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2章 陈越勤王

看着城头混乱的样子,陈越皱起了眉头,如此的表现,如此的战斗力,拿什么去抵挡久经沙场了李闯?
军械司辎重营被留了下来,王寅也被留下来总管天津事情,其他人陈越并不放心。在举国皆降的情况下,又如何能指望他人忠于大明?
原来陈越离开的这些天来,铁狮子派兵封住了运河,严格盘查一应船只,专门针对天津卫的那些粮商盐商。
陈越话锋一转,说相信里面和闯贼私通的只是少数,大部分都是深明大义的良善百姓,我身为天津巡抚,朝廷命官,自然会严格审理,绝不会做出冤枉好人的事情,等事情查得清楚,自然会释放扣押的人以及船只财物。
居庸关地势险要,若是唐通真心阻挡的话,肯定能够抵挡一番,陈越不知道唐通会不会抵抗。和唐通并肩作战过,陈越对唐通还算了解,若是面对的是满鞑的话,也许唐通会打上一仗。可现在面对的是已经开国建元的大顺军,大明气数已尽,代明者除了大顺还能有谁?面对未来天下的主人,唐通会选择像周遇吉一样为大明尽忠,还是带领部下投奔新朝,继续荣华富贵?
就在陈越忧心局势之时,一骑从京师飞速而来,带来了朝廷的圣旨,命令天津巡抚陈越,带兵火速进京勤王!并且带来了封赏的圣旨,封天津巡抚陈越为平南伯,赏赐白银五百两!
留下杨正平在大沽口继续训练海防营,陈越带着亲卫火速赶回了天津。还未进城,便有很多人哭喊着迎了上来,请求巡抚大人手下留情。
而此刻,整个北京已经乱作一团,据悉,大顺军的军队已经占领了离北京只有数十里的昌平,大顺军的前锋骑兵已经抵达了北京城北。
仔细询问朝廷来的使者,陈越才知道,崇祯早在给自己封爵下圣旨之前。已经封了吴三桂为平西伯,封唐通为定西伯,命令他们火速带兵勤王。眼下吴三桂还不知道什么动静,唐通和图书则率部前往居庸关防守。
不管唐通如何,陈越自己肯定会去京师勤王,知道历史发展的他,知道大顺军兴起的快,亡的也快,自然不会打算投降大顺。
话说到这个份上,这些“良善百姓”哪里还不明白陈越的意思,虽然满心的不甘,也只能向巡抚衙门缴纳大额银两,以证明自己不是私通闯贼的奸细,以求尽快把被抓的人和扣留的船只领出来。
这些身上大多都有举人、监生的身份,一个个围了过来,兵备道原毓宗暗暗叫苦,他虽然在天津是除了陈越以外第二号人物,可又如何管的住陈越的部下铁狮子。无奈之下只能给陈越写信,让他回来处理这件事情。
陈越把铁狮子留下来,就是为了敲打这些商人,没想到铁狮子做的比自己想的还要过火,简直和闯军追赃助饷有的一比。
几日来,陈越恩威并施,先是发下大量的犒赏,不仅补发了士兵们几年积欠的钱粮,还给每个士兵赏赐五两银子,以收士卒之心。同时,严肃军纪,狠狠处理了几个违纪的士兵,一通大棍打将下去,把犯纪律的士兵打的死去活来的,其他的士兵骇得面无人色。
“陈大人,您怎么才回来啊!”监军太监刘沫欣喜的迎了出来,然后低声埋怨道,“你还是管管那个铁狮子吧,他做的太过火了。”
三千西山军将士静立在城外一箭之地,轻蔑的看着城上明军的表现,他们虽然静立无言,可是一股摄人的杀气却往四下弥漫,慢慢的城头的明军安定了下来,这才注意到来的并非闯贼,而是友军。因为队伍上空的旗帜飘扬的依然大明的日月星辰旗,上面绣着大明二字。
陈越在大沽口呆了数日,进行整肃海防营。
这简直就像土匪一般,这些商贾在天津经营了多年,哪里见过吃相如此难看的官兵?
