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章 大战铁狮子(下)

要害之处中箭,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任是铁狮子铁打的汉子也禁受不住,不由得吼叫了起来。
陈越一击得手,哪里再敢给铁狮子喘息的机会,手弩连放,又两支弩箭飞射出去,正射中铁狮子握着狼牙棒的两个手掌,铁狮子两手中箭再也握不住狼牙棒,身子没了支撑终于歪倒在地上。
一刺没有中要害,陈越长枪再抖,长枪如毒龙一般向着铁狮子罩了过去,火花连闪,已经不知道刺中了多少枪,可是铁狮子身上的铠甲竟然是精钢打造,长枪竟然刺不进去,当然这也是因为害怕长枪被铁狮子锁住,陈越力气不敢用的太足。
陈越知道面对铁狮子这样的强者,唯有抢攻方有一线胜绩,便借着铁狮子垂下狼牙棒回礼之际,一踢枪杆,长枪如箭矢一般直刺铁狮子喉头,没想到铁狮子反应如此之快,仓促间竟能躲过。
然后就见那陈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手弩来,瞄准了铁狮子。这是怎么回事啊?李赞元郁闷的想道。
“杀了他,杀了他!”这一串的战斗只www.hetushu.com看得一圈的观众目眩神迷,大呼过瘾,无敌的铁狮子终于被打倒在地更是让众人兴奋的连连大叫,高呼杀死铁狮子的呼声不绝于耳。这些日子以来,几乎大部分勋贵子弟都有家丁败在了铁狮子之手,身死和重伤者不下二十人之多,其中很多人是在场家丁的亲朋好友。对铁狮子,在场的众家丁早已恨之入骨。
“是吗,我怎么看到鹿离死已经不远了呢。赞元兄,你的这三千两银子可是又保不住了呢!”吴克明看到铁狮子一狼牙棒砸在陈越的枪杆上,当时把陈越横扫了出去,便笑着再次刺激李赞元道。
“唉!”见陈越一连串的精妙进攻均被铁狮子的铠甲挡住,廊下观战的李赞元不由得失望叹道。
庞大的体形,穿着厚厚的铠甲如同人形坦克,果然不愧铁狮子的绰号。一支硕大的狼牙棒怕不有四五十斤,端部上到处都是尖锐的钢刺,若是被它扫中,不死也会脱层皮。更让陈越感到窒息的是从铁狮子身上散发的和图书庞大煞气,这是只有久经沙场杀过很多人才练就的煞气,陈越不知道一个如此雄壮的武士,为何会甘愿为一个废物一样的勋贵子弟驱使效力,即使是在军中,在这样一个乱世,靠着这身非同凡俗的武力,也能搏出一个大大的功名啊。
而铁狮子身子又跃在空中,弩箭来的又快又急,根本无法躲闪,正好插在他右侧大腿内侧,还好插的位置靠下一些,若是再靠上两寸恐怕他以后就只有进宫当太监了。
“赞元兄找的这个人武艺确实不差,可惜啊,依然不是铁狮子的对手。”见到铁狮子已经缓过手来,开始压着陈越进攻,吴克明心神大定,开始有心情调侃一旁的李赞元了。
接下来就听到一阵惊呼声响起,然后那该死的吴克明气愤的大叫:“好一个卑鄙的小子!”
“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李赞元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
“气死我了!”看到陈越被一狼牙棒扫了出去,铁狮子提着狼牙棒跃起追杀,李赞元知道陈越已经完了,便扭过头去不愿再和-图-书看。
“无耻的小儿!”差点被陈越偷袭刺中,铁狮子勃然大怒,伸手向耳侧的枪杆抓去,眼看要抓住,陈越手腕一拧,枪杆如同泥鳅一般从铁狮子手中滑出,右手一抖,枪尖变幻出三朵枪花,直刺铁狮子的双眼和哽嗓咽喉。
铁狮子恼怒陈越一开始卑鄙的偷袭,一定要把这个卑鄙的小子打死在狼牙棒下,便腾起身子跃起追击,却恰好把大腿间的软肋露在手弩之下。铁狮子浑身被铠甲护的严严实实,就连两条腿都有甲叶护住,可偏偏两条大腿内侧无法用甲叶掩护,而陈越的弩箭正好向着他的大腿内侧射来。
铁狮子站立在场中,轻蔑的打量着面前的陈越,在他看来面前这个年轻人恐怕连自己一棒都挡不住。偌大的京城竟然没有一个好汉,这让铁狮子感到十分的失望。他是担负着特殊的使命来到京城,除了站稳脚跟以外,最大的愿望就是见识一下京城中的高手。如今看来,这京城中根本没有高手,都他娘的是废物,怪不得明军屡战屡败,接连丢城失地!
陈越上和*图*书前了几步,捡起了地上的狼牙棒,抵住了铁狮子的胸口。
“咦?”铁狮子就是一愣,对面的这个年轻人枪法招式竟然无比的纯熟,逼得他连抬起狼牙棒格挡的时间都没有,慌忙间已然无法躲闪,只能低头的同时抬起左臂挡在双眼之间,就听到“咔嚓”声音响起,陈越的长枪刺在了铁狮子左臂的护腕上,冒出了一串火花。
害怕枪杆与狼牙棒相撞,陈越只能撤枪后退。铁狮子终于缓了过来,大步上前,狼牙棒竖劈横扫,招招势大力沉,逼得陈越连连后退,枪杆根本不敢与之相撞。
李赞元赶忙把手移开,睁大眼镜望去,就见比武场上铁狮子踉跄着连连后退,连退了几步方用狼牙棒拄在地上这才立住了身子。
自从偷袭不成,陈越就知道大事不好,以铁狮子的丰富经验,恐怕自己再难取得得胜的良机。其实单论招式的精妙,陈越的枪法不在铁狮子之下,可是铁狮子一身厚实的铠甲使得陈越的长枪很难突破铠甲的防御,除非枪尖刚好刺中甲叶之间的缝隙等软肋,可是铁和_图_书狮子对自己的软肋防守甚严,使得陈越根本无法得手。
“好一个杨家梨花枪!”铁狮子大喝一声,不再后退,一手掩住面门,另一手提起狼牙棒横着扫了出去。
时间往回拉回几个镜头,陈越连连后退之时,终于躲不过铁狮子的重击,被一棒砸在枪杆上,靠着白蜡枪杆的反震,陈越贴着地面快速后退,才勉强躲过狼牙棒的重击,可是枪杆却被一击而断,长枪再也无法使用。在身体倒在地面之前陈越扔到手中的断枪,一把抽出身后的手弩,对准飞跃而来的铁狮子扣动了扳机。
对面的年轻人竟然恭顺有礼,让铁狮子十分意外,出于武者的礼节,便也垂下狼牙棒抱拳回礼。哪知道刚刚垂下狼牙棒,就看到一点寒光直冲眼前。仓促间连忙扭头,一截枪锋擦着耳朵刺了过去。
陈越叹了口气,却没有再动手,杀死一个全无反抗能力的人,他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长枪垂地,陈越双手握拳向着铁狮子抱拳行礼:“京营军户陈越,见过铁兄,能见识到铁兄无敌的武功,真乃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