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7章 磐石

当先溃逃而来的是数以百计的骑兵,一个个打马如飞就好像有恶魔在后面追赶,远远地向着西山军车阵就奔逃了过来。看着溃逃的己方骑兵不管不顾的模样,车阵里的西山军士兵一个个脸色发白,若是没有列阵的话,被这些骑兵一冲,恐怕己方这些人也只能加入溃逃的行列。
“你带领本部骑兵,务必要一击破开明军战阵!”多铎命令道。
看着前方明军阵列上空飘荡的战旗,多铎想了想,实在想不出西山军是明军那支军队,估计是一支新建的地方军吧。无敌的八旗兵从来没有不战而退的道理,不管对面的是那支军队!
“往前方五十步放箭!”陈越冷冷的下令道。看着些溃兵不管不顾的样子,真的敢就这么冲击己方阵列。
五十余白甲骑兵为先锋,人马俱着重甲,无视明军弩箭的射击,直挺挺的向着车阵撞击过去。后面的满鞑骑兵则张开强弓,箭矢如蝗向着明军阵列罩了过去。
和_图_书远远地逃到车阵之后,唐通拉住战马,回头看着后方如磐石一般的西山军阵列,脸上露出了复杂之色。
“啾啾啾”数支弩箭射来,把逃在最前方的几个溃兵钉在了地上,远远地就听到友军阵列有人在呼喊。一些机灵的逃兵猜到了友军喊得内容,便改变了逃走的方向,向着阵列侧翼逃去。而一些溃兵逃得蒙了头,还是不管不顾的往前跑,当又一批人被射杀之后,所有的溃兵都知道该逃往哪里,如同被巨舰划开的波浪一般,向着西山军阵列两翼逃去。
“王爷,我去冲阵!”贝勒尼堪请令道。
白广恩和唐通的两千余骑兵逃过,又过了片刻,便见到无数明军步兵哭喊着狼狈逃来,一个个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为了逃得更快一些,几乎所有的士兵都丢掉了手中的武器,就这样奋力奔跑着。有不慎摔倒的士兵,还未等爬起,就有无数的脚丫从他身上踩过,转眼间就无声http://m.hetushu•com无息。在溃兵之后,数千满鞑骑兵好整以暇的追逐着,刀砍箭矢,肆意的好像在游猎,而根本没有明军士兵敢于回头,只是在亡命的奔跑,只希望能逃出生天,嗯,最起码也比同伴跑的快一些。
“砰砰砰”当满鞑骑兵距离车阵三十步时,火铳手们开火了,百余支火铳同时开火,三十步的距离正是弹丸动能达到最大之时,足以破开满鞑的重甲,先头的二十余匹战马嘶鸣着摔倒在地,马上的满鞑骑兵惨叫着摔在地上,这么高的速度,即使不被后面的骑兵踩到,也难以活命。
亲兵们消耗不大,可手下的普通步兵就惨了,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一个个的都落在了后面,能跟着逃回的寥寥无几。不过若是没有步兵的遮挡,他们这些骑兵也无法安然逃到这里,早就被满鞑骑兵追上了。
陈越站在中央的一辆战车上,冷冷的看着奔驰而来的满鞑骑兵,等待着即将和-图-书到来的碰撞。
西山军车阵之中,百余架强弩同时发射,箭矢向着奔来的满鞑骑兵射去,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箭矢落在满鞑阵列却没有掀起多少波澜,满鞑骑兵连一骑都没有摔倒。五十步的距离,弩箭根本破不来满清重骑兵的厚甲。
唐通和白广恩策马跑到一处山坡高地,尽力往西侧看去,就见山道上步兵们正在狼狈而逃,如狼似虎的满鞑骑兵正好整以暇的追在后面砍杀。一追一逃渐渐接近了西山军阵列。
就在此时,如乌云一般的箭矢落了下来,西山军盾牌兵们连忙高举起盾牌,遮挡住自己和身边的战友。上千张盾牌举起,遮挡住整个天空,就听见“噗呲噗呲”的声音响起,那是箭矢射入木盾里的声音。然而盾牌不足以遮挡住整个天空,还是有箭矢从缝隙中漏下,不时有士兵惨叫着中箭摔倒。
“你说他们能挡住满鞑骑兵吗?”白广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逃了回来,策马跑到了唐通身边。和*图*书
看着前方不远处落下的箭矢,唐通大惊,抬头看着前方不远处西山军严整的队列,连忙拉动缰绳,策马擦着车阵逃去。在箭矢面前,溃兵们自动的拉动战马,改变了溃逃的方向,沿着车阵的两侧奔逃。
“吁……”多铎勒住了胯下战马,惊异的看着远处出现的明军阵列,主帅一停,其他满鞑骑兵也都渐渐停了下来,圈回战马,在多铎身后列阵。三千骑兵转眼间列成整齐的骑兵队列,锋锐的武器齐齐指向前方的明军。
“还是看陈越能不能顶住吧,若能顶住,咱们就从两翼杀出,杀满鞑一个猝不及防!”唐通想了想,道。
“要不别逃了,和他们拼了吧。”白广恩犹豫着道。
“看着架势,应该能阻挡一时三刻,不过咱们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手里的这点人马非跑光了不可。”唐通叹道。二人各自摇头,策马去收拢各自手下骑兵去了。步兵可以随意消耗,手下的这些骑兵都是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亲兵http://m•hetushu•com,消耗一个都会心疼无比。好在没有和满鞑骑兵硬顶,再加上逃走的及时,手下亲兵们损耗不大,各自收拢清点之后,损失了不过二三十骑。这让唐通和白广恩心神大定。
虽然在唐通和白广恩这些边军将领看来,步兵都是消耗品,可是毕竟是朝夕相处的手下,看着就那么被满鞑砍杀,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看到了前方西山军的阵列,这些溃兵们如同见到了爹娘,哭着喊着向着阵列跑了过来,寄希望于能躲在友军的身后,逃过可怕的满鞑骑兵的追杀。至于是不是会把友军阵列冲乱,则谁也顾不得了。
“啾啾啾”弩兵勾动了扳机,上百支羽箭飞射而出,直插在溃兵前方不远处,形成了一条松散的线条。
尼堪领令之后,立刻催动战马,带着一千骑兵向着明军阵列扑去。和明军交战数十年,满鞑军队对付明军已经非常有经验,对付这样的以战车为依托的步兵,只需要撞破战车防线,冲入进去,剩下的就是一场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