震惊之余,一个个暴跳如雷,能在天津卫这地方经营生意的人,哪个身和-图-书后没有庞大的背景。拿钱盐商来说,其是山西人,背后靠的就是内阁大学士李建泰,赵粮商的后台更是英国公府。
在另一个时空,唐通选择了投降大顺,被封为定西侯、山海关总兵,而现在的他又会如何选择?
陈越在大沽口呆了十天,再也呆不下去,因为每日都有消息从天津而来,天津卫已经乱成一团糟,兵备道原毓宗、卫指挥使曹友义、娄光先,甚至留在天津卫的监军太监刘沫都派人送信,要求陈越尽快回去。
若是大顺派遣使者前来劝降,兵备道原毓宗,卫指挥使曹友义、娄光先这些人又会如何选择?陈越可不放心他们。
看到一支军队突然出现,城头的守军一片大乱,很多人乱奔乱跑,一些人举弓就射,根本不顾来的是敌人还是友军。
陈越现在是天津巡抚,自然有粮食调拨之权,天津又是漕粮的中转站,粮食自然是不缺的。至于钱吗,陈越现在手中还有近二十万两,而且他把铁狮子留在天津卫,不出意外的话,铁狮子会给他弄来大量的钱财。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天津卫陈越最大,手中又有着精锐的数千标营,这些商人哪怕家资巨万,也拿他无可奈何,只能老老实实的交银子赎人。至于这些人背后会如何,陈越却不愿去理会。
安排好防守事宜之后,陈越带着三千将士火速出发,日夜兼程向京师而去。
虽然自己现在的任务是搞到船只,守住天津卫,保护崇祯从海路前往南方。可是,陈越很是怀疑崇祯能不能离开京师,来到天津。毕竟,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崇祯最后根本没有逃出,而是在大顺军破城之后选择自杀殉国。
一开始有的盐商仗着自己朝廷中的后台,并不把铁狮子派出的人放在眼里,甚至想强行通关。于是铁狮子一声令下,数百只火铳同时开火,当场把盐船上的盐丁打成了筛子。西山军士卒冲上了盐船,把吓和-图-书瘫的掌柜捉了下来。一船盐没收不说,还以攻击官府的名义把掌柜定为暴民,关进了巡抚大牢。
有了西山军这支精锐,守住永定门将无问题!
不过既然是陈越自己下的命令给铁狮子,他惹下的事情自然要陈越自己承担。毕竟陈越现在的身份是天津巡抚,职责是保护境内的子民百姓,哪里有劫掠子民自肥的道理?可以想办法让这些商人捐钱助饷,却不能像铁狮子这样明火执仗。
平南伯,这可是超品伯爵,在大明只有立下巨大战功才能得到。即使上次陈越在盘山击败数千满鞑骑兵,也没有封爵。可现在,什么还没有做,就轻松得到这个爵位。
陈越心中没有多少欣喜,有的只是深深的悲哀,这说明崇祯已经拿不出太多的东西让将士们为他效力。
虽然海防营海船数量太少,尽是小船,可毕竟这是一条可以逃往南方的路径,说不定会用得上,必须得经营整肃一番。
陈越回到巡抚衙门,立刻把所有涉及此事的商人都召集起来,以家国大义训斥了他们一顿,告诉他们现如今大明已经非常危险,他们这些人靠着大明才有了今日的财富地位,自然有责任有义务为朝廷效力,而不是趁机发国难财。
陈越向张缙彦提出要求,要求觐见崇祯,张缙彦道,他会派人上报皇帝,让陈越只管等着就是,很快就会有圣旨过来。
经此一事,其他的盐船粮船再也不敢藐视铁狮子,一个个老老实实的接受了检查,可是不管船上拉的东西合不合法,铁狮子都能从船上查出毛病,然后开出巨额的罚银,若是肯老实交付也就罢了,不肯的话,船只连同货物一概充公。
陈越宣布成立新的海防营,由杨正平任海防总兵,吕泰任副将,把杨正平的左哨和原海防营两千二百士兵混编在一起。然后开始了练兵,仿照西山军训练模式,开始残酷训练,上午开始训练队列武技,下午则训练出海操船和*图*书
天津距离北京两百五十余里,陈越是三月十四日出发,十七日早上即抵达北京,到达永定门外。
陈越询问使者之后,知道眼下闯贼已经攻破宁武,斩杀山西总兵周遇吉,大同总兵姜瓖投降,现在正攻向居庸关,不知道蓟镇总兵唐通能不能挡住?
