和!”
白霖咳了下,“哎哟,你可真老实。”
慕承和,你知道吗?当年我许的愿是——希望眼前的你能爱上我。
“有一件事情要向你坦白。”
猛然一看,很像一张精致的卡片。
“嗯。”
过了几分钟,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打开看到刘启的短信——
底子是白色的,面上有几多凸面的粉红色桃花瓣,游戏名字和活动解释语的旁边,竖着印了行游戏中很煽情的歌词——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转眼就快到春节了,经过商量,我和慕承和决定都去B市过年。一来我妈就不用两头跑了,二来他妈妈和姥爷也在那边。说起要见他家里人,我的心提前好些天就开始“砰砰砰”的捣鼓起来。询问他妈妈、继父、姥姥、姥爷都爱吃些什么,口味清淡与否。
中途,慕承和去洗手间,白霖望他的背影感叹:“就这样谪仙一样的人,和_图_书终于还是毁在了你的手里。”
出了洗手间门,看到李师兄站在烘手机那里等我们,一副傻愣愣的样子,我顿时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我对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合上盖子。
“冷么?”
“祝你们新年快乐。”
虽说无法瞅到他的脸,但是我觉得他在听到我的回答之后,似乎笑了。
电视剧里那些旧情人见面,一般说什么幸福白头,或者说什么我等你,若是狠一点会说走着瞧。他都没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放在手机收件箱里也丝毫不起眼。却不知怎么的,有了一种相忘江湖就此别过的感觉。也许日后再同一个城市遇见会打个招呼,老同学提及彼此,会笑一笑,但是不可能再有什么友谊了。
我朝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我不告诉你。”哼——
白霖随着我的视线也探头。刘启冲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和我相视而笑。
我狐疑的将它掏出来,发现是一个圆形的杯垫,似乎是那家餐厅里的东西。上面印着某大型游戏的广告,大概是因为情人节将近有什么活动。
一月底研究生考试结束后,不仅仅自己瘦了好几斤,而且精神都轻松了。闲来无事,就用慕承和的借书证去A大的图书馆借了很多言情小说抱回家看。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