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6章 动手

“大人!”这次就连单明磊都露出了一丝紧张来。虽然说崇祯一朝早年间对太监极为打压,收回了派往各地的矿监税使,可是在崇祯对满朝文武均失望之下,今年又有重用太监的趋势,派出在外的监军太监为数不少。而石崇的后台竟然是东厂提督,在宫中的权势可谓极大。
怕他作甚!可你也是大明的官员啊,大明若是灭亡你又岂能逃脱,除非?杨正平目光复杂的看着陈越,心中波涛汹涌。
到那时怎么办?到那时我已经整合了整个西山煤矿,从矿主那里查抄了大量的财富,又有数万矿工的支持,谁能把我如何?而且,马上就是崇祯十六年了,距离大明灭亡的时间只剩下区区一年,那些勋贵看似风光,已经没有多少好日子可过,还怕他们作甚!不过这话却没法和杨正平说,因为任谁也不会知道大明转过年来就会亡国。
“大明气数将尽,那些附在大明身上吸血食髓的勋m•hetushu.com贵们也必然随之灭亡,如此,咱们怕他们作甚!”陈越冷笑道。
崇祯十六年的新年就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满鞑十余万大军还在山东一带抢掠,已经攻破了兖州等数十个州府。大明朝廷每日里都在争吵不休,就连新年的早朝也难得安宁,京师的城门依然关闭,外面的物质根本运不进来,靠着蜂窝煤每月万余两的利润对崇祯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现在就连百官们应该发的过年的钱都发不出,那些穷到极点的御史言官们绿着眼睛上蹿下跳,逮着什么都狠骂一通。
别人柿子爱捡软的捏,陈越却先拿最硬的开刀,只要拿下了石崇,其他煤矿将没人敢反抗!
“提督东厂太监王之心乃是我的舅舅,你这狗官怎敢拿我?”石崇在两个亲卫手里挣扎着,对着陈越大骂道。
对矿工们来说,挖煤只是一个养家糊口的饭碗,对矿主们来说,煤矿却是一个带来源和图书源不断财富的金矿,为了守住自己的财富,矿主们豢养了大量的打手,修建了高墙深院,而石崇的院子是矿区最高大最豪奢的,据说里面养的打手超过了百人,属下煤矿的矿工有两千多个,又有宫里面某个公公为后盾,在这西山势力算是最大的。
陈越并没用指望这些乡兵以后能够打硬仗,硬仗自然由自己的队伍来打,只是用他们对付那些煤矿主们。
由杨正平为千总,共整编了八百余乡兵,又训练了十余日,在正月十六这天,陈越亲自带着二百西山军八百乡兵,一共千人,包围了门头沟最大的煤矿矿主石崇的大宅。
西山兵备道衙门忙忙碌碌,为了抓紧时间,陈越连年假都没有给手下放,只是每个士兵多发了两个月的饷银已做犒赏。好在军官们都是以前的家丁,而士兵几乎全部都是西山镇人,离家才没有几日。
不过对手持尚方宝剑的陈越来说,这些人的档http://m.hetushu.com次根本不够看,他只是命令把礼物留下,人连面都不见就打发了出去。既然注定要拿他们开刀,再见面又有什么意思?
“正平兄不必过虑,只管把这些新加入的乡兵带好,我相信萧冰他们会带给咱们惊喜的!”陈越笑道,“只要咱们能够迅速扩充队伍,再立新功,煤矿这点小小的利益京师里的贵人们不会放在眼里,这点利润对他们来说,基本上可有可无。”
“正平兄言之有理,正常情况下确实如此。”陈越笑道,“不过眼下非比寻常,满鞑入侵非一时半刻能够回归,北京城内的勋贵官员们应该没有精力顾及到这里。”
“你石崇勾连山匪,草菅人命,被你打死埋在矿坑里的矿工就有数十人之多,别说你舅舅不再这里,就是在,你今日也别想逃得活命!”陈越厉声呵斥道。
以杨正平为首,陈越数十名亲卫为骨干,把新入的乡兵们编制成伍,由亲卫们充任总http://m•hetushu.com旗把总等军官,萧冰李刀子等有威望的矿工则任小旗等基层军官。
众人中,到现在为止知道陈越计划的也就杨正平和单明磊等寥寥几人,爱冒险的单明磊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并很是兴奋。而一向稳妥的杨正平却觉本能的得不妥,向陈越进言道。
“大人啊,咱们这么做会不会太过激进?要知道每一座煤矿后面都有着一个背景一方势力,咱们恐怕会把大半个北京城的官员勋贵们都得罪光啊!”杨正平向陈越劝解道。
“正平兄,你看这大明气数如何?”陈越淡淡道。
牢房里的惨叫连连不绝,审理出来的文案堆得厚厚一大摞。
“外有满鞑虎视眈眈,内有流贼四处作乱,大明气数,也差不多尽了吧。”杨正平想了想,悠然叹道。
陈越以同匪的罪名查抄了祝屠夫庄园的消息迅速传播出去,几乎所有的煤矿主都知道来了这么一个西山兵备道。年后的几日,陈越的门槛几乎被踩破,来拜见m.hetushu.com送礼的矿场主络绎不绝。
一千官兵把宅院紧紧围住,明晃晃的武器照耀人眼,面对强大的实力,宅院内的打手们根本不敢抵抗,更不敢往外发一箭一铳,只能缩在墙内慑慑发抖,任凭官兵用巨木撞开了宅院大门!
“但愿如此吧。”杨正平叹道。
祝屠夫和他的手下把什么事情都交代了出来,包括耳闻目睹的其他煤矿主的逸闻。陈越这才知道矿山到底有多黑,每一个矿洞下面都埋葬着无数条的人命!要论罪名,这些矿主们每一个都该千刀万剐,下十八层地狱都不算冤枉!
灰峪村的矿工们几乎全部都报名参加了乡兵,就连附近其他矿上的矿工也来了不少,毕竟煤炭卖不出去,对坐吃山空的矿工们来说,加入乡兵拿些饷银也是不错。
“可,满鞑总归会撤走的啊,到那时怎么办?”杨正平担忧道,满鞑入侵已经不是一次了,每一次都会在劫掠一番之后退去,只为抢劫财物人口并非占地盘,这几乎已经是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