为了迅速把这海防营整成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陈越可谓下足了本钱,下令从天津紧急调拨大量粮食,并派人四处采购肉食。
对这些士兵来说,就是过年也吃不上这么好的伙食,他们虽然名为海防营,其实还是屯垦的军户,平日里靠着种田为生,一个个日子过的苦哈哈的,能吃上顿白面就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一番操弄下来,手中操弄的银子又多了十多万两,那家闯关的粮船被扣留了下来,劫下的粮食一万多石,天津卫粮库尚未中转的粮食还有许多,这样算下来,至少两年之内,陈越都不需要再为手下这支军队的粮饷发愁。不过两年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就算眼前,谁又能猜透局势该如何发展,自己的命运又将如何?
有王寅掌总,性格沉稳的杨正平坐镇,陈越相信,哪怕是数万大顺军攻打,天津也能无忧!
眼下时间已经到了三月,据闻李自成的大顺军正在攻略山西,已经打下了太原,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打到京师,陈越非常担心京师的局势,毕竟他的家还在那里,那里还有很多自己牵挂的人,父亲,吴婉儿,张婶,对了,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公主。
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只用数天时间,整个海防营秩序井然,再无以前散漫景象。
既然早就做好了勤王的打算,陈越立刻开始部署去京师的事情。眼下杨正平在大沽口训练海防营,天津卫只有亲卫营和铁狮子的右营,加起来三千余人。陈越便打算带着这三千人前去勤王,派人去大沽口召回杨正平,让他坐镇天津卫。北京要救,天津也不容有失,因为这里是自己的唯一和*图*书后路。
大顺军围城,朝廷的大臣勋贵均被派到城头值守,负责永定门防务的正是兵部尚书张缙彦。派人询问过后,知道来的是天津巡抚陈越的军队,张缙彦不禁大喜,连忙命令打开城门,放西山军入城。
去京师的目的,就是救出自己的家人,顺便看看能不能救出崇祯,把他送到南方。陈越相信,若是崇祯能逃到南京,大明不会灭的那么快。以崇祯的威望,号令整个南方当无问题。这样,至少能够两分天下,这大明未必会沦入异族之手,沉沦长达三百年。
巡抚陈越不在,他们便纷纷找到兵备道原毓宗、监军太监刘沫,送上厚利,要求惩处截断运河的铁狮子,施放扣押的人,归还大家伙的财物。
陈越的一番话吓得这些人面无人色,铁狮子还只是硬抢了他们的船只,而陈越却生生的诬陷他们和闯贼勾结,按照这个罪名,陈越完全可以把他们全部杀掉,家产全部查抄,虽然他们有着强硬的后台,可是在如今混乱的局势下,远水可解不了近渴!
正是有着强大的后台,连天津巡抚平素也得敬着他们,现在吃了如此大亏,如何肯善罢甘休。
原海防营士兵哪里经得住如此强大的训练强度,一开始自然叫苦不迭,可叫苦虽然叫苦,却没人敢懈怠,害怕军法只是一方面,另外就是舍不得陈越给出的极好的待遇。只要参加训练,每日三餐管饱,顿顿都有大米白面,两天还有一顿肉食。
而如今闯贼正在攻打山西,焉知天津没有闯军的细作?铁狮子奉命盘查来往船只,又有何错,你们这些人竟敢对抗盘查,莫非私下里与闯贼私通,或者粮食食盐是运送给闯贼大军去的?
陈越带领军队进入了城中,立刻接管了永定门的防务,派铁狮子负责城门的守备,自己带着亲卫营则为预备队,毕竟亲卫营都是骑兵,不太适合守城。
既然巡抚大人给的待遇这么好,那还有什么说的,咬牙坚持训练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