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章 赶尽杀绝

当杨灿走到院中时,吃惊的发现冲进院中逼债的竟然不是放高利贷的老宋,而是一个英挺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三个更加年轻的半大小子。
“你想怎么样?”杨灿又一次问道,话语是那么的无力。
“我……”杨灿的脸色剧烈的变幻着,有心要拒绝这野蛮的掠夺,可却兴不起反抗的勇气,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可是真敢杀人的啊!
“东家不好了。”一个煤场伙计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脸慌张的道:“有人来要账来了。”
“要账?我不是和老赵说好了吗,借他的三十两银子半个月后再还,这老赵,怎么一点也没有信誉啊!”杨灿气愤的站起身来,整理衣衫就要出去理论。
阴谋暗杀的手段虽然是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法,可也太过简单粗暴,一旦暴露后患无穷,若非得以陈越也不愿轻易使用。
“你是陈越!”杨灿一下子就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声。
“斗是斗不过了,现在连宋典史都死了,咱们小门小户的怎么是那些兵痞的对手,关掉煤场,改行做其他生意吧。”盘算了良久,杨灿长叹一声,下定了决心。
“你也可以选择本个月后归还,不过这半个月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这个世道很乱,前些时日还有一群歹人到我家煤场试图放火,连堂堂的县和_图_书衙典史都被人莫名其妙的杀死在青楼,真是不太平啊。”威胁的话语从口中说出,陈越竟然觉得是那么的爽,难道自己天生就是当坏人的吗,为何做起坏事竟然这样熟门熟路?不过这姓杨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能给他留条活路已经够对得起他了。
接下来的数日,麻杆和吴良二人分头在各处街巷走动,见到从属于杨灿的煤贩就上前搭讪,然后把他们拉到陈越面前。对这些愿意转投自己的煤贩子,陈越和他们签订了为期一年的销售合同,约定在一年之内他们必须为自己销售蜂窝煤,而不能再转投其他煤场,否则就要面临着高额的赔偿。合同中约定,每销售一百只蜂窝煤球,可以提成七文铜钱,却是比负责销售的军户们生生少了三成。可就这样,这些煤贩子们一个个的都感激涕零,因为这条件要比杨灿给他们的好了很多,在往日他们为杨灿卖煤,一大车几千斤煤球才能赚到三四十文。他们都是有自己相熟的客户的,而蜂窝煤的名气已经起来了,对他们来说推销蜂窝煤一点难度都没有,对他们来说,每天卖掉几百只蜂窝煤一点都没有问题,这样赚的钱可比以前跟着杨灿时要多得多了。
为了维持煤场的生意,杨灿不得不向放贷的老宋借了三十两银子,和图书用来采购原煤,按照以往的行情,只要一个月时间,就能挣回银子,到时连本带利的还给老宋钱,没想到才过了半月,老宋竟然逼债来了。
“斗斗斗,就知道斗,这下好了,我弟弟的命斗丢了不说,现在连煤场的生意都一落千丈,这日子没法过了。”夫人潘氏哭哭啼啼的坐在一边抹着眼泪,让杨灿的心里更加的烦躁。
“宋典史不是死在青楼里吗,怎么会是他们杀得?”潘氏停止了啜泣,瞪大了眼睛盯着丈夫。
“不过是把该给的银子连本带利都给了他,又多给了一两银子,他能提早半个月收回银子,又何乐而不为呢。”这些天来麻杆和吴良早把杨灿查了个底掉,自然知道他向放高利贷的老宋借钱之事,陈越便找到了老宋,把欠条买了过来。
“欠条上还钱的日期还有半个月呢!”杨灿有气无力的挣扎道,有半个月时间他可以把煤场卖掉,这样还了钱后还能剩下几十两银子,够他改行做其他生意的了,可他也知道陈越之所以现在前来,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啥,那陈家父子一个比一个的穷凶极恶,听说那姓陈的小崽子武艺高强,打赢了那个天下第一勇士铁狮子,得到了襄城伯的赏识,连顺天府都为他说话,宛平县都拿他家无可奈何和图书,这样的人家豢养几个歹徒又算得了啥,宋典史肯定是死在他们手中!”杨灿冷静地说道,说出的内容竟然直指事情的真相。
