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6章 一触即溃

两万余大军晓行夜宿,一路向北。沿途不断派出哨骑夜不收,探查周围情形,生怕满鞑发现自己的行迹。从通州到盘山不到二百里的距离,竟然走了八日。
“满鞑通过的是盘山山道,往北直通长城,经过界岭口出边墙回到草原,附近几十里就这一条山道,咱们只需要等到他们过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出击,狠狠地咬他们一口,必能缴获不少首级。”唐通指着前方道,他身为密云总兵,对附近的地形极为熟悉。
一百多架十字弩,弩箭上弦,锋锐的箭头指向西方,连同唐通二部赠送的十门虎蹲炮,共十二门火炮弹药上膛,炮口指向远方。火铳手站在战车上,上好弹药的铳口从木墙空中伸出,刀盾兵们则站在一旁,为火铳手提供防护。长枪手们站在阵中,随时准备对冲入阵中的敌人展开刺杀。三千多乡兵手持木盾竹矛,神色紧张的列在阵中,准备随时补上主力的位置。
唐通和白广恩和图书对视了一眼,同意了陈越的决定。
这二人带着军队径自而去,陈越想了想,叫过了刘能,命令他带着属下夜不收,一人双马,紧随在这两部大军之后,一有情况,马上快马来报!
看着刘能数骑远去的背影,陈越的心稍安,下令部下缓缓而行,追随着大军向西而去。
陈越骑在马上沉默着,脑子里快速的思考,从脑海深处的记忆来看,明朝后期对满清根本没有取得哪怕是一场胜利,唐通其人更是历史上有名的逃跑将军,在战场上先后数次不战而逃,后来先是投向了李自成,后又投向了满清,要说他会和满鞑不计损失的血战,陈越第一个不信!
“全军立刻停下,列战阵!”陈越厉声喝道。
军队到了这里已经是山区,道路崎岖不平,陈越部下有着一百多辆战车,马拉的战车根本行走不快,有时候还需要士兵在后面推着才能艰难的前行。
“喘匀了气,说清楚!”杨http://www•hetushu•com正平厉声喝道。不过这时已经不需要刘能多说,就见远处一条黑线如同溃堤的洪水一般,席卷而来。哭喊声,马嘶鸣声,不绝于耳。
“是刘能他们!”一旁护卫的陈岩叫到,陈越也早已看到夜不收头盔上那特制的黑色翎毛。
“陈大人就在后面压阵吧,有俺老唐在,必然能打败满鞑,解救出百姓。”唐通笑嘻嘻的保证道。白广恩也连声符合着,直让陈越以为这二人真的是无畏的勇士,忠贞的将军。
这两人根本没有和满鞑硬拼的打算,只不过是想捡漏弄些军功好飞黄腾达,怪不得他们一路压着行军的速度,不到两百里竟然走了八天!陈越感慨着。
得到陈越的命令,西山军士兵们迅速的拉动马匹,把拉车的驽马从车上卸下,战车首尾相连,冲着西方摆出一列战阵。四十余辆战车首尾相连,组成一个长方形的车阵,所有士兵战马都进入阵中http://m.hetushu.com,只在两翼之处留出出击的通道。
“二位将军麾下各有骑兵千余人,此战就由二位将军为主力,向满鞑发起进攻,我带着本部为后队,随时支援二位。”陈越命令道。三人中,唐通和白广恩各有千余骑兵,都是训练有素的亲兵,另外还有各有步兵五六千人,实力要比没有骑兵的陈越强大得多,当然他俩是决战的主力。
就在车阵刚刚布置完毕,就见几个骑兵打马如飞,飞速奔驰而来。
派出的夜不收回报,满鞑后队正在二十里外的地方通过,陈越和唐通白广恩三人连忙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不好,也许下一个时刻,唐通和白广恩就会不战而逃,若是继续向前,被窥兵一冲,恐怕自己这几千人也逃不了好去!
“怎么了大人?”一旁的铁狮子问道,他正摩拳擦掌要和满鞑战上一场,称量一下满鞑的功夫呢。
“我带人跟在唐总兵大军之后,走了二十多里就进入了战场,看到www.hetushu.com满鞑大军挟裹着百姓正在往北而行。唐总兵带着属下骑兵不由分说的就杀了过去,当时就杀了满鞑一个措手不及,整个满鞑的队列全乱了。可是没过不久,就从背面飞驰而来一支满鞑骑兵,战马飞驰根本不顾路上的百姓和他们自己的士兵,就这样直愣愣的冲到了正在砍杀的明军阵列。只是刚一接触,唐总兵部下的亲兵就乱了,很多人不由分说的掉头就逃,后面的步兵还未进入战场,就这样被挟裹着逃了下去。属下一看大事不好,连忙飞马赶了回来。”喘匀了气的刘能在陈越耳边介绍着,而此刻唐通和白广恩两部的败兵已经快接近了车阵。
行走不过一个时辰,突有夜不收飞马来报,说唐通所部已经和满鞑接触,正交战在一起。陈越下令全军迅速向前,要尽快进入战场,没走十里,又有夜不收来报,唐通和白广恩两部骑兵正在和满鞑骑兵激战,战况十分激烈。陈越正要催促全军继续向前事,突然一下子http://m.hetushu.com勒住战马。
“兵宪大人,败了,败了。”刘能气喘吁吁的道。
靠外的车厢上竖起厚厚的木墙,有锋锐的竹矛斜着从木墙孔洞中伸出,形成一片矛阵,可以有效的阻击满鞑骑兵的冲击。在战车的内侧,更是用数条粗棍支撑,防止战车被铁骑撞塌。
“既然满鞑已经过了大半,咱们没必要再等,直接出兵攻打就行,早一刻开战,就能早解救一些百姓。”陈越道。
有士兵迅速搬开堵着通道拒马,刘能几人飞马奔入车阵之中。
“嗯,满鞑的前部已经大半通过,先头部队早已出边墙回到了草原,现在后面的满鞑骑兵根本没有多少,以咱们的兵力,打一场胜仗不难。”白广恩点头道。
“什么?”铁狮子狐疑的看着陈越,这还没有看见满鞑的影子,列什么车阵啊?车阵是防御满鞑骑兵冲锋的,摆成之后刻没法移动。
“立刻,快!”陈越焦急的催促着,也许下一刻,败兵就会冲击而来,他仿佛已经能够听到马蹄声在远处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