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三、口水鸡

“……”
这几天学校放假,她找了个私活,给一个澳大利亚来团做小翻译。整个团没有领队,只有一个导游,那人英语不行,于是就在翻译学院找到研一薛桐了。
“答应了?”慕承和问。
慕承和闻言笑了下,“不愿意去,再跟她说就行了。”
慕承和见她突然这么好学,也乐得清净。哪知不到一会m.hetushu•com儿,她就将脸从一堆美食里抬起来,咽了咽嘴里口水,带着一脸期盼神色盯着他。
“觉得敢说不吗?”薛桐说。
薛桐已经在翻译学院念了半年研究生,两个人本来准备趁着假期一起去什么地方旅游几天,结果慕承和母亲打电话来叫他们到B城去。
薛桐想了想,“算和*图*书了算了,顺道去看妈好了。而且刚才同意了,现在又去说不,万一妈妈觉得在背后捣鬼,以后就不喜欢了。”
……
挂了电话,她才想起来,下周四正好是除夕夜,慕妈妈大概是拐着弯儿想叫儿子回去过生日。于是急忙拿起手机,向慕承和报告。
这时,服务员上菜时候,导游指着一盘鸡肉说m.hetushu.com:“这是口水鸡,这里很受欢迎一道名菜,非常有特色,集麻辣鲜香嫩爽于一身。”
她以前吃时候从没注意过,现在仔细一琢磨,顿时觉得广大人民群众真是奇思妙想……
吃人一看见就想流口水鸡?不够简洁。
薛桐愣愣看着那盘菜,眨了眨眼。口水鸡?
她挂掉电话,回到大厅吃饭座位上,http://m•hetushu•com服务员正好摆好杯子。
导游说完之后,六个老外视线刷一下聚集到薛桐身上。
添加了唾液鸡?有点恶心。
电话是直接打到薛桐手机上,薛桐当时一脸惶恐,舌头打结,除了点头“好”完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打工啊,不过现在在厕所……这里安静。”薛桐说。
“现在在哪儿?”慕承和问。
她灰着脸,草http://m.hetushu•com草地翻译了一番,自己都不知所云。
“好饿。”
第二年春节。
她在脑瓜子里迅速地想办法。
先用水煮熟后浇酱汁作料鸡?这是做法。
人很少,才六个,可是仍然让她焦头烂额。
回家之后,薛桐痛定思痛,专门找了特色美食名称英文说法。例如:酱猪肘,拔丝山药,青鱼秃肺,腌笃鲜汤,夫妻肺片……
“干嘛?”他抬眼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