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章 大沽口

二百余盔明甲亮的亲卫跟着陈越的身后下了官船,整齐的队列,齐齐的脚步声,经历过数次血战所拥有的杀气,深深的震撼住这些海防营士兵,更不用说还有那林立的长枪,数以百计的手弩火铳,这是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军队。
跟在吕泰身后的是海防营的两个千总、十来个把总,千总还好一些,起码穿有皮制的盔甲,把总们都穿着破旧的军衣,很多人衣服上补丁摞着补丁,至于远处的海防营士兵,那就更没法看了,也许只有他们手中的长矛能表示出他们军人的身份。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中丞大人您请!”吕泰诚惶诚恐的躬身行礼,在前引路。
“不需要房屋,只要块宽敞的空地就可,他们会自己扎营。”陈越笑道。
“好说好说,刚才的杨将军乃是我标营的游击,他带的这一营人马将会编入海防营,以后的日子,吕将军你要多多指点一下他们,虽然他们斩杀过无数的鞑子,可和*图*书对于操弄海船,可完全是外行。”陈越道。
既然这些商人如此不识趣,陈越也不再对他们客气。留下铁狮子的右营卡住运河,以严查闯军奸细为名拦截一应过往商船。以铁狮子对豪绅富商的痛恨态度,相信这些人会被不止被扒一层皮。
陈越身穿巡抚的大红官袍,第一个下了官船,海防营的众将呼啦下跪,拜见新任的巡抚大人。
“那就好,那就好。”吕泰放下心来,喊过手下一个把总,吩咐一番,让他领着杨正平去了。
“正平兄,你先带着弟兄们安置下来,就不用跟我去了。对了,吕将军,你得派人引领一下,给我带来的这些兄弟安置个宿营之处。”陈越对吕泰道。
而海防营的水寨就在海河南岸,记忆中,在后世这里有着著名的大沽炮台遗址,满清末期,帝国主义列强多次强攻大沽口,从这里登陆入侵。
直到万历末年,随着辽东建奴的崛起,为了防止和*图*书建奴入寇,又重新建立海防营,负责海上防卫任务。
既然接到了崇祯的密旨,整顿海船当是第一要责,陈越必须做到一切尽在掌握。
看模样那位杨将军是巡抚大人的心腹,说不定以后这海防总兵的职位就是他的,自己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巴结一番,争取给未来的上司留个好印象。至于自己做这新海防营的总兵,吕泰连想都不敢想,因为那绝不可能!
“吕将军你熟知海防事物,等海防营扩建之后,说不定能做个参将副将也未为可知呢。”陈越笑嘻嘻的话语让吕泰的心怦怦跳了起来。
海防营的主将是游击将军吕泰,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满脸的风霜,脸上的皱纹一层叠着一层。这人很老实,话也不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的游击,竟然成为了这两千余海防士兵的将领。
“这个嘛……”陈越故作犹豫了一会儿,“告诉你也无妨,你也知道如今闯贼暴起,占据了和图书大半个河南,严重威胁了南方的漕运,京师的粮米大半依赖于江南,运河漕运受到了威胁,朝廷便打算开启海运,用海船把粮米从江南运入京师。而大沽口乃是海河的入口,海船可以从这里直达天津卫,实在是海运的最佳终点。既然这里是海船的终点,海防当为重中之重,故本官奉朝廷之命,要重建海防营,休整炮台,以后还要大量建造战船,争取把海防营的规模扩充到一万余人。”
看看人家的装束,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寒酸样子,很多海防营的士兵不由得自惭形秽,身体不由得往后退去。
“啊!”吕泰一下子长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这种事情他可是第一次听说,若是漕船都走海路,这大沽口肯定会迅速繁荣起来,海防营扩大五倍,自己的官职是否会再升上一升?吕泰的心中迅速盘算着。
至于陈越自己,则带着杨正平的左营前往大沽口而去,他要到那里查看海防营水师,看看冯元和-图-书飏留下的海船到底如何,并决定把这些海船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杨正平的左营负责控制海船。
“中丞大人放心,一切包在末将的身上!”吕泰拍着胸口保证道。
与此同时,杨正平带领左营也从陆路抵达大沽口。看见新任的巡抚竟然带了这么多军队前来,吕泰等人心里不由得嘀咕了起来。
官船顺流而下,很快抵达了海防营水寨,海防营的众将领早已闻讯前来,候在水寨码头等着。
从天津卫出了东门,往东要一百里,才能到达大沽口。陈越自己调用了三艘官船带着两百亲卫顺着海河而下,杨正平带着左营一千多人,沿着河岸前进,第三日到达了大沽。
嘉靖年间,为了防止倭寇入侵,在大沽口同样设立了炮台,上面安放大炮十余门,同时设立海防营,负责守卫海河入海口,作为拱卫京师的第一条防线。
“还请中丞大人栽培一番!”吕泰脸上堆满了笑容,心中暗暗寻思,回去后要把家里m.hetushu.com的财物清点一番,给巡抚大人送上一份厚利,自己这把年纪了,要是能够再升上一升,恐怕这是最好的机会。
不过随着倭寇被消灭,海防日渐松弛,火炮年久缺乏养护已经不敷使用,海防营的士兵也早已沦为了屯田的军户,没有了多少战力。
崇祯打算从天津走海路去南京的事情自然不能泄露,陈越只好随意编造了一个谎言。
“中丞大人,您如何带这么多军队来?”吕泰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吕将军,本官来此,为的是查看海船情况,大沽口是从海上入京师的门户,轻忽不得,吕将军不如先带着本官去查看一番,如何?”陈越对吕泰道。
“中丞大人,您也看到了,这水寨寨小地狭,根本没有那么多空置的房屋啊。”吕泰苦着脸道。大沽口水寨也就几百栋房屋,两千海防营士兵刚刚够住,哪里有空的房子,难不成给巡抚大人带来的兵腾房,把自己手下的兄弟撵到外面住?吕泰干不出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