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章 敌袭

“怎么办?”杨正平退回到了陈越身边,低声询问着,对于院外的清兵,杨正平有着切齿的仇恨,当年他的父母家人都惨死在清兵之后,他和满清的仇恨不共戴天。可是杨正平也知道以自己的武艺,和一个清兵打斗还可以,可面对清军军队却根本不够看。
二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一声尖锐悠长的哨声突然东侧响起,陈越和杨正平相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推开茶碗,跳了起来。
“吱呀”声中,院门被紧紧闭上,然后杨正平把门闩紧紧卡在槽中。
仇恨并没有烧坏杨正平的头脑,反而使他更加的冷静,他知道只有靠着大家伙一起发力,才有可能打败外面的敌人。
此处位于京城的西南,乃是大明的腹地,陈越又是锦衣卫百户,手下的家丁名义上也属于明军系列,一般来说除了土匪强盗并无敌人,可是联想到清兵入关的事情,陈越本能的感觉大事不好。连忙催促众家丁赶紧拿起武器集合。
还未www•hetushu•com等院中的家丁们站好队伍,凄厉的哨声惨叫声接连响起,然后便看到外出放哨的家丁们哭喊着逃将回来,陈岩举着盾牌跑在最后,掩护着前面的弟兄。陈岩带着十个家丁外出放哨,结果能逃回院子里的连他自己只有六人,其他的五个家丁已经不知踪迹了。透过院门往外看去,只见到一队骑兵正在快速奔来,带起了大片的烟尘。
就在陈越带着家丁们在训练之时,清兵突然自蓟州南下,迅速开进到北京附近,北京朝廷军民这才知道,清兵破关却是真的,原来入关清军攻破蓟州,随即关闭各处城门戒严,故而便没了后继消息。而满朝的文武以大学士周延儒为首,却以为是边兵肆掠百姓谎报军情。
就在陈江河的担忧之中,陈越和他的家丁队伍遇到了成军以来最大的危机,一支人数只有五骑的满清哨探顺着永定河一路向西,奔驰到了他们所在的河湾,为首的是一个白http://www.hetushu•com甲兵,带着两个披甲兵和两个仆从骑兵。
以清兵的箭法,一个小旗的家丁还能逃回来一半,说明外面根本没有多少人,从陈岩的话语中,陈越得到了这样结论。
五个骑兵共十匹战马,向着渔湾中的村落冲了过来。
清兵的南下使得满朝大惊,一时间“畿辅左右,兽骇禽飞”,北京守军赶紧闭门自守,而此时的陈越却还不知道消息,依然带着手下家丁在河边练习火枪。
清兵达到北京附近之后,主帅多尔衮广派游骑,四下里打探巡视,探查附近明军的动静,面对城外呼啸而过的满清骑兵,城墙上的明军战战兢兢,根本不敢开门迎击。
“先弄清楚对方多少人再说。”陈越冷静地说道,说着便让人去喊陈岩过来。
“共五个骑兵,十匹战马。”伏在墙头向外观察的杨正平冲着院中喊道,证实了陈越的猜测。
“快关上院门!”陈越厉声命令道,面对满清的骑兵,能阻http://www.hetushu.com挡他们的唯有这面院墙了。至于和清兵正面交锋,陈越则想都没敢想,一群只训练了不足一月的十五六岁孩子,让他们去对付凶恶的清兵,那不是笑话吗!
西便门城头,把总陈江河满怀忧虑的看着城外呼啸而过的满清骑兵,在心里暗暗为儿子陈越祈祷。若有可能,他很想打开城门杀出城去,去寻找儿子的踪迹。可是现在城上有勋贵为将,有左都御史李邦华为监军御史,他一个小小的把总哪里有权力私自打开城门呢!
院子里,众家丁们看着倒地死去的同伴,一个个脸色发白双腿颤抖,他们虽然一直在训练,也知道征战沙场是他们的归宿,可是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所有人都发现自己没有准备好。
“别慌,好好想想到底多少人?”
好在陈平小旗的家丁大部分都很机灵,接受能力较强,一个上午的时间,大部分火铳手都初步掌握了装填的流程,剩下的就只是反复的训练了。
河湾之中,枪声阵和-图-书阵,十余个家丁在陈越的演示下开始了火枪装填训练。按照小旗官周文的经验,家丁们用事先准备好的纸筒把引药装好,放入胸前的口袋里,每次装填时只需要用嘴把纸筒咬开,倒入枪膛中,然后再从另一个口袋中取出弹丸,塞入枪口,用铁条把弹丸火药压实即可。
“没,没看清楚。最外面的小五刚吹了哨子,便被一箭射中了面门,其他弟兄们都吓呆了,扔下武器便逃了过来,我记得少爷您说过,身为小旗官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和弟兄们在一起,我便也跟着跑了回来。箭矢像雨点一样,不时有兄弟被射倒在地上,我根本不敢回头看。”陈岩摸着脑壳羞愧地说道。
此刻已是中午时分,练了一上午的家丁们正在最大的院落中休整,负责做饭的陈默小旗家丁们正在院子里忙活着。陈越和杨正平坐在桌子边,正在喝水闲谈,聊聊练兵的经验。杨正平虽然武艺不凡,可毕竟没有当过兵,教授家丁们枪法可以,可对于如何训练队伍却和-图-书不是很懂,也就是这半个月来跟在陈越后面才学了些练兵的知识,杨正平很好学,每到闲暇之时,便向陈越讨教带兵的经验。
遇到敌人了!哨子是陈越用铁片特制的军哨,和后世的比赛用的哨子几乎一模一样,每个放哨的家丁事前都会领上一个,挂在脖子上,遇到险情时,便按照约定的进行报警,而悠长的哨声便代表着有敌人接近。
“有很多战马……”陈岩摸着后脑勺,想了一会儿说道。
整个过程说起来容易,真要熟练操作很难,要达到较高的射速更难,而在战场上,紧张之下很多火铳手连正常的一半射速都达不到。
在陈越的厉声呵斥中,杨正平举着一面盾牌亲自带人去关院门,数支箭矢透过院门飞射而来,几支正扎在家丁们举着的盾牌上,还有一支羽箭直射在一个家丁面门,那家丁一声不吭的便倒地死去。
只往外看了一眼,陈越就知道麻烦来了,外面来的绝对是满清骑兵,因为就陈越知道的明军绝对没有这样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