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章 勋贵子弟

“你把你卢叔叔当作什么人了?”看着银票上的面额文字,卢文轩目光一闪,露出了贪婪之色,嘴里却说着拒绝的话语,“快收起来,咱们两家什么关系,我怎么能收你的银子。”
“襄城伯李国桢李伯爷是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掌握着都督府的大权,叔叔我刚好和襄城伯世子李赞元相熟,这就帮你引荐于他。”
路上,卢文轩向陈越讲述了和李赞元的关系,大肆吹嘘着自己人脉关系之广,并告诉陈越一些有关的注意事项,毕竟人家李赞元是勋贵子弟,出身高贵,现在是上门去求人家,不能失礼。
一百两银子,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他一个京营千总,一年的饷银也不过百十两银子……
“卢叔叔您别拒绝,毕竟您帮我寻门路找关系,也需要花费不是,总不能让您往里垫钱,这点钱您先拿着,若是不够的话我再想法筹措。”陈越笑着把银票放在了卢文轩面前的案几上。
要想求人办事,自然要给别人足够的好处,这个和-图-书道理陈越还是知道的。
“切,卢千总您留着马屁去世子爷面前拍吧,看他会不会大嘴巴抽你。”阿福白了卢文轩一眼道。
“好好好,钱贵你打的好,来人啊,赏银五两!”人群中的锦衣矮胖子大声叫好,一扭身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卢文轩。
“世子爷真是好样的,这么尊贵的身份竟然不忘练武,他日定是我大明第一勇将!”卢文轩笑着吹捧道。
卢文轩对北京勋贵的境况如数家珍,一路上不停的给陈越说着各家勋贵的情况,听得陈越目瞪口呆,不得不暗暗佩服。看着此人能从一普通的军户辗转升到千总的职位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其专营的本事真的很不简单,和他相比,自己的父亲陈江河真的是逊毙了!
说说谈谈之间,轿子到了一处别院。
“这是襄城伯世子的外宅。”卢文轩向陈越低声介绍了一句,上前拍打着门环,一个年轻的仆役打开了府门,冲着卢文轩露出了笑容,看起来二人竟是非常http://m.hetushu.com的熟悉。
“小卢也来了啊,你看看我府中的家丁怎么样?”矮胖子正是襄城伯世子李赞元。
“世子爷的家丁当然是威猛无敌,盖世无双了。”卢文轩笑嘻嘻的走上前来,跪地向李赞元行礼。
“在京城,最显贵的当属定国公、英国公、成国公三家,人家可是累世的公爵,与国同休,累世经营富贵之极,像咱们这样的人根本巴结不上。次一等的侯爵伯爵在京城有数十号,其中大部分都是庸庸碌碌,靠着祖宗留下来的爵位吃老本混日子。真正受到皇帝器重的也就那么两三家,一是嘉定伯周奎,乃是当朝国丈,虽然不掌什么实权,可是凭借国丈的身份在北京可以说是一言九鼎,没人敢招惹。然后就是恭顺侯吴惟英吴侯爷,他现在是京营总督,手中掌握着北京大部分军队,可以说是第一号实权人物。然后便是叔叔带你去找的襄城伯李家了,襄城伯李国桢李伯爷熟知兵事,深受当今崇祯爷信任,和_图_书被委以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的重任……”
这些勋贵子弟真他娘的闲着无聊,陈越不禁暗暗撇嘴,有这力气搞什么比武赌斗,干嘛不上战场杀敌去,也好给他们的老祖宗长长脸!
“走,我这就带去襄城伯府,拜见襄城伯世子去。”收了银子的卢文轩格外的爽快,又知道事情十分紧急,当即就带着陈越出了家门。
“卢千总您老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阿福笑眯眯的把银子揣进怀中,“世子爷正在演武场呢,我这就带您进去。”
“你先别高兴太早。”卢文轩摇了摇手,道:“我倒是有些门路,认识些在五军都督府当家之人,但是你也知道,你卢叔叔只是个小小的千总,位低权轻,人家肯不肯买我面子难说得很。而且这年头想办成任何一件事都不简单……”
说话间,三人到了后院的演武场,就看到一块宽阔的场地上站着十几个身穿劲装的汉子,中间簇拥着一个身着锦袍的矮胖汉子,正兴高采烈的冲着场中叫嚷。
两人又http://www.hetushu.com战了十多个回合,那个使刀的汉子用刀背磕开了面前的长枪,抢进一步把刀架在了使枪汉子的脖子上,比武结束。
“阿福,世子爷可在府中吗?”卢文轩笑嘻嘻的走上前去,往阿福手里塞了一块两钱左右的碎银。
“这样的话,那我就先收着。”卢文轩故作迟疑了一下,这才把银票收了起来,他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起来。
“小人哪敢糊弄世子爷您呢,您府上的家丁真的是了不起,就这武艺放在京营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就是满北京城也找不到几个武艺比他们好的。”卢文轩满脸谄媚的爬了起来,也不拍打肩头的尘土,继续不要脸的恭维着,听得陈越都跟着脸红了起来,忍不住“哼”出了声来。
陈越微笑着听着卢文轩的吹嘘,不时的不留痕迹的捧着,于是卢文轩的兴致更加高昂,向陈越不停地讲着京城各勋贵子弟的逸闻趣事。
“若是卢叔叔能帮忙,那实在是太好了!”
“还不是前些时日,成国公世子提议比武赌斗,开出了和图书赌盘,京城各家勋贵子弟纷纷响应,各自派出了自家精锐的家丁比斗,恭顺侯世子吴逢春不知从哪里寻了个绰号铁狮子的,连续赢了十几阵。我家世子爷很是不忿,派出了府中武艺最强的两个家丁,却都败在了那铁罗汉的手下,光银子都赔了上万两,世子爷心中有火,便每日里在演武场上怄气,家里的家丁们快被他折腾惨了。”
“怎么回事啊,说说。”卢文轩用手捅了一下阿福道。
场地的中间,两个汉子正手持兵器战在一起,刀枪并举打的热闹,可是以陈越眼力看来,这二人虽然战得噼里啪啦,看起来招式绚丽精彩,其实就是花拳绣腿,或者就是在糊弄事,并非真心打斗。
“你他娘的就知道说好听的糊弄老子!”李赞元抬起脚尖,轻踹在卢文轩的肩膀上。
听闻卢文轩一下子说出了自己的来意,陈越不由得惊喜交加,满脸期盼的看着卢文轩。
“我明白卢叔叔的意思。”陈越心中轻叹了一声,从怀里取出了一张银票,“这点儿银子卢叔叔先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