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5章 火铳和工匠

果然,当听到自己能当上千户时,刘贺眼中立刻爆发出光芒,成为千户意味着他家从此脱离下贱的匠籍,过上人上人的日子。
其实对坤兴公主,陈越的心非常的矛盾,坤兴是他穿越后遇到的第一个女孩,其漂亮其天真烂漫深深的打动了他,可是她的身份让陈越非常犹豫,压力太大。
“刘伯,若是您肯去我军中,我委任您为千户之职!”陈越一咬牙,开出了一个很大的价钱。刘贺虽然不缺钱,可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下贱的匠户,能打动他的就只有当官了。千户可是正五品的武官,陈越就不信这刘贺不动心。
所以,面对坤兴清澈的眼神时,陈越非常的犹豫。
既然花了大价钱,自然是要验货的,当拿起打造好的鸟铳时,陈越不禁为这个时代工匠精湛的技艺而惊叹。
宣武门大街铁匠胡同,这里聚集着京师内的大部分铁匠匠户,陈越的父亲陈江河就曾在大匠刘贺的铁匠铺里帮工和-图-书数年,陈越的火铳订单也是直接下给刘贺,由他私下里找其他匠户打制。
“对了,刘伯您帮我问问,会打制火铳的这些工匠还有没有愿意到我军中的,只要愿去我一律委任为百户!”
“所有的火铳都是这样的质量吗?”陈越问道。
二人又聊了好久,说了很多没有营养的废话,让陈越惊奇的是,自己对这些废话一点也不烦,反而觉得很轻松时间过的太快。
“一共五百四十六支,一百多个工匠日夜不停的打制,才制作了这么多,都是按照我设计的图纸,尺寸样式完全一样。这样的火铳你满北京也找不到几支。我们在城外山里实验过,射程达一百步,五十步的距离能击穿山文甲,三十步距离能击穿两层铠甲,二十步以内就是满鞑的三层铠甲也能击穿!”刘贺自得的道。其实大明工匠的水平真心不差,军队的武器之所以糟烂,是因为军制以及崩溃的财政导致m•hetushu•com
所以陈越才不愿去搞兵部的火铳,而宁愿自己花大价钱去下订单,一支上好的鸟铳十两纹银,这就是事先谈好的价格。这个价格比市价至少高了两成,不过为了尽快得到这批火器,陈越咬着牙认了下来。
坤兴到底是偷偷出宫的,若是在宫外呆的久了肯定露陷,在保证下一次一定请她吃张婶的菜肉包子之后,陈越亲自把她送到了北安门外,看着她偷偷的潜回皇宫,这才回返。
忙完了坤兴的事情,接下来就是自己的事,据吴孟明所说,圣旨估计近几日就会下来,自己不出意外的话会担任一地巡抚,崇祯到底没有亏待自己这个功臣!既如此,自己在京师呆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处理完自己的事情。
“真不错!”陈越竖起了大拇指。这批火铳加上军中的火器,足够组建一支千人的火铳兵,自己的实力将大大增强。这批工匠的实力真不是盖得,要是能弄到自www.hetushu.com己手下一些将更好,那样自己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火铳。可是陈越知道想把这些工匠挖走很难。
按照朝廷匠户制度,匠户们每年有几个月时间要为兵部打制各种武器,剩下的时间便由他们自己支配。为兵部打制武器是赚不到任何银钱的,所以养家糊口还需要自己接私活,打制些寻常的铁器去卖,好赚取糊口的银子。为兵部打制武器赚不到钱自然没有动力,而且兵部拨付下来的材料钱经过七扣八扣层层克扣之后,基本上所剩无几,这也导致打制武器质量极差,兵部武库里的火铳成千上万,却没有士兵愿意使用,只能放在那里生锈。
而事实上,陈越觉得自己和坤兴在一起的可能性无限的小,按照大明的惯例,崇祯也绝不会选自己为驸马!
细长的枪管非常的直厚度非常的均匀,就和后世制作的枪管简直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焊接的痕迹,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枪管可是铁匠一和-图-书锤子一锤子把铁砸成铁片,再卷制成枪管。枪管上涂着一层防锈的桐漆,发出淡蓝色的光芒。枪托是用胡桃木所制,在桐油里不知道泡了多久,摸上去纹路细密极有触感。
“刘伯,可不可以请你到我军中任职,我马上就会当上巡抚了。”陈越试探着问道。
先且别说能不能和坤兴在一起,就算能够在一起,那就意味着把自己和大明绑到了一起,可是大明眼下已经气数已尽回天无力,绑在一起也意味着同归于尽。毕竟以崇祯的性格,按照另一个时空历史的发展,崇祯既不会和满鞑流贼妥协,也不会轻易逃走,而是选择了和江山共存亡。好不容易再活了一世,陈越可不想轻易送命,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岳丈。
第一件事就是去接收上次预定的火铳。几月前离开京师出任兵备道时,陈越请父亲陈江河四下里给京营的工匠下了订单,采购大量的火铳,多多益善,现在时间过了几月,也不知他们为自己打和图书造了多少?
“不行啊,我的家在这里,全家老小都在这里,离不开啊。”听到陈越要当巡抚时,刘贺很是羡慕,然而却断然拒绝。他虽然只是一个匠户,可是靠着自己的手艺过的极好,生活比绝大部分军户强得多,而居住的又是京师这样的大城市,自然不愿意轻易离开。去哪里都是打铁,又何必离开熟悉的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只是看了一眼,在手里颠了一颠,陈越就知道这绝对是一把好枪。
陈越打量了一下刘三,眉目灵动很是机灵,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
“让我儿刘三跟你去吧,他的手艺已经学成,技艺不在我之下,这几支火铳大半都是三儿打造的,我老了,恐怕经不住军中的生活!”寻思半晌之后,刘贺叹道。他旁边的刘三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上等的精铁打制,光这根枪管就耗费了半月的时间,绝对对得起你这十两的纹银。”铁匠刘贺淡淡地说道,语气里却满满的都是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