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章 崇祯要夺取蜂窝煤生意

“可能会派出一位公公吧。”吴孟明也不知道崇祯到底会派谁。
“皇上说,坤兴堂堂一个公主,竟然私自出宫,做出这样的事情!”吴孟明一脸的严肃,转述着崇祯的话语。
……
坤兴公主喃喃自语着,满脸都是纠结。
“生意在陈越手里,可是父皇您可以随时派人前去查账,若他贪了咱们的银子,自然可以把他问罪,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父皇他怎么能这样啊?”坤兴一下子怒了,“我辛苦和陈越打拼的生意,他说拿走就拿走。若只是我的也就罢了,可那里有陈越无数的心血啊。他为了保住自己的生意,才和我合作,并让出了大半的利润,没想到他信任我,我却成了夺取他生意的罪魁祸首。不行,我要去找父皇,他不能这样!”
“我没有做啊,不是一直是陈越家的那个女掌柜在管吗,有吴叔您不时帮我照看一下,怎么用得着我亲自去做。”坤兴公主无所谓道。
“唉,公主啊,皇上的意思是生意的事情您以后不能再做了。”吴孟明无奈的解释着。
“这样就和_图_书好,这样就好。”坤兴公主拍着胸脯,神色轻松了下来。
“吴叔叔快别多礼了,说说父皇是什么反应?”坤兴公主急切的问道。
崇祯爱溺的看着女儿,说道。
“这是肯定的呀,现在内库里可以跑马,可宫里的大档哪个不是富得流油。而且蜂窝煤是陈越首创,除了他和他家人没人更懂这门生意,您派遣一个即贪婪又无能的太监去接手,以后生意的收益也就可想而知了。”
“怎么了,我的乖女儿,是谁把你气成这样?”银子的问题解决了,崇祯的心情好了很多,难得的和坤兴开起了玩笑。
“父皇,你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生意?”坤兴气鼓鼓的问道。
“什么夺走?你一个堂堂公主搞这些事情干嘛,要是传扬出去朕的脸面往哪里放?以后这些事情朕帮你管着,你就不用再出头费心。这么大的人了,转过年头就该尚驸马了,以后可不能这样!”
坤兴公主鼓小脸,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蹲身行了个礼后,气哼哼的站在那里。
“唉,我也不能照料了,皇上让www.hetushu.com你把生意交出来,以后由宫里直接管。”吴孟明叹道。
“公主,吴大人来了。”一个小太监匆匆走进殿内,向坤兴报告道。
坤兴公主说着就往外走,任凭吴孟明如何劝说也不肯止住脚步。
现在自己好不容易弄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而且是每月都有的稳定收入,若是因为胡乱插手导致生意萎缩,那才是真的不划算。现在正是最困难的时候,还是稳定些比较好!崇祯寻思着。
……
“臣见过公主!”吴孟明走了进来,躬身向坤兴公主行礼。
“你是说,太监会贪污朕的银子?”崇祯沉着脸问道。
“快让他进来!”坤兴公主赶忙松开了雀儿,整理自己的衣装。
“不过。”吴孟明话锋一转,又道:“不过皇上也说了,你是公主,以你的身份不许再做这样的事情,更不许再私自出宫。”
“啊!”坤兴公主顿时脸色苍白,花容失色,“父皇他是怎么说的啊?”
“父皇,女儿的一切都是您给的,生意您想要自然可以拿去。”坤兴公主这时已经冷静了http://m.hetushu.com下来,脑子快速转动着想着说辞。
“可是,父皇您能保证把生意拿去之后,获得的收益就比现在多吗?”
崇祯的脸突然有些发烧,一甩袖子,佯怒道:“说的什么话,好像是父皇贪图银子一样。生意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供应整个北京的煤炭这么大的生意,怎么能掌控在外人手上。不过你放心,该那陈越拿的利润我会一文都不少的给他的。”
“唉,要是父皇发怒怎么办?真不该让吴叔去告诉他我做生意的事情啊。”
“可是,我做生意不就是为了赚钱替父皇分忧吗?不告诉父皇又怎么替父皇分忧?”
“父皇,现在蜂窝煤每一月获利一万四千多两,我获得七成的分成也有一万两,以后获利还会越来越多。可是父皇,您把生意控制在自己手里,也不会亲自去管,肯定是把它交给宫内某个太监。所以我敢肯定,以后的收益绝对不会比现在多,可能还会越来越少。”
“不出宫就不出宫,有吴叔帮着照看生意,我放心的紧。再说了,那陈越领兵在外打仗,我出宫干嘛啊,m.hetushu.com我可不想再去看那抠门的外公了。”坤兴公主笑眯眯的道。
“皇上,坤兴公主闯进来了,怎么也劝不住。”一个小太监惊慌的跑进了寝宫,向着崇祯报告道。
“由宫里直接管?谁管?”坤兴诧异的问道。
“即是大怒,也夸赞了公主,公主你不知道,你这笔银子可帮了皇上大忙。”吴孟明笑道。
“皇上啊。”吴孟明叹了口气,“龙颜大怒,很是震惊。”
寿宁宫内,坤兴公主两只小手纠在一起,忐忑不安的在殿内走来走去,宫女雀儿侍立一旁,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公主。
听了坤兴公主的话,崇祯沉思了起来,他自己知道手下这帮太监是什么德行,割去了尘根的他们就一个追求,那就是弄银子。
坤兴公主最后的话终于让崇祯拿定了主意,既然能随时监管,生意掌不掌控到自己手里倒是无所谓了,“好吧,生意还由那陈越掌管,朕就不插手了。”
“完了完了。”坤兴小脸一跨,惊慌地说道。
“什么嘛?我根本就没有费心,生意都是陈越的人再管,我只是跟着收钱。父皇您不要把生http://www.hetushu•com意夺走行不,我做这生意本来就是为父皇您分忧,赚的钱都会全部给您,我,我答应您以后不再出宫!”坤兴公主拉着崇祯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哀求着。
“嗯,什么意思?”崇祯诧异的看着坤兴,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
“唉,早知道我自己亲自向父皇坦白,不让吴叔去,也就不用这样等着了。”
“哎,我的公主啊,您再这样转下去,我的头都大了。”雀儿忍不住说道。自幼伴随坤兴一起长大,二人私底下向来言谈无忌。
“吓,死雀儿,你不帮我出个主意,反而取笑我。”坤兴公主上前一把抓住雀儿,使劲去挠她的腋下,挠的雀儿嘻嘻笑着,连连告饶。
“呀,父皇到底是大怒,还是夸赞我?吴叔你老实说,可不许骗我。”坤兴公主两只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吴孟明。
“哎,我的这个女儿啊,脾气和她老子一样拗!”崇祯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奏折,苦笑道,“让她进来吧。”
“皇上还说,本以为坤兴小打小闹,没想到竟然做出这样的大事。”不忍看到坤兴惊慌的模样,吴孟明继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