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章 军姿和蜂窝煤

世间赚钱的门路无外乎衣食住行,蜂窝煤用于点火做饭自然是和吃有关,是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以它不需每日生火的方便,以及节省煤这两大优点,陈越可以预料的是必然会迅速让百姓们接受。一只煤球也许赚不了多少钱,可是北京却是一个拥有八九十万百姓的庞大城市啊,市场无比巨大。而且是独家垄断生意!
原始的火炉烧煤方式第二个缺陷就是点火很麻烦,每当煤炉灭了都需要重新点燃,很多妇女每天早上要花很大力气才能点燃火炉,直弄得屋里屋外黑烟滚滚,白皙的脸上都是灰迹。而烧蜂窝煤就不一样了,不用的时候可以用铁片把上面封住,下面的进风口也塞住,这样没有空气蜂窝煤就不会燃烧,下次再用时把铁片塞子取下即可。根本不需要每天都得点火。
煤块是从卖煤的店铺购买,是用煤粉掺上黏土做成的大块的球形块状,拿到家里敲碎,即可放在火炉里燃烧。
家里虽然现在有一大笔银子,可是坐吃山空的话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必须有自己进钱的路子。看爹爹陈江河的样子,陈越就知道指望不上。要是和*图*书他有挣钱的本事,自己父子何至于沦落到那种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凄惶境地。那就只有自己来了。
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站军姿的三个少年,陈越提起笔来,在白纸上开始设计煤球机的图形。蜂窝煤陈越前世的时候经常见到,手工制作蜂窝煤的煤球机他也见过,这种简单的设计对他来说不是很难。
和这种枯燥的训练相比,三个人更喜欢陈江河教给他们的扎马步、练拳脚的训练,起码没有这么枯燥无聊啊。
家里多了四口人,三间房子再也住不下了,陈江河便张罗着开建房子。吃过早饭之后便出门去了,他要去联系购买砖瓦木料,以及建房子的工匠。
时间应该到了吧,到了吧,陈默站在那里,就觉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不,我不能动,至少不能在陈平之前先动,陈默在心里对自己道。我一定得表现好,让两个主人都喜欢上我,我不能再过颠簸流离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见陈越进来,吴婉儿抬头微笑了一下,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了。不愿打搅忙碌的吴婉儿,陈越搬了张椅子来到外面,把纸笔http://www.hetushu.com放在上面开始趴在椅子上作图,一边作图一边监督站军姿的三个家丁。
一行人来到了成衣铺,陈越为三个家丁各购置了两套棉布的青布短襟服装,衣服完全符合他们家丁的身份。至于吴婉儿,则自己选了一套月白色镶着蓝边的棉布襦裙和对襟袄衫。陈越让她再多买一套时,她却说不如买些针线布匹,以后由自己做衣服。陈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想到她做的早饭不由得深深的怀疑她的女红功底。
可是陈越也知道,蜂窝煤的技术很简单,不论是煤球机还是煤炉制作起来没有多少难度,想做独门生意的话很难。而且以自家的实力也做不了垄断的生意。可是即使这样,只要能够做起来,哪怕是只占据几个街道的市场,也将财源滚滚而来。
陈越不太懂得训练军队的方法,现在只好按照警校时训练军姿的方法训练他们。等以后再看些兵书,向父亲陈江河讨教讨教,整理出一整套训练军队的方法。
训练总是枯燥的,哪怕是身为教官也一样。喝令三个少年一动不动的站着,除了眼睛以外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和*图*书都不许动,至少要保持这个动作半个时辰,陈越自己则回到了屋里,就见吴婉儿在忙碌的整理着屋里,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房间里好像变样了,比以前整洁了许多。
陈越提着一根棍子站在他们的身边,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纠正着他们的动作军姿,凡是军姿动作不标准者,不由分说的照屁股上就是一棍。这一刻,陈越自己仿佛变身为可恶的警校教练,把自己曾经经受过的痛苦加倍施加在了三个可怜的少年身上。
吴婉儿走出房门,疑惑的看着一动不动站着的弟弟陈平三人,再看向伏在椅子上作图的陈越。画的是什么东西啊,圈圈叉叉的看不明白,不过倒是很美观。
回到家里,吴婉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干些什么,陈越则开始按照自己的方法训练三个家丁。
陈平艰难的站着,只觉得双腿麻木沉重的如同灌铅一般,又酸又痒,站着一动不动的滋味太过难受,好像有许多的蚂蚁在噬咬着自己,让他忍不住想动一动,哪怕是动一动脖子也好。可是他不敢,因为陈越已经有言在先,只要发现谁乱动,除了打十棍子以外,会罚多站和图书一刻钟的时间。
后世普通家庭烧水做饭常用的蜂窝煤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这个时代烧煤都是烧的煤块。先把柴禾在炉膛里点燃,然后丢进去或大或小的煤块引燃,等煤块燃烧起来后再在上面烧水做饭。
按照吴婉儿的要求,又再买了些针头线脑,布匹剪刀,在吴婉儿带着弟弟陈平逛杂货铺时,陈越自己则进了一边的书店,购买了些笔墨纸张,让家丁陈岩抱着。
陈越则准备带着三个家丁还有吴婉儿去购买几套衣服,三个家丁穿的都破衣烂衫的怎么能行,还有吴婉儿一身绫罗和这个家更不协调。先雇了一乘小轿让吴婉儿坐了,为了不引人注意她现在的身份还不能曝光。陈越还不知道酒糟鼻一伙儿已经在昨晚被陈江河杀死,现在已经没人会来追索吴婉儿了。
陈江河训练的只是三个家丁的武技,而陈越知道一支军队要想有强大的战斗力,光靠武技是不行的,必须得有整体的配合。行止有矩、进退如一,只有这样才能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陈越之所以设计制造蜂窝煤,并不只是为了讨吴婉儿的欢心,而是他打算做一番自己的生意。对,http://m.hetushu.com就是蜂窝煤生意。
陈越可以想象若是垄断了整个北京的蜂窝煤生意,那将是多么庞大的财源,想想都让人激动。
这种原始的火炉烧煤方式优点是火焰较大温度够高,缺点却非常多。一是太过费煤,据陈越的了解,做一顿饭至少要烧上三四斤的煤块,陈家每月都要购买二百多斤的煤块,这还是父子二人不怎么动火。煤块的价格是一文两斤,算下来一个普通的人家一个月下来至少要花一两百文钱在购买燃料上,若是冬天夜里需要点火取暖,用在买煤的钱会更多。而若是用蜂窝煤,一块二斤重的煤球做一顿饭是用不完的,至少比原始的煤球省一半以上的煤。
在三人之中,唯有陈岩站的最为轻松,半天下来几乎一动不动,令陈越大为满意。能吃能睡,力大无穷,服从命令,是个憨货,也是个最好的士兵,这就是陈越对陈岩的评价。
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正步走,以及站军姿,在陈越的训练下,三个家丁开始了无聊枯燥的新兵训练。
见到早上吴婉儿生火做饭的艰难,陈越决定设计出蜂窝煤机,以及和蜂窝煤球尺寸匹配的煤火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