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3章 无题

昨夜都没有吃饱,又跑了大半夜的山路,两人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向着老板千恩万谢一番,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大人想让我们怎么做?”萧冰小心的问道。
“啊?”二人相视了一眼,都弄不清这位大人到底什么意思。
在老板絮絮叨叨之中,萧冰和李刀子每人吃了四个大包子,肚子中这才有了饱意。
“什么怎么办?咱们做了犯法的事情了吗?”萧冰沉着道,“咱们去镇里打听一下,这是哪个官员的军队,说不定还能帮到咱们呢!”关键时刻,萧冰比李刀子更加冷静。
“还能怎么办?当然要去求见这位兵宪大人,求他为咱们做主了。”萧冰咬牙道。
拉着还在迷惑不解的李刀子,萧冰快步出了司城。
李刀子还在一边模糊着,萧冰已经反映了过来,跪地朝着陈越磕了个头,道:“草民这就回去做事,不过希望大人能够言而有信,不要让俺们这些贱民们失望!”
hetushu•com“老板您好眼力,俺俩正是山里的矿工,昨晚上村子里遭了土匪,到处杀人放火,俺俩便逃了出来,不知怎的便来到了咱们西山镇。”萧冰陪笑道。
“好!这次咱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一定要攻进去,砍了那祝屠夫的狗头!”李刀子挥舞着拳头大声道。
“你们既然怀疑是那祝屠夫派人夜袭你们村子,就要去找些证据。或者说你们必须给本官一个插手的理由。”陈越道。
“石坚兄怎么看?”听完了跪在地上的萧冰二人的哭诉,陈越笑着问单明磊道。石坚是单明磊的表字。
二人小心地慢慢走近,已经能够听到司城院子里训练的喊叫声,司城的寨门打开,有士兵推着垃圾车走了过来,并没有多看二人一眼,径自的把垃圾倒入一个沟渠中。萧冰注意到,在这城堡和西面的镇子之间,分布着众多的沟渠,看样子竟然像人为挖掘出来。不过沟渠间m.hetushu.com已经填平了道路,不耽误镇子和司城间往来。
……
一抹晨曦在东方升起,群山好像一下子复苏了起来。站在山道口,萧冰和李刀子看着那杆赤色的日月旗,惊诧不已。
陈越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村子被人夜袭,肯定死伤许多,我要是你们肯定不会忍下这口气,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怕他个球!”单明磊在一边补充道。
“有句俗语说得好,欲救人者必先自救,你们想让本官为你们做主,就必须要做出些事情给本官看看。”陈越扭过头来,对萧冰二人道。
“老板您这一饭之恩,我等没齿难忘,等我回了家去了银子,会把饭前给您送来的。”萧冰再次对老板感谢着。
萧冰和李刀子跪在地上面面相觑,不知道上面两位大人说的什么意思,不过听话音,这位兵宪大人不会对自己的事情不管不问的。
“这位大人到底什么意和*图*书思啊?云山雾罩的我根本没听懂。”李刀子摸着脑袋,对萧冰道。
“还能什么意思,不外乎让咱们回去聚众闹事,他好有借口带兵进入矿区。这位大人肯定对矿区垂涎已久,这次想借着咱们的机会插手其中。”萧冰叹道。
“嗨,几个包子的事情,不值一提,现在俺们可不比从前了,有的是银子,俺家二小子跟着兵宪老爷杀鞑子,得到了四十两的赏银呢,啧啧,四十两啊,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老板又吹嘘了一番自己儿子,然后对二人道:“你们赶紧去司城求见兵宪老爷吧,他肯定会为你们做主的!”
“咱们这位兵宪老爷,那可是了不得,是天上武曲星君下凡,满洲鞑子凶恶不凶恶,在他手里根本不是对手,被砍瓜切菜一般杀得人头滚滚。
时间太早,早点铺没有几个客人,老板便坐着柜台后面,对着二人吹嘘了起来。
你们不知道吧,我家二小子就在兵宪老爷手下,现在可是http://www•hetushu.com敢战士呢?什么是敢战士?来来来,让我好好和你们说说。”
……
渺渺青烟在西山镇上空飘荡,刚走进镇子,一股喧哗声扑面而来。几个小孩在街道上跑来跑去,后面不时传来大人的呵斥声。
“只希望他能言而有信,不是平白牺牲咱们吧!”萧冰叹道。
“出了这么大事啊,难为你俩翻山越岭来到这里,不过你们可算来着了。咱们兵宪大人可是青天大老爷啊,肯定会为你们村报仇的。”老板说着把一盘包子放在二人面前,说他请客尽管吃!
“这可是天赐良机啊,大人不是想打入矿区吗,这真是极好的机会。”单明磊笑着恭喜陈越道。
“怎么办?这里竟然有朝廷的军队!”李刀子惊慌的对萧冰道。
“可是从来都是官官相护,祝屠夫背后可是京师的侯爷,这个兵宪大人怎么会为咱们得罪他!”李刀子摇头道,他的经历比萧冰复杂的多,也见惯了人间的险恶。
在一个早点铺子坐和_图_书了下来,要点饭时才尴尬的发现摸遍全身也找不到半个铜板,萧冰和李刀子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无奈。
“那咱们该怎么办呢?”李刀子问道。
“立刻回矿山,召集所有矿工,聚众闹事,攻打祝屠夫的庄园!”萧冰恶狠狠地说道。
“怎么办?”李刀子问萧冰道。
“啊!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都他娘的这么阴险!”李刀子呸了一口道。
“赌一赌吧,就算兵宪大人不为咱们做主,也不会把咱们送给那祝屠夫吧,大不了白跑一趟。”萧冰一咬牙转身向着司城而去,李刀子默然片刻,一跺脚,也跟了上去,现在二人可以说已经到了山穷水尽,除了哀求这位兵宪老爷,再也没有其他办法。堵了,既然镇中百姓夸赞这位老爷,希望他真的是能为民做主的青天!
“看二位打扮是山里的矿工吧,怎么却来到了山南面的西山镇?”早点铺子的老板笑呵呵的对二人道,丝毫没有因为二人的肮脏而面露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