麻杆和吴良作为这一带的地头蛇,对这些走街串巷的煤贩子都很熟悉,让他们去收买拉拢最是合适不过。
而既然杨灿是因为生意竞争的原因才陷害陈家,那么就以生意的手段打垮他吧。陈越盘算过后,叫过了麻杆和吴良二人,让他们前去拉拢杨灿手下的煤贩子,此为釜底抽薪之计。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第一批几个从属于杨灿的煤贩子转投了陈家煤场并且通过销售蜂窝煤赚钱后,从属于杨灿的其他煤贩子蜂拥而来,纷纷来到陈家煤场,要求销售蜂窝煤。对这些人,陈越一一接纳并签署了同样的合同。陈家煤场的销售队伍几日内扩大了两倍多,达到了五十多人,与此对应制作出来的煤球就有些供应不上,陈越便求助刚刚上任西便门把总的父亲陈江河,要求他号召手下的兵丁们,不当值的时候来煤场兼职。
杨灿开的煤场供应的主要是内城宣武门大街以西一带的居民,靠着手下数十个煤贩子把煤球运到内城百姓家,煤贩子从煤场拉煤再卖给居民,从中赚取差价。若是把杨灿手底下的煤贩子统统拉拢过来,杨灿的煤场再也无法向外出煤。因为杨http://m.hetushu.com家煤场的售煤渠道就掌握在这些小贩手里,是这些小贩直接和相熟的居民打交道,即使杨灿再雇佣一批新的煤贩,短期内也会因为没有客户做不成多少生意。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管用吗,能把煤场救活吗!”实在受不了夫人的聒噪,杨灿一把把心爱的紫茶壶摔在了地上,看着暴怒的丈夫,潘氏的哭泣声小了许多,变成了低低的啜泣。
“杨老板好眼力啊!”陈越笑吟吟的,一点儿也没有兴师动众的样子,“咱们的帐该算一算了吧。”
“那咱们赶紧把煤场关了,别和他们争了!”潘氏吓得连忙说道。
“你想怎么样?我写给老宋的欠条怎么在你手中?”事到临头,杨灿也冷静了下来。
前些时日,为了整垮陈家煤场,他勾结了宛平县典史宋河意图陷害陈江河,可想打官司总要花钱的,哪怕宋河是他远房表亲,为了对付陈家父子,杨灿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三百两银子,使得煤场的资金出现了紧张,本打算得到陈家的蜂窝煤机以后自己也能制作蜂窝煤好大发其财,没想到现在鸡飞蛋打一切都落了空。
陈江河现在是西便门把总,手下有一百余号兵丁,这些兵丁以总旗为单位三日一轮换在西便门值守,所以每日有三分之二的兵丁不需要当值,正好可以来煤场帮忙。
有人高http://www•hetushu.com兴,就有人失意,陈家煤场大赚其钱的同时,一道城门之隔的杨家煤场,东家杨灿垂头丧气的坐在桌边,连最心爱的菊花茶都无心品尝。
“我们这就走,这就走,把煤场都给您……”杨灿还没回答,他的夫人潘氏哭喊着从屋里跑了出来,一头跪倒在了陈越的面前。
来煤场打一天的煤球赚五六十文铜钱,可要比去打零工强得多,大部分军户兵丁自然乐意来煤场干活。随着规模的扩大,陈家煤场每日打制销售的蜂窝煤达到了三万余只,每日净利润达三十余两,可不要小瞧三十两银子,它可是一户中等人家两年的收入,而这只是煤场一日的利润!所以陈家众人每日里乐得笑开了怀。
“不关也不行了,这姓陈的太过阴损,把咱们的煤贩子都他娘的拉走了,咱们煤场里的煤炭一斤也卖不出去了!”杨灿仰面躺在椅子,满脸的都是失落。
“没想怎么样,给你两条路,一是把欠条上银子连本带利还给我,二,还不起的话就把煤场抵给我,然后离开北京城!”陈越冷冷地说道。
现在陈家煤场蜂窝煤卖的火热,严重冲击了传统的煤球市场,附属于杨家煤场的煤贩手中的客户逐渐被陈家煤场的销售队伍蚕食,收入日渐减少,若是陈越对他们张开怀抱,允许他们销售蜂窝煤的话,相信绝大部分煤贩子会欣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