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2章 赋诗一首

满堂宴饮者;
“娘的,这个月第六次了,督师大人义子收了一大堆,俺老侯可要倾家荡产了!”那个副将唉声叹气道,其他人也都面带苦涩。
“堂堂华夏地;
“既然是文官,贺礼就不必限于俗物,陈大人可以当场画画一副,或作诗一首,以为督师大人贺礼!”李国辅继续道。
“别说话,听听督师大人说什么?”一个副将呵斥道。
于是众人便安静了下来,仔细的听着。陈越也屏住呼吸,往主位看去,隐隐约约听到周延儒在说着什么,只不过中气不足声音太小,坐在大门口距离太远听不很清,好像是夸赞刘泽清来着,然后告诫一番,什么什么的。
堂上众人顿时睁大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陈越,没想到他真的作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众文官都面带微笑的互相对视着,等着看接下来的笑话,这将是以后的很大谈资啊!
陈越远远看去,就见周延儒和身边几个人笑谈了几句,然后便有一个人走了出来,骈四俪六的大说一通,陈越上一世没学过文言,这一世也没怎么读过书http://www•hetushu•com,根本听不懂他的话语,只是隐约知道,好像督师大人要收干儿子。
虏骑肆意驰;
陈越也随着大众站起身来,往外看去,就见一个身穿一品官服头戴乌纱的老者,正是当朝首辅督师周延儒,在几个官员的簇拥下步入大堂,在正中间主座之后坐下。然后挥手示意了一下,众将领纷纷坐了下来。
“你要是一镇总兵也会被督师看上,这点有什么好羡慕的。”另一个参将不屑道。
“昔日曹子建七步成诗,陈大人不知道需要几步啊?”秦松一脸的嘲讽道。
身穿七品绿色官服的陈越坐在一堆武将之中是如此显眼,众武将们也只是惊疑的打量着他,无人上前攀谈,陈越也不理睬他们,只是自得其乐的坐着,不时捻起一块点心填入嘴中。他妈的座位点心茶水,看情景分明是要摆宴席,哪里是召开作战会议的模样!
不过,我虽然没读过书,正经的诗肯定不会做,就是剽窃抄袭后世的也想不出应景的诗词,可是随意胡诌几句还是可以的。后世张http://m.hetushu.com宗昌都能作诗,我陈越如何不能?
“啧啧,刘泽清总兵真是好福气啊,刚来这没几天就被督师大人看上了。”陈越身边一个好像是游击将军地说道。
如此看来,督师周延儒也脱不了干系,这分明是想让自己出丑,怪不得这些天对自己不闻不问!
脑子迅速的思考着,陈越走到了主位之前,向周延儒抱拳道:“下官西山兵备道陈越,恭贺督师大人。督师大人收刘将军这样的悍将为义子,如此内有大人坐镇中枢,外有刘将军这样的悍将奔走效力,这真是大明之幸也!”
“督师大人到!”一个声音突兀的在厅外响起,众武将纷纷起身恭立。
“陈大人,该您上前为督师大人祝贺了。”督师府的一个幕僚走了过来,对陈越道,只不过脸上露出了丝丝的冷笑,好像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哦,没有贺礼啊,督师大人今天的好日子,陈大人您却没有带一点礼物,这可真有些说不过去。难道督师大人竟如此不放在你陈大人的眼中吗?”秦松继续说着,只不过话语越来越冷,话里话www•hetushu•com外都是在挑拨着。
周延儒神色早已平静下来,官做到他这份上早已炼出了处变不惊的本事,他身边的几个文官则饶在有兴致的看着陈越。大堂上安静了下来,所有的武将都看向了陈越,这个大厅之中的异类。
话语听起来都是在为陈越解围打圆场,可听到几个文官耳朵里,却纷纷露出了会意的微笑。对陈越的生平众人大都知晓,知道他一个军户出身,哪里读过一天的诗书?更不用说会画画写诗了!
画画作诗?陈越冷冷的看了李国辅一眼,果然没有卵子的人最为阴险啊!让一个军户出身的人作诗,也就阴损的死太监能想出这个主意!
对这个混入文官队伍里的军户,在场的文官们都很是鄙视,也乐得看到他受辱,所以根本没人说话。
陈越震惊的坐着,他没想到竟然遇到这种情形,本来以为是来参加军事会议,没想到竟然是周延儒认干儿子的宴会,可问题是并没有人告诉自己,而自己也没准备礼物啊!
一首五言绝句在陈越口中吟出,前两句还好,后两句一出,令得满堂中人脸色大变。
“贺礼吗和_图_书,倒是真的没有准备,真是对不起督师大人了。”陈越摊了摊手,道。脸上淡然自若,却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情形。
“陈大人没有礼物没关系,不过既然陈大人做到了按察司经历,又是兵备道,想必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陈越扭头看去,就见一个太监服饰的人在说话,监军太监李国辅,陈越脑中闪出这个名字,来通州数月,虽然和其他人交往过少,可是对于通州主要人士的名字陈越还是知晓的。
总兵之后,则是几十员副将,众将官分别上前,阿谀之语不绝于耳,回到座位则各是另一番言语。
陈越冷冷看了他一眼,起身走上前去。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知道受到了暗算,分明是有人在针对自己,所以去军营报信的督师府的人才没有告诉自己今天是督师收义子,让自己以为是召开军事会议。
训话结束,便有各大总兵带头,向督师大人进献贺礼。
“陈大人,不知你为督师大人献上的什么贺礼?”周延儒还未说话,那个引领陈越过来的名叫秦松的幕僚先说话了。
随着他的话语结束,丝竹m.hetushu.com之声响起,便有一个身着铠甲外罩锦袍的将领走了出来,跪倒在周延儒的面前,磕了几个响头之后,双手捧起一盏茶水,高高的举起。周延儒面带微笑的接过了茶盏,喝了一口,认干儿子的仪式宣告结束。
尽是螟蛉子!”
陈越的话看似恭顺有礼,听到周延儒耳中却不亚于霹雳一般,令其脸色微变,因为陈越话中的意思分明是讽刺他以首相之尊却收取大将为义子,内外结合有不臣之心。
密云总兵唐通、马兰峪总兵白广恩、蓟县总兵白腾蛟、遵化总兵马科、山西总兵周遇吉等各大总兵分别向周延儒敬献贺礼,或者玉璧一对,或者珍珠一斗,或者纹银千两,俱是价值不费。
嗯?众文官相识一眼,这句虽不出彩倒也中规中矩,看来这武夫肚里倒是有些货色,不过他是要做一首五言绝句吗?
“哦,看陈大人两手空空,莫非是没有准备贺礼吗,这可是有些失礼啊!”秦松冷笑道。
“既然这位公公提议,我就赋诗一首,以为督师大人贺。”陈越淡淡说道。
陈越也不理他,只是背着双手,在大堂上缓缓走着,嘴里吟道:“堂堂华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