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章 我有妙计可破敌

杨正平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催着战马撵上了陈越,两匹战马肩并肩的奔驰,杨正平大声对陈越道。
在原来的巡检司衙门东侧,两条山夹着一条驰道,驰道最窄之处只能允许通过一辆马车,路两旁的山不是太高,却乱石嶙峋,看着极为险峻,山上的积雪已经融化,唯有山顶还有覆盖着一点白雪。
把这里的一切布置妥当,然后两门虎蹲炮又进行了试射,装填的弹丸刚好覆盖住整个驰道,陈越吩咐陈平等三个总旗,悄悄告诉他们,一定要约束好队伍,埋伏在山上不要乱动,先不要把和满鞑作战的事情和士兵们说。出发前陈越告诉士兵们只是一次拉练,就怕他们知道实情紧张,还是等把满鞑引诱过来再和他们说吧。
然后便和杨正平带着五个夜不收离开了这里,骑着战马向山外驰去。
“真的要去房山县引诱满鞑吗?会不会太过冒险?”杨正平还是有些担忧。
杨正平点点头,和-图-书阿越办事越来越稳妥了。
“还是由我去吧,你是一军之主,可不能轻易离开这里。”杨正平语气坚定的道。
妈蛋的,虽然我没有带过兵,没有打过大战,可是我脑海中有无数的狗血抗战剧为支撑,难道还打不过几百个满鞑骑兵不成?陈越自信,只要设计好战术,打上一场胜仗是没有问题的。
单明磊已经入巡检司一月有余,对陈越的了解越来越深。在单明磊看来,陈越手段毒辣,对敌对的人说杀就杀比如里长赵离;陈越性格狡诈,惯会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忽悠别人,比如赵离的田地按例是要归官府处置的,陈越却以之为诱饵,忽悠西山镇的青年从军;陈越会买人心,不时会拿出一点点粮食物品接济贫民,西山镇百姓乃至原赵离家留下来的奴仆,都对陈越交口称赞;陈越为人大方,目光长远,每天钱粮流水般花将出去,全部用在了手下这二百多号hetushu.com士兵身上,而他自己却不搞什么特殊,吃穿用度几乎和普通士兵一样。
“不用怕,这里距离房山县尚有三十余里,不用担心炮声被人听见,一定要调整好,保证大炮射到前面驰道上。”陈越对两个炮手道。
“大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咱们此战若是胜了还好,若是败了的话,恐怕满鞑会趁势杀入西山镇,所以必须和镇上的百姓知会一下才行,好让他们有所准备。”
“大人忠心为国,属下甚是佩服。”单明磊随口夸赞了一句,“不过以大人的意思,咱们要和满鞑硬肛不成?”
陈越指挥着众士兵,把两门虎蹲炮拉上了山,藏在了一块巨石后面,然后自己亲自测算仰角,给出了一个大致范围,让陈狗蛋、李大牛两个炮手试射。曲射炮就这点好处,炮弹可以绕过前面障碍物。
“谁说要硬肛了!”陈越笑道,“满鞑在明,咱们在暗,满鞑人数不多,咱和图书们也有二百多兵,再加上咱们的士兵都是本地人,熟悉地理,地利在我,如何不能和满鞑战上一场?”
在单明磊看来,陈越具备了一个野心家的基本素质,可要说陈越是一个忠心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人,单明磊第一个不信。
“你放心,我已经把这件事情交给单明磊,他会办好这件事的。”陈越回道,然后催动战马,顺着驰道飞驰下去了。
驰道约有三里多,出了这段驰道,道路变得开阔了许多,山势渐渐变得平缓,逐渐进入了平原地带。
“可是,咱们士兵训练只有月余,即使和同样数量的满鞑交战,恐怕也没有胜算。”杨正平有些担忧的道。
“正面作战当然没有胜算,可是打仗谁说就一定要正面作战了,偷袭、伏击、陷阱,只要选择好战场,选择好时机,打上一场胜仗还是没有问题的。”陈越胸有成竹地说道。
出了驰道就是地势平缓的平原,满鞑马快箭利,在驰道之外才http://m.hetushu.com是最危险的。从房山县城到这里足足三十里,想在这么远的地方逃出满鞑的追杀,可不是那么容易。
果然是个天生爱冒险的人啊,这样的人若是不中途夭折,肯定会做出一番大事,我越来越喜欢他了,单明磊看着自信满满的陈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全军之中,真正能和满鞑正面作战的,也就你我了,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再说,这里的安排已经弄好,注意要点也都交代了下去,我呆不呆在这里都是一样。”陈越想了想道。
……
这是一个心怀大志的人,从他刚发迹之时就知培养家丁建立势力就能看出,这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能从一个普通的军户之子在短短时间内当上了九品巡检,又拉起了一支两百人的队伍,没有本领可做不到这些。
看着两眼冒光的陈越,杨正平担忧的叹了口气,可既然陈越已经下了决定,他也只有服从配合。
此战的要点就是把满鞑骑兵引入这段和*图*书驰道,然后再聚而歼之,计划做的十分周密,但最关键的就是能否把满鞑骑兵引诱过来。
剿匪固然轻松容易,可是剿灭一百个土匪,也不如砍一个满鞑首级来的功劳大。再说,山里的土匪都苦哈哈的,即使剿灭了他们又能有多少油水,满鞑可不同,他们可是一路洗劫而来,不知道抢了多少财富,打败房山县里的满鞑,才能大发一笔横财啊!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人才值得自己追随,跟着他自己说不定有一天真的能够名扬天下、扬眉吐气!
这样的任务陈越不放心杨正平一个人前去,一定得自己亲自去才行。
巡检司只有二百多训练月余的新兵,以这样的实力,若是真的和满鞑硬抗,那陈越就不是自大这么简单,而是昏了头了。不过单明磊不以为陈越会头脑发热出昏招,肯定打着其他算盘。
“是有些冒险,满鞑的骑术射术厉害的很,能逃过他们的追杀是最关键的,所以我决定由我亲自前去引诱。”陈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