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章 大明不是满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何禄更是把交战过程写在纸上,详细描述了战事的激烈,重点突出了阿布勒大人沉着指挥,身先士众的雄姿,表现了阿布勒大人面对百倍于己的明军时那种大无畏的精神,一番文字描述之后,一个英勇善战、无畏无惧的牛录指挥官的身影跃然纸上,只看的阿布勒狗颜大悦,粗糙的老脸笑开了花。
自己牛录本来人丁兴旺,成年旗丁加起来有三百多人,可是一战之下竟然死了近五十,可谓是伤筋动骨,等回到辽东又该如何面对那些死去了男人的寡妇?
可这样做可是谎报军情,一旦被查实了其罪不小,更重要的是整个牛录这么多号人这么多张嘴,必须保证没有人会露出口风,这可就有些难了。
如此种种,费了四五天的功夫,才算把口径统一了起来:阿布勒率领两百八旗骑兵巡逻到房山时,恰巧碰到了大同的明军,阿布勒带领八旗勇士勇猛上前,在数万明军之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七次穿透了明军大阵hetushu•com,浴血奋战之下,这才把明军杀退,斩杀明军上千,其他的都逃之夭夭。阿布勒还不罢休,挥兵攻打房山县,一日之内攻破重军把守的县城,斩杀房山知县并县丞主薄等明官(有印信为证),数万房山百姓俱为大清奴仆!
谁愿意离开祖辈生活的家园,去往辽东那种苦寒之地为奴?
百姓们哭嚎着,谁也不愿意走,残暴的八旗兵立刻挥舞着屠刀,对着手无寸铁的百姓展开了屠杀。
看着呼啸来往的满鞑骑兵,很多百姓只能熄了逃跑的心思,认命的跟随着大队前行。
有心集结全军再度杀回,可一想那司城外弯曲的沟渠,和那城墙上的火炮,阿布勒心里就是一缩,八旗勇士的性命如何能消耗在这种地方?
随着阿布勒的命令,凶悍的八旗兵们冲入百姓家中,喝令每户百姓集合,随大军一起开拔。这满城上万的百姓已经被他们视为奴隶,自然要带着一起行军。
房山城南http://m.hetushu•com十五里,有一座孤山,山腰里一个雄壮的汉子正凝神打量着远处天空的浓烟。这大汉虎背熊腰,方面豹眼,一脸的络腮胡须根根竖起,如针一般,若是陈越在此,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消失已久的铁狮子!
“爷,要想封住大家的嘴,必须给他们一些实惠才行,恐怕爷您得割肉了。”包衣奴才何禄献计道。
郁闷,羞怒,焦躁,各种情绪交替出现,阿布勒恼羞成怒之下,一连杀死了三个俘虏的汉女,这才稍稍平静下来。开始寻思该怎么办。
几个明军士兵探头探脑的出现在房山城外,看了看城上空冒起的烟雾,飞快的奔回一处树林,一个骑兵跨上了一匹战马,迅速的往西奔驰。
必须是和数万的明军大战了一场,经历了残酷的厮杀打败了明军,而自己也死了四十多人,只有这样才能挽回自己的颜面,也才能保住自己这个牛录额真的位置。
数日之后,统一了上下口径的阿布勒心www.hetushu.com情好转,这才下令全军出发,赶往霸州和大军汇合。
一百五十多名八旗兵,押解着万余房山百姓出了城门,一路往南而去。看着人数不多的满鞑,一些百姓动了逃走的心思,然而还没等他们跑上几步,呼啸而来的箭矢便把他们钉在了地上,所有想逃的大人小孩都被斩杀殆尽。
八旗兵抢劫,从来不会放过一点财物,金银细软,牛羊牲畜,铁锅铁铲,各种工具,统统都要带走。这些东西八旗兵自然不会拿着,而是勒令俘虏的男丁扛着,或者装入大车用骡马拉着。
一骑飞快的奔驰而来,马上的骑士滚鞍落马,单膝跪倒在铁狮子面前。
“嗯!”铁狮子点点头,回过头来,满脸的铁须虎虎生威:“召集所有弟兄,咱们要和满鞑干上一场,让他们知道,我大明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小禄子,你不错,很不错!”阿布勒伸出大手,使劲拍着何禄的肩膀,直把何禄拍得呲牙咧嘴,却不得不www•hetushu.com努力挺直了身躯忍受着。
“谢谢爷夸奖,这都是奴才应该做的!”何禄笑嘻嘻的打千行礼,内心里却不知道什么滋味,自己十年寒窗苦读,到头来却是用来写这种恶心的狗屁文章,想想就觉得羞愧!
“割肉!”一想到要把到手的利益分割出去一大半,想想阿布勒就觉得心疼。可是不这样又能如何呢,保住牛录额真这个职位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这几天来,何禄代表着阿布勒四处奔走,向各个旗丁许下了阿布勒的诺言,此次出兵的缴获除了该交给朝廷的,其他阿布勒一文不取,统统归各人自己,另外阿布勒会从缴获中拿出一部分奴隶,分给战死的旗丁家人。
明明己方人数是满鞑百倍,只要肯拼命的话,即便杀不光满鞑也能使得大多数人逃出性命,可是面临残暴的满鞑骑兵,却没人敢出头。也许肯出头的勇士早就死光了。
临走之前,阿布勒下令放了一把火,整个房山县冒起了多处火头,火越烧越大,很多房屋连hetushu.com成一片,冒出的浓烟滚滚遮,挡住了半个天空。
在屠刀面前,房山县百姓不得不抛弃了家园,拖儿携女,背着简单的包裹,离开了家园,在满鞑骑兵的押解下,奔往那一片漆黑的前路。
出了这么大的伤亡,必须要报上去,可自己难道能说是被明朝一个地方巡抚司打成这样吗?到时候睿亲王多尔衮恼怒之下,恐怕自己这个牛录额真也别想做了。
万余百姓拖家带口,又都携带着行礼物品,走的自然不会很快,很多老人妇孺根本走不动,对这些拖后腿的百姓,八旗兵不由分说的就举起了屠刀,吓得其他百姓不得不拼命前行。
“报大当家,满鞑烧了房山县,正押解着满城百姓往南而去。”
带人仓皇逃回房山县之后,牛录额真阿布勒越想越怒,无敌的八旗兵竟然被明朝地方巡检司的部队打败,真是奇耻大辱!
手起刀落,鲜血飞溅,被杀的家人抱着父兄的尸体发出惨绝人寰的哭泣,整个房山县到处都是血光,到处都是哭叫,仿佛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