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独家记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五、烈女缠郎

后来那三个研究生的视线齐刷刷地扫射到慕承和身上。他平生第一次切身的体会到,什么叫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A大图书馆的一、二楼是各种阅览室,三楼是综合社科文学类,一般学生最爱去借点小说什么的。慕承和倒偶尔会去六楼翻专业书。但是统一在三楼入口扫条码。
书架那边遇见几个物理系研究生,虽然都不是他带的,但是也算认识。其中有一个年纪还比他大,是工作后好几年才来继续深造。
他本不是想要反驳人家,只是用轻轻浅浅语气反问了一句,却完全像是自己言自语,哪知被小马听去,却http://www•hetushu.com刷的一下脸就红了。
吃过早饭,薛桐窝在沙发上抱着书啃,看到潸然处,还要扼腕叹息。
他睡意全无却没有即刻起身,而是望着房间的顶灯发了会儿呆,然后又听见卫生间到客厅的脚步声。
慕承和跟几个人寒暄了三两句,找到书就一起出来了。
慕承和愣了下,“不可能啊。”
说起图书馆,慕承和想起昨夜想在图书馆找的资料,于是穿上外套跟薛桐说去学校一趟,顺便带点小菜回来。
慕承和出教授院,过了马路就是A大东门。虽说正月十六才开学和图书,但是学校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学生,后勤各个部门早早就开始忙碌。
过了小半会儿,她又咬牙切齿的说:“负心汉!负心汉!”
他要的东西一般在五楼,他去查了下编码,就进去取书。
图书馆也提前好些天就开始上班。
罪魁祸首的薛桐此刻在家里,打了个大喷嚏。
小马用电脑扫了下,面无表情的说:“慕老师你的卡已经借满了。”
“她这么爱他,他怎么舍得让他伤心。”
薛桐傻傻一笑,急忙收起书,遮掉封面:“没什么,没什么。我借的,过几天上班了,拿来消遣下。”
卫老师说:“不可能和*图*书。这都是些什么书啊。”随后为了证实自己的观点,还看着电脑屏幕一一地将书名念了出来,“什么《冷酷总裁,俏情妇》《瞎子,原来我很爱你》《烈女缠郎》《绝色王爷看上我》——”
慕承和忍不住摘掉眼镜,抬起头问:“你看什么呢?”
“是不是小马你弄错了。”卫老师放下手里的报纸,走了过来。
“干嘛?”薛桐闻声,探了个脑袋进来。
卫老师说话虽然比不上楼下那位保姆阿姨,但是在空旷的图书馆也显得是落地有声,字字清晰,加之衬着刚才慕承和那句恍然大悟中冒出的“是我借的”四个字和*图*书,显得更加铿锵有力。
薛桐看书看得起劲儿,头也不抬地摆摆手说:“早去早回。”
“哦。”慕承和点点头,突然想起前几天好像薛桐用他的卡借过书。
慕承和的脸由红转青。
三楼借阅处的小马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每次见他都特别严肃,一口一个慕老师,叫得慕承和挺不好意思的。于是他也只好硬起头皮,将小马这个称呼改成马老师。倒是旁边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卫老师跟着大部分人喊他小慕,让他觉得很顺耳。
大清早,吵醒慕承和的是楼下阳台上的说话声。那位阿姨是邻居王教授家的保姆,身体壮实,声如洪钟hetushu.com。本来慕承和听力不好,可是他睡眠浅,加之阿姨打电话的嗓门实在太大。
卫老师又摇头,“前天是小刘他们值班吧,是不是弄错了,工作这么不认真,真该说说他们。小慕怎么借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姑娘看的书。”
薛桐嘻嘻笑着扑到床头,啄了下他的脸,“懒虫起床!”
卫老师接过卡又扫一遍,确定说:“就是借齐了,前天借的。”
“薛桐。”他轻轻地叫了她的名字。
慕承和急忙澄清:“是我借的。”至少是他女朋友借的。
他戴着框架眼镜,听着她唉声叹气,不禁问:“怎么了?”
“过来。”他说。
正月十四,天气晴,微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