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0章 崇祯病了

瓮城内,所有士兵都在紧张的收拾着,马上要离开这里,所有的武器和物资不能留下,统统要打包装上大车。
“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把我和父皇交给闯贼的。”坤兴公主破涕为笑,悲伤和绝望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欢喜。
陈江河走了过来,告诉陈越已经安抚住崇祯。
身为一个公主,她自然读过史书,知道前宋被金兵灭亡时,赵家那悲惨的遭遇。而现在,自家父女的命运就掌握在面前这个男人手里。只要能救出父皇,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以身体去侍奉凶恶的闯贼。
坤兴抬起泪水朦胧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越,“你把我献给闯贼好了,母后死了,我,我可就剩下父皇这么一个亲人了。”说着又痛哭了起来。
也许是李自成过于自信,相信自己强大的武力下没人敢异动,从没想过自己会再打败仗。可是就陈越所知,在原本的历史上,李自成和*图*书一片石大战败于吴三桂和满清联军之后,原本投降他的明军又转过头来,纷纷向清军投降。
“郝兄能不能和我说说,闯王会封我一个什么官职?”陈越突然问道。
“这个嘛,闯王只是说还给你平南伯的爵位,至于官职只说让你做个节度使,至于哪里他倒是没有说清楚。”铁狮子道。
“呀!”听着陈越这赤裸裸的话语,坤兴连忙捂住了脸蛋,就觉得脸蛋火热火热,热的简直能烫熟鸡蛋,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她一个长于深宫的少女,平素连男子都见不到几个,哪里听过这火热的话语。
陈越离开的时候,吴婉儿张嘴要喊住他,却又闭上了嘴巴,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那是,你可是我最喜欢的小公主啊,我就是死了,也不舍得把你送给闯贼的。”陈越笑眯眯道。
“嗯。”坤兴轻轻嗯了一声,“你,你和_图_书要小心。”假装投降,若是被敌人识破后果不堪设想,坤兴虽然不懂世事,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轻轻地嘱咐道。
巳时二刻,郝摇旗在此到了瓮城,带回了李自成的命令,命令西山军退出瓮城,到永定门外暂驻。北京的守卫工作完全由大顺军老营负责,所有投降的明军都不许在城内驻扎。为了消除西山军的戒心,郝摇旗留在西山军中,直到撤出城外。
“陈兄弟你别寒碜我了,我老郝什么德行我自己知道,带兵冲阵我行,论运筹帷幄之中差你遥远,陈兄弟你以后的前程远在我之上。”郝摇旗真诚地说道,经历冬天千里袭击蒙古部落一事,对陈越的才能胆识他一直是佩服得紧,这种胜仗哪怕是闯军最精锐的部队也打不出来。
看着郝摇旗的背影,陈越暗暗摇头。若真像郝摇旗所说,李自成对待降将可谓宽宏信任之极,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即不整编投m.hetushu.com降的军队,也不往军中派出监军,连最起码的限制手段措施都没有,又如何能保证降将的忠诚?
“嗯,假装投降,然后趁闯贼不备,咱们再杀出去,逃往南方。”陈越轻轻地点头。
看着坤兴这幅伤心的样子,陈越心中突然莫名的难过,再也没有了打趣的心思。轻轻的伸出了大手,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珠。
“郝兄,以后同在闯王帐下效力,还请你多多关照啊。”陈越冲着郝摇旗笑道。在撤退的全程中,他都陪着郝摇旗身边,不想让熟悉军中情形的郝摇旗观察出异状。
大顺虽然占领了北京,可是也只是占领了小半个大明,以后且有仗要打呢,像陈越这样的将才很快就会脱颖而出,而凭着自己和陈越的关系,大家互相扶持,必能在大顺军中占有一席之地,这是郝摇旗这个粗鲁的汉子打的小算盘。
陈越对铁狮子道,若是李自成真的封自己为徐州节度使,自己和*图*书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带兵撤往南方。
“好了,放心吧,很快咱们就会逃出北京,逃到南方去。”看着坤兴这幅羞怯的样子,陈越再不敢调戏,“你在这里好好的,我还要去处理军务。”
“陈兄弟,我会在闯王面前为你说话的,估计很快闯王他就会召见你。”临走之前,郝摇旗如是说道。
把张婶儿和吴婉儿喊了进来,嘱咐她们好好陪着坤兴,陈越便离开了藏兵洞,投降在即,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
“那能不能拜托铁兄去和闯王说说,封我为江淮,或者徐州那边的节度使,我愿意带兵为闯王攻下江淮之地!”
“诈降?”坤兴止住了悲声,惊喜的看着陈越。
“傻丫头啊。”陈越怜惜的看着坤兴,“我没有骗你,我并非真的投降,更不会把你和陛下交出去的,只是诈降而已!”
就在西山军撤退到永定门外,等待着合适的逃亡时机之时,崇祯却突然病了,而且病得很重,这和*图*书使得西山军的逃亡更加的困难起来。
粗粝的手掌抚过自己娇嫩的脸蛋,坤兴没有躲闪没有羞涩,反而挺起胸来,勇敢的睁着眼睛看向陈越,寄希望自己能够打动这个自己心仪的男子,使得他能放过自己的父亲。
二人谈谈笑笑,带领着军队退出了城外,就在永定门外面扎下了营盘。不等西山军扎营完毕,郝摇旗匆匆的去了,他要去迎接李自成进入北京。
“你就别骗我了,你要是忠臣,怎么会,怎么会投降?陈越,我求你不要把我父皇交出去,好不好?”
“陈兄弟有这样的心思,闯王肯定非常高兴,应该没有问题!”郝摇旗高兴的道,出身李自成嫡系的他知道,在使用降将方面,李自成向来是用人不疑的,明朝投降的诸多将领都被委任要职,连个监军都不带派的,更是往四川甘肃西宁各处派出了好些节度使,都是任命的投降的明朝官员。
不是一个合格的枭雄,这就是陈越对李自成的评价。