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7章 回家

看着羞怯的吴婉儿,再没有经验的陈越也知道了她的心意,现在只要伸一伸手,就能把她拉入怀中哼哼哈哈,陈越顿时浑身燥热了起来,小弟弟也昂起来头蠢蠢欲动。
陈江河骤然富贵,由区区一介总旗升为把总千总,现在又成了游击将军,自然引起了军中子弟们的注意。陈江河原来贫困,家中根本养不起家丁,手下也没有心腹家丁,现在自然是进入陈家的大好时机。很多军户们便上门请托,要求把儿子送入府中做家丁。陈江河经过筛选之后,留下了其中大部分人。据杜渊介绍,现在府中的家丁已然有百十个,这院中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大半在跟着陈江河轮值。
“吴姑娘吩咐过,外人不许进入内院,我就不能陪少爷您进去了。”杜渊歉然站在了月亮门口,止住了要陪着进去的陈平和陈岩。
“唉呀,我的少爷呀,您可算出来了。”
房间的四角摆着烧的通红的和-图-书香碳,整个屋里暖烘烘的,屋子的中央一个巨大的木桶,木桶上方蒸汽淼淼,在两个丫鬟的帮助下,陈越卸下了战甲,褪去了外衣,挥手把两个丫鬟赶了出去,脱光了衣服,赤身跳入木桶,被热水一烫,浑身的毛孔扩张了起来,顿时发出了幸福的呻吟。
淡蓝色锦制袄裙,金钗银镯,再配上一张白净秀气的脸庞,婀娜的身姿,既端庄又秀气,看得陈越直了眼睛。与吴婉儿相比,坤兴公主虽然要漂亮得多,却更像一个未长大的少女。
“爷,您的衣服我给您放在了木桶边的凳子上,别洗的太久,小心着凉。嘻嘻……”
走出了皇城,陈越一眼看到军户杜渊正等在路边,和陈平陈岩二人笑呵呵的说话。看到陈越出来,杜渊一路小跑迎了过来。
在杜渊的陪伴下越过前院穿过中庭,在通往后院的月亮门前,杜渊停住了脚步。
“爷,您先洗刷一下吧,和_图_书我已经让丫鬟烧好了香汤,您这一身可脏死了!”吴婉儿笑着道。
头枕着桶沿,放飞着思绪,渐渐迷糊了起来,在半睡半醒之中,有人进来了,轻轻给木桶加了热水。
又有人走了进来,一双柔软的小手放在了陈越的肩头,轻轻的揉捏着。
就在他即将伸出手时,却见那吴婉儿腰身一扭,婀婀娜娜的转身就走。
通过一路的闲聊,陈越已经知道了杜渊现在的身份,乃是陈府第一任大管家。他的媳妇马氏也在府中做事,乃是吴婉儿身边的红人。
杜渊带来了一顶蓝色轿子,陈越却不愿去坐,而是飞身上了战马,带着陈平陈岩二人往家中走去。
“爷,人家是您的奴婢啊,不正该侍候您吗?”吴婉儿红着脸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直视着陈越,娇滴滴地说道。
和杜渊等人告别,陈越独自一人进入了内院。内院和外院迥然不同,假山池塘,竟然别具洞天,几丛腊hetushu.com梅在墙角怒放,发出诱人的花香。相貌标致的丫鬟们忙忙碌碌,看到陈越之后连忙蹲身行礼,脸上却露出好奇的神情,看来已经得到了吩咐,知道这就是自家的主人回来了。
前院是一个空阔的练武场,几十个年轻的家丁正苦练着武艺,看见陈越等进门,很多家丁露出好奇的神情,当看清楚陈越面容时,一个个激动的跪地行礼。
在这样的环境,能泡上一个热水澡,幸福不过如此。
“谁说你是奴婢了,你可是自由身!”陈越胡乱摆着双手道,“再说这家中谁敢把你当奴婢?”
“唉,少爷诶,等等我,现在你们家不住在原来的胡同了。”杜渊飞奔着赶了上来,一把攥住了战马缰绳。
“吓,婉儿怎么是你?怎么能让你做这样的事呢。”陈越连忙说道,欲站起身来又觉得不妥,连忙把全身缩在水中。
好险好险啊,幸亏她没来真的,否则真的把持不住自己。陈越躺在了木和*图*书桶里,心中暗暗庆幸。现在这个时节,可并非找女人的时候。
“不用了,你出去吧!”陈越清醒了过来,对身后的人说道,转过头来,却看到吴婉儿那张白嫩羞怯的脸庞。
“这些都是将军他新收的家丁,大都是军中老人的孩子,都是次子三子,无法继承军中的位置,见将军发达了便送入府来做家丁。现在正在打熬武艺呢。”杜渊在陈越身边介绍道。
“去去去,哪有一见面就问候人家媳妇的!”杜渊佯怒道,“陈将军他老人家军务繁忙,让我过来接您,至于你嫂子,人家现在比我还忙呢。”
陈越在其中发现了不少熟人,其中一些竟是小时的玩伴,都是京营军户的子弟。按照军户制度,每个军户只能有一个儿子继承他的官职位置,其他儿子只能自谋出路,很多军户子弟便选择到将领们家中做家丁,以期望以后能有飞黄腾达的日子。
在杜渊的带领下,陈越等人回到了“新家”,和图书这是距离原来槐树胡同不远的一处三进宅院,占地月四五亩,在这内城之中已经是很大的了。
陈越闻了闻自己,一股馊味扑鼻而来,于是便讪然一笑,在外征战两月,身边的都是粗鲁的军汉,又是寒冬腊月,已经好久没有洗过澡。
“杜大哥,你怎么在这里,我嫂子呢?”陈越笑问道。
巨大的宅院,成群的奴婢,豪奢的环境,陈越并不介意享受,可知道历史进程的他知道这一切都全无意义,随着一年后的北京陷落,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躺在木桶中,仰头看着屋顶的雕梁,眼角的余光扫过屋子四周垂着的崭新的帐幔,陈越摇了摇头,这吴婉儿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子,短短两个月的时光,家里竟然变得如此豪奢!
“奴家只是爷您一个人的奴婢啊。”看着陈越健壮的胸肌,吴婉儿羞红了脸蛋低下了头。
“爷,您总算回来了!”一阵香风袭来,吴婉儿飞奔出来,宜喜宜嗔的站在了陈越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