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1章 陷害

“你们要是不愿帮我,就算了,当我今天没有来过!”陈越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这二人快滚!
随着陈越的话语,麻杆二人脸色越来越白。
翌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洗刷之后吃过早饭,得知父亲陈江河已经去京营当差,就连吴婉儿都去了煤场坐镇,城门新开,城外的煤炭大量的运送过来,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决定。无所事事的陈越信步走出了家门,来到了宣武门大街,刚在一处茶馆坐定,麻杆和吴良二人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嗨,这还不是托老大您的福,我二人才有今天。”麻杆笑嘻嘻的道,“至于我,就是顿顿山珍海味也还是这个样,吃不胖。”
“别呀老大!”陈越的一句话直唬得这二人魂飞魄散,他们之所以有今日,可全靠了陈越提携,若是惹得陈越不高兴,免了他们代理蜂窝煤的差事,立刻就会把他们打回原形。因为没有了进项谁还会跟在他们身后厮混?
“京营已不可救http://www•hetushu.com药,别说爹爹您是一个小小的游击,哪怕你是京营提督,也无法改变这个局面,您只管训练好咱家的家丁就好,他们才是咱们的根本!”陈越劝道。
陈江河摇了摇头,不再多说。父子二人边谈边饮,直喝了个酩酊大醉,双双被下人抬进了卧房。吴婉儿看着大醉的陈越,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房间,那里有还有大堆的账簿需要她核对。
“老大,他可是未来的驸马,皇帝的女婿,咱们这么做好吗?”麻杆犹豫着,一副为难的样子对陈越道。虽然他现在有了一定的地位,号称什么西城老大,可毕竟是一个下三滥的小混混,根本摆不上台面,让他设计坑害未来的驸马,那可是和皇帝做对!他实在是没有那个胆子。
陈越点点头,人品不错,又是一个老实人,难怪历史上说,满清攻占了北京之后,伪帝顺治把该封为长平公主的坤兴仍然许给了周显,www•hetushu•com二人相敬如宾,日子过的还算不错。不过,这样一个庸人又岂能配得上坤兴!
太监刘沫已经多次频繁的往这里回顾,宫中人多眼杂,陈越也不好多留,和依依不舍的坤兴告别之后,便离开了皇宫。
“没有,老子只是看他不爽,不愿看到他娶到公主!”陈越冷哼一声道,事情的原委怎么能告诉这两个混混!
“坐吧。”陈越随口吩咐了一声,“听说你二人已经成了这西城一带的大哥,很威风嘛!不过麻杆你怎么还这么瘦?”
“老大!”二人满脸堆笑的看着陈越,毕恭毕敬的站在陈越面前。
“唉,还是算了吧,最近局势太过紧张,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又得上战场,就不是确定终身大事的时候。”陈越推托道,吴婉儿人是很好,可奈何自己心里又有了旁人。
当晚,陈府摆下酒席,父子二人对坐而饮,陈越向父亲讲述沙场奋战之事,听得陈江河两眼直冒星光,恨不得能以身相http://m.hetushu•com替,替儿子上战场。
“人品嘛,还行,没听说过他做过太出格的事情,这人不嫖不赌,每日里就爱抱个书本苦读,可人太笨,屡次科考连府试一关都过不了。没有什么劣迹,他家只是个小官,势力有限,他就是想像勋贵一般欺男霸女也得有那个本事不是!”麻杆笑道。
“不知爹爹在京营如何?”期间,陈越问父亲道。
“来,我有一件事要你们帮我去做!”陈越招了招手,示意二人靠近一些,然后小声在二人耳边轻轻说了起来。
“嗯。”陈越点点头,“那件事情你们查的怎么样了?”
数月不见,这二人比之往昔精神了许多,穿金带银一副暴发户的打扮,吴良的身材粗了一圈,麻杆却一如既往的瘦。
“老大,这事我俩做了,为了老大,我麻杆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瞬间想明白了利害关系,麻杆吴良一起忙拍着胸脯叫道。皇帝再厉害可是远在皇宫之中,面前的陈越可掌控着他们的和图书前途,得罪了皇帝只要不传出去没什么影响,得罪了陈越可会让他俩生不如死!
麻杆和吴良二人现在可了不得,靠着推广蜂窝煤手底下聚拢了一大批混混,都是军户子弟能打的很。这二人现在很有钱,出手也很大方,背后又有陈越这个靠山,就连官府都卖他俩三分颜面,隐隐然已经成了西城一带地下的老大。
“什么驸马?也得等他娶了皇帝的女儿再说!”陈越冷哼了一声,道。
“老大,兄弟冒昧的问你一句,这周显是得罪了您吗?”一边的吴良小心翼翼的问道。
“唉,还不就是那样,整个京营宛如一潭死水,早已烂到了家,我虽然是神机营左哨统领,很多事却无法决定,就连稍微提升训练强度,把半月一操练改为五日一操都不可能,因为上面不肯拨付额外的银两,没有钱粮士兵们也根本不愿多加操练。”提起京营,陈江河摇了摇头,无比的失望。
“这人人品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劣迹?”陈越问道。
回到家http://www.hetushu.com里,早已收到消息的家里人满脸欢喜的迎候在门前。进了主屋,陈江河早早的告了假等候在家里,陈越向着父亲陈江河磕头问安之后,父子二人坐在一起叙话。看着饱经风霜变得棱角分明的儿子的脸庞,陈江河微微一叹,感觉自己越发的老了。
“你老大不小了,趁着这次回京把婚事定了吧,婉儿姑娘人不错,能写会算,把咱家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配你绰绰有余!”陈江河对儿子道。
“老大您说的是那叫周显的吧?我已经查清楚了,他是太仆寺一个小官的儿子,算得上是官宦子弟,不过他爹的官职太小,又是京官没什么油水,他家里情况一般的很,比普通百姓人家强不了多少。这人读过几年书,却连一个秀才都没能考上,真是一个废物!不过不知道最近这废物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皇家看上,要招他为驸马,他们家这下可要抖了起来!”麻杆笑嘻嘻的把自己打听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对陈越说了,吴良在一边不时的做着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