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0章 下一步的去处

“咱们招募军队需要钱粮粮饷大量的物质,只有富裕的涿州能给咱们提供,其他地方可不行。”单明磊的最后一句话让其他人再无话说。
“咱们驻扎在涿州,但可以派人去乡下招募士兵啊!”单明磊道。
这位主事亲自带着陈江河来到兵部管理的库房,打开库门任凭陈江河选取。到底是一国的武库,里面还真有些东西,各种破破烂烂的武器应有尽有,大部分武器装备一看就是应付差事的粗制滥造,能用者寥寥无几。
“涿州虽好,奈何地处平原,而且满鞑不久前刚往南去山东,虽然没有攻打涿州,但若是回返时顺路攻打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书吏何禄提出了不同意见。
现在陈越被任命为京西兵备道,负责顺天府以西涿州、房山、良乡、昌平数州县的军备防务,可却没有指明具体的驻地,所以下一步的动向需要仔细研究。
“嗯!”陈越张开了双眼,目光炯炯的看向众人,“单镇抚提议虽好,却遗漏了一处地方,那就是兵源。我早就说过,咱们西山http://m.hetushu.com军绝对不能从城市里招兵。”
“兵宪大人不是说城市兵不行,最好从农村招募兵员吗?怎么又不行了?涿州不行,哪里的百姓又愿当兵?”单明磊咄咄问道,自认为合理的建议却被陈越否决,让他心里很不服气。
“哈哈,本官已经拿定了主意,咱们就去——西山镇!”陈越笑道。
“西山之下埋着无尽的矿藏,挖出来就能卖钱,如何会少了粮饷呢?”陈越笑道。
“兵宪大人!”见陈越一直沉默,单明磊忍不住叫道。
陈越及属下西山军在西便门外煤场停留了三天,一是接受从城头吊下来的物资,再就是确定下一步的去处。
陈越摇摇头:“涿州不是西山镇,乡下的百姓没有面对满鞑的直接威胁,又有多少人愿意应征?卫所的军户尚且不断逃亡,种地的百姓又怎愿变成下贱的军户?”
“啊!!”在场众人大惊,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越竟然把兵备道的驻地放在西山,那可是个偏僻的场所,比涿州乃至房山可和_图_书差远了。
陈越皱着眉头微闭着双眼,轻轻地敲击着椅子扶手,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单明磊的提议虽好,却不是最恰当的,因为西山军下一步最要紧的就是招募军队,涿州城里可不是个招募士兵的好地方。
“真乃贪生怕死之辈,怪不得会投降满鞑!”单明磊轻蔑的瞥了何禄一眼,道:“咱们组建军队就是为了和满鞑作战,涿州有高城深壕可守,何怕满鞑攻城?”
煤场一间房屋之中,西山军主要人物聚集一起,商量下一步的动向。
按照正常的程序,哪怕是皇帝下旨,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扯皮,然后东西才能拨付下来。不过在陈江河偷偷往兵部一位主事手里塞了三千两的银票之后,一切都好说了。
“西山镇虽然偏僻,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易守难攻,而且从西山镇往北方圆数百里人口并不少啊?”陈越笑道。
“兵宪大人肯定是胸有成竹了,就别卖关子了。”杨正平跟着陈越最久,自然了解陈越的脾气,看到陈越嘴角的淡淡微笑,和*图*书就知道他肯定拿定了主意。
“京西数县,房山刚被满鞑攻陷过,城池破旧,不适合作为驻地。内乡距离京师太近,且城池狭小百姓不多,去那里也是不行,昌平说是大人你的辖区,其实那里一直受到宣府镇的辖制,密云总兵唐通在昌平驻有军队,咱们若是前往昌平,必然与唐通产生冲突,所以最好的去处乃是涿州。”镇抚官单明磊侃侃而谈,分析着各州县的优劣。
领了二百张强弓和五百副盾牌之后,陈江河带着家丁把武器运到了西便门城头,然后用绳索吊下城墙,自然有西山军士兵在下面接收。
何禄涨红了脸,不再言语了,此时的他自知道根基尚浅,没有底气和单明磊打擂台。
“当然,在西山镇北部纵横二百里,有着数以十计的煤矿,有着数万挖矿的窑工,这些可都是最佳的兵员啊。”陈越笑眯眯道。相对于散漫的农民,煤矿工人的组织性无疑更好,更适合募兵,当年戚家军不就是从义乌山区的矿工里招募的吗。
参加会议的杨正平和铁狮子点了点和*图*书头,同意单明磊的分析。
在大明,好男不当兵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当兵打仗是军户们的事情,普通百姓只要有口饭吃每人愿意当兵,况且大部分百姓被土地所束缚,受士绅们所管制,士绅们可不愿他们的佃户一个个跑去当兵,那样就少了人给他们种地。陈越现在不愿也没有精力和这些士绅们干仗。
陈江河按照陈越的吩咐,没有选择火枪,这玩意质量太差很可能还没有伤到敌人先伤到自己。主要选择了弓弩盾牌,在武库的底部封存着数以千计的强弓,很多强弓的历史能追溯到土木堡之前乃至永乐年间,由于后来火器渐渐普及,弓箭渐渐被火铳取代,到后来成建制的弓箭兵已经在明军序列中消逝,却而代之的是大量的火铳兵。不过先前的弓箭倒是保存了下来,一具具弓身涂满了油脂用绸布包着,摆放着木箱之中,一条条牛筋做的弓弦被放在另外的箱中。由于存储得当,虽然历经岁月,这些弓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并没有腐烂的痕迹。
单明磊读过纪效新书等兵书,www.hetushu.com自然也听说过戚家军的事迹,从矿工中招募兵员自然没有问题,可是他还有其他疑问。
“咱们的粮饷怎么解决呢?”虽然前不久从满鞑手里缴获了大量的钱粮,可要是坐吃山空的话恐怕也花不了多久。
“兵宪大人您是打北面那些煤矿矿工们的主意?”单明磊最先反应了过来,惊问道。
西山军收复房山斩杀了一百多满鞑,朝廷不能不加以封赏,崇祯咬着牙从刚到手的一万两银子中拨付了五千余两,作为斩杀满鞑的奖赏。陈越在面圣的最后,也请求拨付一些武器盔甲,用来招募军队,崇祯帝答应了陈越的请求,亲自给兵部下旨,命其满足陈越的要求。
陈越之所以讨要强弓,主要是对兵部制作的火铳不放心,自己打制又需要时日,所以先用弓箭过渡。这些强弓会被改成十字弩安装在战车上,一辆战车至少要有两架。武库的库大使得到陈江河塞给的百两银票之后,高高兴兴的指挥着库丁把弓箭搬出来,抬到陈江河带来的马车上,这些弓箭常年累月的不用,还需要按时保养,实在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