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章 满鞑被吓跑了

然而就在满鞑骑兵即将进入山道之时,却突然停住了,陈越不由得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满鞑也会害怕啊,被老子杀了一人都不敢追击!”笑声止歇,陈越大声地说道。
“嗯,这些人都是新兵,第一次踏上战场,又是和穷凶极恶的满鞑作战,害怕实属正常。”大战当前,陈越也没有追究消息是怎么泄漏的,也许这样挺好,与其让他们现在恐惧,总比等交战时再恐惧的好。
幸运的是又跑了二十多里,背后的满鞑还没有追来,眼看着就要到伏击圈了,几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又一个疑问涌上心头,是满鞑没有追上来,还是根本就没有追啊?
马蹄声越来越大,渐如雷鸣一般,没过一会儿的功夫,数十骑满鞑骑兵出现在山口之前。
快进山道吧,只要进了山道,自己就传下命令,把几十块石头滚下山坡,阻住他们的退路,然后虎蹲炮,一窝蜂,飞天神hetushu.com龙,一股脑的射出去,给他娘的这些满鞑一些颜色看看。
就见那些满鞑在山道前停了片刻,也没有派人进来查看,竟然就那么调转马头,转身回去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满鞑骑兵的背影消失,马蹄声也渐不可闻。
“怎么回事?”陈越叫过了陈平,问道。
“鞑子也许是出于谨慎,也许是发现了咱们的埋伏,不过我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咱们以后得小心提防才是。”杨正平悄悄的来到陈越身边,小声提醒道。
听着那雷鸣般的马蹄声,很多伏在石头后面的新兵骇的脸色发白,凶残的八旗满鞑真的来了啊,绝大多数士兵都经历过数年前满鞑洗掠镇子时的恐惧,很多人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满鞑留给他们的是深深的恐惧。
等待从来都是最让人焦急的,可好在并没有等多久,约一盏茶的功夫,隐隐约约听到了阵阵的马蹄上。
陈平拿http://www•hetushu•com着人头过去没有一会儿,阵地上传来一阵阵的惊呼,惊呼中压抑着兴奋。随着陈平的走过,看着那颗狰狞的满鞑人头,这些新兵们心中的恐惧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是啊,满鞑也是人,也会被杀死,巡检大人不就刚杀死一个满鞑吗?
上次缴获了四颗满鞑的首级,已经使得父亲升为千总,自己也获得了个巡检的九品官职,若是这次能斩获十几颗,甚至几十颗,把功劳上报朝廷,那么说不定当个游击副将也有可能啊。
当听说满鞑被吓退之后,这些人发出一阵阵欢呼之声,纷纷为巡检大人叫好。
终于来了,陈越精神一振,连忙吩咐下去,所有人保持安静,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哈哈哈”士兵们也都笑了起来,向来凶残无比的满鞑竟然被吓跑了,想想就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埋伏不成的沮丧顿时消失无踪。
陈越想了一下,吩咐刘能hetushu•com提过那颗缴获的满鞑首级,让陈平拿着去安抚军队。
隐藏在山上往外看去,陈越看到追来的满鞑骑兵不多,顶多也就三十余骑,这么多的人数其实正好,再多的话恐怕想吃下他们就有些苦难了。
“不知怎么回事,和满鞑作战的事情传了出去,这些新兵都他娘的胆小的很,一个个的都很害怕。”陈平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羞愧,为没能控制好军队而羞愧。
一行数骑掉头往回奔驰,速度跑得飞快,这里距离房山县只有数里,城中的满鞑骑兵须睨就会追到,若是没有把他们引到包围圈却被追上杀死,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在撤回西山镇的路上,队伍竟然遇到了大批的西山镇父老,人数足有四五百人,都是被单明磊忽悠前来助战的。
见士兵们的情绪稳定了下来,陈越的心才算放下来,接下来只有一件事了,那就是满鞑是否会真的如愿前来?
不是陈越官迷,而是和_图_书距离北京陷落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必须要尽管扩大自己的实力,才能从容对付这个即将到来的乱世。有了相应的官职,才能名正言顺的扩充实力,要不你一个巡检司巡检,却养了几万军队,让朝廷知道的话还以为你要谋反呢。
在陈越看来,八旗兵被自己设伏死掉了一人,肯定不会罢休,那个逃回去的鞑子肯定会带大队的人马来追赶自己。只要他们被引到伏击圈内,虎蹲炮、飞天神龙,一窝蜂,这些火器在等着他们。狭窄的山道,即使不能全歼他们,也肯定会扒他们一层皮。
“我知道了。”陈越点点头,埋伏不成反而暴露了自己,真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竟然就这样走了?包括陈越在内,所有的士兵都站起身来,看着远处的山口默默无言。
高大的战马,全副披挂的骑士,骑士头盔上高高竖起的细长铁针,虽然只有数十骑,却有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开来。
恐惧感消失,取而代和_图_书之的是丝丝的兴奋和期待,也许一会儿自己也能杀死一个满鞑,获得那二十两银子的赏银呢,有了这二十两银子,自家的日子会好过许多,父母的脸上肯定会露出微笑!
忙活了大半天,辛辛苦苦布置下来的陷阱,竟然就这么白费了啊!不过叹息之余,更多的士兵心里是一阵的轻松,凶恶的满鞑退了,就不用再和他们打了……
“哈哈哈……”陈越突然仰天大笑,笑声如此响亮如此欢快,在山峦间隐隐回荡,引得所有士兵都诧异的看了过来。
“你把这颗首级拿去,给所有的士兵去看,告诉他们这就是满鞑的人头,是被老子亲手杀死的,满鞑也是人,挨上一枪也会死,咱们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有什么好怕的!告诉他们,斩获满鞑一颗首级,赏银二十两,或官升一级。”
回到阵地上,把战马隐藏了起来,陈越爬上了左边的山坡,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一股躁乱的气氛弥漫在这些埋伏的新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